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五百四十章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 第五百四十章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作品:《炼神领域

        圣殿,驯兽司内一片吵闹声,当林沐雨、唐小汐、楚瑶赶到的时候就看见两派人争执不下,一个个面红耳赤,而戈羊、周药、甑方三个执事都在一旁,却维持不住局势的稳定,轩辕鸿大执事并不插手驯兽司的管理,所以并没有出现。←,

        兽栏边缘,一名年轻银星陪练师抱着一头已经死去的迅狼哭泣不已,他的胳膊上也出现了一道道的利爪痕迹,鲜血泊泊流淌,身边一名中年陪练师轻拍他的肩膀,道:“牛子,别哭了,迅狼死了我们就再去寻龙林里抓一只就好了,别招惹他们了。”

        年轻陪练师抬手擦拭了一下泪水,道:“赵叔,你也看见了,那些教官根本就不把我们陪练师当人看,说好的点到为止较量,张成却放任他的嗜血虎咬死了我的迅狼!”

        不远处,一名正在轻抚嗜血虎头颅的银星教官冷笑一声,说:“牛蚌,愿赌服输,既然说了较量,我的嗜血虎失手杀了你的迅狼,你就认命吧,别哭哭啼啼的,像个男人一点,了不起本少爷赔你便是,一头迅狼幼崽最多也便是二十个金茵币,本少爷赔得起!”

        牛蚌愤怒道:“你也是驯兽师,你也寻了驯兽术,难道不知道通灵融合之后主宠的意识是合而为一的吗?你杀了我的迅狼,就如同杀了我一次一般,你知道那种痛苦和绝望吗,我的宠物并不想死,我能感受到它向我求救的声音,你……你这种人根本不明白!”

        张成站起身来,淡淡道:“那你到底想怎样?跟我决斗吗?如果是这样,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下一个死的人可能就是你而不是狼了。”

        “你!”牛蚌咬牙切齿,却没有再说下去,他也知道自己绝不会是张成的对手。

        这时,林沐雨分开人群带着楚瑶、唐小汐走了进来,戈羊、周药、甑方也都看到了,一个个恭敬行礼:“云翎侯、汐郡主、楚瑶大执事!”

        来的这三人身份都实在是太尊贵了,而且林沐雨虽然辞掉了圣殿大执事的职务,但驯兽司是他一手建立与掌控起来的,驯兽司的事情轩辕鸿从不僭越,大约也是秦茵的意思。

        至于甑方,甑亦凡救驾有功,官复原职,重建神威营为神威军团,而甑亦凡又与轩辕鸿有交情,所以甑方重新进入圣殿担任了一位指点执事,甑亦凡寻觅各种秘方想要为儿子恢复被楚怀渑击破的气海,用心良苦却依旧未能成功。

        “怎么回事?”林沐雨问。

        甑方抱拳道:“启禀雨统领,驯兽司的两人相互宠物较量,一个失手之下,银星教官张成的嗜血虎咬死了铜星陪练师牛蚌的迅狼,按照帝国律,张成是贵族,牛蚌只是平民,应当不予追究,但圣殿规条闫明,我们会责成张成赔偿牛蚌的损失。”

        林沐雨皱了皱眉头,走上前道:“牛蚌。”

        “大执事……”牛蚌一时间还改不过口来,马上又说:“统领大人,在下和张成相约斗兽,但张成下手太狠了,以至于我的迅狼活活被咬死,任我如何求饶他也不命令嗜血虎住手,还请统领大人为属下做主,为圣殿里被欺负的平民身份陪练师做主!”

        林沐雨不禁暗暗一声叹息,帝国规条严明,但也将人分为三六九等,在某种程度上文明程度确实还不如宣扬“众生平等”的义和国,这种差别待遇在圣殿里也难以幸免。

        但经过许多事情之后,林沐雨也知道这种贵族、平民之间的矛盾不是自己一手就能改变的,所以也只能改变能改变的,譬如圣殿。

        下一刻,林沐雨目光笔直的看向了张成,道:“张成。”

        张成浑身一颤,急忙单膝跪地抱拳道:“统领大人,属下在!”

        “牛蚌跟你同样都是圣殿中人,一旦发生战争,你和他就会变成生死与共的同伴,你现在杀他的迅狼,就不怕在战场上他把尖刀刺入你的后背吗?”

        “我……”张成眉头紧皱道:“统领大人,属下知错了,只不过……牛蚌区区一个平民铜星陪练师,居然犯上傲下,属下实在看不过去而已。”

        “犯上?”

        林沐雨不禁笑了:“何谓犯上呢?”

        张成道:“按规条,圣殿饭堂用膳之时,平民职员应当为贵族职员让出桌子,但牛蚌不但不让,还对属下神情倨傲,属下不忿,所以才会挑战他。”

        林沐雨淡淡的看着他,说:“吃饭这种事情原本就是先来后到,人与人之间生来就应该平等,只是不平等的规条在我们出生之时就烙印下来不同的等级,张成,你是圣殿的武者,武者修心修德,一位强者的心境原本就应当宽阔平和,正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你觉得……戈羊执事,或者轩辕鸿大执事会因为吃饭时的一个座位而与人斗狠吗?”

