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为爱追寻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为爱追寻

    作品:《炼神领域

        二月二十七日,岭南行省,东山密林之中,浩浩荡荡的帝**队在山下停驻,龙千林一骑飞驰上山,迎接秦毅。

        经历苍林谷惨败之后,秦毅的头发已经尽为华发,犹如覆盖上了一层寒霜。

        龙千林翻身下马,跪在地上道:“末将救驾来迟,万望大都统恕罪!”

        “龙帅请起……”

        秦毅亲自将龙千林扶起来,眼中浓浓的欣慰,道:“龙帅带来了二十万人,为我义和国留下了如此雄厚的兵力,真乃大功一件!”

        龙千林抬头看向秦毅,道:“大都统,姬耀元帅,真的已经投敌了?”

        “嗯。”

        秦毅点点头,道:“我看错姬耀了,原来他是这等贪生怕死的小人,龙帅,你可知道百岭城发生的事情了?”

        “知道。”

        龙千林沉声道:“秦茵已经踏入神境,在百岭城上空与唐小汐一战,力量爆炸形成了一个血红色的深渊,深不见底,被称为‘血红之渊’,大都统,这血红之渊依旧在不断的扩大着,恐怕百岭城已经无法作为国都了。”

        秦毅喃喃道:“是啊,我也有此意,依照龙帅看来,目今只下应当如何?”

        龙千林道:“浅风军团在苍林谷外与林沐雨大军相持不下,损失惨重,魔族粮草断绝,再过不久一定会撤退,届时林沐雨会合项彧、唐镇、罗昕等人的兵马,至少有大军三十万,士气正盛,更有神秘的巨炮助威,我们很难从正面取得胜机,以我所见,不如我们绕过百岭城,即刻启程,前往禹城,顺便沿途向七界宫的洛岚仙尊求援。”

        “龙帅是要放弃岭南行省吗?”岭南行省是秦毅这个镇南王的封地,自然不愿意轻易失去。

        龙千林则说:“岭南行省已经无险可守,林沐雨、风继行、项彧的大军一到就会一马平川,加上重炮的威力,我们无法力敌,但明山行省、凌空行省都有高山作为屏障,他们想攻下来也没有那么容易,我们必须以退为进,然后羽书连接夕阳城的丁奚元帅,东西呼应,随时准备反扑帝**。”

        “好,一切尽从龙帅所言!”

        傍晚,浩浩荡荡的义和国大军离开了密林,径直前往明山行省去了。

        ……

        岭南行省最南方,群山环绕之间,一座辉煌宫殿屹立其中,正是七界宫,洛岚在人界的栖息之所,也是这世间最为繁华的宫殿之一。

        “仙尊。”

        一名弟子恭敬的跪在蒲团之上,道:“韩均大师殉国了。”

        “什么?韩均死了?”

        洛岚目光冰冷,道:“消息确切吗?”

        “非常确切,是被唐小汐九尾形态所杀,不过……”这弟子嘴角一扬,笑道:“弟子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仙尊。”

        “说!”

        “唐小汐因唐澜之死迁怒于秦茵,将秦茵杀死,而秦茵的初生神格自我陨落发动的神力造就了一个血红之渊,半个百岭城都被毁灭了,唐小汐多半也死在了这场浩劫之中,此外,根据我们的消息,秦茵从圣王境一蹴而就踏入神境,所凝聚的神格威力巨大,应该是古书记载中的天命主神之格,秦茵一死,血红之渊化为熔岩之海,熔岩之中落下秦茵的力量结晶,这些结晶化为金色晶华,灵力充裕,若是能取得这些晶华用来修炼,应当能让仙尊汲取到一部分主神的力量。”

        “是吗?”

        洛岚禁不住的站起身来,道:“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

        “好,众弟子,随我前往血红之渊,我要去看看秦茵的主神之格陨落的地方。”

        “是!”

        ……

        夕阳余晖洒落在百岭城外,数十里血红之渊正在蒸发着灼烈的力量,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人间炼狱一般,百岭城的人们争先恐后的逃逸而去,谁都知道血红之渊还在一天天的延伸,不走的话就等于是留下来等死。

        “笃笃笃……”

        马蹄声中,一骑疾驰而来,是林沐雨。

        当看到血红之渊的时候,林沐雨鼻子一酸,泪水滚滚落下,他能感应到弥漫在血红之渊里的力量气息,那是秦茵的天穹龙晶的碎片力量。

        “小茵……”

        他翻身下马,失魂落魄的跪在了血红之渊的边缘,看向深渊深处,浑身颤抖,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一般蜷缩在那里呜呜惨嚎、痛哭着,谁都不会比林沐雨更加了解秦茵实力,以如今秦茵的力量绝不会被唐小汐杀死,唯一的解释就是,秦茵宁愿被唐小汐杀掉,也不愿意用自己的力量伤害唐小汐。

        可是,秦茵和唐小汐终究还是双双死在了血红之渊中。

        “啊……啊啊……”

        林沐雨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一般怒吼嚎哭着,力量毫无遮掩的迸发开来,化为强烈气流席卷四方,一波接着一波的力量冲击着四方沃野,天空隐隐雷动,就连大地也缓缓颤抖着回应林沐雨的力量。

        他原以为自己拥有秦茵,拥有唐小汐,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然而这一刻,林沐雨失去了一切,他的心底只剩下绝望。

        ……

        “大人……”卫仇遥遥的看着林沐雨,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司徒雪已经泣不成声,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问身边的司徒森,道:“哥哥,你说……为什么会这样,统领那么好的人,为什么老天会这样对他?”

