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九十一章 警告
  • 第六百九十一章 警告

    作品:《炼神领域

        十八层炼狱之下,一口血色巨池横于天地之间,正是传说中的炼魂池,这炼魂池原本是冥域之中的一口血泉,后世者发现炼魂池能够炼化鬼魂之中残留的生命力量,所以便将这口血池称为炼魂池,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强绝天下的武者在炼魂池中魂飞魄散,成为他人力量的一部分了。

        炼魂池南方数十里外,东麟鬼帝脚踏血云飞过,身后一群府君、鬼龙首领簇拥着这位鬼域的主宰,空中一道道冥火摇曳不已,风中带着凄厉的惨嚎,死气氤氲,一如数十万年来一年,十八层炼狱之下只有死亡,没有新生。

        忽地,空中一声雷动,远方乌云滚滚而来,似乎一场暴雨已经即将到来。

        “怎么回事?”

        东麟鬼帝仰望北方,眉头紧锁道:“鬼域里多少年没有下过雨了,这是……要下雨了吗?”

        一旁的一名府君道:“陛下,天生异象,必有不寻常,依属下所见,不如直接将秦茵的鬼魂扔进幽泉之中吧……”

        “妇人之见!”鬼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秦茵身怀主神之格,虽然只是灵体,但光系主神之格的魂格却在这灵体之中,如果能炼化,我便能承载主神之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府君身躯一颤:“属下……属下不知。”

        “这意味着鬼域就只有一位帝王了!”

        东麟鬼帝看着空中隐隐的雷动,暴雨已然降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说道:“落地,从地面去炼魂池吧,这鬼天气。”

        “是!”

        府君点点头,手中的拘魂笼内光芒一闪一暗。

        大雨如约而来,劈头盖脸的打在鬼卒们的身上,东麟鬼帝抬头看天,一道无形气罩出现在身周,隔开暴雨的袭扰,心头却满是无奈,当初他在鬼域修行突破二十重洞天的时候机缘未到,没有能够领悟呼风唤雨的能力,否则何惧眼前这区区的暴雨呢?

        鬼卒们循规蹈矩的走在黑漆漆的山道之中,暴雨倾盆而下,天象异变带来了大地的颤摇,轰隆隆的声音之中,前方的山道忽然崩塌了一段,上百名鬼卒惨嚎着坠入无尽深渊之中,这片山脉的下方全是死地,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进入了,坠入之后也是九死一生。

        “小心,陛下!”

        一块巨岩自山顶上滚滚而下,手提拘魂笼的府君急忙挡在前方,一道道黑暗神力贯注在双腿之上,飞身一脚踹出一道凛冽气劲,竟将数米巨岩轰成了齑粉,东麟鬼帝身边的人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但这名府君飞踹巨岩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一道幽暗黑影一闪而过,而拘魂笼中一明一暗的光芒也随之消失不见了,暴雨正急,半米外就已经看不真切,倒也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切。

        直到暴雨开始变小时,东麟鬼帝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目光一扫,发现拘魂笼中的光芒黯淡,禁不住的大惊失色道:“秦茵的灵体不见了!”

        “啊?”

        府君一愣,低头看看拘魂笼,脸上一片死灰,急忙跪倒在满是泥泞的山道之上:“陛下……我……明明刚刚还在的,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了呢!难道……刚才暴雨倾盆的时候,秦茵的灵体逃脱了?”

        “不。”

        东麟鬼帝紧握拳头,杀气腾腾道:“灵体绝不可能自己挣脱拘魂笼的禁制,一定是别人偷走了!混账,谁能在我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偷走了秦茵的灵体。”

        “属下不知……”

        “一定是五方鬼帝这老家伙搞的鬼!”

        “陛下,我们要回去找五方理论吗?”

        “哼,我们丢失了秦茵灵体,这个人丢得还不够大吗?现在回去也只是让五方笑话而已,给我派出所有的鬼龙首领,用追灵镜寻找秦茵的灵体。”

        “是!”

        身周,一个个鬼龙首领纷纷翻身骑乘上龙背,拔地而起之后从怀里掏出了一枚枚光芒璀璨的明镜,抓在手中对着大地一晃,顿时一道道寒芒倾注在大地之上,竟然将大地的断层、矿脉等看得真切,而只要有灵体出现,这追灵镜就必然能紧追不放。

        “到底是什么人,气死朕了!”东麟鬼帝黑着脸,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被盗走了宝贝,这口气怎么能咽下去,不把这个人抓出来活吞了难解心头之恨!

        就在这时,空中云层中一道火红色光芒飞梭而下,是一名穿梭了位面的鬼龙首领,提着雷光闪烁的长鞭停留在半空中,恭敬道:“陛下,十八层地狱出事了!”

        “十八层地狱又怎么了?”东麟鬼帝不耐烦的问道。

        “有人擅自闯入了十八层地狱,一男一女,男的叫林沐雨,女的……暂时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林沐雨?”

        东麟鬼帝眉头紧锁,道:“雷希府君,查一查,天界之中有这个人的名字没有,哼,能够闯入十八层地狱的人,至少也要有神的能力,否则早就被化为熔岩了。”

        不远处,一名身穿金甲的府君点点头,手掌在空中一招,顿时一本巨大血色书卷在掌心里展开,“哗啦啦”的不停翻页,无数名字在空中闪烁着字眼,犹如幻灯片一般,转眼之间雷希府君摇了摇头,道:“启禀陛下,天界诸神的名册里没有林沐雨,这个人尚未飞升。”

        “一个没有飞升野神?”

