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五十七章 三万岁的老妖婆
  • 第六百五十七章 三万岁的老妖婆

    作品:《炼神领域

        热门推荐:、 、 、 、 、 、 、

        通天城的夜晚,龙胆营简陋的营地里战旗飞扬,通天城距离通天峡太近了,以至于林沐雨必须驻守近十万人马在这里,并且魔晶炮林立,也正是这样的阵容才让魔族两个多月也没有敢出通天峡一步,就算是有,也不过是一些负责斥候、侦查的人类罢了。

        林沐雨盘膝坐在帐内的床上,体内的神力化为浪潮,一次次的冲击着经脉中的玄关,神与普通修炼者最大的不同就是力量的使用方式,神的力量犹如海浪一般的一波接着一波,无穷无尽,在修炼界称之为“神之浪潮”,一旦交战时,神的力量用之不尽,而普通修炼者则相去甚远。

        不过,神的修炼也相当的辛苦,神境一共九十九重洞天,每一重小洞天都十分难以修炼,而林沐雨踏入神境近半年也不过修成了十重洞天罢了,始终难以再进,其实修炼方式倒是很简单,利用体内的神之浪潮冲击体内的经脉、骨髓玄关,一分钟内越多重浪潮越好,但所谓的神之浪潮,一波强过一波,几乎以几何级递增,林沐雨发动第八重浪潮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身体十分吃不消,第九重浪潮时更是感觉身体快要爆裂开一半,当发动到第十重浪潮的时候,意海中的至尊之格便会缓缓颤抖,力量的汲取已经跟不上使用了。

        “啊……”

        林沐雨缓缓睁开眼睛,依旧无法在一分钟内发动起第十一次浪潮冲击,看来自己的修为注定还在十重洞天处停留着,这倒是令人非常颓废,因为这意味着自己的身体承受能力最大程度也就是十重神之浪潮了。

        一旁,不远处的空间之壁缓缓张开,欧阳嫣曼妙的身影出现,很不客气的躺在了林沐雨并排的那张行军床上,慵懒的躺了下来,红裙如火的从**周围泄落,勾勒着她迷人的弧线,歪头看了看林沐雨,笑道:“不用颓废,你这个年龄修炼到第十重洞天已经相当不易了,你可能不知道,踏入神境之后的修炼会极其困难,每一重洞天的突破都需要大量的修炼与时间,有的神尊从踏入神境那一天起,经历百年也没有进入第二重洞天,你应该庆幸才对。”

        林沐雨的身体各处都以为神之浪潮的冲击而略有损伤,也不能继续修炼下去了,便也躺了下来,问:“欧阳,你修炼到神王巅峰境界,按理说已经突破第五十重洞天了,一共用了多久?”

        “用了多久?我想想……”欧阳嫣沉吟一声,道:“我7500岁的时候踏入神王境界,突破三十重洞天,32000岁的时候突破五十九重洞天,至今已经一百多年了,依旧没有突破,唉……在天界被人暗算,失去神格之后,现在的修为只能瞬间提起二十重神之浪潮,漫漫修炼之路对我来说……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要气馁,失去的都会夺回来的。”林沐雨漫不经心的安慰着,忽然睁大眼睛,说道:“你上次不是跟我说你只有八千多岁吗?怎么今天就变成了三万多岁了?”

        “啊?”

        欧阳嫣有些慌张,道:“我之前有说过自己八千多岁吗?”

        “有!”

        “那……那可能是怕你嫌弃我是一个老妖婆嘛!”

        “你二十六岁踏入圣域,容颜永驻,有什么好担心的?”

        “反正……就是担心……”

        就在这时,营地外传来呼呼的风声,还有司徒森、风溪查哨的声音——

        司徒森:“殿下睡了吗?”

        侍卫:“睡了。”

        风溪道:“那个……那个女神欧阳嫣是不是也睡在殿下的大帐里?”

        “是的,大人。”

        “哼。”风溪淡淡道:“欧阳嫣原本只是一个岭南义和国的叛逆,没有想到殿下居然会如此的器重她,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司徒森有些不屑:“切,风溪你这家伙不过是嫉妒殿下罢了。”

        “我……我嫉妒殿下什么了?”风溪争辩。

        “还说没有?”司徒森意味深长的一笑:“我问你,你风溪就算是再有能力,睡遍了兰雁城的那些大小贵妇,但你睡过真正的女神吗?殿下就睡了。”

        风溪沉吟一声,默默无言了。

        诚然,睡女人容易,睡女神难,特别是欧阳嫣这种看似惹火奔放,实质上却浑身长满了刺的玫瑰,更加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帐内的林沐雨、欧阳嫣都是神境修为,自然听得一清二楚,林沐雨默默无语,假装没有听到这些话,之所以允许欧阳嫣睡在自己的房间,只不过是想让这位火舞神王指点一下自己的修行罢了,至于司徒森说的睡女神这种事情,林沐雨还真没有想过,也没有这个心情。