        司徒森沉默不语,半晌之后,道:“世间种种,谁能说得清呢……”

        就在这时,忽然林沐雨站起身来,纵身就跳下了血红之渊!

        “大人!”

        司徒雪吓得魂飞魄散:“不要啊!”

        司徒森、卫仇急忙飞掠上前,却只看到血红之渊中的滚滚金色烈焰,以及那一片血红的熔浆,却再也看不到林沐雨的身影。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司徒雪坐在深渊边缘,禁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

        司徒森缓缓的单膝跪下,低下骄傲的头颅,道:“林沐雨,你永远都是帝国的荣耀,我司徒森……为成为你的部下感到荣幸!”

        卫仇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天都塌下来了一般,那个嬉笑怒骂的林沐雨,那个足智多谋的龙胆营统领,那个圣殿大执事林沐雨,那个武学卓然于世的林沐雨,居然就这么走了,血红之渊中的力量澎湃灼烈,跳进去的人,又能有几分活路呢?

        ……

        “噗嗤……”

        浑身到处都传来了灼烧的痛楚,林沐雨在滚烫的熔浆中游动着,袍子瞬间被烧光,只剩下被御神印保护着的铠甲与兵刃,他的脸上满是疲倦与狼狈,但更多的则是心灰意冷,还有什么比同时失去秦茵、唐小汐更让他痛苦的事情呢?

        意海中的血气也越发的浓郁,几乎让他快要透不过气来,就这样,催发伏羲神力抵御着血红之渊对身体的侵蚀,林沐雨一点点的游动,游向秦茵、唐小汐双双死去的地方,就在前方,在那里,秦茵的气息越发的浓郁。

        泪水无法遏制的流淌下来,迸溅在熔浆里,噗嗤一声瞬间蒸发掉,带着涩涩的气流冲击着眼睛。

        当林沐雨来到那里的时候,却看到一片黑色的岩石从血红之渊里耸立出来,周围,弥散着一点点金色光泽,那些应当都是秦茵的神格晶华吧?

        “小茵……”

        林沐雨伸出手掌,想要握住,但神格晶华瞬间崩碎无形,化为一道道金色气芒消失在空气中。

        “小茵……”

        林沐雨颓然跪在岩石上,单手擎着星辰剑,将剑刃刺入岩石内支撑着身躯,很快的,血红之渊里的粉尘不断落下,与岩石融为一处,将林沐雨的腿部缓缓石化,成为石头的一部分。

        他,居然选择了石化自己。

        意海中,一片翻江倒海,林沐雨仰望长天,撕心裂肺的大吼道:“七曜魔帝!大哥!你看到了吗?帮帮我,帮帮我……”

        ……

        万界星辰之外,七曜魔帝呆呆的立于宫殿边缘,看着天池幻海内的这一幕,禁不住眼睛一红,眼泪险些落下,他手握拳头,喃喃道:“傻小子,你何必这样执着呢……”

        一旁,一名身穿长裙的美女神级强者轻声道:“魔帝……阿雨是你的兄弟,既然你那么关心他,为什么不帮帮他呢?”

        “不是我不想帮,而是我帮不了他。”

        七曜魔帝一声叹息,道:“生死有轮回,神也会死,更何况……秦茵是拥有天命主神之格的神,主神之格自我陨落,她就只能遁入轮回,谁也救不了她……”

        “唉,那该怎么办?”

        “这是阿雨他命中当有的命运,是他的劫,是他的道,阿雨若是能看透这个劫,得以证道,他自然能看破一切,可惜,这傻小子……紫瑶,这件事我管不了……你多上点心吧,如果可以的话,你去一趟凡界,帮我劝劝这小子,你是生命主神之格的拥有者,或许你能帮他。”

        紫瑶却嘴角轻扬,浅浅笑道:“魔帝你也说了,这是他的道,只能他来看透。”

        “唉……”

        七曜魔帝一声叹息,转身而去。

        紫瑶却微微一笑,看着下界的一幕,道:“阿雨啊阿雨,秦茵本该魂飞魄灭,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你可千万不要放弃啊……”

        ……

        转眼三天过去,血红之渊中,林沐雨浑身布满了粉尘,就像是一尊石雕一样跪在那里,手拄着失去光泽的星辰剑,胸部以下尽数与岩石化为一体。

        “哗啦……”

        空中风力流转,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了,是秦寒。

        看着林沐雨如今的模样,秦寒心疼不已,轻声道:“阿雨,我的孩子……你何必这样的折磨自己呢?”

        林沐雨沉默跪在原地,没有说话。

        秦寒飘然若仙的落地,站在他的前方,道:“世间一切皆有因果轮回,我知你深爱小茵,可是,一切都该放下了。你与小茵在兰雁城相遇相知,此为缘起,小茵甘愿在血红之渊中陨落,此为缘灭,小茵能放下,你又何必执念呢?”

        这时,林沐雨终于抬起头来,看着秦寒,轻声道:“并非我执念,而是人活着,如果不去追寻挚爱的人,那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

        ……

        秦寒沉默了许久:“这便是你的道,证道便能一窥神境,看不透,便一误终生,先祖马上就要飞升天界了,阿雨……你好自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