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司空瑶大小姐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司空瑶大小姐

    作品:《炼神领域

        西平城堪称是繁华如兰雁城,商旅如云,行人如织,踏入西平城的那一刻让林沐雨有种错觉,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盛世之都,当然,在林沐雨见过许川等龙骑之后便不会继续保持这种想法了,天霁帝国的等级分治、贵贱之分要更加的严格,那些拥有绝强实力的人也更加的残暴不仁,视人命如草芥,这样的盛世,不提也罢。

        一座十分富贵堂皇的府邸位于整个西平城最中心的位置,占地面积十分巨大,犹如一座行宫般的辉煌奢华,这里是西平城的城主府,也是行省总督北冥双的住处与城主府。

        府邸深处,议事厅内。

        北冥双留着八字胡须,端坐在雕花椅内,颧骨有些突起,但一双眼睛里却满是精光,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笑道:“大,那我们西平城不能不帮天霁宗把这件事给办妥,放心吧,一百枚第五等妖灵石虽然有些难弄,但我就算是把西平府的府库给翻个底朝天也一定要为大小姐把这一百枚妖灵石给凑齐。”

        在他对面,一个身穿绿衫的妙龄少女十分平静的坐在那里,粉雕玉琢的脸蛋让人惊叹天公造物如此神奇,天地竟然会造就如此精致的妙人。

        “那么,多谢总督大人了!”

        少女站起身,躬身行了个优雅的礼仪,笑道:“那么,我先回去了,坐等总督大人的消息。”

        “好,大小姐放心吧!来人,恭送司空大小姐。”

        “是!”

        几名侍卫恭敬在门外守候,而少女出门之后,她所带的几名侍从也恭敬跟在后方,虽然这里是西平府,但少女眼中却是满满的骄傲,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西平府放在眼里,不过,她也确实有这个能耐如此骄傲,毕竟她是司空瑶,天霁宗宗主司空名唯一的一个孙女,简直就是整个天霁宗的宝贝疙瘩。

        厅堂内,北冥双沉默不语。

        身后,一名目露精光的中年强者道:“大人,天霁宗越来越过分了,居然不向陛下呈请就直接向西平城要东西,哼……这天霁宗的司空瑶也位面太不把大人您放在眼里了!”

        “罢了罢了……”

        北冥双摇摇头道:“谁让她是司空瑶呢,司空名那个老家伙简直把司空瑶当成了掌上明珠一般,天霁宗又是帝国乃至大陆上的第一宗派,我们开罪不起,就算是他们去向陛下呈请,陛下也一样会下令西平城提供一百枚妖灵石给她,算了……让人去府库里搜寻吧,如果凑不齐的话,就去商会里高价收购,总之,尽量满足司空瑶的要求便是了,别给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烦。”

        “是,属下知道了。”

        正在这时,厅外传来了侍卫的声音:“总督大人,外面有个人说是带了一只妖王的尸体过来,想要领赏,那人看起来相貌平平,根本就没有什么修为,想必是一个骗子,让属下把他轰走吧?”

        “骗子?”

        北冥双皱了皱眉:“我看未必,既然敢带着妖王的尸体来,那就让他进大院吧,我们去看看。”

        “是!”

        门外,尚未走远的司空瑶皱了皱秀眉,轻声道:“妖王的尸体……什么人有那么大的本事,居然能杀死妖王?先别走,看看再说。”

        “是,大小姐!”一群侍卫毕恭毕敬的点头,而他们中,不乏圣武尊级别的强者,有这样的一群人当侍卫,可想而知司空瑶的身份有多尊贵了,恐怕就算是帝国皇子出门也未必有这样的派头。

        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声音,某人赶着一辆马车进入了庭院之中,正是刘布衣,马车上的妖王尸体用黑色的布帛裹着,外人也看不清真切。

        “总督大人,就是这个人。”

        一群侍卫围在周围,一个个剑拔弩张的样子,如果确定刘布衣是个骗子的话,毫无疑问他的下场一定不会太好。

        “小人参见总督大人!”

        刘布衣飞快下了马车,双膝跪在地上,一副没骨气的样子。

        北冥双是皇族,自然瞧不起刘布衣这种混江湖的人,皱了皱眉头,道:“听说是你杀死了妖王,还带来了妖王的尸体?”

        “不是小人杀得。”

        刘布衣道:“只不过小人途径艾草山的时候发现了这具妖王尸体,帝国榜文上写得非常真切,只要带来妖王的尸体就能领赏,大人请看,这具尸体还算是完整。”

        布帛掀开之后,露出了被破脑取了妖灵石的妖王尸体,淡淡的腥臭味让周围的一群人都禁不住的捂住口鼻。

        北冥双沉默不语,一旁的武者皱眉沉吟一声:“大人,确实是妖王的尸体。”

        司空瑶则怔了怔,美目之中满是惊讶:“血姬?这是血姬的尸体,血姬居然被人杀了?”

