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天心草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天心草

    作品:《炼神领域

        近晌午时,烈日高悬在血红之渊上空。○

        山间,一支人马缓缓而行,一行人有的身穿甲胄,有的却身穿锦衣,但每个人胯下均有一头骏马,帝国连续战争近十年之久,马匹早就成了稀罕物,而这种十分雄骏的马匹更是稀有,这行人显然非富即贵,一共二十多人的样子,在山中迤逦而行。

        人群中,一个腰间悬挂浮现神文光泽佩剑的武者捋着胡须,眼中精光暗藏,显然修为不低。此人名叫北齐弘,百岭城北齐府的家臣之一,天境第一重天修为,腰间悬挂的天书器胚足以证明他的身份。

        北齐弘的一旁,则是一位大约七十岁上下的老者,虽然老迈,但脸上神光饱满,想必平日里保养得极好。黄元,岭南行省第一炼药师,拥有药王的称号,据说他在不久之前炼制出了9级药剂,而这次,北齐府派出一行人保护他进入血红之渊也正是为了寻找稀奇的草药。

        “药王大人。”

        北齐弘恭敬笑道:“这次若是能找到长寿草为北齐鹰老爷子炼制出益寿药剂的话,那可是大功一件,说不定老爷子一开心了,马上赐你一个州郡太守当当呢!”

        黄元不禁哈哈大笑:“能不能找到就要看机缘了,不过北齐鹰老爷子吉人天相,我想一定能找到长寿草为他延年益寿的。”

        北齐弘点头:“嗯,若是如此,老爷子也就不必每每用生命法则天书来延续寿命了,那可是有违天道的啊!”

        “是啊。”

        北齐府,在百岭城旧址之中逼死了唐澜,但这件事却始终隐瞒了世人,目睹那场劫难的百姓多半都已经死在了唐小汐的血爪之下了,而在帝国重建之后,北齐府马上选择了向风继行效忠,而风继行也需要有人坐镇岭南行省,所以封了北齐府家主北齐鹰一个岭南行省执政长的名衔,命令他重建百岭城,若不是北齐府在,恐怕百岭城也难有今天的规模,早就是一座死城了。

        只是,风继行放任北齐府治理百岭城,倒是让北齐府愈发的恣意轻狂,北齐府下成立了天书盟,私自买卖天书器胚、欺上瞒下,天知道干出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而风继行并非不知,只是四处都在平乱,暂时腾不出手来解决北齐府罢了。

        ……

        山路崎岖,众人正行走间,忽地远远的看到一个女孩一瘸一拐的走在山路上,双足已经血肉模糊一片,但小脸蛋上却满是倔强,依旧一步一步的走下山,手中持着半截竹竿,脸上还挂着泪光,想必是摔倒了痛极而哭。

        “山间居然有个女童?”北齐弘远远看去,不禁皱了起眉头。

        而黄元则目光一寒,眯眼看着女孩腰间悬挂的布兜,道:“北齐弘大人,这女孩腰间悬挂的草药我似乎在药典上见过。”

        “哦,什么稀奇草药?”

        “是天心草,10级药草!”

        “什么!?”北齐弘一怔:“怎么可能,一个区区女孩的身上怎么会有天心草?”

        “谁知道呢,这血红之渊里残留着秦茵的神力,或许正是这神力孕育出了许多珍奇的草药,否则你以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对血红之渊趋之若鹜?”

        “怎么办,这天心草,取或是不取?”北齐弘冷冷道。

        黄元的脸上满是贪婪,道:“天心草是天下至宝,我们不取,自有他人来取,这女孩不过是乡野女子,根本不配拥有天心草,北齐弘大人,这天心草生长于血红之渊中,而血红之渊又是百岭城的境内,整个百岭城都是北齐府的,这天心草自然也是北齐府的,我们不过是取回自己的东西而已。”

        “哈哈,如此甚好。”

        北齐弘立刻策马冲上前去,遥遥的伸手一指,道:“嗨,那女孩给我站住。”

        李梦叶原本已经开始向荆棘地里去夺了,但还是没有躲过这群人眼睛,呆呆的站在原地,她看得出来北齐弘是一个当官的,他领口的两颗星帝国徽章可不是假的,便恭敬道:“大人,您……您叫我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你叫什么名字?”

        “李梦叶。”

        “你腰间的草药是从哪儿偷的?”

        “不是偷!”李梦叶争辩道:“这是我在山间采的,不是偷!”

        “还敢说不是偷的!”北齐弘目光狰狞,道:“这座山是百岭城的,我是百岭城的守将,这座山就是我的,你在我的山上采药还敢说没偷?拿来!”

        “不……”李梦叶虽然小,但也知道这株草药肯定值钱,捂着天心草道:“这是爷爷和娘亲的治病钱,你不能拿走!”

        “放肆!”

        北齐弘猛然扬起马鞭,隔空就是一下!

        “啪!”

        李梦叶的脖颈间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渗出,但她居然一声不吭的承受着这样的剧痛,双手护着天心草就跑向了一旁的草丛里。

        “还敢逃?”