        “我……”

        张成居然露出了一丝委屈的神色,道:“可是统领大人,属下是帝国五等贵族,为何要受牛蚌这种平民的气,统领大人不能只袒护牛蚌,却欺负我。”

        唐小汐不禁笑了,楚瑶也莞尔。

        林沐雨依旧看着张成,说道:“张成,我身为帝国一等贵族,我却依旧用平等的态度跟你讲道理,这才是贵族真正的雍容,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来人,把张成押下去,关他三天的禁闭再说。”

        “是!”

        甑方一抱拳,眼神示意,两名教官马上架着张成下去了。

        林沐雨则看看戈羊,恭敬抱拳道:“戈羊爷爷,我们去见一下大执事吧?”

        “好!”

        ……

        圣殿大殿,轩辕鸿握着一叠卷宗正用心的看着,直到林沐雨、戈羊、唐小汐、楚瑶、甑方等人进来之后才抬头,慈祥的脸上满是笑意,道:“阿雨,你来啦?”

        “嗯。”

        “坐吧。”

        “多谢大执事!”

        林沐雨安排唐小汐、楚瑶等人坐下奉茶之后,这才在靠近轩辕鸿的一个座椅上坐下,道:“大执事,刚才我又处理了一起贵族平民之间的纠纷,想必这种事情在圣殿里一直都存在。”

        “是啊。”

        轩辕鸿颔首,道:“圣殿建立已近万年,留下了不少陋习,姑且不说圣殿,就算是整个帝国也诸多陋习,但这都需要一点点的改变,终究帝国上层还是由贵族们说了算,不能急于求成。”

        “我知道。”林沐雨道:“所以我有个打算,想跟大执事商量一下。”

        “哦?”

        轩辕鸿不禁一笑:“阿雨有事便说,跟我不必客气。”

        “嗯。”林沐雨点点头:“我希望大执事能够在圣殿内开设武德堂,武德堂的地位位列所有圣殿堂司之上,每一个进入圣殿的修炼者先修武德,再修武学,首先他们在习武之前就要明白什么是武德,这样才能减少圣殿中人之间的内斗。”

        “修武德?”

        轩辕鸿沉吟一声,过了半晌,郑重道:“如果新设武德堂的话,那恐怕帝国圣殿就要重新拟定一套武德条律了,阿雨,你能拟写出的话,我便开设武德堂,武德堂凌驾于所以堂司之上!”

        “好。”

        林沐雨抱拳拱手道:“我想借戈羊爷爷一用。”

        “哦?”

        “戈羊爷爷为人忠厚贤德,有他协助我拟写武德条律应该会事半功倍。”

        “好好!”轩辕鸿微微一笑:“戈羊执事,那就由你协助阿雨了。”

        “是,大执事!”

        ……

        出了大殿,戈羊一脸的无奈,道:“阿雨,你这可是把爷爷给赶鸭上架了,我戈羊一生平庸,哪儿懂得写什么武德啊……”

        林沐雨却转身一脸微笑的扶着戈羊的双手,笑着说:“戈羊爷爷你过谦了,为什么当初雷洪大执事会对你予以重任,并不是因为你的武学修为超凡,而是因为戈羊爷爷你心境平和、宽仁大度、虚怀若谷,圣殿武德我不多说一句话,全凭戈羊爷爷你一手拟定就是了。”

        戈羊怔了怔,他一生平庸、明哲保身,但却没有想到林沐雨会这样的赞誉他,而一旁的甑方也抱拳道:“戈羊执事为人谦和,修武德这件事确实由你来做最为合适!”

        唐小汐笑道:“戈羊爷爷你就不要再推辞啦,你也知道沐沐这家伙整天忙着军务,还要修炼,根本就没有时间重修武德,再说了,沐沐还太年轻,资历尚浅,他修成的武德恐怕也无法服众,如果是您拟写的武德,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戈羊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一抱拳,道:“那就谨遵汐郡主谕令,老朽必尽全力拟写武德。”

        “嗯嗯。”

        ……

        夜晚,回到龙胆营帅帐内居住。

        修炼了数周天的煅龙骨残卷心法之后,只听外面传来了卫仇的声音:“统领大人,禁军副统领章炜大人求见!”

        “章炜?什么事。”

        “属下不知,他要闯营了……”

        “这混蛋……”

        林沐雨站起身来,却只见章炜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道:“雨统领怎么那么**蛮横!?”

        “我……我怎么就**蛮横了?”林沐雨一头雾水。

        章炜道:“驯兽司张成只不过是误杀了牛蚌的迅狼,统领居然就这样重罚,我章炜不服,张成是一名贵族,牛蚌只是一个平民,凭什么?”

        林沐雨皱了皱眉:“老章,你跟我交个底,张成是你什么人?”

        章炜不禁老脸一红:“那小子……那小子是末将的小婊弟……”

        “哼,我就知道……”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