        北冥双一愣:“大小姐,血姬是谁?”

        司空瑶微微笑道:“大人有所不知,在艾草山一带生活着不少妖灵,与我们天霁宗屡屡冲突,这只妖王的名字叫血姬,死在她手下的天霁宗门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哼,没有想到如今她居然死掉了,真是可惜,我原本打算亲手杀了她,为门人们报仇呢!”

        “这么说,这确实是一个妖王了。”北冥双再次沉默了。

        刘布衣则咧嘴道:“总督大人,按照榜文,现在是不是可以给小人发放奖赏了?”

        北冥双哪儿愿意把昂贵的妖灵石给刘布衣这种小人啊,可是大庭广众那么多人,想必如果北冥双不愿意交出赏赐的话,那肯定会沦为别人的笑柄,特别是司空瑶,她正双臂抱在胸前,将一对至少c杯的峰峦拢得突起,笑吟吟的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呢。

        绝不能被这个小妮子给看扁了!

        北冥双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来人,去府库里取一枚妖尊的妖灵石,以及两万金币的金票交给这位少侠,此外,少侠既然获得了妖王的尸体,不如留在府内多住几日吧,就权当是西平城对您的款待,您看如何?”

        刘布衣也不傻,如果真的住在西平府,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一个问题,便咧嘴傻笑道:“这个……不太好吧,小人一介草民就不叨扰大人了,况且小人的朋友还在等我,领了赏钱我就要回去了。”

        “这样啊,那好吧……”北冥双也不好众目睽睽下强人所难。

        不久之后,一名侍从捧着奖赏来了,厚厚的一叠金票,外加一枚装在盒子里的珍贵妖灵石,妖尊的妖灵石,已经相当的昂贵了,绝不是数万金币就能买到的东西。

        “那么,小人告辞了!”刘布衣喜滋滋的拿了东西全部塞进怀里,卸下妖王的尸体,转身就赶马走了。

        北冥双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示意了一下属下,那中年强者点头一笑,转身向着后院方向去了。

        “司空瑶大小姐,那我就不远送了。”北冥双笑道。

        “好的,多谢总督大人的款待。”

        司空瑶点头致意,转身飘然离开了西平府,一群属下紧随而至,其中一人低声问道:“大小姐,我们现在去哪儿,为何不住在西平府?”

        “住在西平府?”

        司空瑶撅起粉嘟嘟的小嘴:“西平府有什么好玩的,多没意思啊,而且北冥双老奸巨猾,我可不想住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侍卫微微一笑:“我看,那个拿了妖尊妖灵石的小子肯定走不掉,至少没法活着离开西平城的境内,这枚妖灵石迟早还会回到北冥双的手里,西山行省第一铁公鸡的名声可不是白来的。”

        “管他呢……”

        司空瑶娇美的脸蛋上浮现出一丝疲态,道:“走吧,我们去找个客栈先住下再说,下午我要好好的逛一逛西平城。”

        “是,大小姐!”

        但侍卫们没有看到,司空瑶漂亮的脸蛋上掠过一丝狡黠的笑容。

        ……

        黄昏时,西平城外,十里坡客栈。

        十里坡是城北三个客栈之一,住宿还算是便宜,所以林沐雨选择了这么一个接头地点,当刘布衣赶着马车进入客栈的时候,藏在行人之中的林沐雨也飞速跟了过来,一拍刘布衣的肩膀,笑道:“好了,妖灵石归我,金票归你。”

        刘布衣揣着两万金票,早就心花怒放了,喜滋滋的将妖灵石交给了林沐雨,道:“少侠,真是发大财了,哈哈哈,太好了……我刘布衣这次终于出人头地了,我看以后清荒城谁还敢瞧不起我刘布衣,哼……等我回到清荒城之后,要买一座四进四出的大宅子,要纳三十个小妾,每天一个,一月一轮。”

        林沐雨说:“那二月只有二十八天,怎么办?”

        刘布衣一下愣住了,一屁股坐在客栈内院冰冷的石板上:“是啊,这可怎么办呢?”

        “哈哈,想那么多干什么,先吃一顿好的!”

        “好的!”

        ……

        转眼深夜,林沐雨和刘布衣各自的房间都熄灯了,连续的赶路不但是刘布衣疲倦不堪,甚至就连林沐雨也觉得自己需要充足的睡眠。

        月光如水,除去客站大堂里传来一群客人赌博的声音之外,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

        “刷刷刷……”

        连续三道人影出现在屋顶之上,一个个都蒙着脸,手中的钢刀上泛着淡淡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