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商业天赋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商业天赋

    作品:《炼神领域

        readx;

        三天后,冬霜城reads;。 (

        这座用黑色砖墙垒砌起来的城池一扫往日的死气,城池上空飘扬着龙胆军团和帝国的旗帜,当林沐雨身披金色披风出现在城的时候,城上不计其数的士兵纷纷扬起兵刃大声喝彩着,战鼓争鸣,齐声庆贺,林沐雨的归来,对龙胆营来说就是一次新生。

        “嘎嘎……”

        铁索绞动的声音中,铁门缓缓升起,卫仇恭敬笑道:“殿,进城吧,城内的兄弟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宴了。”

        “好。”一说到吃的,林沐雨的五脏庙顿时就欢悦起来,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神,按理说神这种无上的存在都是吸食天地雨露就可以,但自己每天少了一顿就感觉饿得慌,这实在是一件让人有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林沐雨高举铁拳,顿时神力汇聚,一道金色光芒氤氲在拳头周围,保持着这个姿态缓缓策马进城,顿时城内外的士兵更加疯狂了,林沐雨在他们的心目中原本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但如今,林沐雨已经是货真价实的神了,他就是龙胆营二十万大军的信仰!

        一支军队需要这样的狂热,林沐雨始终坚信不疑,否则军心就是散的了。

        进入城池之后,风溪白隐迎了上前,齐齐跪:“参见秦王殿。”

        heiyaпge一章节已更新

        “起来。”

        林沐雨微微一笑:“走,带我去晚宴吧。”

        “是!”

        众人缓缓在冬霜城的城池大道上行进着,两侧的民居外也出现了一片片的帝国平民,一个个或带着疑惑,或带着期许的表情看着林沐雨,许多人都知道,林沐雨的到来将会为这片大地带来生机,而城池中的平民里有不少都是被魔族奴役过的,他们知道眼前这个俊逸的年轻殿就是在屠魔谷灭掉雷冲军团的林沐雨,自然也就把林沐雨当成岭冬行省的神了。

        卫仇在旁道:“冬霜城屡次三番遭受战乱,如今只有不到二十万的人口,与龙胆营的兵力差不多,所以我们大部分的衣物吃的都是从苍南行省岭南行省运送过来的,但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冬霜城的城池还算是比较开阔,容纳百万人居住应当不是问题reads;。”

        “放心吧,人口会起来的。”林沐雨微微一笑:“你要对我有信心。”卫仇哈哈一笑:“那是自然!”

        这时,众人已经来到了城主府前方,这城主府一样备受战乱,墙壁上满是刀砍斧劈的痕迹,作为当初抵挡魔族入侵的第一镇,这座冬霜城对帝国来说就像是被一个遗弃的孩子一般,而如今,林沐雨就要在这里一雪人类的耻辱了。

        司徒雪仰头看着城主府,道:“这座府邸已经败落许久,内里的装饰布局也根本不足以当殿的秦王府,甚至就连当卫国公的府邸都显得寒碜,大人,我们是否要重新修缮这座未来的秦王府?”

        “不急。”

        林沐雨一摆手,道:“等我们有钱了再说。”

        “是,属明白了。”

        ……

        府邸内果然已经设宴了,虽然府邸比较简陋,但酒宴的档次却不低,各种飞禽走兽的肉食都有,龙胆营里有卫仇这个天生猎手,想吃野味肯定是非常方便的了。

        众人各自坐,林沐雨一来,大家都有了主心骨,顿时有种在家里的感觉,司徒森司徒雪风溪等人都是父母不在的人,龙胆营几乎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一切,归属感满满。

        “殿,请用膳。”一名美丽侍女端上了托盘,里面三个金簋,金色的餐具,这是王侯的待遇。

        林沐雨看了一眼,三个金簋里分别装着云鹿肉清炖蛇肉白煮鱼,一点素的都不带,十分的实在,简直太让人喜欢了,他不禁笑道:“没有想到到了冬霜城,伙食标准倒是没有降低。”

        司徒雪浅浅笑道:“岭冬行省虽然贫瘠,但超过七成的面积都是山林地带,飞禽走兽云集,北有千里青山,南有物资丰富的铜盔山,卫国公经常带我们一起去狩猎,吃食肯定是不会匮乏的,哼哼,若不是那些偷矿者屡屡惊扰,铜盔山里的猎物会更多。”

        “偷矿者?”

        林沐雨一愣:“偷矿者是什么意思?”

        卫仇抱拳道:“殿有所不知,冬霜城东南五十里外就有一座连绵数百里的山脉,叫做铜盔山,三年前有人发现铜盔山里有非常丰富的矿藏,金矿银矿铁矿铜矿都有,所以……不少来自云中行省苍南行省凌空行省的不法商人进入铜盔山,私自开矿,我们屡禁不止,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矿藏量怎么样?”林沐雨心头一动,问道。

        卫仇道:“非常丰富,人人都说苍南行省的矿产丰沃,但属去勘察过铜盔山,三百里铜盔山的矿藏足足比得上整个苍南行省,可惜我们的人力不足,只能派出数千人去采矿,倒是便宜了那些混账偷矿者了!”

