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一十五章 龙千林定计
  • 第六百一十五章 龙千林定计

    作品:《炼神领域

        时光飞梭,血红之渊内的烟云也消散了许多,熔浆化为岩石,地表的温度渐渐回复常温,唯有岩层上一个个烟雾升腾的火红洞口才让人们记住这里是血红之渊,是毁掉整个百岭城的深渊,而在这个血红之渊里到底发生了多少故事,却有很多传说。

        有人说,血红之渊里埋葬了帝国的女皇秦茵,还有郡主唐小汐。

        也有人说,秦茵并未死去,而是飞升了天界,至少风继行、秦岩等人是这个措辞,否则的话,秦茵死去的消息一旦流传开来,必定天下大乱。

        但也有人说,血红之渊里封禁着一位绝世强者,一个改变整个大陆历史的年轻强者,他的名字叫林沐雨,只不过再也没有人找到林沐雨在哪儿,唯一能找到的就是血红之渊的中心处,一座高达百米的岩山。

        有人说,林沐雨就自封于岩山之中,他在等待,等待着挚爱之人的归来。

        但这些似乎都只是传说,许多都是由好事者杜撰出来的,用来当做众人饭后谈资而已。

        烟云缭绕,巍峨的岩山耸立在血红之渊内,就像是一个奇观,没有人能理解为什么血红之渊里的灰尘为什么会积累在一起,聚集成山。

        岩山深处,一个年轻的身躯依旧单膝跪在那里,手中一柄星辰璀璨的利剑失去了掩藏了当初的光泽,转眼就是半年过去了,而林沐雨似乎也真正的融为山体的一部分了。

        ……

        帝国历7736年7月7日,风继行以釜底抽薪之计,围住夕阳城之后,将夕阳城以南的数十个郡县粮仓尽数攻占,兵围夕阳城四个月之久,终于,丁奚因为军粮不足而兵败,三十万夕阳城守军被歼灭近半,丁奚率领余部退出迅白行省,前往碎鼎界大陆最南方的明山行省。

        同月,卫仇统御龙胆营攻克凌空行省,项彧从百岭城起兵,帝**以鲸吞之势收复义和国岭南行省、凌空行省、迅白行省,将义和国的七成土地纳入囊中。

        丁奚、龙千林以二十万兵力节节败退,帝国势强,他们有心无力,退守明山行省,倚仗商阳城的城池坚固与粮草丰足继续与帝**队周旋。

        ……

        八月十二日,帝**队汇集于明山行省以北的平原之上,浩浩荡荡六十万大军,声势惊人。

        酷日当空,大军缓缓行进,绕过了一座座连绵的山峰,圣峰,洛岚的七界宫所在的部位,圣峰之间云雾缭绕,诚然像是仙居之所。

        卫仇遥遥的看着七界宫的方向,冷冷道:“洛岚老狗当初帮义和国攻下了兰雁城,大约也没有想到过会有今天,哼……不如我们围住七界宫,以百万雄兵斩杀洛岚。”

        “不必了。”

        风继行轻轻一挥手掌,道:“洛岚坏事做尽,这种恶神自有天收,我们连日赶路原本就已经士兵精疲力尽,再说了,圣峰的地形险要,不利于大军作战,反倒是七界宫的修炼者会占了大便宜,此时攻山实乃不智之举,哼……如果洛岚找死的话,他自然会下山来跟我们周旋,否则,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招惹他。”

        “是。”卫仇点点头。

        “血红之渊有新的情况了吗?”风继行问。

        “没有。”卫仇道:“岩山越来越厚,我们派去的人已经找不到雨统领了,转眼便是几个月过去,雨统领不吃不喝,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风继行一声叹息,缓缓策马道:“阿雨吉人天相,但愿他没事吧!再说了,阿雨身负伏羲神力,应当不会被饥饿折磨而死,何况……他现在已经是已经石化休眠的状态了,没有想到……堂堂帝国第一名将,居然就这么自封于血红之渊中。”

        卫仇喃喃道:“雨统领对茵殿下用情之深,恐怕不是我等能够体会的。”

        “是啊……”

        风继行看向大道上连绵不绝的大军,低声道:“传令官何在?”

        马蹄声由远及近,一名传令官恭敬道:“元帅,何事?”

        “传令项彧军主力,进入明山行省境内便开始寻找水源,另外,通知苏妤统领保证好粮食补给,商阳城坚固无比,秦毅老贼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这片江山,在商阳城下少不了一场持久战,我们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是!”

        风继行又看向了卫仇,问道:“魔晶炮准备得怎么样了?”

