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三十章 被神给抱了
  • 第六百三十章 被神给抱了

    作品:《炼神领域

        “嗡!”

        身体化为一道光束,像是流星一般的穿越过无数星辰,秦茵再也看不清切任何事物,只能听到耳边传来野兽的吼叫声,鱼儿游水的波动声,苍鹰展翅的拍打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前方出现了浓浓的迷雾,当穿透迷雾之后,大地之上赫然是无数动物正在那里吼叫声,而秦茵化身的光束“嗖”的一声射入了一只青色鸟儿的身体之中。

        “轰!”

        脑域意海仿佛即将爆炸了一般,当秦茵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一片黑暗,她试图着用手掌去触摸前方,但似乎自己没有了手掌,取而代之的是一对稚嫩的肉翼,尖尖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啄击前方的硬壳,啪的一声,一束光明投射进来,她这一刻明白了,所谓畜生道,自己已经投胎成了一只鸟儿了。

        “咕咕……咕咕……”

        蛋壳外,一只巨大的鸟儿就在前方,用充满慈爱的目光看着她,是青鹄,一种擅长空中搏杀的鸟儿,一只成年青鹄甚至能够杀掉比自己体型更大的苍鹰,在空中,除了龙之外,青鹄算是鸟类之中的霸主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嘶嘶”的声音,赫然是一条浑身花斑的巨蟒,是花砣铁蟒,一种剧毒类的蟒蛇,丛林霸主之一。

        “桀桀……”

        青鹄妈妈大声的尖叫着,用翅膀用力抽打,用嘴巴用力啄击花砣铁蟒,但花砣铁蟒的鳞片十分坚厚,并且这是一条3400多年的花砣铁蟒,已经成为灵兽之一了,而青鹄妈妈则没有任何修为,显然不是对手!

        “嘶嘶……”

        花砣铁蟒猛然一口咬住了青鹄妈妈的腿部,连拖带拽的用身躯将其勒住,顿时青鹄妈妈惨叫不绝,临死前看向小青鹄的目光中充满了眷念与悲悯。

        秦茵呜呜的叫了声,最后的记忆与意识随着青鹄妈妈的死亡而消失,这一刻,她再次忘记了自己是谁,只知道,自己是一只鸟儿。

        “嘶嘶……”

        花砣铁蟒三两下吞掉了青鹄妈妈,游动着巨大的身躯逼近而来。

        小青鹄挣扎着出了蛋壳,却无能为力,只能惊恐的看着这条庞然大物。

        “嗖!”

        箭矢翎羽的破风尖啸声掠过,只见一枚箭矢直接洞穿了花砣铁蟒的脑颅,顿时这个大家伙闷哼一声就从大树上滑落下去,直接掉在了一群人的前方,而这群人都身穿着军装,军装外套着甲胄,领口处一枚枚金星十分闪耀。

        其中一人翻身下马,踹了一脚花砣铁蟒的尸体,笑道:“卫国公的箭术果然天下一绝,这三千多年的灵兽竟经不起大人的一击。”

        “哈哈哈……”骑乘战马的正是卫仇,他收起了噬魔弓,道:“没有想到岭冬行省这苦寒之地里居然还有这种剧毒蟒蛇,回营之后传令灵火司里每天取水的人小心点,别被蟒蛇袭击了,这种三千多年的灵兽蟒蛇可是吃人的。”

        “是。”

        这时,一旁的司徒森抬头看向了树丫上,道:“卫国公,你看树上似乎还有雏鸟。”

        “哦?森将军去取下来吧。”

        “好,那你可得请我喝酒。”

        “呸,让你端个鸟窝你都要蹭一顿饭,我真瞧不起你。”

        “哈哈。”

        司徒森纵身跃上了树干,捧起了鸟巢,看着这只稚嫩的青葫,笑道:“是一只刚刚出生的青鹄,怎么办,晚上炖了吧?有点不够吃啊……”

        司徒雪不禁笑道:“哥,你够了!快点把青鹄拿下来,这青鹄可是难得一见的鸟类,飞行速度快,攻击性强,只要训练好了,不但能充当送羽书的信鸟,还能充当截杀信鸟的猛禽呢。”

        “怎么,妹妹你要养它不成?”

        司徒森纵身跃下,将鸟巢递给了司徒雪。

        “啧啧,你看多可爱啊!”司徒雪逗弄着小鸟儿,笑道:“卫国公,这只青鹄就送给我吧,我想养它。”

        卫仇一摆手:“雪将军想养便养吧,反正你说了算,你想养我也没法拦着,反正自从雨统领在血红之渊沉睡之后,你们兄妹俩就已经无法无天了,你们别养一头长毛象在营地里便是。”

        “哈哈,瞧你说的,长毛象食量大,我们也喂不起啊!”

