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七百一十一章 谁能称王
  • 第七百一十一章 谁能称王

    作品:《炼神领域

        通天峡以北,越过重峦叠嶂的一座座山脉之后,是一片铺满了雪海的高原。△,八荒原,一片辽阔广袤的原野,曾经魔族的集聚地,但八荒原的气候十分恶劣,一年十二个月有超过七个月覆盖着厚厚的积雪,所以能够放牧、种植的季节最多不超过五个月,但就是这么一片荒芜的高原上一年一年的供给着通天峡中数十万魔族大军的主要给养。

        数百年前,魔皇、圣师率领魔族大部分人口、军队离开了八荒原,只留下了一个魔族中的世家镇守八荒原,便是中南世家,整个魔族里赫赫有名的家族,炼硎、炼海、毕冰等魔族高手来自于中南世家,数百年来,于魔族而言,中南世家功不可没。

        此时,八荒原上冰雪覆盖,遥遥望去渺无人烟,唯有雪原上的一支骑兵疾驰奔向了远方的城堡中去。

        中南城,中南世家的封地,城池不算大,但也有二十万魔族人口定居,骑兵队伍疾驰进城,直奔城主府而去,队列最前方的是一名剑眉星目的年轻高等魔族,腰间悬挂着一柄淡红色的长剑,眉宇间带着清朗与傲意。

        申百川,中南世家家主申向之子,年纪轻轻就已经踏入六星魔宗的境界,是整个魔族年轻一代中修为仅次于浅风的存在,并且申百川熟读兵书,号称文武双全,当年备受魔皇、圣师的器重,如果不是在比武中略逊一筹输给了浅风,恐怕他便是魔族第一元帅了。

        府邸内空空荡荡,十分清冷。

        白须凛然的申向坐在庭院的石凳上,一口口的品着茶,头也不回的说道:“百川,有事吗?”

        申百川神色冷峻,行礼道:“父亲,我们还要一直这样等下去吗?”

        “等下去?你什么意思?”

        “父亲难道还看不出来吗?”申百川目光冰冷:“通天行省一战,我们神族已经一败涂地了,浅风指挥不力,被林沐雨以逸待劳残杀了多少我族勇士,如今通天峡内神族的军力已经只有半年前的一半了,我们中南世家省吃俭穿,难道就是给他们这么败家的吗?”

        “闭嘴!”

        申向站起身来,目光中带着严厉,道:“神皇陛下自有定断,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父亲!”申百川抱起双拳,身后披风猎猎,目光中满是决绝的说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恐怕我们中南世家的万年根基就要被神皇陛下的迁延日久给拖垮了,难道父亲想当中南世家的罪人吗?”

        “百川,你今天说话为何如此放肆?”申向的眸子里透着寒意。

        申百川当即双膝跪地,身体颤抖道:“因为孩儿刚刚去下辖的城池里巡视过了,到处都是冻死、饿死的神族子民,特别是柳城,几乎半个城池的人都被饿死了,百姓流离失所、瘟疫泛滥,神都却要求我们提供三倍数量的战马、粮食和兵刃,如果父亲真的允了他们,恐怕中南世家就完了!”

        申向眯着眼睛,问:“你想怎么办?”

        申百川咬着牙:“孩儿希望父亲能够放我去通天峡,我要亲自觐见陛下,要求陛下改变全局战略,死守通天峡,只会让我们神族一败再败,浅风自从娶了静殿下之后就已经养尊处优,不复当年的睿智,再由浅风统御神族大军的话,恐怕会招致灭族之祸啊!”

        “那你认为为今之计神族当如何御敌?”

        “帝**的魔晶炮十分厉害,发射距离长,威力大,就算是精准度不足还是非常恐怖,足以主导整个战场,而通天峡的天幕能量一日不如一日,只要帝**集结了足够的魔晶炮就能轰开天幕,采取推进战术步步为营杀入通天峡,那通天峡地势狭窄不利于大兵团作战,极难使用迂回战术,一旦让人类把魔晶炮给运进来,通天峡将会成为我神族数十万子弟勇士的葬身之地。所以……”

        申百川深吸一口气,眼中透着睿智,道:“如果是我来统兵,我会命令神族大军退出通天峡,放弃神都,进入八荒原,以退为进,将甲魔的兵力分散开来,从北方连接北漠部族,与他们结盟,杀开帝国云中行省的北方大门,从平原地带杀帝**一个措手不及,只要云中行省到手,我们便有了跟人类继续较量的资本了。父亲,所谓水无常形、兵无常势,如果我们困守通天峡,注定只能导致灭亡,孩儿言尽于此,请父亲审时度势!”

