•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七百八十二章 有什么所谓
  • 第七百八十二章 有什么所谓

    作品:《炼神领域

        “蓬!”

        强绝的烈焰犹如巨人手臂般的轰出,一道血色糅合在朝霞光芒里,陈航口吐鲜血在空中急退,崩岩枪发出“嗡嗡”的铮鸣在空中翻转飞出,重重的一堵墙壁之中。△↗,

        胸口的沉闷痛觉仿佛潮水般的涌来,陈航狼狈不堪的落地,单膝跪地手扶着冰冷的地面剧烈咳嗽起来,大口的呕吐着鲜血,体内的炎劲仿佛要吞噬了血肉一般,吕奉的火劲实在是太强了,就算是陈航巅峰实力的时候恐怕对上他的胜算也不足三成,何况是体内妖帝女弑的琴音攻击伤势尚未完全痊愈的情况下。

        “陈航叔叔!”

        商倩、司空瑶一左一右的掠至,将陈航扶了起来,司空瑶关切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

        陈航勉力推开两个少女的搀扶,抱拳道:“吕奉大人,在下败了。不知道……你想要我身上的什么物件,但凡你想要,陈航绝无怨言!”

        “就要你的那把长枪吧!”

        吕奉擎着烈火刀傲立空中,犹如一尊天神般的睥睨着一群人。

        陈航再次剧烈咳嗽了几声,目光看向了林沐雨,道:“少侠,这次你没有任何借口了吧?我们一行人的荣辱就看你一人了。”

        林沐雨沉默不语,他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吕奉三招击败庄少宇、十四招击败陈航,这样的实力岂是自己区区一个神尊实力的人能小瞧的?

        但就在这时,空中的吕奉却眯着眼睛看向了林沐雨,伸手一指道:“那小子……你长得比刚才那个还要好看许多,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来吧,既然你有胆量来踢我貔貅佣兵的山门,那就让老子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吧!”

        石天明被吓了一跳,心中暗自庆幸:幸好老子长得不好看,不然死定了!

        刘布衣关心的看向林沐雨,道:“少侠,吕奉的实力深不可测,我看……没有必要的话就不必强出头了,咱们……咱们安安稳稳的回去,认个怂就可以了。”

        “干嘛要认怂。”

        林沐雨缓缓抽出背后的冰元剑,笑道:“难得遇到这样的高手,不试试我怎么能甘心回去呢?”

        “你疯啦?!”

        刘布衣瞪大眼睛,此时在他的眼里林沐雨和吕奉已经被归纳为同一种人了,疯子,为了追求力量而发疯的一群人。

        然而两个疯子的决斗,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商倩走上前来,幽幽道:“少侠,就看你的了,小心!”

        “嗯。”林沐雨颔首点头,商倩身上传来淡淡的少女幽香,她确实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然而心思太深了,深到林沐雨不愿意去更加了解她。

        司空瑶手握细剑,俏脸寒霜的看着吕奉,刚才吕奉的话对她来说就是羞辱,如果自己实力够的话,会毫不迟疑的出手杀了他。

        这一点司空瑶绝对会去做,她的个性便是这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旦触及了底线,她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林沐雨望了她一眼,略一点头示意,仿佛在告诉她:你的场子我来帮你找回来。

        司空瑶没有多说话,只是短短两个字:“小心!”

        “嗯。”

        林沐雨转身对着空中的吕奉道:“我们还是一样吗?胜者能够取走败者身上的一样东西?”

        “没错!”

        吕奉嘴角一扬,笑道:“只不过……就凭你?你真能取胜吗?”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

        林沐雨洒然一笑,气势上居然丝毫不输给吕奉,踏步走向了天空,每一步之下力量都提升了一成,当他踏出十步的时候身体已经被耀眼的金色神力所包裹住了,力量也提升到了当前最强的层次,至尊之格所孕育的法则灵珠呼之欲出。

        “嗯?”

        吕奉不禁皱了皱眉头,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小子绝非庄少宇和陈航能比,至少他在隐藏自身气息的能力上完胜前者!

        “我居然对你看走了眼,真有意思。”吕奉哈哈大笑,周身的气息也飞速提升,顿时山岳般的领域压力降临四周。

        林沐雨单手擎剑低垂,深吸一口气,意海之中的至尊之格微微颤抖起来,一股雄浑领域力量飞速张开,竟然凝聚为实体攻击般的低沉波荡开来,一时间地面上的人们被两股神境强者的领域压迫得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哗哗哗……”

        狂风大作,两个人的领域对撞,不分上下的相互抗衡着,一道神之浪潮就是一重气浪冲击,那一**的对撞就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凌空引爆了一般,一**气流疯狂的涌向四周,貔貅佣兵团的人很快就承受不住了,被吹得东倒西歪。

        “撤退,退到大墙外去!”一名军官大声命令道。

        司空瑶一行人,刘布衣第一个承受不住,鼻子已然流血了,他茫然的抹了一把,手上全是血,呼吸加重的说道:“他们两个还是人吗?这股让人无法忍受的压力到底是什么?”