        “这是好事啊。”林沐雨眯眼笑道。

        “啊?”卫仇一愣:“这……这怎么能算是好事呢?这些不法商人可是在发掘殿您封地里的资源啊。”

        “我知道,但铜盔山三百里,他们挖得完吗?”

        林沐雨微微一笑:“既然我们人力不足,那就借助于这些商人好了,让他们帮助我们挖掘,帮助我们繁荣岭冬行省的冶铁商业与贸易。”

        “这……这怎么说?”司徒森也一脸茫然了。

        林沐雨笑着解释道:“我们可以拟写一道岭冬行省的法令,欢迎任何做矿产生意的人进入铜盔山发掘矿物,但根据法典,他们采矿所得的七成必须缴纳给冬霜城!你们想,他们就算是只得了三成,但还是赚的,这些商人进入铜盔山挖矿,肯定要雇佣大量的人力,这样能为冬霜城吸引人口,而这些商人也需要生活,他们会在冬霜城大肆新建豪宅,来往的人多了,酒楼布点米店的生意也会慢慢的好起来,在冬霜城定居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单凭一个铜盔山矿脉,我们就能让冬霜城繁荣起来,更重要的是,商人交给我们的矿物,我们可以冶铁铸兵,不但龙胆营的装备能自已自足,甚至还能做兵刃铠甲的生意,一本万利啊reads;!”

        卫仇司徒森司徒雪风溪等人听得目瞪口呆,谁也没有想到林沐雨除了在修炼方面有卓然的天资之外,居然还是个经商的好手,诚然,大家都想着能保护好属地内的矿藏,但却都没有林沐雨这样的经营手腕。

        “铜盔山里的飞禽走兽多吗?”林沐雨又问。

        “还可以。”司徒雪道:“铜盔山非常接近冬霜城,所以没有太多的高等灵兽,只有一些虎狼之类的猛兽罢了,要不是这些虎狼,恐怕偷矿的人会越发的猖獗。”

        林沐雨笑道:“组织龙胆营的卫队上山,剿灭那些野兽,给商人一个安全的采矿环境,我们要对外界有一个绝对安全的允诺,另外,派出十万龙胆营兵力在铜盔山周围设置临时营地,禁止私采矿物,想要进山采矿就必须与冬霜城签订协议,不交出七成所得的人,依律惩处!”

        “是,属明白了。”

        卫仇一脸笑意,道:“明天属就会将相关文书派发到岭冬行省境内各处。”

        “不,不只是岭冬行省,要昭告天这条法令,吸引全天的矿产商人来岭冬行省采矿。”

        “是,属知道了!”

        ……

        深夜,酒宴散了,卫仇司徒森等人去筹办新法令的事情去了,而秦子陵则带着一群工匠在白隐的带领去新居处去了,所幸冬霜城里空闲的住所还很多,安排这群人并不难。

        府邸深处的不出的平和,一双眸子缓缓镀上了金色,神力不断的向着四周波荡开来,他闭上了眼睛,用心去感受四周的一切,这一瞬,意海中的那枚稚嫩的至尊之格忽然光芒璀璨起来,一道意念随着林沐雨的心意直冲云霄,洞穿了位面的法则,直达与凡界迥然不同的天界!

        他努力的寻找,寻找那熟悉的气息。

        终于,近半个时辰之后,在天界的某个角落里,林沐雨忽然找到了,禁不住的狂喜不已reads;。

        与此同时,天界中的幻境之池里也产生了些许的波荡。

        幻境之池不远处,一名手持佩刀的神王强者不禁一愣,道:“有人……凡界有人想闯天界了,快……快去叫魔帝陛!”

        “是!”一名神尊飞身而去。

        但就在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幻境之池的空中传来:“不必了,我已经在这里,你们都让开,这不是有人在闯天池,而是有人在找我。”

        “是,魔帝!”天池旁,一群神尊神王纷纷单膝跪。

        七曜魔帝一身素衣缓缓落,举起双臂,缓缓的分开了天池的池水,顿时一道灵力“刷”的浮现在天池上方,缓缓凝聚为林沐雨的身形,林沐雨以至尊之格凡人之躯觐见天界之神,这倒是十分难得一见的一幕。

        “阿雨,你这臭小子,让我担心了许久!”魔帝责怪的笑道。

        林沐雨茫然看着四周,道:“这……这里就是天界?”

        “没错,你小子什么时候飞升啊,大哥在这里等着你呢!”

        “哦,我不是为了飞升。”林沐雨道:“我是想问魔帝一件事。”

        “你是想问秦茵的落吧?”

        “大哥你知道啦?”

        “哼,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不必问了。”七曜魔帝拂袖道:“秦茵拥有一枚天命主神之格,她是天地间光系法则的主宰,但却在人界被杀,主神之格无处凝聚而华为亿万灵华散落三界之中,换言之,她是魂飞魄散了,如今秦茵的灵格已经遁入六道轮回之中,阿雨,三界自有法则,你根本无法僭越,只能等着秦茵轮回之后,苏醒了记忆自己去找你,这件事,大哥真的也束手无策。”

        “这样啊……那我还有一件事。”

        “臭小子,我以为你来找我聊天,你这是来讨债啊!”七曜魔帝微微怒道,一脸的不爽。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