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惊天一剑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惊天一剑

    作品:《炼神领域

        数月后,林沐雨体内的神力已经恢复到巅峰水准,而青羽也越来越长得茁壮起来,羽翼渐丰,甚至跃跃欲试的想要飞行,但却屡屡失败。

        帝国历7741年8月17日,清晨的天气十分闷热,冬霜城内的营盘内响起了冲天的训练号声。

        林沐雨从营帐内走了出来,身穿一套朴素的青白搭配衣衫,犹如游侠一般的装束,并且身穿帝**装和衣甲出来。

        门外的司徒雪微微一愣,道:“殿下,你为何没穿军装?”

        “因为我要出一趟远门了。”

        “终于要去了吗?”司徒雪神色凝重起来,她知道,林沐雨一直都有一件想去做却还没有来得及去做的事情。

        “是时候了。”

        林沐雨深沉的看向北方,道:“小汐被囚禁在通天峡里,生死未知,我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噩梦,不管是不是她故意杀死了小茵,但始终她是小汐,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阿雪,这些天各个商队从十大行省内不断汇聚在冬霜城,我们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冬霜城会因此而越来越繁盛,这里就交给你和卫仇了,代我转告卫仇,让他好好守住岭冬行省。”

        “嗯,我明白啦。”司徒雪轻声道:“殿下,你也要小心一点,通天峡是魔族的老巢,可没有那么简单,你虽然是神,但是……”

        “我知道。”林沐雨轻轻一拍司徒雪的香肩,说:“青羽和踏雪这段时间就交给你照顾了,等我回来。”

        “嗯。”

        林沐雨微微一笑,后退数步,忽地身后一道空间裂缝一闪即逝,而林沐雨也已经消失在原地,这便是传说中神的破碎虚空,一跃百里,司徒雪睁大一双明眸看着林沐雨消失的地方,又是羡慕又是怅惘,这位军团统领一旦不在,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

        “刷!”

        闪电与空间力量交织,林沐雨已然出现在冬霜城的北方数十里外丛林之中,岭冬行省贫瘠,村镇远远不像是岭北行省、苍南行省那么密集,近十里内没有一丝人烟,林沐雨也自然不必顾忌什么,纵身一跃踏着云层直飞向北方。

        穿凿空间的瞬移能力不能连续使用,即便是林沐雨的至尊之格也无法承载连续的穿梭,但每五分钟穿梭一次还是可以的,这么一来就让林沐雨的赶路速度大大的缩减了,不过他倒是没有急着过去,毕竟唐小汐已经在魔族足足有四年之久了,如果真的遇害现在多几秒钟也无济于事。

        距离大地约千米的高空中,林沐雨一边飞行,一边看着大地上的一切,越过钢铁护墙再往前不到百里就是通天行省的境界了。

        帝国十二个行省之中,唯独通天行省还没有完全从魔族手中收回来,不过魔族也正渐渐的失去对通天行省的掌控能力,龙胆军团不断派出骑兵队伍袭扰,将魔族一步步的从通天行省边缘的州郡中退兵,一路上,林沐雨看到帝国战旗和魔族旗帜交织丛杂在一起,这里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着一场场的小规模厮杀,而最后的结果必然是魔族尽数退入通天峡中。

        时值正午的时候,身临通天城上空!

        这座城池是通天行省的行省中心,而通天行省是仅次于岭冬行省的贫穷行省,通天城原本的居民大约三十万人,而如今却已经不足十万人,而且是被魔族奴役的十万人,林沐雨凌空飞翔,通天城内的一切清晰了然,一队队甲魔军队提着阔斧、长矛耀武扬威而过,押送着一群群的人类工匠,义和国至少虚伪的打出了众生平等的口号,而魔族则是完全的野蛮镇压,也难怪魔族会一天天的衰落下去。

        “桀桀……”

        忽地,头顶的云层中一个个尖利的声音传来,是翼人部队!在通天行省的上空有数不尽的翼人军队在斥候着,将龙胆营派出侦查的信鸟尽数射杀,所以龙胆营对通天城内的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

        大约七八十名翼人一起飞了过来,口中发出尖利的鸣叫,翼人一样是扁毛畜牲,不会说人话,更不懂得看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居然有人类没有翅膀却能跟自己一样飞行,他们不知道,这就是人类修炼者中的极致化境——神!

        乱箭射来,翼人的第一重攻击方式就是射箭!

        林沐雨不禁一笑,心底杀气腾腾,忽然猛然张开双臂,顿时空间仿佛凝固了一般,一道道金色圆球出现在空中,是空间法则的神力,更是神的领域威压,一时间所有的箭矢都无法再飞行,无形的力场化为一道金光以林沐雨为核心波荡开来,席卷四方!

        “蓬蓬蓬……”

        几乎不用林沐雨亲自动手,七十八名翼人的身躯全部在空中被神级领域威压给碾碎、爆炸成一堆血肉,纷纷落下。

        一堆堆翼人尸体坠落向城池中去,林沐雨也不想惹出什么麻烦,脚踏虚空,“波”的一声离开原地,化为一道流星坠向北方而去。

        ……

        “啪啪啪……”

        当一堆堆翼人的尸骨落入通天城之中的时候,一群甲魔吓得肝胆俱裂,一个个对着空中挥舞战斧,怒吼道:“钢巴雷,思古沙!”