        申向重新坐在石凳上,冰冷的凳子让他的屁股一片凉意,过了半晌,申向道:“你又凭什么认为神皇陛下会赏识你,封你为帅?”

        “因为……”

        申百川嘴角一扬,笑道:“因为中南世家在八荒原拥有十万铁骑,而这十万铁骑可以保陛下安危,都能如果陛下不撤退进入八荒原,那我们的十万铁骑便无法为陛下提供这样的庇护了。”

        申向怔了怔:“百川,你这话的意思是?”

        “孩儿的意思非常明白,封元能当神族皇帝,申向就也能当神族皇帝,封元一意孤行的话,这个皇帝也就没有办法继续再当了。”

        “你……”

        申向思索沉吟良久,摆摆手,道:“我倦了,要去睡一会,一切事宜,百川你自行决断吧,这是中南世家的金印,你要妥善应用。”

        说着,申向站起身,颤巍巍的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去了,两名身姿婀娜的侍女急忙迎了出来。

        而申百川则目光看向了石桌上,那一枚小巧玲珑的金印,这枚金印是整个中南世家最高权力的象征,是调动十万铁骑的虎符,当即申百川的心脏怦怦剧烈跳动起来,自己距离至高无上的权力居然如此之近,这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天吗?

        手掌覆盖在金印扶手上,甚至金印还残留着申向的体温。

        “父亲,看着吧,我一定会重振整个神族!”

        ……

        兰雁城西方百里外,一座古朴城关屹立于在帝国境内的平原地带与无尽森林之间,镇妖关,由来已久的一座关隘,真是这座镇妖关的存在,才让百万妖族不再东侵,保得兰雁城的长久太平。

        唐小汐在通天峡昏睡四年中,妖族屡屡滋扰关隘,以至于泽天殿下令,给镇妖关的镇西侯唐镇增兵到了十五万之众,同时镇妖关也再次扩建,成为一座足以容纳十五万兵力的巨大城关。

        关隘东方,远远的一男一女并肩而来,走得并不快,但也不算慢。

        “什长大人,您看……那里有人过来了!”一名年轻士兵站起身躯,伸手指着远方说道。

        雉堞下,扶着铁枪昏昏欲睡的中年什长揉了揉眼睛,扫了一眼墙外,不禁眉头皱起,道:“奇怪了,镇妖关鸟不拉屎,西境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妖族,什么人会来镇妖关啊?难道是想去无尽森林里猎杀灵兽的偷猎者?”

        “看起来不像啊大人,两个人披着的皮袍……好像是有秦家紫茵花徽记的。”

        “啊?”

        什长眯着眼睛定睛一看,禁不住的浑身一颤:“我的天……那个男的佩戴了三枚金色将星,身披王爵战袍,难道是……三王之一?”

        “还有大人,那女的穿着的是郡主袍,我在兰雁城里见过唐薇郡主,穿着的就是这样的。”

        “那……肯定是秦王殿下和唐小汐郡主了!”

        “啊?不会啊,是……是已经成神的秦王殿下吗?”

        这时,林沐雨、唐小汐已经来到城下,两人纵身而起,轻而易举的飞翔到了城池上空,唐小汐看着一群目瞪口呆、不知该不该放箭的帝国士兵,笑道:“别傻站着了,去通报唐镇大人,就说唐小汐和林沐雨来了。”

        “是……是……”一名万夫长受宠若惊、连滚带爬的下关去了。

        未几,一名武者身穿银色战袍纵身从冰冷的石阶上疾驰而来,正是唐镇,一看到空中的林沐雨和唐小汐,唐镇马上身躯一颤,单膝跪地抱拳道:“属下唐镇,参见秦王殿下,参见汐郡主!”

        “不必拘礼。”

        唐小汐飘然落下,扶起唐镇的双臂,笑道:“镇守镇妖关那么多年,你辛苦了。”

        “不辛苦。”

        唐镇有些苦涩,道:“汐郡主,您总算是回来了,令狐颜因为太久见不到汐郡主,便认为是帝国残害了郡主您,所以屡屡犯境,这几年来镇妖关战乱不断,超过两万名士兵因此而殉国捐躯了……”

        唐小汐怔了怔,柔声道:“嗯,我知道了,下午我就和沐沐前往无尽森林去见令狐颜,你放心吧,妖族不会再滋扰镇妖关了。”

        “多谢汐郡主!”

        唐镇感激涕零,说:“中午属下在关内设宴,款待殿下和郡主吧,虽然说镇妖关穷得叮当响,但还是有些野味可以下酒的。”

        唐小汐笑了:“嗯,也好,那你派个使节手持握的唐门铁令作为信物,去无尽森林见令狐颜,让她自己来镇妖关赔罪吧。”

        “是!”唐镇大喜不已。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