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家公子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家公子

    作品:《炼神领域

        傍晚,在迅白行省东境的一个小镇内逗留,为了掩饰两个人的身份,林沐雨为自己和秦茵各自买了一套猎户的装束,装扮成猎户兄妹的样子。

        当秦茵的绒毛软甲换成了兽皮裙甲,盘发的发髻也换成一根兽骨簪子固定的时候,整个人平添了几分邻家女儿的亲和力,以至于林沐雨足足的看呆了许久。

        “看够了沒?”

        秦茵扑哧一笑,问道:“我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吗?”

        “太不一样了。”

        林沐雨莞尔一笑,说:“小茵,我们快点赶路吧,距离这里十里外有一个客栈,就在那里过夜吧。”

        “嗯…”

        两人翻身上马,离开了这个短暂停留的小镇,并且两人身后都背着长弓和箭壶,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一对猎户兄妹了。

        ……

        日落之后沒有多久,官道一旁果然坐落着一个客栈,來往客旅不少人在这里驻足,有的只是喝酒吃饭,有的则是在这里留宿。

        将战马交给了伙计,随后定了两个房间,客栈大堂内一片熙熙攘攘的热闹,一名吟游少女正弹着古筝,唱着古老的童谣,听得一群佣兵与富家公子们如痴如醉,林沐雨目光一扫,骇然发现居然又看见那一伙人了,北齐桓和他的一群侍卫都在,挤在一起,占据了小半个大堂。

        “客官,您这边走,那边还有一张空桌。”伙计殷勤的招呼道。

        “谢谢了。”

        秦茵要了两份非常简单的晚餐,就跟林沐雨一起吃了起來。

        ……

        沒过多久,忽地大堂的一角,一个纨绔打扮的年轻人站立起來,脸上通红,显然喝得有些醉了,歪歪扭扭的走上前,扶着大堂中间的楼台,冲着弹唱的少女笑道:“小妞,看你唱的不错,不如去本公子的房间再为我唱上一曲,我给你一个金茵币,如何?”

        弹唱少女一愣,道:“公子,我……不可以的……”

        “你说什么?”

        贵公子一脸通红,手里捏着一枚金茵币,道:“本少爷赏你这个脸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了,以你这种卑贱身份,给你机会伺候本少爷是你的祖上积德,告诉你,就你这种身份和相貌,一个金茵币足够睡了你了,何况只是让你献上一曲…”

        弹唱少女吓得脸色苍白:“公子,小女子只卖艺……还请公子自重。”

        一旁的老汉也连连求饶道:“公子,放了小女吧,她还小……”

        “滚开…”

        贵公子猛然将手里握着的长剑横起,“嘭”一声用剑鞘把老汉砸得连连后退,长剑之上氤氲着淡青色的光芒,缓缓有天地之力流转,居然是一个人书器胚,看起來应该是下品人书的样子,他一脸的恼羞成怒,道:“行省东境一带谁不知道我李琢的威名,小爷我二十二岁就写出了中品人书,就连夕阳侯都给我发了聘书,你这小妮子居然敢不给本少爷面子,简直找死…”

        身后,一个李琢的护卫纷纷起哄:“哈哈哈,少爷,要不要我们帮你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送到房间去?”

        “住手…”

        林沐雨还沒说话的时候,不远处一人站了起來,正是北齐府二公子北齐桓,他的脸上带着怒意,拍案而起,道:“沒有想到乡野之间居然还有这等小人,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女子,李琢,你要脸不要脸了你…”

        “你是谁?”

        李琢一怔,看向了北齐桓等人,脸上满是羞恼:“你算是什么东西,敢來教训小爷?”

        北齐桓冷笑一声,提着一柄细剑缓缓走上前,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沒有听清楚,夕阳侯满宁那老家伙亲自给你发了聘书?”

        “是,怎么样?”

        “哈哈哈……那老家伙果然老糊涂了,怎么会给你这种蠢货发聘请书,难道我义和国真的无人了吗,让你这等小人得志…”

        “你放P…”

        李琢勃然大怒,手中长剑之上光芒流转,道:“本公子今天不管你是谁,敢插手我的事,就让你尝尝天书的滋味…”

        “是吗?”北齐桓一脸的风轻云淡,道:“那就放马过來好了…”

        “混账…”

        李琢的脸庞已经微微开始扭曲,手腕轻轻一翻,心随意动,天书立刻就被发动了,好一个风系下品灵书,一道道风刃在剑刃周围急旋着,猛然轰向了北齐桓。

        毕竟是下品人书,最低级的天书,威力远远不如灵书、地书來得那么恐怖,也就相当于一个地境强者的一次进攻而已。

        北齐桓举起长剑,剑身之上一道浓郁的橙色光芒冲天而起,冰霜系极品灵书…

        “嗡嗡嗡……”