        东麟鬼帝禁不住的大笑起来:“下界之神真是越来越胆大妄为了,居然敢闯鬼域,那就让他来得去不得吧!”

        雷希府君点头:“陛下,让我去?”

        “不。”

        东麟鬼帝嘴角一扬,阴毒的笑道:“能闯入地狱想必有点本事,不要损耗我们的人马,就让泣血鬼帝那家伙去头痛吧,十八层地狱是他所掌管,跟我无关。我们走,回幽泉。”

        “是!”

        ……

        彼时,第十八层刀锯地狱,一座灰蒙蒙的宫殿立于这片死寂的大地之上,四处满是荒骨,以及那些被刀锯断成了几段的幽魂,一列手持佩剑的鬼将缓缓迈步于大殿之外,这些人都是泣血大殿的守卫,而大殿之中居住着的自然就是泣血鬼帝了。

        一只只女子幽魂手中端着果盘、肉脯等,成群结队的进入了偏殿之中,其中一个柔声道:“鬼帝陛下,点心已经为您送过来了。”

        “好!”

        血玉床榻上,一名大汉横卧,身上一片片血红色的鳞片,像是一个怪物一般,他缓缓睁开眼睛,眼眸下两道血色泪槽,泣血鬼帝的名讳由此而来,扶着床榻站起身来,一道无形气势席卷四周,泣血鬼帝冷冷道:“外面的,进来。”

        “是!”

        一名府君级侍从推门而入,脸色十分难看,道:“陛下,上面出事了。”

        “被人闯入了,是吗?”

        “是……”府君身躯一颤,脸上满是惧色,道:“一男一女两个人都闯入了十八层地狱之中,并且……风形府君被那个叫林沐雨的小子给杀了。”

        “风形死了?”

        “是。”

        “死了便死了吧。”泣血鬼帝淡淡一笑:“明天从鬼将里挑个实力强横的提升为府君便是,我还以为是多大事。”

        “可是陛下……林沐雨很快就会杀到这里,难道我们就放任不管吗?而且还有那个女的,似乎是九尾妖狐转世,如果陛下不亲自出马的话,府君们定然降服不了这二人。”

        “都说没事了。”

        泣血鬼帝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道:“十八层地狱原本就是一个惩罚罪恶之人的地方,林沐雨不管杀什么人都不算是过分,这里哪个的手上不是鲜血累累,你派几个鬼龙首领去,把林沐雨引开,不要让他靠近荒古殿便是了,等到林沐雨离开了十八层地狱,自然就去找五方和东麟的麻烦,到那时就已经与我无关了。”

        “是,陛下英明神武、威震鬼域!”

        “都出去吧,我要休息一会。”

        “是!”

        众人纷纷离去之后,泣血鬼帝叹息一声,迈步来到了大殿内的水池一旁,手掌轻轻一扬,一道光束飞梭而起,凝聚为一个人形,赫然正是天界的七曜魔帝!

        “你交代的事情,我都已经照办了。”泣血鬼帝有些哭丧着脸,自己虽然号称鬼帝,但在七曜魔帝这个大魔头面前完全无计可施。

        “啊哈哈,果然是我的老友啊!”七曜魔帝哈哈大笑,道:“你放心,只要你不为难林沐雨和唐小汐,哼……我会在天上罩着你的。”

        泣血鬼帝一脸黑线:“我在地下,你在天上,你怎么罩着我,我不求别的,你把我女儿给放了吧……”

        “放心吧老友,林沐雨、唐小汐安全离开鬼域的一天,就是你 女儿回去的一天,她在天界好吃好喝,你担心个什么劲?”

        泣血鬼帝苦着脸:“你知道林沐雨在鬼域杀了我多少人了吗?”

        “放心,你开个价,我赔。”

        “一百枚天道之格。”

        “你这是抢劫!”七曜魔帝一挥手:“二百枚凡人之格,要就要,不要就算了。”

        “成交……”

        泣血鬼帝黑着脸:“但是,这小子要是闯入荒古殿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荒古殿?那不是你泣血鬼帝珍藏宝贝的地方吗?”七曜魔帝愕然:“据说荒古殿里有你麾下的十大府君镇守,放心吧,阿雨进不去的。”

        “最好是这样,否则你就准备好一百枚仙铸之格吧。”

        “你做梦,你荒古殿里的那些破烂玩意加在一起也不值十个仙铸之格,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好了,念力穿梭损耗神力太大,我们下次再聊了。”

        说着,七曜魔帝的神色忽然凝重起来:“泣血,阿雨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兄弟,你不要伤害他,否则后果……你明白的。”

        ……

        光芒氤氲消散,对话结束了。

        泣血鬼帝的脸上则已经看不到半点笑容,七曜魔帝最后的一句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泣血鬼帝却知道这句话的分量,七曜魔帝之所以被称为魔帝,只是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万千神帝杀入鬼域,乱了三界法则,这种事情他并不是干不出来。

        推荐一本虾米的书:《诸天万界》山野少年,遇外族灭村,幸存下来后孤身一人走上修炼之路,修道家降妖除魔,练兵家神兵战阵,学儒道浩然正气;一符降至强鬼神,一刀斩山河日月,一阵困万古龙神,运筹帷幄化万千兵马;诸天神圣尽在脚下,万恶俯首,众圣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