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七百四十三章 那么,战吧!
  • 第七百四十三章 那么,战吧!

    作品:《炼神领域

        凛冬,放逐之地里夜晚的风像是刀子一样切割人的肌肤,然而越是冬天里边越难寻觅食物,许多大型野兽都已经在洞穴里冬眠去了,于是,被放逐者们只能相互猎杀、取肉而食,对被放逐者们來说,凛冬更大的意义在于是否能活到冬天,但寒冷并不是最致命因素。

        “呼哧……呼哧……”

        荒芜的淡黄草丛里,一头幽灵狼匍匐在那里,幽灵狼从不冬眠,它们需要保持持续的猎食來保持体力,这头幽灵狼是一头母狼,目光十分凶厉,牙齿间流淌下來的粘液居然冻结成了冰锥悬挂在下巴上,看起來像是剑齿虎的牙齿。

        放逐之地里的幽灵狼与普通狼类不同,它们的皮毛堪比万年灵兽龙族那么坚韧,而利齿则能咬透十公分厚的钢板,凶残暴戾,每每猎食必然会将对手咬到支离破碎才会罢手。

        这头母狼已经连续三天沒有猎取到任何食物了,如果再不进食它将会无法保持体力,继而成为别人的猎物,所以它必须一击成功,而现在,它的猎物來了,远远的,一个提着鬼头镰刀的黑衣人缓缓走來,他身穿宽大的风衣,脸部埋藏在斗篷的兜帽之中,让人无法看到他的真容。

        “吼吼……”

        幽灵狼终于忍不住了,闪电般从野草中扑向了猎物,似乎只要她咬住对手的喉咙,这个黑衣人将会成为她的猎物了。

        “畜生……”

        一道寒光从兜帽中射出,黑衣人的手臂只是轻轻一挥,“啪嚓”一声,那镰刀化为厉芒横扫而过,下一刻,那幽灵狼的身体已经化为两半了,寒风吹拂而过,黑衣人的兜帽也被吹了起來,露出一张充满戾气的中年人面孔。

        幽灵狼的肉虽然腥臊,但作为冬天里的食物却是最好不过了。

        但黑衣人并未去拾取幽灵狼的尸体,而是头也不回的走向了远方的山脉处,对他而言,山脉中隐藏的敌人才更加的重要,而且,区区的狼肉,也根本无法吸引君王级的被放逐者。

        艾里克,一位在数万年前就被放逐的强者,凭着一柄血红镰刀先后斩杀了领主级的对手林洞、王斐、塔林三人,卓越的战功也让他获得了放逐之地的君王头衔,整个放逐之地也只有十多位君王,艾里克能赢得如今的地位自然靠的实力,而不是侥幸。

        但如今,艾里克得知了自己的领地内出现了一个强者,一个手持钢剑的少女,沒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拥有一双血红之眸以及用之不尽的力量,还有充满侵略性的杀意,已经先后有多个首领级的强者被她所杀,其中包括铁将军。

        “哼……”

        艾里克想到铁将军的时候禁不住的一声轻蔑嘲笑,铁将军这种人对于艾里克來说不值一提,甚至,艾里克只要想杀铁将军,即便是用手指都能碾死他,不过,让艾里克非常震惊的是那个少女居然在数日前杀死了领主级的被放逐者,,罗波,要知道罗波的一柄战刀可是拥有斩杀十几个首领的成就,能杀死罗波的人,一定不简单,所以,放逐之地的人们将这个少女称作“暗月修罗”,每逢血月之夜,便是暗月修罗的杀戮之时。

        “杀戮之时。”

        艾里克禁不住的一声冷笑,今夜,将会是暗月修罗感受被杀戮的夜晚,放逐之地里的传说就是那么的一文不值,每个传说只能维持几年甚至几个月,随后就会被终结掉。

        按照放逐之地里的等级分类,从高到低依次为:君王、领主、首领、游弋者、新兵、菜鸟,暗月修罗杀死了领主级实力的罗波,自然取而代之成为新的领主,那些破落的酒馆里每天都有关于新领主的传说,这暗月修罗也自然成为了他们的谈资,人们都说,暗月修罗拥有世间最美的脸孔与最迷人的身段,但她也是整个放逐之地里最残忍的猎手,但凡被暗月修罗盯上的人,沒有一个能活到第二天的。

        艾里克不信,他决定用手中的残月镰终结暗月修罗的传说,因为他是君王,有资格终结这段传说,所以艾里克甚至连一个仆从都沒有带,只是一个人來到了这片被划分为暗月修罗领地的暗岩山脉之中。

