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圣域抵千人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圣域抵千人

    作品:《炼神领域

        黄昏,露水降临在白叶林里,濡湿了一草一木,丛林里升起了薄薄的迷雾,像是一条白色裙带一般。◇↓頂◇↓◇↓◇↓,..

        “沙沙……”

        秦焕手握长剑,一步步的策马走上前,翻身下马,两名义和国士兵挥剑斩断荆棘灌木,露出掩藏在灌木下的一枚石碑,正是一根火焰法则地书碑文。

        “是真的!”

        秦焕激动不已,单膝跪在石碑前方,手掌轻轻擦拭着石碑上的灰尘,道:“是地书!来人,把碑文表面擦拭干净,泼墨,准备描拓!”

        他们的描拓方法很简单,在石碑表面上泼墨,随后用白布覆盖揉压,自然就能把整块石碑的文字全部复制在白布上了。

        几名义和国士兵走上前,飞速擦拭干净石碑,随后取出墨汁,缓缓浇注在石碑表面上,半分钟后,两名士兵展开一张白布覆盖在石碑上,秦焕亲自用手掌轻抚白布表层,很快就有墨汁沁出,而碑文也一一在白布上呈现出来。

        “哗……”

        白布被放置在草地上,等待墨干。

        “好了。”

        秦焕低头看了看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石碑,道:“我们一走,势必会有更多的修炼者来这里偷取碑文,而且天书碑林的碑文更不能被帝国的鹰犬们夺走,来人,砸毁石碑,天书碑林只能为我们义和国所用。”

        “是!”

        两名提着战锤的将领下马上前,挥舞战锤,正要落锤之际,忽地空中一道火光暴涨开来,就像是一只不死火鸟一般,下一刻,一名身穿火红色软甲的强者飘然落在石碑上,眯着眼睛看向秦焕等人,淡淡道:“你们偷取碑文也就算了,居然还想砸毁石碑,可知道这里是由伏羲神帝历经数百年才刻写留下的宝藏?”

        秦焕一愣,看着来者身周张开的圣天境领域,禁不住的脸色略显苍白,道:“你……你是谁?”

        “天书碑林镇守人之一,郑坚。”

        郑坚抬起手指,一道火苗飞起,直接将草地上秦焕等人描拓完成的白布给烧掉了,声音非常冰冷,道:“我数到三,你们立刻给我滚出天书碑林,否则我便会大开杀戒。”

        “你!”

        秦焕盛怒不已:“你凭什么烧掉我们的刻文?混账,我不管你是什么圣天境,胆敢在这里与我为敌,便是与义和国为敌,来人,不惜代价给我宰掉他!”

        ……

        话间,秦焕翻身上马策马狂奔数百米,逃到了一群侍卫的庇护下,而叶寻欢则长剑一扬,道:“铁甲军,准备冲击,弓箭手准备!”

        一个个提着钢盾的骑兵奋力冲锋过来,完全是军队对垒的姿态。

        郑坚不管那么许多,铁拳一横,火魂与烈焰飞速舞动在拳头周围,浩然一拳轰出,顿时一道火红色巨大拳印在半空中肆虐开来,连续冲撞十多人之后才消弭无形,而那十多人尽数都被烧成了灰烬,甚至就连钢盾都已经被烧熔了,化为一探火红色铁浆落在草地之中。

        “擅自踏入天书碑林者,死!”

        郑坚纵身而起,猛然双拳轰击地面,顿时“嘭”一声火焰气浪席卷四周,数十名义和国骑兵被冲击得连连后退,许多人更是身上已经着火,发出惨叫声滚落战马之下。

        “刷刷刷……”

        箭落如雨,而且是义和国最新研制出来的弩箭,穿透力十分强横!

        “嘿……”

        郑坚冷笑一声,忽然仰天一声尖啸,一道道火焰气盾凝聚在身体周围,将义和国的箭矢尽数弹射开来,甚至就算是白钻箭也无法穿透这道火焰气盾。

        身影如电的飞掠上前,郑坚重重一拳轰在了叶寻欢的长剑之上!

        “当!”

        火拳坚硬如铁,竟将圣王境修为的叶寻欢震得连人带马连退数步,郑坚铁拳一晃,直接将攻上前的两名天境强者的头颅轰成了粉碎,张手就抓住了另一名地境强者的脖颈,火焰一寸寸的灼烧着他的身躯,郑坚因为杀戮而眼睛变得通红,低喝道:“还不滚?难道你们想在这里被杀光吗?”

        “混账!”

        叶寻欢有心无力,眼前这个圣王境的火拳实在是太厉害了,并且火焰罡气能防御住箭矢射杀,已经如入无人之境了。

        就在这时,忽地空中又是一个阔亮的声音传来:“还没尝过我的冰掌,就想走吗?”

        “轰!”

        强劲冰霜力量降临,一道巨大冰掌直轰在地,将数十名仓皇失措的义和国铁甲骑兵轰成了碎渣,巨大掌印落在地上,一道道森寒冰气氤氲开来,让人不寒而栗。

        “又是谁?!”秦焕已经完全被颠覆了,他何曾对阵过那么多的巅峰强者,而看着冰掌吴桐落地的身影,他马上抬起长剑,道:“枪盾阵,围起来,给本殿下把他刺成刺猬!”