        北齐弘拔出钢剑来,已然动了杀机,策马就追了过去,李梦叶赤足走路,哪儿走得过战马,转眼之间就已经被追上。

        “找死!”

        钢剑从天而降,直劈向李梦叶的后背,这一剑只要劈下去,李梦叶几乎是必死的。

        就在钢剑落下之时,远方一道黑影掠至!

        “当!”

        钢剑直接被震开,而那黑影“嗖”一声刺入北齐弘身后的岩石之中,嗡嗡铮鸣,赫然是一柄连鞘的长剑,根本就没有拔出,或许,也根本就拔不出来。

        “啊……”

        李梦叶吓得脸蛋苍白,转身看去,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是身上裹着兽皮的林沐雨,他已经将锈迹斑斑的铠甲给脱掉了,换上一条新猎杀掉的兽皮裹着。

        “仙人!仙人救我……”女孩大声呼救。

        “仙人?”

        北齐弘不禁失笑:“什么狗屁仙人,不过是一个穷逼猎户小子罢了!”

        他策马而来,声势惊人。

        林沐雨迎面直上,鼓荡着双臂中的真气,就在北齐弘一剑落下的时候身形急旋避开攻击,手臂摆动,巧妙的柔劲重重轰在了北齐弘的后背上!

        “嘭!”

        北齐弘一声惨哼,只痛不伤,林沐雨此时的真气力量最多也就地境第三重天的强度,很难打伤北齐弘这样的天境强者。

        但林沐雨顺势精致飞奔而过,一手抓住星辰剑,将其连鞘从石头里拔出,纵身一跃,在北齐弘尚未转身的时候便是重重一击轰在他的肩膀上!

        “轰!”

        星力迸溅开来,林沐雨的至尊神力被遗忘了,但星辰诀的锋芒依旧还在,剑刃隔着剑鞘透出的力量依旧让北齐弘吃不消,呜哇一口鲜血吐出。

        “你到底是谁?”

        北齐弘狼狈不堪的策马后退,怒吼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打我?”

        ……

        林沐雨没有搭理他,只是望向了李梦叶,问:“怎么了?”

        李梦叶委屈兮兮的说:“他们想抢我的草药,喏……”

        林沐雨却浑身一颤,那草药十分眼熟,赫然就是传说中的天心草啊,难怪这人想杀掉李梦叶,原来是珍贵的天心草!

        “仙人,你知道这是什么草药吗?”

        “是天心草。”林沐雨淡淡道:“是能够起死回生的草药,也是我正在找的草药。”

        “啊?”李梦叶笑了笑:“仙人,你找天心草,是为了救人吗?”

        “是。”

        “救谁?”

        “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

        “她是谁?”

        “我……我不知道……”林沐雨再度陷入迷茫之中。

        “那么,这株天心草就送给你了。”李梦叶的小脸蛋上满是灿烂笑容,天真无邪的她根本想不到这天心草的价值,足足能养活她一家人数万年之久!

        ……

        “你们聊完了没有?”北齐弘一脸的恼怒,道:“聊完了,是不是该我动手了?”

        这时,十几个北齐府护卫已经齐齐的出现在北齐弘身后了,他冷冷笑道:“连你这种渣滓都好意思自称仙人,真是有意思,那小妞,老子就送你和你的仙人一起下地狱去!来人,放箭!”

        十几个护卫的箭矢齐齐射杀而来。

        林沐雨急忙护住身后的李梦叶,星辰剑连鞘舞动格挡箭矢,一边大声道:“快走啊,等着一起被射成刺猬吗?”

        李梦叶一脸惊慌:“哦!”

        她抱着怀里的天心草就直奔田野中而去,那里到处都是山岩,不适合战马行进,倒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孩。

        林沐雨飞速后退,几个纵跃之后就消失在了山间,尾随李梦叶而去了。

        ……

        “可恶!混账!”

        看着到手的天心草没了,北齐弘愤怒不已,低喝道:“来人,书写羽书回百岭城,请樊云大师过来,助我们杀掉这小子。”

        “是!”

        身后,黄元缓缓走近,目光中透着淡淡精光,道:“且慢,北齐弘大人,难道您没有发现这个人非常奇特吗?”

        “有什么奇特的?”

        “他的剑刃,并未出鞘,但力量十分浑厚,此外,他的相貌像极了传说中的一个人,更重要的是,他的靴子……是五年前帝国统一铸造的统领级战靴,我记得非常清楚。”

        “药王大人,您是说……这小子难道是沉睡在血红之渊中的林沐雨?”北齐弘一愣,禁不住笑了:“这不可能,绝不可能,林沐雨再次沉睡之前施展出了神力,他可是一位神,如果真的是一位神的话,恐怕刚才在下早就被杀了。”

        “没错,正因为这样……”黄元眼中凶光大盛,道:“这证明林沐雨的力量被封印了,此时不杀他,更待何时?”

        “可是……林沐雨是风继行的兄弟,如果我们杀了林沐雨,风继行他……”

        “我们都不说,天下谁会知道我们杀了林沐雨?”

        “好,立刻去请樊云大师来!”

        “嗯!”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