        “山高地远。”卫仇皱了皱眉头道:“魔晶炮又那么沉重,即使我们拆解开来也无法运送太多,随行而行的魔晶炮一共也只有十门,应当善用。”

        “知道了。”

        风继行深吸一口气:“能不能轰开商阳城的铁门,就看魔晶炮了,这都要看你,卫仇,阿雨不在的时候,龙胆营全靠你和司徒森了。”

        “是,元帅请放心!”

        ……

        商阳城,夕阳落山,将余晖洒落在这座古老城池之中,一颗颗梨树的枝叶在风中摇曳着,城中宫殿内,秦毅一脸死灰的坐在那里,下首,龙千林、丁奚、满宁等群臣都在,但众人都没有说话,战况进行到这个地步的时候,还能说什么,整个义和国几乎是回天无力了。

        “难道……就没有人能守得住商阳城吗?”秦毅冷冷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说话,半晌,满宁抱拳道:“大都统,老臣以为,我们尚有近三十万大军,外加明山行省的守军近十五万,堂堂近五十万的大军还可与帝国一战,况且义和国深得民心,我们亦可发动平民一起助战,风继行是一个仁将,相信他不会对平民动手。”

        “是吗?”秦毅禁不住笑了。

        丁奚道:“大都统,我们的三十万大军都是疲惫之师,而明山行省的十五万守备军大部分都是新近征募的新兵,根本就没有任何战斗力,而帝**不然,风继行所统御的三十万七海城大军都是精锐,卫仇的龙胆营也重新建制有五万人,再加上项彧、苏妤、罗昕等人所部的精兵,他们的六十万大军个个都是精锐,我们若是主动求战,必败!”

        秦毅心底一寒:“那当如何?龙帅,你认为呢?如果我们固守,能守得住商阳城吗?”

        “恐怕,很难……”

        龙千林起身抱拳道:“大都统可以想象一下,钢铁护墙何其的坚固,数十米厚的城墙硬生生的就被龙胆营的魔晶炮给轰开了,商阳城的城墙又能有多坚固,恐怕……一样不堪一击,如果固守,必然会成为魔晶炮下的一堆残渣。”

        秦毅怔了怔:“那龙帅认为应当如何?”

        “智取。”

        “怎么个智取?”

        龙千林微微一笑:“大都统还记得林沐雨是如何在屠魔谷灭掉雷冲军团的吗?”

        “炮阵连环?”

        “没错。”

        龙千林道:“据我推测,魔晶炮的炮弹相互之间是可以引爆的,大约相距数十米范围,一枚魔晶炮的爆炸就会引发一连串的魔晶炮爆发,如此的话,只要我们找到一个潜入龙胆营的机会,使用其中一门魔晶炮轰炸他们的炮弹贮备营,就能一举毁掉龙胆营的魔晶炮。”

        说着,龙千林笑道:“我们需要时间拖延,帝**刚刚到了岭南没几个月,粮草贮备不足,而岭南行省、迅白行省刚刚经历战事,今年的收成不好,根本无法产出太多的军粮,帝国六十万大军每天要吃多少粮食?他们大部分的粮食都要从岭北运送过来,我们只要拖延两个月左右,自然就能拖到风继行粮食耗尽,到时,一纸羽书命令秦焕小殿下的十万人马出击,里应外合,破帝国的六十万大军并不难。”

        “这……”秦毅欣喜若狂,道:“义和国有龙帅,真乃天赐我也!那么……按照龙帅所言,我们应该如何毁灭龙胆营的魔晶炮?”

        龙千林道:“我记得……夕阳侯满宁有一个远方的侄子在龙胆营中任千夫长,如果我们用重金、权位贿赂他,他应当会动摇,毕竟,在龙胆营他只是一个区区的千夫长而已,我们允诺帝国七帅之一的权位给他,相信他根本无法拒绝,只不过要辛苦夕阳侯冒险去一趟了。”

        秦毅看向满宁,道:“夕阳侯,你意如何?”

        满宁浑身的肥肉颤巍巍的抖动,站起身来抱拳拱手道:“老臣将死之躯能够为义和国效力,此乃我的荣幸。”

        秦毅微微一笑:“放心,如果这件事做成了,夕阳侯便不再是夕阳侯,我封你为夕阳王!”

        满宁禁不住的狂喜:“是,多谢大都统,老臣一定全力以赴!”

        “去吧!”

        “是!”

        在两名侍卫的搀扶下,满宁臃肿肥胖的身躯一步步的走向了宫殿外,不久之后,满宁扮作商旅,坐着一辆马车缓缓出了商阳城,直奔远方帝**的营盘而去。

        ……

        夕阳照得大地像是镀上一层鲜血一般,帝国、义和国的最后一战,谁能得胜,谁就是这片大地最后的主宰,双方都不遗余力,必然会以死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