        “是领域。”

        司空瑶巍然看着空中的两个人影,淡淡道:“神的领域威压,凡人怎能承受?刘布衣,你跟那些佣兵一样去外墙吧,留在这里会七窍流血而死的。”

        “好好……”

        刘布衣连连点头,瞪了一眼石天明,道:“石公子,你觉得你比我强很多吗?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避一避?”

        石天明忙不迭点头:“走!”

        两人逃之夭夭。

        陈航眯着眼睛,体表凝聚出岩甲抵挡领域的压迫感,一边说道:“太蹊跷了。”

        “怎么蹊跷了?”商倩脸色苍白的问道,她抵御这两股领域威压已然十分吃力。

        陈航喘着粗气道:“少侠出手时我见识过,他不过是22重洞天而已,而吕奉则是五十二重洞天,悬殊30重洞天,相当于一个大境界,如此的差距下他居然能在吕奉的威压下屹立不倒,这……这怎么可能啊?”

        “难道是他修炼了关于领域的秘法?”

        “不可能,就算是有秘法,但领域便是领域,大境界的悬殊是无法估算的。”

        “或者……他的神格品级……”商倩聪慧的眸子里泛起一道光芒,道:“与妖帝一战之中我匆匆一瞥之下曾经看到过,他能够祭出法则灵珠,不会是……仙铸之格或者主神之格吧?”

        “这更不可能。”

        陈航道:“但凡仙铸之格的神都会位列名册,西天界自然会派遣使者前来招揽,更会予以承诺,一旦修成大道便赐予高级天使的身份,但他没有,而如果是主神之格的话就更加不可能了,每一枚主神之格的缔结都会让整个神界为之颤抖,他会成为四大神域所争相招揽的对手,又怎么可能在天极大陆当一个区区的游侠?”

        “那他……”商倩有些疑惑:“到底是为什么能够对抗吕奉的领域?”

        “我不知道……”陈航有些疲倦的摇摇头:“我看不透他,真的看不透他……”

        “陈航叔叔,你退后一些,休息一会。”

        “嗯。”

        ……

        空中,领域气流的碰撞越发的剧烈,紫色光芒闪耀,大有雷霆万钧的气势,两个渺小的身影正在主宰着天地之间,空中乌云密布,远方一根根龙卷风柱已经在缔结,一场浩劫正在因为这场战斗而悄然降临。

        唯有林沐雨才知道其中的甘苦,吕奉的威压一波接着一波,十分密集,他仿佛是想攻击自己的神格,让自己的神格受损,知难而退。于是,林沐雨只能全力催谷神力,意海中波澜万丈,这枚尚且稚嫩的至尊之格在波涛中飘摇不已,发出冲天光芒,为主人孕育更多的神力。

        原本林沐雨的洞天修为远远不及对手,但至尊之格的恢复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吕奉催谷52重冲击的时间内林沐雨能够2-3次的重复衍生领域,形成超过五十重神浪冲击对抗吕奉!

        “噗!”

        林沐雨喉头一甜,率先承受不住压力,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

        吕奉也好不到哪儿去,脸色苍白不堪,手中烈火刀兀自颤抖,厉声喝道:“小子,此刻认输的话,我可以不与你计较!”

        “……”

        林沐雨没有说话,继续催谷神力,这正要了吕奉的命了,不到半分钟,吕奉呜哇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周身火焰急旋,居然硬生生的挣脱了领域的钳制,挥舞长刀直奔林沐雨而来。

        终于要正面决战了!

        冰元剑轻轻颤抖,一道道星光化为甲胄萦绕在林沐雨的周围,正是星莲化铠的防御效果,二人错身而过,刀剑撞击在一起,就在这匆忙错身之际各给了对手一连串的攻击。

        “嘭嘭嘭!”

        吕奉的连环三脚踢打在林沐雨的小腿上,而林沐雨老实不客气的将冰霜法则蕴于拳头之上,对着吕奉的后背就是十成力量的一拳!

        “蓬!”

        碧雪寒冰的一拳居然没有轰破对方的防御,吕奉的体表氤氲着一道金色护壁,是神壁!

        林沐雨吃了个暗亏,脚踏虚空,回身便是一连串的剑刃猛攻,角度刁钻,一剑快过一剑,刹那间让吕奉只有应付的功夫。

        “铿铿铿”的声音不绝于耳,两人的身体隐于乌云之中,而大地上的人只能看到一道道金光从乌云中射出,随后1-2秒才是攻击衍生的气流冲击,一**的席卷着大地。

        ……

        “他……好强……”商倩仰头看着天空,美目中透着迷离。

        司空瑶一样仰着颀长雪白的脖颈,眸子里荡漾着渴望,喃喃道:“如果他能为我所用,那该有多好啊……”

        庄少宇神色苍白:“这不可能,放弃吧阿瑶,他注定不会为你所用。”

        “那又有什么所谓呢?”

        司空瑶忽地笑了,像是一朵盛开的花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