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七百二十九章 虎豹骑
  • 第七百二十九章 虎豹骑

    作品:《炼神领域

        清晨的阳光如水般泄落在丛林里,映出一道道斑驳的树影,林沐雨的双手被绑住在身后,幸好星辰剑早就放进了乾坤袋里,而乾坤袋则藏在怀里,没有被这些天霁帝国的士兵所搜寻到,但一旁的刘布衣却一脸的苦相,嘟囔着低声说道:“少侠,我不相信你居然会这样束手就擒,以你的实力肯定不会畏惧这些欺软怕硬的大头兵的。︾︾,”

        “你懂什么,人家手里有刀。”林沐雨暗笑,事实上他只是想去天霁帝国的军营里看看他们的战斗力罢了,至于要脱身,林沐雨随时都可以轻松办到。

        丛林小路上,跟林沐雨被、刘布衣一样被抓成新兵的人还有几十人,由近五十人天霁帝**人押送,林沐雨有意无意的看着这些士兵的配备,只有什长才有资格穿铠甲,而且是比较劣势的铠甲,甲叶上甚至已经锈迹斑斑,多半是顶不住长矛的全力突刺,而普通士兵则根本就没有甲胄,只是穿着棉布军装罢了,脏兮兮的一片,看起来像是一群地痞流氓。

        事实上这些人确实只是军队中最底层的兵种,否则也不会被派来干这种伙计。

        一直走到正午的时候,队伍抵达了清荒城北方大约二十里地外的地方,远远的,一座依山而建的兵营伫立在那里,林沐雨一眼看过去就能辨别,这个军营大约能容纳五千人上下,也算是不小了,只不过应该是新兵营,远远的就能听到新兵操练的声音,声音良莠不齐,绝不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刘布衣叫苦不迭,低声道:“我这辈子有过很多打算,我想过要当一个博古通今的先知,想过要当一个无所不知的相士,也想过位居王侯,妻妾成群,可唯独就没有想过要当兵。”

        “好男要当兵,怕什么,有我呢。”林沐雨笑着安慰道。

        刘布衣更难受了,这年头谁愿意当兵啊,军饷被克扣太多,还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人人都不愿意当兵,否则也不至于要演化到抓壮丁那么夸张了。

        “别乱看了,进去!”一个老兵大声的呵斥,皮鞭扬起,重重的落在一个少年身上,那少年不过才十五岁上下的样子,痛得直咧嘴,但一句话也没有敢说。

        几十个“壮丁”全部被带进了军营的一角,站定之后,远方帐篷的门帘掀开,一个胸前佩戴两枚银色三角形军徽的人走了出来,满脸的虬须,声音如同闷雷炸开一般,道:“都给我闭嘴,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

        众人惊悚不已,都不敢说话了。

        虬须将领冷笑一声,看着眼前一群新兵像是看着一群臭虫一般,道:“都是一群废物,你们知道多少军粮才能把你们喂养成真正的军人吗?哼,想要成为跟我一样守护圣皇陛下、守护天霁帝国的军人,你们必须不畏惧死亡,不畏惧痛苦,尽快的强大起来。”

        人群中,一个瘦瘦的汉子当即跪了下来,求饶道:“大人,小的只不过是清荒城的一个小贩而已,我没有想到要当兵啊,小人上有老下有小,请大人放我走吧。”

        “你这废物!”

        虬须将领忽地抬手,一道拳影隔空爆发出来,“嘭”一声,小贩口吐鲜血的昏死过去了。顿时吓得众人肝胆俱裂,一个个目瞪口呆。林沐雨则暗暗的吸了口气,这个军官佩戴的并不是将星军衔,只是一个小小的校尉罢了,但刚才一拳的威力却足足有天境第三重天的强悍程度,天极大陆果然藏龙卧虎,整体修炼的强横程度要比帝国强悍了不止一个等级啊!

        “你们没有退路了。”

        虬须将领眯着眼睛看着众人,道:“你们走在独木桥上,前方的荣耀的帝**人,后方是死路,你们自己选择吧,是选择成为一个风雨淬炼、刚猛坚强的军人,还是当一个懦夫,一个屈辱的死在粪坑里的废物。”

        众人默不作声。

        将领继续道:“我知道你们许多人心中不服,但我告诉你们,如果不是帝**队需要人,根本就不会抓你们来,因为你们根本不够格。”

        他的眼中满是冷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陈冬阳,隶属于西山行省执勤军,军衔二级虎尉,带千人,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这千人军队里的一员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成不了军人,你将会成为死人,所以,请全力以赴吧,下午就会给你们配发兵刃、军装,希望你们别让我失望。”

        众人骇然,谁还敢多说一句话?

        林沐雨和刘布衣被安排在同一个营帐内,非常粗陋的帐篷,千疮百孔,地上铺着野草,那就是新兵们的床铺。

        身后跟着的什长低声喝斥道:“别看了,挑选自己的床铺,然后跟我去领取物资!”

