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月夜逃亡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月夜逃亡

    作品:《炼神领域

        锁魔谷深处,一名身穿破残铠甲的老人被锁住双手囚禁在一根石柱下,正是帝国曾经镇守北境、扬威荒漠的威侯闵禹林,此时的闵禹林早就不复往日的挥斥方遒,一头长发如霜苍白的低垂至地上,闵禹林的修行只是天境,所以魔族也只是以镣铐锁住他而已。

        一旁,近百名甲魔一团团的坐在草地里,另外还有三名高等魔族守在一旁,足可见魔族对闵禹林的重视程度,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只要闵禹林在锁魔谷一天,闵战、徐鹰等扬威军团的老人就必须为魔族效力,抓住闵禹林,就像是抓住了扬威军团的命脉一般。

        “沙沙……”

        林沐雨挽着欧阳嫣的手臂带着她低空飞行,轻轻落在一团蒲草上,远远的看过去,欧阳嫣顿时皱起秀眉,道:“那么多魔族镇守,怎么办?”

        “怕什么,全部解决掉就是了。”

        “可是……一旦惊动了这里的魔族,恐怕很快魔皇和圣师那边就会感应到,而且你看那边的山头上,有东西守着锁魔谷的。”

        林沐雨循着欧阳嫣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山脉上空盘踞着一个庞然大物,隐藏在云层之中,大约有数百米的长度,体表泛着淡淡雷电光泽,身上的鳞甲在雷光下折射出让人心惊的光泽,那是一条正浮在空中打盹的巨型飞蛇,一旦惊醒了它,恐怕这里就什么都暴露了。

        “飞蛇……”

        林沐雨剑眉紧锁,打开乾坤袋翻找了一下,最终找到了一堆药剂,这些都是以前炼制的,清风醉还有三瓶,而解药聚神散也只有一瓶,但以自己和欧阳嫣的神境淬炼体质应该半瓶就足够了,于是,林沐雨立刻打开了一瓶清风醉的瓶盖,手掌轻轻一挥,掌心里至尊神力涌动,风系法则力量缓缓发动,形成了一股清风吹响了一群甲魔、高等魔族的宿营地。

        打开聚神散的瓶盖,林沐雨将其递到欧阳嫣面前,说:“喝一半,留一半给我。”

        “嗯。”

        欧阳嫣的性格也是雷厉风行的那种,扬起脖颈喝下半小瓶的聚神散,而林沐雨接过剩下的半瓶也一饮而尽了。

        清风醉随风挥散,药效渐渐作用,远方的甲魔们很快的行动都迟缓了起来,一个个睁大猩红的眼睛,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当!”

        星辰剑出鞘,林沐雨飞梭而过,脚不沾地的以闪电速度在甲魔群中来回纵横,一道道剑光激荡出一朵朵血花,转眼之间就把一群甲魔和三个高等魔族全部悄无声息的解决掉了,而后方的岩石上,欧阳嫣看得睁大眼睛,她无法想象林沐雨这么一个看起来儒雅俊逸的年轻人居然会如此下手决绝,难怪世人都敬畏这个风雨雷电排名第二的当世名将。

        “当当”两声轻响,锁住闵禹林手腕的镣铐被锋利的星辰剑所斩开,林沐雨飘然上前单膝跪在地上,以手臂扶住了下落的闵禹林,而闵禹林一样中了清风醉的毒素,只是抬头看着林沐雨这张颇为熟悉脸庞,骤然之前,闵禹林一双浑浊的眼睛精光四射起来,他想起来林沐雨是谁了,顿时张开嘴巴,嘶哑的呜呜呀呀了一声。

        林沐雨知道他想说什么,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道:“君侯,林沐雨来晚了五年,你不会怪罪我吧?”

        闵禹林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神情,竟带着笑容。

        “走吧君侯,我们必须连夜离开魔族的领地,不然等到明天恐怕就走不了了。”

        闵禹林轻轻点头,林沐雨转过身来,将闵禹林背负在身上,随后转身看向了欧阳嫣,问道:“你的力量足够飞行吗?”

        欧阳嫣落寞的摇摇头,她觉得,林沐雨找到闵禹林这位帝国忠臣之后可能就不再需要自己了。

        可谁曾想,林沐雨伸出了一条手臂,道:“那抱住我的力量总有吧?”

