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四十七章 一封家书
  • 第六百四十七章 一封家书

    作品:《炼神领域

        回到冬霜城时,众人早已经精疲力竭,两万随行的先遣军一路上被杀、累死、饿死等甚多,以至于抵达冬霜城外的时候只剩下一万一千多人,其中大约两百人是当初扬威军团的人,也是威侯闵禹林的军队重新崛起的根本,将先遣军驻扎在城外,闵禹林、徐鹰等人跟随林沐雨进入冬霜城。

        几年前惨烈一战中破损的城墙已经修复,甚至由于龙胆营的到来,冬霜城外又修筑了一道新城桓,将城池面积扩大了近一倍,城内商旅、修炼者、猎人、平民云集,大部分都是被铜盔山的矿脉所吸引而来的,如今的冬霜城已经相当繁华,不复当初的荒凉。

        林沐雨骑乘着踏雪,随着众人缓缓而行,一旁的闵禹林则骑乘一匹黑色骏马,看着周围的一切,感慨不已,当初扬威军团就是被困在这座荒无人烟的城池里,杀马吃肉,最终掘土挖虫充饥,甚至石霍那些卑鄙的人煮食战死者的尸体,如今故地重临,闵禹林心底跌宕起伏,说不出的百味杂陈。

        看出了闵禹林的心思之后,林沐雨玩味的一笑:“君侯,如今这座冬霜城的人口已经接近百万,兵力近二十万,是镇守东境、抵御魔族大军的第一重镇。”

        闵禹林对帝国、魔族之间的战事也略有耳闻,抱拳恭敬道:“秦王殿下文治武功,若是没有你,恐怕大秦帝国早就四分五裂了。”

        “君侯谬赞了,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林沐雨颔首思索着,自己在兰雁城备受秦茵的恩情,至少在这个世界里,身为臣子,身为秦茵的恋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因为这是一个男人的应尽责任。

        城主府已经修缮一新,换上了“秦王府”的金字匾额,一切都是由司徒雪操办的,这位女将上能御敌,下能持家,确实是龙胆军团难得的至宝。

        闵禹林抬头看着金色匾额,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当初林沐雨以圣殿大执事的身份随军出征自己甚至非常看不起他,可如今,就是这个年轻人颠覆了魔族和义和国的天下,一手开创了如今大秦帝国三王治世的时代。

        进入秦王府之后,闵禹林恭敬道:“殿下,您打算将老臣安排镇守什么城池?”

        林沐雨沉吟一声:“冬霜城往东一百多里,有一座州郡叫做冬原郡,人口大约四十万,是岭冬行省最大的一个州郡,物资还算是充裕,距离钢铁护墙不足十里,如果魔族从东方攻打钢铁护墙,冬原郡是必经之地,所以也是一个战略重地,必须一员大将前往镇守,我之前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如今君侯归来,刚刚好可以前往镇守。”

        “是。”

        闵禹林行了个军礼,道:“一旦先遣军休整完毕,属下立刻率领他们前往冬原郡任职。”

        “不,不用太着急。”林沐雨笑道:“我还要给你的军队补充兵力、装备、战马和粮草呢,不用急,再说了,先遣军也不能再叫先遣军了,必须重整为扬威军团,我会尽快把扬威军团补充到五万兵力,然后请风大哥、阿岩从岭南、岭北再调集新兵过来,恢复扬威军团十万雄兵的编制,此外,君侯的印绶、虎符等也要重新铸造,这都需要时间,一切完备之前君侯就安心在秦王府里居住吧。”

        闵禹林浑身一颤,他只是一个败军之将,并且是投敌的将领,林沐雨居然如此重用,情何以堪啊?

        他急忙后退数步,双膝跪地,行了个大礼:“老将……老将闵禹林叩谢秦王殿下再造之恩。”

        林沐雨飞快扶起他:“君侯不必多礼,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帝国股肱之臣,如今魔族虽然退守通天行省,但终究实力还在,帝国需要您这样能打仗的大将。”

        “是,老将必定以死报国!”

        其实,林沐雨心里清楚得很, 闵禹林的自尊心太重了,铮铮铁骨之下不容他投降魔族,以至于他会被囚禁在锁魔谷里足足五年之久,真正投降的人是闵战、徐鹰,但闵禹林却从来没有投降过魔族,至于闵战和徐鹰,徐鹰是为了闵禹林的安危,不得不做,闵战则是保护父亲心切,同时也被魔族的军队吓破了胆,人之常情,从他们兵围神影城却没有杀害无辜就能看出来,这群扬威军团的旧部依旧良心未泯,对帝国始终都有一颗赤诚之心,可堪大用。

        ……

        进入大殿之后,一名侍女提着一个精致的笼子呈递给林沐雨,笼子里,小小青鹄的羽翼更加丰满了,居然像是认得主人一般的展开稚嫩的翅膀打着招呼,林沐雨不禁心里一暖,笑道:“小家伙,你一个鸟在冬霜城过得可好?”

