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七百六十八章 神轮互攻
  • 第七百六十八章 神轮互攻

    作品:《炼神领域

        音波攻击,一定是音波攻击。

        就跟当初秦茵以七弦瑶琴奏出的杀伐之曲一般,只不过女弑的音波攻击更加强横,无形无声,杀人百米之外,甚至庄少宇连家传绝学都已经祭出來了,却还是功亏一篑,根本无从下手,琴音的无形攻击根本就不是风所能抵御的。

        “谁是下一个。”

        女弑目光幽幽,素洁的脸蛋上不着一缕凡尘,哪儿像是杀人如麻的妖帝,反而是一个谛临人间的仙女一般,只不过地上躺着的庄少宇显然是一个证明她不是的铁证。

        林沐雨沉默不语。

        陈航是个老狐狸,但是他的实力却又要比庄少宇强横了许多,如果林沐雨不出手的话,恐怕陈航是不会出手的。

        但就在这时,女弑微微一笑,说:“陈航,也是修炼已久之人,怎么,难道你想让几个晚生后辈当炮灰,而自己则安然坐享其成吗。”

        陈航冷冷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女弑笑得花枝乱颤,端坐在云端之上像是个俏皮女子,道:“天极大陆之上到处都有我妖灵一族的子孙,但凡有人飞升或者是踏入神境,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天霁帝国一共也就十数人位列圣武王境界,你是一个,我自然知晓。”

        陈航目光凛然:“既然如此,那老夫领教一下妖帝女弑的绝学了。”

        “來吧,奴家等着你呢。”

        女弑妖娆的声音让陈航心绪为之一荡,或许对妖帝來说,就连声音与神态都已经是一种武器,一种能够乱人心智的利器。

        “陈叔,小心啊。”商倩说道。

        “嗯,我知道。”

        陈航提着崩岩枪一步步的踏着野草走上前,看到庄少宇昏死在地的身体,便脚踝一伸,以柔力将庄少宇给送了回去,道:“大小姐,为庄公子疗伤吧。”

        商倩飞身而起接住庄少宇,急忙掏出金疮药为他敷药,庄少宇真正的伤势却是被琴音震伤的心脉,这就不是金疮药所能救治的了,心脉伤势只能靠自行运功來修复,商倩能做的就是以王者斗焰为庄少宇稳住体内乱窜的气息,让他不至于死在昏厥之中。

        “大小姐,让我來吧……”

        北冥节一瘸一拐的走了过來,他是神境修为,自然比商倩更了解神境强者的伤势。

        商倩点点头,站起身來看向远方,她更加关心陈航与妖帝战斗的结果。

        ……

        “蓬。”

        陈航向前一步,神力氤氲在双足周围,大地仿佛与其呼应一般,一步踏出,一道道岩力就从地底升起,在双腿周围汇聚成甲,“蓬蓬蓬”的响声不绝,当陈航來到山岗下方的时候,整个人几乎都已经被岩甲所保护着了。

        妖帝女弑嘴角翘起,笑道:“好强的土系神力,但又能如何呢。”

        陈航纵身而起,傲然立于空中,手握崩岩枪,道:“一战便知。”

        话音未落,陈航的身影忽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就已经在女弑的头顶上空,崩岩枪携带着山岳之势轰然砸了下來,气势凛然。

        女弑仰脸看天,清丽的脸庞之上毫无畏惧,反倒是有几分嘲笑。

        “嘭。”

        一道无形之壁出现在两人之间,将陈航的一击直接震退,与此同时女弑的手指也开始了颤抖,琴弦拨动却丝毫无声。

        但陈航的岩甲却出现了龟裂的痕迹,“丝丝”的一缕缕岩石碎屑落下,他瞬间就已经汗流浃背,天知道这一瞬间陈航承受了多少音波的冲击。

        “滚开。”

        女弑手掌一样,无形气势将陈航震撼的飞出百米外。

        “嘎嘎……”

        陈航大口喘着粗气,不断的聚集神力來修复岩甲,但似乎修复的速度远远不够。

        女弑冷笑着,十指翻飞如蝶,一道道无形琴音席卷而去。

        “蓬蓬蓬……”

        陈航已然只有守势,岩甲不断的迸裂,啊啊啊的发出了一声声的惨嚎,这位圣武王级别的强者终究是悬殊妖帝太多,败势已定。

        一连串的琴音攻击后刹那停止,女弑整个右手猛然覆盖在琴弦之上。

        “蓬。”

        四面八方的无形力量齐齐的轰击在陈航的身躯之上,顿时岩甲尽数破碎,而陈航则哀嚎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像是断线风筝一般的坠落下去。

        ……

        林沐雨看得真切,陈航坠落的过程足足有三五秒钟,只要女弑一次音波攻击,恐怕陈航的身躯就要四分五裂了,显然,女弑并沒有下杀手,她在手下留情。

        莫非妖帝也有忌惮与顾忌。

        林沐雨眉头紧锁,看看身边的司空瑶,似乎有些明白了,司空瑶也很强,但女弑沒有挑战她,原因大约就是司空瑶的爷爷司空名吧,司空名号称大陆第一强者,九十四重洞天修为问鼎凡界,这便是妖帝女弑的顾忌,一旦杀了司空瑶,司空名勃然大怒,那不归林肯定也不好受。

        “陈叔。”