        一群义和国士兵飞扑上前,盾牌当先,两两相连围成一圈,长矛从盾牌缝隙间刺出,直奔吴桐而去,这是帝国多年来典型的以多打少的战法。

        但冰掌吴桐并不是冲锋陷阵的战将,这是一个修为深厚的武者,他对付这种战法却要更加的轻松,猛然深吸一口气,顿时周围空气中的冰霜法则力量几乎快要被他完全吸收光了一般,下一刻,吴桐身形变幻,“喝喝喝”的连续十多掌凌空轰出!

        “嘭嘭嘭……”

        震撼声不绝,一道道冰掌将义和国的钢盾击碎,掌力隔空穿透士兵的身躯,将他们击杀的同时也冻成了冰块,转眼之间四面八方的义和国士兵纷纷后退,稍晚一些的就已经变成了尸体,冰掌吴桐脸色平静的站立在原地,周围已然是上百具尸体了。

        圣域抵千人,神境抵万人!

        这并不是空口胡的传,吴桐、郑坚这样的圣域巅峰强者,豁尽一切力量的话确实能够在乱阵之中轰杀一千名精兵!

        ……

        “妖魔……他们是妖魔……”

        秦焕浑身战栗,猛然抓住一旁叶寻欢的手腕,道:“叶统领,快想想办法,我们怎么办……士兵们已经抵挡不住了,你倒是出手啊!”

        叶寻欢神色凛然:“殿下,这两人都是圣域巅峰修为,末将也不是对手,古有言圣域可敌千人,我们带来的军队只有一千人,根本不是对手,走吧,我们离开这里,这里并非我们的久留之地,否则恐怕你我的性命都即将不保!”

        “你!”

        秦焕满心不甘,但保命要紧,马上抓住缰绳策马转身道:“撤,给我撤,离开这片碑林!”

        ……

        看着秦焕等人离去,吴桐双臂抱怀,冷笑一声:“乌合之众,这就是传中的义和国?嘿……真是一群菜鸟。”

        郑坚紧握铁拳,淡淡道:“看来天书碑林确实即将现世了,知道天书碑林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几个注定是守不住的。”

        “没关系。”吴桐冷冷道:“我们不是有灵书生许皓嘛?他的生命法则天书能够复活死去的强者,而这里……这里死掉的强者很快都会成为镇守天书碑林的战力。”

        “哼……”郑坚看着一地的义和国士兵尸体,道:“这些菜鸟恐怕连充当战力的资格都没有,复活他们也只是浪费天书罢了。”

        “倒也是。”

        这时,林沐雨和秦茵从灌木丛中走了过来。

        “传人!”郑坚、吴桐齐齐抱拳恭敬行礼。

        “嗯。”

        林沐雨看了看周围的战况,道:“这些人……走了吗?”

        “是的,他们不敌败走。”

        “那就好。”林沐雨皱了皱眉,目光落在一旁灌木中的石碑上,道:“哦?又是一块地书石碑,茵,过去阅读吧,有不懂的文字就问我。”

        “嗯,谢谢阿雨哥哥!”

        秦茵轻盈走上前,双手扶着膝盖,撅着圆润挺翘的臀部站在石碑前面阅读神文,十分专注,完全没有注意到吴桐、郑坚也在失神的看着自己。

        林沐雨则看得心跳速度都加快了,秦茵不但貌美,身材也是一流水准,标准的s曲线在这个位面十分少见,再摆出眼前这个姿势的话,简直有要人老命了。

        “阿雨哥哥,这个字符,我不认识……”秦茵忽地道。

        “哦……”

        林沐雨走上前,谆谆教诲道:“这个两横弯钩的……叫云字,就是天上的浮云的云,至于这个……这个是戎字,戎马一生的戎,这个是行兵打仗的兵字……”

        结果,秦茵有几十个字都不认识,林沐雨则需要一一教诲,而且他必须控制自己不能阅读完整段文字,不然这块石碑上的地书就要被自己所领悟了。

        似乎天书的等级越高,字数也就越多,这块地书上足足有近00字,全部读完之后,秦茵顿时愣在了那里,下一刻,石碑缓缓崩溃化为粉碎,这块碑文已经被秦茵所领悟了,并且是冰系法则的地书,攻击力非常可观。

        “啊……”

        秦茵灵魄强度不算太强,忽然出现了昏厥的迹象,林沐雨急忙扶住她,结果秦茵紧闭着双眼已经失去了知觉。

        没有办法,林沐雨只得来了一个公主抱,把秦茵抱在怀里,看着她恬静而疲倦的脸蛋,倍感心疼。

        “传人,我们现在怎么办?”吴桐问道。

        林沐雨道:“休息一夜吧,等到明天茵恢复灵魄力量了我们就出发,去灵书生许皓那里,我要学习天书品级的刻文。”

        “是!”

        “也不知道灵书生许皓能不能抵挡得住洛岚这些人。”林沐雨担忧道。

        郑坚却笑了,抱拳道:“传人大可不必多虑,许皓的武学修为断然不如我和冰掌吴桐,但他的天书修为却远远在我们两个人之上,这一万年他不知道刻写出了多少天书、神书,而且还有不少巡猎鬼将一起守在许皓周围,就算是洛岚真的去了,许皓也能安然无恙。”

        “嗯,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