        刘布衣看看林沐雨,林沐雨则示意他不要有任何举动,迟早会带他离开这个地方。

        果然,如同预料中的一样,兵刃简陋之极,林沐雨领取到一个长戟,长戟的尖端快要锈穿了,戟刃与长戟把柄只是用几块破棉布缠着,无法想象这种兵器拿到战场上到底有什么用,不过军装倒是新的,但有些太小,穿在身上有些可笑。

        领取到兵刃之后,下午便开始新兵集训了,第一个训练项目是团队协作进攻,这让林沐雨有些意外,天霁帝国的装备虽然看起来粗劣,但战术训练却非常的严格,令行禁止,几名教官的军事素养不是一般的好。

        傍晚时,负重拉练,一群新兵扛着兵刃绕着山脉远行,后方则是骑乘战马,手中挥舞皮鞭的教官,落后者免不了皮肉之苦,还好有林沐雨的帮助,刘布衣倒是没有吃什么苦,落日时,五百名新兵来到谷口处,却听到远方传来隆隆的声音。

        “怎么了?”刘布衣停了下来,摸了摸脖颈,那里已经被长戟的把柄磨破了。

        几名教官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地平线上,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很快的,黑压压的一群骑兵出现在山谷的另一侧,是一群骑乘着野兽的骑兵,并且是一群套着甲胄的猛虎,只不过这些猛虎似乎跟林沐雨以前见过的不太一样,脊梁十分平坦,适合骑乘。

        兽骑兵轰隆隆的飞驰而过,猛虎背上的骑兵几乎全身都包裹在甲胄之中,头盔在夕阳下泛着金色光辉,缝隙间一双双目光无情的从新兵的身上扫过,毫不停留的飞驰而去。

        “那是什么……”

        新兵们惊呆了。

        何止是新兵,就连教官也一个个目光中透着羡慕,显然,他们的身份根本无法跟这种兽骑兵相提并论。

        “别看了!”

        一名教官悻悻道:“是帝国兽骑兵分支之一的虎豹骑,哼……都是些贵族子弟才有机会进入兽骑兵团接受训练,不过你们……只要你们在战场上立下汗马功劳,就一样有这样的机会,别羡慕了,走吧。”

        “是,大人!”

        新兵们已经懂得如何跟上级军官对话了。

        ……

        晚饭后,刘布衣累得几乎快要无法动弹了,躺在草甸上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样。

        林沐雨推了推他的手臂:“布衣。”

        “让我再睡会。”

        “你不想走了?”林沐雨笑问。

        “能走吗?”

        “有什么不能的。”

        月夜,两人摸摸索索的从军营的西南沿着山野小道离开,没走多远,远方的灌木丛中忽然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什么人?!”林沐雨低喝一声。

        “别紧张,是我们……”几个新兵模样的人从灌木丛里站起身来,也是新兵,白天一起训练的人,看来同样也是逃兵。

        于是一起逃逸,但离开营地不到两里地的时候后方就传来了马蹄声,火把摇曳,风中传来呵斥声:“都给我站住,你们这些败类!”

        是二级虎尉陈冬阳的声音!

        “快逃啊!”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人群开始四散逃逸开来。

        战马速度飞快,夜色里大约数十名骑兵疾驰而来,陈冬阳提着明晃晃的长剑飞驰在最前方,扬起剑刃就劈在了一名逃兵的后背上,鲜血迸溅开来,那可怜的新兵差点就被砍成两截了。

        “完了,这个恶魔!”刘布衣脸色骇然。

        “你走,我来挡住他,用力跑,我会追上你。”林沐雨沉声道。

        “嗯。”

        刘布衣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

        林沐雨转身飘然而来。

        “你这逃兵还敢回头找死?”

        陈冬阳怒吼一声,扬起血淋淋的长剑策马劈砍而来,长剑之上氤氲着斗气能量,化为一道闪电袭来,速度极快。

        但林沐雨的速度更快,几乎以肉眼难以企及的速度一闪而过,避开长剑的攻击,拳头上裹着半成的神力轰在了陈冬阳的腹部。

        “嘭!”

        金色光芒迸溅开来,陈冬阳被轰得口吐鲜血翻身落马,身体犹如炮弹般的在地上滚翻而去,狼狈不堪。

        “这个混账,想杀陈将军!”

        一群骑兵疾驰而来,战枪纷纷投射!

        林沐雨禁不住的微微一笑,双臂轻轻一振,顿时前方凝聚出一道巨大的无形罡墙,“当当当”的将战枪纷纷弹射开来,拳头扬起,带着一曜苍生乱的半成力量横扫而出,顿时狂风大作,一道金色气浪波荡开来,将一群骑兵与战马吹得人仰马翻滚落出去。

        ……

        “天啊,这小子是一个圣武尊级别的高手……”陈冬阳擦了擦口角的鲜血:“停止进攻,撤退!快过来扶我,老子的肋骨全断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