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五百八十五章 竹笼战术
  • 第五百八十五章 竹笼战术

    作品:《炼神领域

        2月3日,浓雾密布在苍林谷之中,这个清晨没有一丝风拂过,浓雾如云般的飘在谷地里,使得可见距离最多只有二十米之遥罢了。

        “娘的,那么大的雾气,仗还怎么打?”

        项彧军阵地的前沿,一名唐家的百夫长坐在土墙上埋怨的说道。

        “不要急躁。”一旁的老兵拧开水袋的塞子,喝了口浓烈的酒之后,道:“我们看不到,魔族也一样看不到。”

        百夫长眉头紧锁:“老子是七海城唐家的军队,凭什么让我们挡在第一线,谁都知道,一旦魔族发动进攻,我们立刻就会被碾成肉泥,不管这一战的胜负与否,我们是注定要死的。我说老驴头,你怎么一点也不慌张?”

        “慌张?”这老兵至少六十来岁了,抹了把嘴上的酒渍笑道:“我有什么好慌张,大家都叫我老驴头,我这张脸也够长了,有什么可怕,再说了,我这辈子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三十岁之前当佣兵,纵横驰骋,三十岁之后从军,追随唐家军南征北战,喝过岭冬的烈酒,杀过南方的蛮子,睡过北漠的女人,我这辈子早就值啦,现在死在这里,还能捞个帝国英烈的美名,说不定哪个酒馆里,被我睡过的妓-0-女看到镇国碑上我的名字,还会一辈子忘不掉我的威名哩!”

        “艹……”

        百夫长一脸愤慨:“你这老油条,我就知道不能跟你多说话,不然脸皮会越来越厚的。”

        老驴头嘿嘿一笑:“将军,你有没有看今天清晨的迷雾?”

        “嗯?迷雾有什么好看的。”

        “哎,你有所不知,雾气也是一门学问,你看,今天上午的雾是流动的,并且不是成片,而是一片片的雾气,这说明远处的动静肯定很大,这种雾气叫做‘凶雾’,我看啊……今天上午准没有好事,如果魔族不进攻的话,多半会有灵兽袭击。”

        “哼,神神叨叨,你个老不死的,滚蛋到边儿上喝酒去,别影响老子布置防务!”

        老驴头哈哈大笑,提着水袋走在这个只有两米高的土墙边,看向远方的迷雾,却又醉眼朦胧的哈哈一笑,仰头兀自喝起酒来,烈酒咕咚咕咚的顺着咽喉流淌下来,但就在他正在享受这种快乐的时候,忽然脖颈后方一凉,随后失去了意识!

        “噗嗤!”

        一柄巨型铁矛洞穿老驴头的脖颈,直接将其插在了土墙上,甚至脖颈都已经扭曲,脑袋差点就要掉下来了,死状惨烈!

        “天杀的!”

        百夫长一脸忿然:“擂鼓,魔族杀来了!”

        ……

        “吼吼吼……”

        迷雾中传来了甲魔的吼声,一个个巨大的黑影出现,成群结队的甲魔全身笼罩在铠甲之中,并且提着巨大的钢盾,一个个脸上满是杀戮之色,而更让人诧异的是,第一线甲魔的后方赫然是一群扛着树木的甲魔,5-10名甲魔扛着数十米长度的树干冲锋而来!

        “给我放箭!”

        百夫长的眼睛里已经充斥着血丝,这一刻他无比的畏惧,知道这一战无论如何都胜不了,甲魔有备而来,后方的陷坑肯定没有什么用。

        “吼!”

        一名甲魔纵跃而来,凌空战斧劈过,将一名什长的脑袋连同头盔一起砍飞了,鲜血迸溅中,众人目瞪口呆,这一次谁都意识到,魔族不但数量上惊人,他们的兵刃、防具的质量也大幅度提升了!

        土墙后方,士兵们急速放箭,但根本没有什么用,前排的甲魔将盾牌高高举起,纷纷将箭矢格挡开来,冲近之后抡起刀剑砍杀,普通士兵的力量哪儿抵挡得住甲魔,转眼之间第一道防线直接就被突破了,土墙纷纷被甲魔们撞穿,形同虚设。

        “完了,将军,我们怎么办?”一名伍长脸色铁青的回头看向百夫长。

        “还能怎么办?”百夫长瞪眼看着他,却看到伍长的身后一名甲魔急冲而来,长矛“噗”的一声刺透了这伍长的心脏,直接将其身躯给挑飞了,一双深褐色的眼眸瞪着百夫长,怒吼一声:“钢巴!”

        百夫长吓得魂飞魄散,急忙一拽战马的缰绳,转身就走。

        “嗖!”

        身后,长矛破风声传来,百夫长回头时便看到自己死前的最后一幕,长矛刺穿了他的腹部,直接将他从马背上甩了下去,惨烈至极!

        ……

        “咚咚咚……”

        迷雾中传来战鼓的声音,但任何人都看不清真切,只能匆忙拿起兵刃来抵挡迷雾中进犯的敌人。

        “躲避陷坑!躲避陷坑!”

        一名身后插着紫色令旗的传令兵策马在人群中穿行着,大声命令道:“传君侯军令,扼守阵地,躲开陷坑,将魔族引入陷坑之中!”