        商倩飞掠上前,抢回了陈航。

        ……

        女弑嘴角再次翘起,这笑容象征着杀戮,一双美目幽幽的看向了林沐雨,道:“是你发动了神轮,灭杀我妖灵一族上千子民,是吗。”

        “是。”

        林沐雨坦然道:“妖灵狂攻,我不得已而已。”

        “好一个不得已。”

        女弑冷笑道:“那么我今天也只好不得已杀死你这个外來之人了。”

        外來之人。

        林沐雨心底一寒,这个妖帝居然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天极大陆的人了吗。

        仔细一想,不对,妖帝相当于神帝修为,这女弑是一个妖帝,莫非她已经获得了神策的能力,能够洞察人心不成。

        “你不用猜想了,我确实能看到你的内心世界。”

        妖帝女弑淡淡一笑,道:“你我原本是毫无干系之人,你追求你的道,我守护我的家园,但你此次进入不归林,杀了我一员妖尊长老,这笔账我不得不算,帝国的人救不了你,神界的人也一样救不了你,來吧,动手吧。”

        “铿。”

        林沐雨拔出了冰元剑,动手这种事情就不要拖泥带水的了,而且林沐雨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就算是赢不了妖帝,但至少要活着离开,妖帝能洞察人心,这一点比较可怕,于是……林沐雨迅速轻吟几句清心诀的口诀,让心境平复下來,心静止水之后,妖帝也自然无法洞察他的任何打算与思绪了。

        当林沐雨抬起右脚时,轻轻的踏在了悬空二十公分的地方,犹如踏着一级无形台阶一般,但这一脚踏下的时候,一道金色光芒从脚下氤氲开來,是神力化为领域的气芒,他一级级的踏上天空,领域的力场也一层层的递增,显然比陈航的气势提升要高明了许多。

        “哦。”

        女弑不禁一笑:“有点意思了。”

        司空瑶则秀眉轻蹙:“小心啊。”

        “放心吧。”

        林沐雨沒有回头,一步步的走向了女弑的方向,一直到两个人相距只有不到十米的地方才站定,此时东方已经泛白,清晨的第一道破晓光芒落在他俊朗的脸庞之上,晨光化为星辰力量急速涌入冰元剑之上,林沐雨的身形瞬间暴走,化为一道流光笔直冲向了女弑。

        星芒初现。

        一剑落下,在女弑身前的无形之壁上溅射出一道星光,林沐雨以弱敌强居然还主动攻击,这大大出乎女弑的预料。

        “退后。”

        女弑的声音中满含着愤怒与命令,顿时一重重的音波攻击席卷而至。

        一共九十一重浪潮冲击,但音波冲击比及林沐雨身前的时候,却接触到了一道金色光芒,一枚高速急旋的光柱晶体出现,是天穹龙晶。

        “嗡嗡嗡……”

        天穹龙晶发出尖锐的铮鸣声,震得林沐雨身躯说不出的疼痛,但只痛不伤,果然就如同他所预想的那样,光系力量一样无形,能够抵御女弑的空间法则冲击。

        “真不错。”

        女弑笑了,笑得无比唯美,但琵琶的琴弦无声而动,又是连续三道音波冲击。

        林沐雨一咬牙,不能一味防御,不然下场一定跟陈航一样。

        “嗖。”

        冰元剑飞梭而去,席卷着烈焰,是一次龙炎螺旋破的攻击,与此同时林沐雨飘然而上,右拳之中蕴满了七曜玄力,迎面对着女弑漂亮的脸庞就轰出了一击六曜天地劫。

        “哦。”

        女弑一愣,掌心挥动,“啪”一声将冰元剑震开,横起琵琶,双掌齐齐抚动,顿时一道强绝冲击扑面而來,与六曜天地劫轰在了一起。

        “蓬。”

        空中,一道金色气浪冲击起來,摧枯拉朽的将山岗顶部的树木尽数拔掉、碾碎,一群妖灵更是尖叫着后退,这已经不再是它们能够介入的战斗了。

        女弑的力量太强了,旋身将琵琶当成了武器,“嘭”一声轰在了林沐雨的胸前,粉拳横起,重重的落在林沐雨的手腕之上。

        “啪。”

        清脆一击,痛得林沐雨几乎以为自己的手骨断裂了。

        生死存亡之际,想也不想的祭出了法则灵珠,一枚枚法则灵珠稍纵即逝,转眼化为一道巨大轮盘,是神轮攻击。

        “哼。”

        女弑后退数十米,双掌扬起,一道道金光升起,也是一道神轮。

        但两道神轮尚未完全接触的时候,林沐雨的身形倏然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女弑身后,拳头扬起,十成十力量,至强一击,,七曜星辰变。

        ……

        “轰轰轰……”

        星光洒落在大地之上,无数星辰仿佛炮弹一般的凌乱轰砸下去,而女弑则脸色骇然的凝聚出神壁,目光带着寒意遥遥看着林沐雨。

        星辰乱坠之下,女弑“呜啊”一声嘴角溢出鲜血。

        林沐雨却更惨,七曜的反噬几乎要吞噬身躯一般。

        “你可以去死了。”

        女弑只伤不死,一晃身來到林沐雨的上空,掌心扬起,一道无形冲击落下。

        “嘭。”

        林沐雨并沒有死,匆忙凝聚出的龙血战盾救了他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