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别打脸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别打脸

    作品:《炼神领域

        通天城的残垣断壁下,小小的院落里满是被魔晶炮炸的焦黑、碎裂的瓦砾,林沐雨坐在一丛葡萄藤下,用长剑将一根木头削尖,用力的刺在地上,北风凛冽,空中飘零起一朵朵的雪花来,他禁不住的打了个寒战,今天的工作就是把这个葡萄藤架给重新搭起来。

        远方传来稀稀疏疏的脚步声,当林沐雨推开破旧的木门时,却看到一个打着白色油纸伞的少女风情迤逦的走来,正是秦茵。

        他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小茵。”

        “怎地,五年不见了,阿雨哥哥不认识人家了么?”秦茵收起小伞,任由雪花落在头发上、狐皮肩饰上。

        “你怎么会……”林沐雨欲言又止,思念多年的人突然出现,让他手足无措起来。

        秦茵扑哧一笑,说:“虽然我死了一次,但是……但是阿雨哥哥不要忘了,小茵可是一位神啊,神是可以勘破天地轮回的至高主宰,阿雨哥哥留在这里等我,小茵自然要来见你。”

        说着,秦茵歪头看看林沐雨的住处,禁不住笑道:“哇……阿雨哥哥的住处,好心酸呀,哼哼,秦王殿下就住着这样的地方吗?”

        “只是……暂住……”林沐雨摸了摸鼻子,尴尬的解释道。

        “暂住吗?”

        秦茵迈步走进了庭院,踏着地上浅浅的积雪,笑道:“可是小茵喜欢这里,安静祥和,虽然破败,但能和阿雨哥哥在一起这些算不得什么了,对也不对?”

        “对……”

        秦茵走上前,轻轻握住林沐雨的手,喃喃道:“我好想你,你为何不来找我?”

        “我……找了,没有找到。”林沐雨如实道。

        “是吗……”秦茵吃吃笑,沉下身来,看着林沐雨刚才工作的地方,说:“这是葡萄架吗?”

        “是啊。”

        林沐雨也屈身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用手掌扫开积雪,护着稚嫩的葡萄藤根部,有些惋惜的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了,但愿它明年可以开花发芽,这样炎热的夏天里也就有葡萄可以吃了。”

        秦茵凑近看了看,轻笑:“嗯嗯,一定能活的。”

        林沐雨干脆坐在了地上,看看庭院,道:“小茵,你看这个院落,破旧得不成样子,别说是床榻,连挡风的墙壁都没有,你真的要跟我住在这里?”

        “是呀。”秦茵浅笑嫣然:“没有墙壁,我们可以重新建造,只要跟你在一起不再分开,我什么苦都愿意吃。”

        “是吗?”林沐雨笑着看她。

        “是的。”

        秦茵简单的回答,依偎在林沐雨身边,将漂亮脸蛋枕在林沐雨的膝盖上,幽幽道:“说好了,我们一定要在一起……”

        “嗯。”

        林沐雨心里一痛,忽然泪水顺着脸颊就流淌下来。

        ……

        画面猛然幻化得无影无踪,而林沐雨则从梦境中突然醒来,“啊”一声惊呼,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坐在龙胆营的帅帐里的床上,刚才那一幕只是一个梦。

        “沐沐,你没事吧?”一旁,唐小汐眼睛红红的守着。

        “没事。”

        林沐雨摇摇头,这时欧阳嫣、屈楚、楚瑶等人都走了进来,众人纷纷询问了健康状况之后,林沐雨喃喃道:“我……我刚才梦见小茵了……”

        “一定是你思念她太心切了。”

        “我几个月没有梦见她,刚才梦见了。”林沐雨颓然。

        屈楚禁不住的转过脸去,不忍再看林沐雨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此时的屈楚只觉得好生心酸,天可怜见,林沐雨之所以会梦见秦茵,只是因为不久前秦茵轮回化作的青羽被扬厉所杀而已。

        两人的思念,仿佛能打破轮回的法则一般。

        ……

        “对不起……对不起……”

        唐小汐坐在床边,泪水潺潺落下,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她知道秦茵是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如果秦茵不死,林沐雨也不会成如今这个样子。

        林沐雨没有说话,对不起并不能换来秦茵的复生。

        “好了,小汐……”

        楚瑶走上前,轻轻握住唐小汐的手,道:“你只是被圣师控制了而已,错不在你,你不必自责。”

        “不,那就是我……”唐小汐似乎想起了什么,痛苦的浑身抽搐,泪如雨下,颤声道:“那是我在嫉妒,那就是一个发疯了的我……我是个坏女人,我杀了好多人,我杀了好多人……”

        “小汐!”

        屈楚目光一寒,道:“控制住你自己的心神,你要坚强,你知道小茵为什么死吗?只是因为你的心志不够坚定,只是因为当时的你不够坚强,如果你不想重蹈覆辙的话就不要再软弱下去了。”

        “我知道……”

        唐小汐忽地站起身,跪在了林沐雨的床边,拉着他的手,哭着说道:“沐沐,原谅我,原谅我……如果死能偿还我的愧疚,你就杀了我,为小茵报仇。”

        林沐雨失神的看着她,忽然伸出手掌轻轻触碰唐小汐的脸蛋,柔声道:“我和小茵都没有怪你,以后……你和我一起把小茵找回来,好不好?”

