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卫国公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卫国公

    作品:《炼神领域

        热门推荐:、 、 、 、 、 、 、

        六月十五日,兰雁城,复国大典。

        泽天殿外围正式开放给平民,以至于几乎人满为患,过十万的平民聚集在泽天殿广场外围等待封王大典。

        殿内,群臣一片沉默。

        王座空空,神器无人执掌,而风继行、秦岩这两位王也只是提着兵刃立于王阶下而已,项彧、甑亦凡、苏妤等人神色凝重,虽然说已经荡平了义和国反贼、击退了魔族,但秦茵已死,林沐雨、唐小汐下落不明,帝国版图一统,人心却没有一统,这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

        “准备好了吗,阿岩?”风继行低声问。

        “嗯。”秦岩有些紧张,紧握着佩剑的把柄,同时又把铠甲的链锁拉紧了一些。

        风继行微微一笑,道:“忠国公,我们出去吧,天下万民都已经等待许久了,由您来宣召,应该没有问题吧?”

        甑亦凡恭敬道:“信王殿下,这是老臣的荣幸。”

        “嗯,走吧阿岩。”

        风继行轻轻一撞秦岩的肩膀,与他并肩走出了大殿,目今天下,权位最高的人就是风继行和秦岩这两位王了,当然,真正的主宰确实沉睡在血红之渊中的林沐雨,风继行为信王、秦岩为忠王,而林沐雨的封号却是国号“秦王”,谁是真正默认的帝国主宰一眼便知。

        当风继行、秦岩披着金色斗篷走出大殿的时候,外面的人山人海顿时激荡起冲天的呼声,帝国平民饱受战争之苦,如今终于迎来了帝国的一统,终于赶走了残忍的魔族,这是他们期盼许久的结果。

        二王之后,项彧、罗昕、卫仇等人一一跟上,一群重臣全部来到大殿外的祭台上时,甑亦凡身披紫色长袍、手握金色圣诏来到了前方,扬起圣诏,将圣域力量蕴含在声音中传播出去,大声道:“奉天承德,帝君圣谕!”

        顿时,大殿外的上万御林军尽数下跪,而远方的平民也纷纷跪下。

        甑亦凡展开卷轴,声音极具穿透力的读道:“女帝秦茵殿下飞升修炼,特赐令三王代为治世,龙胆军团统领林沐雨,先帝义子、女帝义兄,战功卓著、名扬天下,册封为秦王,禁军统领风继行,剿灭岭南乱贼有功,册封为信王,镇守南境,御林军统领秦岩,乃是迹宁王秦徊之子,大秦血脉,收复天枢行省有功,册封为忠王,镇守北境,至此,秦王、信王、忠王三王治世,必当泽被苍生、广降甘霖!”

        风继行、秦岩一起跪下。

        女官上官静月走上前,手捧着王爵的剑印,一一赐予,风继行捧着王印,心底百味杂陈,如果可以选择,他倒是宁愿依旧当那个逍遥自在的禁军统领,可是如今秦茵离世,林沐雨也不在,如果他不站出来,大秦帝国必然会被他人所窃夺,至少,在秦茵、林沐雨归来之前,他要代为保管这个偌大的江山。

        秦岩的脸上略微有些激动,毕竟男人在世当建立一番功业,如今自己的名爵已经位极人臣,如果父亲和兄长在世,应该也会为自己如今的地位而感到骄傲吧?

        ……

        甑亦凡取过另一本圣诏,继续高声宣读着:“册封平南侯项彧为南国公,镇守明山行省,册封云中王苏牧云义子罗昕为北国公,镇守云中行省,册封龙胆军团副统领卫仇为卫国公,镇守岭冬行省,册封神侯甑亦凡为忠国公,镇守七海行省!”

        项彧、罗昕、卫仇纷纷跪下,上官静月再次赐予新的公爵剑印。

        甑亦凡顿了顿声音,再次高声道:“册封许剑韬为苍南侯,镇守苍南行省;册封百里沧为沧海侯,统领帝国水师;册封唐镇为镇西侯,统领镇**;尧渊依旧为靖海侯,镇守凌空行省;册封苏妤为熙宁侯,镇守天枢行省,诸位君侯必当尽心竭力,辅佐三王治世。”

        五人纷纷跪下,接受册封。

        三王、四公、五侯,从此铸就了大秦帝国新的统治格局,也正是这个格局让大秦帝国平静了十数年之久!