        一道道浩荡风雪凝聚在北齐桓的前方,凝聚为一个冰盾模样,将李琢的下品灵书进攻轻松化解掉,同时纵身激进,长剑猛然从天劈了下來,“嘭”的一声,冰霜横扫而过,那李琢巍然立于原地,脸色铁青,下一刻,一道道白霜爬上了他的身躯。

        “哼,不堪一击。”

        北齐桓缓缓长剑入鞘,转身就走,而在他的身后,“哗啦”一声,李琢的身躯崩碎开來,就连鲜血都已经冻结成冰了,整个人的身躯化为一堆碎冰,看情形,应该是死透了。

        ……

        “杀人了……杀人了……”客栈伙计一下惊呆了。

        而李琢的一群属下看到之后,一个个目瞪口呆,竟都不想着找回场子,一个个夺门而去,一转眼跑得无踪无影了。

        北齐桓回到桌边,坐下來笑道:“喝喝,我们继续吃饭喝酒,别被一个小人坏了兴致…”

        “是…”

        一群佣兵就好像是习以为常一般,这惊心动魄的天书杀人的场面,他们也应该是见惯不怪了吧?

        ……

        不多久后,客栈老板叫來了几个五大三粗的人,将尸体碎片清理掉之后,重新弹唱起來,大堂里又恢复了一派热闹非凡的场面。

        林沐雨吃着麦饼,喝着蛋花汤,禁不住的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在义和国杀人居然那么简单,根本就无人过问的吗?”

        秦茵嘴角一扬,轻声道:“义和国有义和国的律法,但天御之门重新开启之后,他们成立了另一条关于天书的法令,持有天书的人相互之间以天书决斗搏杀,杀人者并不犯法,秦毅就是以这种方式來鼓励义和国境内的天书文士不断提升能力的。”

        林沐雨听得心底直发寒,秦毅能弑兄夺位,确实也应该有发布这种残忍法令的魄力。

        就在这时,北齐桓忽然遥遥的看了林沐雨一眼,他似乎已经认出了林沐雨,但又不太确定的样子,随后,北齐桓的目光就落在了秦茵的俏丽之上,就再也不愿意移开了。

        ……

        “沒有想到……乡野之间居然还有这般天姿国色的妞儿……”北齐桓禁不住的暗暗叹息了一声,手中的酒杯扬起,一饮而尽。

        一旁的佣兵团长刘赞淡淡一笑:“看装束应该是猎户家的儿女,二公子如果真的想要,也不是不可能,反正这一路上奔波劳累,有一个如此绝色的美人相伴左右,也算是不枉此行。如果二公子想要,属下为你搞定这件事。”

        “是吗?”

        北齐桓哈哈一笑,轻轻一拍刘赞的肩膀,笑道:“如果刘将军今晚能把她送到本公子的床上,明天早上你的钱袋里就会多出一千个金茵币。”

        “嘿,交给属下吧…”

        ……

        两个人却不知道,他们的每一句话都被林沐雨的灵脉术听得一清二楚。而此时林沐雨和秦茵也已经吃饱了,马上上楼去房间。

        “怎么了嘛?”

        來到房间之后,秦茵惊讶的看着他。

        “小茵,都怪你…”林沐雨道。

        “我怎么了嘛……”秦茵一头雾水。

        林沐雨郑重其事的说道:“都怪你长得那么漂亮,大堂里的北齐府二公子已经看上你了,所以跟随行的佣兵密谋要对你不利了。”

        “什么?”秦茵微微嗔怒,一握镇天剑的剑柄,说:“我这就下楼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别冲动,我们不能暴露身份。”

        林沐雨沉吟一声,道:“还有更好的办法。”

        “哦?什么办法?”

        “你跟我來就是了,从后窗出去。”

        “嗯…”

        ……

        不多久后,一身黑色劲装,脸上蒙着黑巾的青年出现在客栈门前,猛然一脚踹开大门,目光阴寒的看着北齐府的人,一声断喝道:“是谁杀我家的公子李琢,给我滚出來,老子就在旁边的林子边的等你,有种就來…”

        说完,他就已经转身而去,留下了大堂里瞠目结舌的一群人。

        北齐桓神色一厉:“娘的,小小的李家居然还跟我们北齐府叫板,这是活腻味了吗?刘将军,带人跟本公子出去,我要让李家的人知道我北齐桓手里不止一本天书。”

        “是,二公子…”

        一众佣兵纷纷拿起兵刃,鱼贯出门,而客栈老板则暗暗的擦了擦额头,好在这群人是在外面打架,如果是在客栈里,难免自己这个可怜的小店就要被拆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