        众人这时也稍微冷静了一些,但远方迷雾中不断传来的人类士兵惨叫声实在是太吓人,这种冷静转眼再度被恐惧所取代。

        陷坑阵后方,穿过迷雾云层,赫然可见队列整齐的项彧军主力已经在这里列阵了,盾兵与长矛兵交错防御,后方则是密密麻麻的箭箱、弩车、弓箭兵等,再后方是项彧所组成的五万人乾坤战阵,旌旗遍地,十分威严。

        乾坤战阵西侧,帅旗下,秦茵、林沐雨、项彧等人骑乘在战马之上,却看不到远方的战况,只能干着急。

        “五里陷坑,真的能挡得住魔族的甲魔军团吗?”苏垅问道。

        “不能。”

        项彧眯着眼睛,摇摇头道:“但能挫伤魔族锐气!”

        秦茵的灵觉已经十分敏锐,隐隐能听着远方帝**人传来死亡前的绝望惨叫声,心里十分难受,但这就是战争,是她必须面对的一切。

        不久之后,一名传令兵疾驰而来,抱拳道:“君侯,甲魔利用长形巨树不断向前突进,以巨树作为桥梁横于陷坑之上,已经兵进到陷坑的一半了!”

        “果然是这样吗?”

        项彧握着拳头道:“看来这果然是一场血战,只能阵地战见分晓了!”

        甑亦凡在旁一愣,道:“平南侯难道没有在陷坑内浇灌乌榉油吗?如果浇了乌榉油,此时以火箭发射,前方阵地立刻就会变成一片火海,甲魔来多少便会死多少。”

        项彧摇摇头:“陷坑内只有刀剑,没有乌榉油。”

        “你!”

        甑亦凡气得脸色有些苍白,他知道,项彧深通兵法,如果没有浇灌乌榉油,那也只能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用这个办法来阻击魔族。

        林沐雨听得眉头一皱,问:“不知道项彧将军打算怎么退敌?”

        “这很简单。”

        项彧伸手一指前方,微微笑道:“最后一道陷坑内被倾注了大量乌榉油,只要甲魔主力过来,我们便发动冲击,将他们全部推挤进去乌榉油中,我可是为魔族准备了一万门巨型弩炮啊!”

        巨型弩炮,兵部兵器司研究出的新型武器,一种能够投射巨大石弩的兵器。

        林沐雨仔细看过去,果然,项彧的战阵内确实有一门门的巨型弩炮,他几乎把全军的弩炮都集中到了一起,以弩炮的冲击力就算是甲魔也难以抵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或许确实可以出奇制胜!

        而且,今天的迷雾天气,空中的翼人一样无法看清人类阵地的情形,说不定浅风也会上当!

        ……

        但就在这时,忽然空中传来了尖啸声!

        “怎么了?”林沐雨急忙拔出星辰剑,仰头看着空中,卫仇、司徒森等人也纷纷兵刃出鞘,而秦岩则提着长矛带着一群御林卫守护在秦茵周围。

        “是翼人!”卫仇大声道。

        “准备,对着空中,万箭齐发!”苏牧云低喝道。

        “不!”

        甑亦凡一摆手,道:“翼人的叫声距离我们足足有五百米,这种距离根本伤不到他们分毫,只会自乱阵脚,等等,看看翼人想做什么!”

        就在这时,忽然空中“嗡”一声,一团黑影从天而降,笔直的落在项彧的五万人乾坤战阵之中!

        “嘭!”

        竹片与野草迸溅开来,这团黑漆漆的东西里居然包裹着一名提着长刀的甲魔,踏出保护圈之后就怒吼一声,将长刀刺入了一名帝国士兵的胸腔内,鲜血迸溅而出,它猛然扫荡兵刃,将这个士兵一分为二,长刀飞速劈向了另外数人!

        “我的天……”

        秦茵看得心头一阵颤抖,现在她终于明白浅风砍伐竹子、搜集野草是为了干什么了,砍伐竹子是为了制造竹笼,而野草则是用来充实在竹笼里,减少甲魔落地的冲击力,这些甲魔被翼人军团运送到本阵上空直接空投下来,这种战术也就只有魔族能用得出来了!

        “嗖嗖嗖……”

        空中就像是下雨一般,无数甲魔从天而降,项彧军的士兵措不及防,许多人直接就被砸死,而落地后的甲魔有的摔伤了,但凶性不减,挥舞兵刃就在人群中乱砍乱杀起来!

        “鲁德思!”

        一名甲魔怒吼一声,顿时空投下来的不少甲魔横冲直撞,直奔巨型弩炮而去!

        林沐雨、项彧、罗昕等人都是心里一寒,浅风的可怕就在这里,他不是不知道项彧的打算,而是明知道项彧在用巨型弩炮等着他,却还能出奇制胜!

        ……

        “嗡!”

        空中又是一个庞然大物落下,是一名强横无比的甲魔,凌空就蹬碎了竹笼,手中长矛带着寒芒直接刺向了秦茵的头顶。

        “殿下,小心!”秦岩急忙大声道。

        秦茵仰头看去,铅华弗御的绝美脸蛋上一片寒意,手掌张开,一道金色冰晶冲天而去!

        天穹龙晶!

        “嘭!”

        巨响声中,那甲魔直接凌空化为四分五裂的血肉,血雨纷纷落下,在秦茵身周的斗铠上寸寸迸溅散开,众人又是一愣,如今秦茵的修为达到什么样的地步已经无人能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