        ……

        随后,又册封了各部尚书、侍郎等,帝国上下焕然一新。

        夜晚,在泽天殿设宴,款待群臣。

        泽天殿依旧是昔日的模样,只是没有主人了,册封大典之后,风继行很快就要回夕阳城,操练兵马,镇守南境,而秦岩则要负责整个岭北八大行省的兵力调遣,卫仇身为卫国公,兼任龙胆营统领,他的任务最为繁重,前往岭冬行省,重建岭冬,抗衡、剿灭魔族。

        觥筹交错间,众人都喝多了。

        六月的天气已然十分炎热,一群大臣喝得东倒西歪,谁都知道,帝国没有帝王了,只有三王。

        卫国公卫仇握着撒掉一半酒的酒杯,来到了殿外,一屁股坐在石柱下,望着空中的明月,醉意上头,又想到秦茵的死,唐小汐的杳无音讯,林沐雨的心如死灰,不禁泪水滚滚而下,晋升为卫国公,他没有感受到荣宠,却唯有苦涩。

        “堂堂卫国公,躲在这里一个人哭,像是个什么样子?”

        身后传来风继行的声音,他的铠甲外披着王爵鎏金披风,手里则握着金爵,一屁股坐在卫仇身边,看向南方的方向,听着身后宫殿内乐师的奏乐,风继行禁不住心底萧瑟,眼圈一红,转过脸去抹掉眼泪,确实,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卫仇微微一笑:“信王,你怎么来了?”

        “你还是叫我风统领吧。”

        风继行仰头喝掉金爵内的极品茵花酿,道:“卫仇,虽然我们帝国现在拥有魔晶炮这种利器,但依旧不能小瞧了魔族,我想魔族的巨型飞蛇有多么恐怖你比谁都清楚,龙胆营孤军深入岭冬行省一点要小心,我们的计划只是固守防御,不要主动寻衅进攻,浅风这个人,小瞧不得。”

        “属下知道了,只不过龙胆营减员严重,恐怕难以独自迎战魔族。”

        “这你放心。”风继行笑道:“这个月里我就会从岭南的数十万精兵里抽选身经百战的士兵补充进龙胆营里,将龙胆营扩充到十万人编制,成为真正的第一兵团,此外,我和阿岩商量过了,再给你一个十万人的后备兵团,让你自己操练,岭冬行省所需的一切战略物资我们都会为你备足,从岭南、岭北络绎不绝的运送到岭冬行省。”

        “嗯,如此甚好。”

        风继行一拍他的肩膀,笑道:“卫仇,你那么年轻就能成为二十万大军的主帅,大有前途,把握好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吧。”

        卫仇却有些感伤,道:“我宁愿依旧当那个……在统领大人麾下听令行事的大将。”

        “人总要成长的,这是你的修行。”风继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阿雨归来之前,你就是他的化身,你应该明白的。”

        “我知道,我知道……”

        卫仇深吸一口气,问:“风统领,你身为信王殿下,马上就要前往镇守岭南了,但岭南之乱刚刚平复,您可有信心统治好岭南这片乱土?”

        “哈哈,你就放心吧。”风继行胸有成竹道:“三十万七海城精兵都在我的手中,足够镇守岭南了,何况七海城军团的这些统领之中不少人已经成为我的心腹,这一点你尽可放心。”

        “嗯,那就好。”

        正在这时,一名年轻将领握着酒杯走来,领口佩戴三颗金星,是一名统领将领,恭敬笑道:“信王殿下,您怎么出来了,兄弟们等你喝酒呢!”

        “马上就来。”风继行哈哈一笑,道:“卫仇,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小将军是七海城漳河军团统领陈冲之子陈筱离,自从陈冲统领战死之后就由他继任漳河军团统领,别看他年轻,可是一位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之才!”

        陈筱离看到卫仇之后,眼睛一亮,抱拳恭敬道:“末将陈筱离,参见卫国公!”

        “陈统领不必客气。”卫仇回敬了一个帝**礼,道:“信王殿下的麾下有这么年轻精干的将领,看来我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哈哈哈。”风继行道:“陈统领,你先回去喝酒,我跟卫仇再聊几句就来了。”

        “是,信王殿下您快点来呀。”

        “哈,去吧。”

        风继行转过身来,一张笑脸换上了凝重之色,道:“卫仇,你这次去岭冬行省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一下。”

        “哦,什么事?”

        “我们得到密报,说是有农夫在岭冬行省的田野中见过汐郡主的样子,她被囚禁在一个巨大水晶之中,昏迷不醒。”

        “什么,汐郡主!?”卫仇猛然站起身来,道:“这……这怎么可能,不是说汐郡主死了吗?”

        “现在看来,汐郡主并没有死。”风继行沉吟一声,道:“血红之渊中我已经感受不到阿雨的气息了,他应该是已经进入了沉睡的状态,这世上只有两个人能够唤醒阿雨,一个是茵殿下,但她已经不在了,另一个就是汐郡主,只要找到汐郡主,我们就能唤醒阿雨,汐郡主多半是在魔族那里,你多方打听一下。”

        “嗯,属下明白了!”

        风继行点点头,眼中射出一道精光,道:“我也很想问问唐小汐,她为什么会那么狠心杀死秦茵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