        “嗯嗯!”唐小汐连连点头,哭得梨花带雨。

        “快起来吧小汐,像什么样子!”林沐雨一用力,将唐小汐拉回身边,抬头看向了众人,问道:“魔族那边怎么样了,白沙坡战场有什么发现?”

        卫仇恭敬抱拳道:“启奏殿下,魔晶炮的连环炮阵几乎将白沙坡的方圆数里内炸平了,我们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了神尊州希、长凡、鹿金的尸体,不过他们的神格已经被人带走了,此外,魔族还有数十名高级军官死于炮阵之中,圣师被殿下所杀,浅风、魔皇、荒亦、佩寻、竹禾重伤而逃。”

        “算是大获全胜了嘛……”林沐雨淡淡笑道。

        “是啊!”

        司徒森哈哈笑道:“如果殿下你没有昏厥过去的话,确实算是大获全胜了!”

        林沐雨瞥了他一眼,继续道:“派遣工匠在距离魔族天幕外两里地筑出一道钢铁护墙,把魔族封死在通天峡里,等到我们修生养息、兵强马壮的时候就准备进攻通天峡,将魔族彻底灭掉了。”

        “是,殿下,属下知道了!”

        不远处,欧阳嫣的脸上满是微笑,道:“殿下,我有一个礼物要献给您!”

        “哦,什么礼物?”

        “您看。”

        欧阳嫣从空间袋里取出了一枚神力氤氲的宝石,冰霜缓缓在周围飞旋,正是扬厉的仙铸之格,当这枚神格掏出来的时候,整个中军帐里的气温就降低了至少十度。

        “这是……扬厉的神格?”

        “没错。”欧阳嫣笑道:“这是一枚仙铸之格,而且非常精纯的冰霜法则神格,可惜不是我能用的,我还是好好修炼我的天道之格吧,这枚仙铸之格就交给殿下了。”

        “给我?”

        林沐雨喃喃道:“可是我要了也没有什么用啊,听他们的口气,我的至尊之格已经是三界之中最牛的神格了……”

        唐小汐、楚瑶不禁失笑:“就不能谦虚点!?”

        屈楚却眯着眼睛笑道:“阿雨,我看你还是收下这枚仙铸之格吧,这样的好东西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遇见的,而且我们身在碎鼎界这个位面,一枚仙铸之格也同样能引发一场神与神之间的战争,如果你不拿着的话,这枚仙铸之格可能会给欧阳嫣带来杀身之祸。”

        “杀身之祸?”

        欧阳嫣花容失色,飞快的将神格交到林沐雨的手里,笑着说道:“怎么样殿下,我非常懂事吧?”

        林沐雨默默无语,就顺手把扬厉的这枚仙铸之格丢到了乾坤袋里,其实扬厉原本是一个十分有前途的神,可惜非要跑到碎鼎界来夺至尊之格,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把自己的仙铸之格给丢在这里了,林沐雨心里有些忐忑,自己怀揣着仙铸之格,有种怀璧其罪的感觉了。

        屈楚不动声色的走上前,笑道:“阿雨,你记得炼神诀的第四式吗?”

        “嗯,是千锤百炼篇。”

        “没错,千锤百炼。”屈楚满含深意的一笑:“所谓千锤百炼便是对自身神格的锤炼,神格的成长就像是人一样,需要吸纳多方面的灵力与养分才能茁壮,而神格茁壮成长的最好养分,还是神格,如果你能炼化扬厉的这枚仙铸之格,用来锤炼你的至尊之格,你的修为一定会大有增进。”

        说着,屈楚感概道:“至尊之格的力量十分雄浑,天道之格、凡人之格根本不配当至尊之格的养分,扬厉的这枚仙铸之格来得倒正是时候。”

        林沐雨:“……”

        炼化神格,这炼神诀果然名副其实啊!

        ……

        白沙坡,月朗星稀。

        一缕幽魂缓缓自白沙坡中升起,离开了原本青羽的身躯,幻化为一个绝美少女的身躯,正是秦茵,她茫然的看着四周的狼藉,还有不少魔族的尸体没有埋葬,而且,这里残留着林沐雨、唐小汐、屈楚等人打斗过的痕迹。

        “阿雨,小汐……”

        秦茵想起了一切,禁不住的伤感不已,喃喃道:“阿雨哥哥还是没有认出小茵来吗?”

        就在这时,天界之门忽然开启,两名神灵飞梭下来,一个握着琵琶,一个手持长矛,正是琴鸣、月乌两个专司轮回的巨神,但一看站在大地上的那个少女幽魂,琴鸣禁不住的浑身一颤,上次为了囚禁她就被揍了一顿,这少女的灵格力量太强了!

        “月乌,你去吧。”琴鸣道:“我会以琴音为你助阵!”

        月乌瞪眼道:“你咋不去?”

        这时,秦茵却抬头看向了空中的两个巨神,手掌缓缓翻动,几枚透着璀璨金光的天穹龙晶已经凝聚而成,淡淡问道:“这次,我要轮回去哪儿?”

        月乌身躯一颤:“鬼道,你将会化为鬼魂,直到修业结束。”

        “你再说一遍?”秦茵喃喃问。

        月乌脸都紫了:“是鬼道!女侠,我们先说好了,别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