        欧阳嫣笑了,轻声道:“有。”

        ……

        “刷……”

        一道黑影紧贴地面飞行在锁魔谷之中,林沐雨不敢力量提升得太强,否则很容易就会被魔皇和圣师、浅风这样的神级强者发现,而且也容易惊动远方山脉上沉睡的那头巨型飞蛇,要是惊扰这个大家伙,那就真的是麻烦了。

        夜空中,一簇簇魔族的士兵在地面上露天宿营的场面从视野中不断后退消失,林沐雨散开灵脉术,尽量的避开魔族巡逻队伍的视线,终于在近两个小时的缓慢飞行之后,遥遥的抵达了土城的上空,随后带着欧阳嫣、闵禹林直落在土城之中,恰好这时徐鹰也带着一百名士兵进入城主府之中,惊愕道:“殿下,您来得这么快?啊……”

        当看到林沐雨背上的闵禹林之后,徐鹰浑身一颤:“君……君侯……”

        清风醉的药效消散得很快,闵禹林恢复了一些力气,抬头看向了徐鹰,微微一笑:“徐老将军,我们好久不见了。”

        徐鹰当即单膝跪地,老泪横流道:“君侯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这时闵战也奔出了府邸,痛哭流涕的跪在闵禹林的脚下,父亲抱在一起,让人心底说不出的百味杂陈,这两父子曾经都是帝国所倚重的将领,如今却沦落到这般的田地,实在是令人慨叹。

        过了一会,闵禹林转过身来,道:“我听说……大执事如今已经贵为帝国至尊了,号为秦王,既然雨殿下不顾危险来救我们,就请殿下安排我们的一切进退吧。”

        徐鹰、闵战等将领也一起跪下,齐声道:“我等听从殿下调遣!”

        林沐雨欣然点头:“锁魔谷里的守备那么严密,我把君侯和欧阳嫣从锁魔谷里救出来的消息很快就会流传开来,所以我们必须当机立断,马上集结亲信的人类军队,从通天峡被我破坏的天幕裂口那里离开,不然等到天亮就一定走不掉了。”

        “那我们这就行动。”徐鹰道。

        “不,我们现在贸然离开土城,一定会被魔族巡逻队盘查,有更好的办法吗?”林沐雨问道。

        “有。”

        闵战一扫之前的懦弱,道:“半个时辰之前魔族派人来通知我们,说是南方天幕被人破坏,命令我率领两万之众的先遣军前往听候调用,修复天幕。”

        “太好了。”

        林沐雨一拍手掌,道:“马上给君侯和欧阳嫣换上士兵的衣服,我们就趁着修复天幕的机会离开魔族领地。”

        “是。”闵战有些疑惑,问道:“殿下,那天幕真的是被你一剑劈开的吗?”

        “嗯。”

        一时间,闵战眼中掠过的神色又是敬畏,又是惊骇,在他心目中的林沐雨终于在这一刻完全改观了,南方天幕守住魔族的秘密达到数万年之久都没有被人破坏,如今却被林沐雨一剑劈出了一个大洞,林沐雨的实力已然达到了众人无法想象的程度,并且还有消息称魔皇的宫殿被人轰塌了,不用想,一定也是林沐雨所为,这次他来魔族闹出来的动静真是不小。

        ……

        不久之后,土城之中的先遣军迅速集结,两万人之中只有五百多号人是骑兵,其余的都是步兵,难怪他们完全不是秦岩的御林军的对手,以多敌寡却依旧输得一败涂地,月色中,林沐雨骑乘着一匹瘦马,看着一旁的士兵一个个都拿着锈迹斑斑的长矛、斧钺等兵刃,顿时心酸不已,这群人类为魔族卖命,但魔族似乎从来不把他们当人看,只是当成一群受自己奴役的战争工具而已。

        众人缓缓下山,不久之后就遇到了一支魔族的巡逻小队,一名千夫长高等魔族策马上前叱呵道:“你们先遣军为何私自下山?”

        闵战急忙举起一枚银质令牌,道:“浅风元帅命令我们前往南方协助修复天幕,还望大人放行。”

        “哦,原来是元帅的命令,那你们便去吧。”

        这个魔族千夫长嘴角一扬,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冷笑。

        林沐雨看在眼里,心底顿时有些不由自主的忐忑,走上前靠近闵禹林的战马,道:“君侯,看来没有那么简单。”

        闵禹林何其聪明之人,点头道:“我也看得出来,我们先过去,然后相机而动吧。”

        “嗯。”

        ……

        凌晨时分,东方已经泛起了一道道的鱼肚白,终于先遣军也来到了通天峡的南方边陲,远远看过去,巨大的天幕被人捅开了一个大洞,大洞周围魔族军队来来往往,此外,空中还有两头巨大黑影在游弋飞行着,是两头巨型飞蛇。

        “飞蛇!是飞蛇!”

        一群先遣军的士兵都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巨型飞蛇是魔族的利器,但也是人类的噩梦,许多人见识过巨型飞蛇与人类的战斗,如果说魔晶炮是魔族的噩梦,那么巨型飞蛇就是人类的噩梦。

        闵战目光一寒,道:“不要慌,继续保持前进姿态。”

        “是!”

        不久之后,魔族军队中一名佩戴万夫长军衔的高等魔族策马而来,很熟悉,是浅风麾下的大将之一,炼硎。

        “炼硎大人!”

        闵战、徐鹰齐齐行礼,魔族给先遣军制定了一套新的军礼,不同于帝**队的举手礼,而是一种更加恭逊的俯身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