        可惜,他们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对手,那根本就是这群甲魔无法触及的力量。

        对他们而言,如今的林沐雨实在是太强了,神一般的存在,根本不屑与这群蝼蚁交锋。

        而看到翼人的尸体纷纷落下之后,一群被奴役的人类却都露出了笑容,一个被锁住脖颈与双手的老人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该死的魔族,你们迟早会遭到报应的,等着吧,岭冬行省的帝**一定会光复通天城的,那一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你给我闭嘴!”

        一名高等魔族策马而过,扬起皮鞭就重重的抽打下来,顿时老人背后已然皮开肉绽起来,惨哼一声跪倒在地,无法再动弹了。

        这名年轻的高等魔族看着地面上一堆堆的翼人尸体,冷冷道:“人类居然从空中发起了进攻,一定是他们驯养了飞行的猛禽,哼……来人,立刻去神都报信,申请调派两头巨型飞蛇来守御通天行省的空中领域,我们不能就这么将通天行省拱手让给那些卑劣的人类!”

        “是,大人!”

        一骑快马疾驰出城,直奔北方而去。

        ……

        行省北方边缘,通天行省与通天峡的交界处,一道湛蓝色天幕冲天而起,上达天穹,下至火狱,将中土大陆与通天峡相隔成为了两个世界,这道天幕被魔族称为“世界之壁”,其作用可想而知,若不是这道世界之壁的存在,恐怕人类的斥候也不至于对神都一无所知了。

        “刷!”

        林沐雨飘然落地,伏在大道外的草丛之中,相距近五里地,但一双眼睛镀上了金色光辉之后,目力瞬间提升十倍,五里外的一切尽数洞察于双眸之中,在那里,一群甲魔正在运送着一车车的铠甲、盾牌、兵刃进入通天峡之中。

        最前方,一名高等魔族提着长剑,神色非常平静,来到天幕的前方之后,缓缓抬起手臂,举起一块火红色的符印,大声道:“世界之壁,开门!”

        “咻咻咻……”

        随着他的前行,世界之壁竟然像是帘帐一般的被挑开了一个口子,露出里面山清水秀的一幕,这名高等魔族就那么举起手臂,目送甲魔们运送货物进入通天峡之中。

        “那是什么东西?”

        林沐雨皱了皱眉头,火红色的石头雕刻成的虎符吗?这个东西产生了一种淡淡的能量,居然能克制住天幕的能量,不简单!

        不过,林沐雨并不打算偷一块这种火红色的符印来进入天幕,而是打算挑战天幕!

        ……

        纵身一跃,贴近地面飞行数十里外一处毫无人烟的地方。

        林沐雨缓缓走近天幕,伸出手掌触摸世界之壁,顿时一股凛冽的能量“哧哧”的灼烧着手掌,如果不是神力护体,恐怕右手就要报销了。

        “哼。”

        他猛然手掌张开,至尊神力涌动,对着世界之壁就是一掌!

        “嗡……”

        一道能量波荡开来,整个天幕与大地都仿佛在颤抖着,但林沐雨这一掌并不能洞穿世界之壁,而只能使其颤抖而已,反倒是天幕上的能量纷纷汇聚而来,骤然一次反击将林沐雨震得连退数十步。

        体内气血一阵紊乱,林沐雨禁不住的兴奋起来:“好强的力量,有意思!”

        “当!”

        星辰剑出鞘,金色光辉镀上双眸,一时间身周光芒冲天而起,一道道金色斗旋萦绕在身周,神力贯注下,星辰剑光芒四射,林沐雨卯足了力量,对着天幕就是重重一剑劈落下去——五曜八荒灭!

        “嘭!”

        天地兀自颤抖着,这一剑威力太强,将林沐雨脚下的数十米地面尽数撕碎成深坑,仿佛一场风暴从这里爆发开来一般,而天幕嗡嗡的铮鸣、颤抖,已然产生了一丝丝的裂缝,哼,果然,这天幕的能量也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可以击碎!

        林沐雨卯足劲,浩然低喝一声,一道道星力汇聚在长剑之上,最强一击来了——七曜星辰变!

        “嘭!”

        力量尚未完全从剑刃上吐出,那天幕就已经开始自行崩碎了,当七曜星辰变的无数星辰从天而降砸落下来的时候,顿时这可怜的天幕像是筛子一般被砸穿出无数个洞孔,数十里内的天幕受到了连锁反应纷纷爆裂开来,小半个通天峡已经呈现在眼里。

        而破碎天幕的边缘,一道道次风力量在灼烧、闪烁着,林沐雨一剑劈开了五十里长的大洞,一时半刻魔族肯定是修复不了的了。

        体内忽地传来一阵虚弱感,终究七曜星辰变的反噬力量太强,就算是林沐雨身拥至尊之格的强大灵魄力量也无法完全免疫,好在这虚弱感并不严重,只是折损了一半的修为,而在十分钟内大约也就能自行恢复了。

        “刷!”

        闪电般冲进了通天峡之中,林沐雨的心底欢悦起来,看着通天峡里的一切,禁不住心中暗暗的念叨:“小汐,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