        小青鹄叽叽喳喳的叫,但林沐雨听不懂她想说什么。

        司徒雪恭敬道:“威侯接风洗尘的晚宴已经在准备,一个时辰之后开席,请大家耐心等待。”

        闵禹林、闵战等人纷纷道谢。

        这时,一名万夫长级别的将官走了过来,正是风溪,抱拳道:“殿下……宁殿下有请,她说有事想找您说说话。”

        “封宁儿?”

        “是啊。”风溪玩味的勾起嘴角一笑:“殿下您从血红之渊归来,从来没有去见过宁殿下一面,人家可是一直都在惦记着您的。”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带路。”

        “是!”

        封宁儿既然有话要说,那不妨去听听,反正帝国与魔族的战事那么胶着也不会有什么进展,魔族畏惧魔晶炮的威力和钢铁护墙的险峻而无法反击,而龙胆营则由于魔族经营通天行省多年,而且土地荒凉,官道失修荒废无法运送重炮而迟迟不敢染指通天行省,这种相持不下的局面已经维持了四年之久,或许听听封宁儿想说什么也不错。

        ……

        封宁儿的住处就在秦王府后院中的雅苑里,景色堪称是一绝,亭台楼榭、山石流水,一片依依竹林在微风中缓缓摇曳,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雅苑四周密集的龙胆营守卫,甚至就连院墙上都架设着箭箱,龙胆营太看重这位魔族小公主了,不能有一点闪失。

        “开门。”风溪低声道。

        几名守门的侍卫立刻恭敬行礼:“参见殿下!”

        大门开启之后,林沐雨迈步走了进去,甚至就连身上先遣军的衣甲都还没有来得及换,不过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一张俊逸的脸上满满的从容、自信,这种气质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不管穿什么衣服都能驾驭得了。

        “吱呀……”

        推开雕花木门之后,只见封宁儿一袭素裙已然站起身来,恭敬行礼道:“封宁儿,参见秦王殿下。”

        “宁殿下不必多礼,起身吧。”

        林沐雨步入厅堂之中,道:“不知道宁殿下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封宁儿眨了眨眼睛,说:“秦王殿下可知道小女子有多少年没有见过父亲了吗?”

        “六年。”林沐雨不假思索道:“您是7735年四月被帝**俘获的,而今天是7741年8月21日。”

        说着,他不禁有些感怀,道:“宁儿殿下受苦了,居然被足足囚禁了六年多,如果不是你的父皇发动了这场战争,我想宁儿殿下应该还在通天峡中享受天伦之乐吧。”

        封宁儿的美目蒙上一层水雾,道:“我相信秦王殿下不是那种冷血无情之人,宁儿写了一封家书给父皇,还望秦王殿下派人呈送给父皇,可以吗?”

        她拿出了一纸信笺。

        林沐雨看了一眼她手中泛黄的宣纸,道:“殿下,我能看看信的内容吗?”

        “嗯。”封宁儿点点头,她知道这种事情来不得半点马虎,毕竟现在林沐雨是整个岭冬行省的最高指挥者,他不敢有丝毫大意。

        看完信笺之后,无非是一些思念的话语,林沐雨目运神力,仔细观察了一会,宣纸上也没有什么手脚,更不是什么藏头诗,相信不会是传递军事机密的事情,便点点头:“好,我会派人把书信送到魔族的手里,殿下放心吧。”

        “那……多谢秦王殿下了!”封宁儿缓缓屈身,行了个帝国淑女礼,她在帝国领土上滞留了太久,以至于快要忘记自己是一个魔族的身份了。

        “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先回了,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办。”林沐雨淡淡道。

        “还有……”封宁儿的眼中闪烁着怯意,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林沐雨转身。

        “还有,半个月后是我的生日……”封宁儿道。

        “知道了。”

        林沐雨转身而去,没有再回头,封宁儿在信笺里已经提及了,希望魔皇和人类休战,更希望自己能在22岁生日的时候能见一见阔别六年的父亲。

        休战?

        魔族愿意,人类却不愿意,这片土地原本就是帝国的,就算是打得魔族投降了,林沐雨一样会横扫整个通天峡,让魔族从这片土地上拔掉,他们对帝国造的孽太多了,根本没有资格得到原谅。

        ————————————————————

        PS:一年一度的九月到了,每逢九月就意味着秋天真的来了,我喜欢秋天落叶满地的萧瑟,喜欢田野里果实的芬芳,喜欢火烧蚂蚱的香味,喜欢生活周围的一切,我们每个人过得或许孤独,或许落寞,或许失败,或许疲倦,但我们都该热爱生活,我们来到这世界上的机会只有一次,怎能不好好的珍惜,爱我所爱,惜我所有,愿每个人都能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生。

        九月,一样是叶子降生到这世上的一个月,所以按照惯例,特么的要盖生日蛋糕,蛋糕层数太低可是很没面子的啊!所以请各位同学拿出一点零花钱,来到17K小说网,打开炼神领域版面,点击充值,为叶子买材料、盖蛋糕,立正敬礼,谢谢大家!

        那么诗情画意的广告,大家鼓掌!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么么哒!祝福大家万事顺利、百事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