        “嘿,回去吧,今天的狩猎到此为止,看来钢铁护墙外五十里地也没有魔族的踪迹,浅风已经打定主意蛰伏不出了。”

        “嗯,那孙子,哼……”

        卫仇翻身上马,拉住缰绳,一回身便看向了西南的血红之渊方向,禁不住的一声叹息,道:“也不知道大人他……他什么时候会醒来,如果大人醒来了,我们便可以发动反攻了。”

        “是啊,我的星辰诀修炼止步不前,都没人给我指点了……”

        卫仇固然已经算得上是当世名将之一了,但他始终不敢轻敌冒进,二十万龙胆营配备精良的魔晶炮也不敢进入通天行省半步,唯一的原因就是忌惮诡计多端的浅风、魔皇等,卫仇在浅风这样的真正统帅面前,终究还是缺了一点自信,否则恐怕早就进攻了。

        ……

        六月的天气,略显闷热,兰雁城却愈发的繁盛,一车车珍稀的矿物、布料等正被运送入城,马车上插着紫茵花商会的旗帜,十分显眼,而金小棠亲自带着一群守卫来到了城门口迎接,这批物资对紫茵花商会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林沐雨沉睡了四年,也就没有人给紫茵花商会提供上等的兵刃、药剂、器胚了,以至于凡事都需要金小棠一力承担起来,小棠没有修武,四年过去,已经从当初那个初长成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颇具风韵的大家闺秀了,身穿一袭火红色的石榴裙,亭亭玉立的样子,宛若兰雁城南门外的一道美丽风景线。

        也就在这时,一列骑兵从南方的官道上疾驰而来,执旗尉举着一面岭南夕阳城的旗帜,赫然是来自岭南的人马。

        金小棠皱眉道:“岭南又来人了吗?我记得上次信王殿下刚走不久。”

        一旁的侍卫道:“小棠小姐,岭南是帝国半壁江山,与岭北来往密切也是常理嘛……不过您看,那个……那个身披金色披风的人,好像是王爵,是风统领亲自来了啊!”

        “哦?”

        金小棠眯着眼睛,笑道:“那还等什么,过去迎接啊,把信王殿下伺候好了,岭南的粮食与食品进货价格至少降低两成!”

        “好嘞,我们这就过去!”

        紫茵花商会是属于林沐雨的产业,风继行自然跟金小棠也熟稔,当金小棠迎上前的时候,风继行不禁一笑:“哟,是小棠小姐啊!”

        “民女参见信王殿下。”

        “客气什么,不必多礼,我这次可是给你带来一个大惊喜的。”

        “哦,什么大惊喜?”金小棠笑盈盈道:“莫非是一亿斤岭南的优质米粮?”

        “不,是活人?”

        “活人?”金小棠一脸不解。

        这时,一人策马从队伍尾部疾驰而来,问道:“风大哥,队伍怎么停了?”

        当他身穿白袍御林衣甲出现在金小棠身前的时候,金小棠顿时愣住了,泪水夺眶而出,冲上前就扑在了林沐雨的怀里,小丫头力气真大,直接把林沐雨从战马上扑了下来,不过好在他是一位神,脚下衍生出一道道金光,竟让他抱着金小棠立于半空中,披风缓缓飞扬,俊逸至极。

        “哟,这是谁家的大姑娘啊?”林沐雨笑道。

        金小棠哭着挥舞粉拳拍打着他的胸口:“阿雨哥哥,你一走就那么久,许多人传闻说你已经死在岭南了,小棠去血红之渊看过你一次,却没有找到你,你……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林沐雨亦知道金小棠这四年来一定撑得非常辛苦,心疼的抚着她的长发,道:“喏,这不是回来了吗?我有些事情必须要做,所以不能提前回来,小棠别怪我。”

        “嗯,不怪不怪……”

        金小棠擦拭了一下泪水,这才发现自己被林沐雨搂着腰肢,就这么立于半空中,顿时被吓了一跳:“我们……我们在飞?”

        “是啊,很奇怪吗?”

        林沐雨微微一笑,缓缓落地。

        风继行道:“小棠小姐,阿雨如今……是一位神境修为的人,是货真价实的神啊!”

        “啊?”

        金小棠不禁俏脸一红:“那我岂不是被一位神给搂了……”

        林沐雨:“……”

        风继行:“……”

        ……

        午后的灵药司十分宁静,一群炼药师在炼药堂里忙碌着,另外一些职员则在分类保存着炼制好的药剂,楚瑶一袭灵药司大执事的长袍,正在点算着装满药剂箱子的数目,这些药剂都是要送往帝国各大军团的金疮药,马虎不得。

        “刷!”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烈焰灼热的感觉,楚瑶下意识的一旋身,食指轻轻一翻,顿时一束星光从天而降,坠落下她所指向的来袭者位置。

        “嗡……”

        一道金色神力护盾出现,硬生生的将这一击摘星指的指力给弹射开来,毫发无损,金色光芒散开之后,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看着楚瑶。

        “楚瑶姐。”

        “阿雨……”楚瑶娇躯一颤,竟说不出话来。

        林沐雨走上前,用力的将她拥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