        倒是欧阳嫣玉体横陈的躺在行军床上,侧身看着林沐雨,笑面如花的说道:“看吧,别人都是怎么议论我们的。”

        林沐雨平躺着,不去看她,淡淡道:“身正不怕影子斜。”

        “可是如果身不正呢。”欧阳嫣风情万种的冲他一笑,也仰面躺了下来,将被子踢开,道:“我不管你有没有那个胆量,反正我睡眠很深,你干什么我都不知道。”

        林沐雨没有说话,心底平静如一潭死水般,这种心境,自从秦茵死后就一直如此,也只有在见到唐小汐的时候才略起了一丝波澜,不过纵然如此,欧阳嫣这样一个绝世尤物在眼前,还是让林沐雨忍不住的在心底说了一句:“尼玛哟……”

        夜正深,睡吧。

        ……

        俪北群山之中,祥云萦绕,这里唯有山川与江流,百兽横行,地势险峻,是一片山灵水秀之地,由于地势的崎岖难以攀爬,以至于俪北群山至今依旧是一片没有人烟的地域,群山东临通天峡,西接云中行省的云岭,得天独厚,翩然世外。

        就在这片渺无人烟的仙境之中,一群灵雀的叫声惊扰了山中的宁静,那是一群长着七彩翅膀的灵雀,一共数十只,每只灵雀口中均衔着一条细细的绿藤,而一道道绿藤结在一起,竟编制成了一个简陋的大筐,筐内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飘然似仙,手中握着一个小小的铲子,笑道:“雀儿雀儿,在那里,带我飞过去!”

        “叽叽喳喳……”

        灵雀大叫着,拍打翅膀飞了过去。

        这是一座万仞高的石壁,长满了轻轻的藤蔓,而就在石壁的缝隙之间,一朵洁白的小花正在月光下盛放着。

        “圣莲,终于找到了!”

        老者不禁乐开了怀,踏着箩筐的边缘缓缓走了出去,脚步踏在虚空之中,泛起淡淡的涟漪,一道道神力在周围氤氲开来,赫然是一位踏入神境的老者,小小的铲子掘开了石缝之间的泥土,将这一株圣莲挖掘出来。

        “这次,那只灵鹤应该是有救了。”

        老人欣慰一笑,将圣莲捧在掌心里,忽然双眸蒙上一层金色光辉,顿时这株圣莲缓缓颤抖着,一丝丝的白色药元升腾而起,在空中汇聚着,而且是极为精粹的药元,这老人淬炼药草的能力恐怕已经修炼到超凡入圣的境界了!

        放眼大秦疆土群山,能有这份修为,能与鸟兽言语,能恩泽万物的神,除了屈楚还会有谁?他腰间悬挂着一个摩擦损坏眼中的药葫芦,以及破旧的斗篷上依稀可见的金色紫茵花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淬炼完全药元之后,屈楚纵身从空中俯冲而下,整个人犹如一道流星般的坠入谷底之中,穿透云层后,落在了群山石壁之间,一团团翠绿的矮松下,只见一只脖颈受损的灵鹤正躺在那里呜咽悲鸣,它的脖颈被一枚利箭直接穿透,受伤极重,若不是天生灵性恐怕就已经死了。

        屈楚张手握住了箭矢的箭头部位,忽然掌心里暗劲一吐,顿时箭矢寸寸崩碎为齑粉,就在灵鹤的鲜血即将喷洒而出的时候,屈楚掌心火劲轻轻一吐,止了血的同时将圣莲的药元尽数倾洒在灵鹤的伤口处,清凉药元不但镇痛而且能治愈伤势,一时间灵鹤居然发出了一声欢呼,冲着屈楚张开了翅膀。

        “哈哈哈,没事就好!”屈楚轻抚灵鹤的头,脸上满是善意。

        就在这时,远方几只雀儿穿过云层飞了过来,在屈楚耳边叽叽喳喳的大叫着,奋力拍打着翅膀。

        转瞬之间,屈楚似乎听懂了什么,禁不住的神色一寒,淡淡道:“魔族……他们未免欺人太甚了,五年前害死了小茵,如今还想害阿雨吗?”

        只是,屈楚游历山中、闲云野鹤,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也正是这种豁达写意的心境让他修成了一枚天道之格,如今已经突破二十九重洞天,臻至神尊巅峰的修为,五年前一战,秦茵被唐小汐误杀,他身在万里之外无法企及,如今却不一样,林沐雨就在千里外的通天城,只半天的行程而已。

        “罢罢罢……”

        屈楚伸手,无形力网缓缓的推开了一群鸟雀,笑道:“小家伙们,我要去下界了结一些事情了,你们就在这里等我,我会再回来的。”

        “叽叽喳喳……”雀儿们的声音像是在欢鸣叫。

        “刷!”

        屈楚身形一动,犹如流星坠地般飞驰向了远方,但所去的方向却并不是通天城,而是通天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