        她,必须死,这是已经注定了的事情。

        艾里克的嘴角飞扬起自信的笑容。

        ……

        血红的残月挂在天边,像是假的一样,不过清冷的月光似乎让放逐之地里更加的寒冷,仿佛大地一切都要凝结成冰一般,暗岩山脉之中,这里荒无人烟,甚至连野草都沒有,有的只是冰冷而黑漆漆的石头,其中的一块巨岩之上,坐着一个美丽少女,旁边一堆篝火在风中摇曳,她将一条修长的雪腿伸开,掀开大腿外侧的粗布,为下面的伤口换药,她并不知道那些药物哪一个是金疮药,但仅仅只是凭着嗅觉的本能似乎就能确定,而事实上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她沒有猜错。

        “呜啊……”

        粗布牵扯得伤口发痛,她禁不住的皱起了秀眉,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将药物重新敷上之后,撕下裙角边缘的一块布条,重新包扎了一番,这条粗布裙是从一间荒废的房屋里找到的,原本是齐膝的短裙,但为了包扎伤口,如今已经变成了超短裙,短裙与少女穿着的黑色靴子之间露出一片近三十公分的绝对领域,令人窒息。

        当她重新包扎好了伤口之后,便仰面躺下稍作休息,拿起一旁的水壶喝了一口,然后握着一块干燥的面饼啃了起來,或许这并不算是面饼,而是压缩饼干,只不过她完全不知道这种食物叫做什么而已。

        忽地,少女抬起头來,一双美丽眸子里满是警觉。

        有人來了,而且是一个十分强悍的人。

        可惜,腿部被那个领主罗波的战刀划伤了,这至少减弱了她两成战力,不过身在放逐之地,她早就学会了这里的法则,永远沒有退路,永远不能软弱,否则迎接你的不只是死亡,你还将会成为别人餐盘上的食物,这是铁血的法则,容不得丝毫的眼泪与同情。

        “当。”

        抓起一旁的刻着神秘符文的长剑,她纵身一跃就已经从巨岩上消失,转眼之间就已经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仿佛已经与夜融合在一起了。

        ……

        “沙沙……”

        风中,一道幽影随风而來,像是蝙蝠一样轻轻的吸附在了巨岩之上,他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暗岩山脉里一望无际的黑暗。

        “去哪儿了。”

        艾里克冷冷的哼了一声,手中残月镰泛着淡淡的血光,他运起灵觉,稍微的感受一下,禁不住的暗暗一笑:“原來在这里,尽情的逃跑吧,但你永远逃不出我的追杀。”

        “刷。”

        身形电射而去,他的速度快绝,快得有些不寻常,就算是神恐怕也沒有那么快的飞行速度。

        周围的景物化为流光飞速后退,艾里克不再依赖眼睛,而是依赖灵觉去追杀,再往前方便是一片野草原,一人深的草地里可能隐藏着任何的危机,也正是到了这里之后,暗月修罗的气息忽然间就完全消失了,仿佛不存在一般。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暗月修罗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二是她已经被杀死了,但艾里克自信自己的感知不会出错,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暗月修罗被杀了。

        但这更加不可能,一位领主级的存在怎么可能瞬间被杀。

        这一刻,艾里克居然感觉到有些迷惑。

        “管你那么多。”

        艾里克冷哼一声,手中残月镰猛然一挥,顿时一片血红色烈焰像是扇子一样的蔓延开去,整个野草原在下一刻就变成了一片火海,火光冲天而起。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冰冷气息再度出现,在上空。

        “嗯。”

        艾里克想也不想的挥舞镰刀劈向了空中,只觉得双臂之中传來一股巨力的震撼,“当”一声火光四溅,艾里克居然被震退了,身躯落地,形成了猛烈的冲击波,将数十米内的火焰尽数吹开,就像是形成了一个无形力场一般。

        空中,美丽的少女立于风中,惊艳的脸庞之上沒有一丝情感,手中长剑光芒璀璨,就那么淡淡的看着艾里克。

        “终于舍得出现了,暗月修罗,。”艾里克提着残月镰,沒事人一般的笑着看他。

        “你的名字。”少女淡淡道。

        “艾里克。”他说完之后,摸摸鼻子,又加了一句话:“君王。”

        而且是用了重音,仿佛是在向对手强调一样。

        少女露出了一抹笑容,说:“君王是什么我并不知道,也不关心,你來这里是为了杀我吗。”

        “沒错。”

        艾里克微微笑道:“我不能容忍我的地盘上出现一个沒有臣服的领主。”

        “那么,战吧。”

        少女手中的长剑高高扬起,居高临下的看着艾里克,竟然丝毫无惧。

        仿佛一位君王在她的眼里只是一个符号,其余的什么都不代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