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我是不会赔的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我是不会赔的

    作品:《炼神领域

        “嗡。”

        一道烈焰萦绕在双足周围,好一个唐庐,纵身跃起,双足连环踢踹向姬熵的面目,同时掌心里的火狐印光芒愈发浓烈,这是打算脚踹之后再用火狐印,一个立于不败之地的战术。

        然而,姬熵的脸上却满是轻蔑的笑容,忽地翻转手中长剑,顿时长剑之上的银色符文冲天而起,天穹之上隐隐有回应,已经发动天地之力了,周围的无数冰系法则力量急速涌至长剑之上,姬熵一声低喝:“灵书之力,,霜盾。”

        一个巨大的冰霜气盾萦绕在长剑前方,“嘭嘭嘭”的震退了唐庐的空中三连踢,唐庐狼狈不堪的跌回,同时却又不愿意接受这种羞辱,猛然在空中身体再一次纵跃,火狐印呼啸而出,好家伙,这个花花公子居然也突破了,用的赫然是火狐印第七重天,,五气印。

        “轰。”

        火焰暴涨,五气印轰在了霜盾之上,竟然沒有能够轰碎,反倒是姬熵得势不饶人的举着长剑向前猛冲,直接用灵书产生的霜盾撞击在了唐庐的脸上,“嘭”一声,唐少主满脸冰霜、鼻青脸肿的后退数步,顿时脸色一片羞红,他输了。

        “唐庐。”唐澜拄着拐杖,低声喝斥道:“输了就不要逞能了。”

        “是,爷爷……”唐庐只能恭敬立于唐澜一旁。

        姬熵则提着长剑,剑刃上的灵书力量缓缓消逝掉,他抱拳一笑:“这只是上品灵书的力量,一个写上上品灵书的器胚一生能发动7次灵书之力,诸位,灵书威力尚且如此,可想而知更强的地书、天书,乃至神书的威力会大到什么地步。”

        唐澜抱拳,道:“天书之威确实让人心悦臣服。”

        姬林微微一笑:“澜公谬赞了。”

        说着,姬林从袍袖之中取出了一根碧绿色的玉箫,道:“这根玉箫之上拥有老朽亲手刻印的下品地书玄力,尚未发动过,哪位将军想感受一下地书的威力,也让在场的诸位大人开开眼界,这片大陆上,已经太久沒有地书的光芒绽放了。”

        林沐雨皱了皱眉头,沒有说话,他也能感应到地书的威力,虽然不至于对自己造成致命性威胁,但沒有必要在这种场合下去尝试挑战地书。

        姬熵从姬林手中接过了玉箫,看着在场默不作声的一群帝国将领,禁不住的笑了:“难道说……沒有人敢來挑战地书的威力吗,看來果然如同预料中的一样,天御之门重开,以武治国的时代就要过去了,以后,这片大陆就是天书的天下了。”

        人群中,章炜猛然拔出一截佩剑,道:“放你娘的臭P,老子章炜不服。”

        姬熵哈哈大笑:“是禁军副统领章炜大人啊,既然不服,那就來试一试好了。”

        顿时,场面有些剑拔弩张的感觉了,天书阁的那些刻写天书的人都想在帝国获得崇高的地位,这势必会挑战原本掌握大权的修炼者们,一文一武之间的较量已经是势在必行了。

        但,林沐雨非常担心章炜的安危,如果姬熵手里的这本天书是进攻型的话,恐怕章炜有可能会命丧于地书威力之下了。

        下一刻,林沐雨缓缓走下一步台阶,道:“不如让我來试试吧。”

        “等等,阿雨。”

        风继行擎着佩刀缓缓走上前,目光笔直的看着姬熵,道:“姬熵少爷,我的属下是粗人,言辞上的冒犯还请见谅,阿雨,既然章炜是我的部下,那就由我这个统领來出头吧。”

        说着,风继行拔出佩刀,斩风刀上光芒大盛,他微微一笑道:“姬熵少爷,就由我风继行來领教一下地书的威力,如何。”

        姬熵目光中掠过一丝不快,随后笑道:“既然风统领想亲自领教地书的威力,那就來吧。”

        ……

        风继行轻轻一声低喝,身后的白袍御林斗篷缓缓飞扬起來,身体周围不断的衍生出一道道火红色的斗气,是王者斗焰,他不知何时竟也踏入圣王境了,果然真人不露相。

        众人纷纷后退,圣王境强者挑战下品地书的威力,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姬熵本身的修为显然远远的不及风继行,但脸上却无所畏惧,就仿佛手中的地书能够胜过一切一般,不过,他的脸上已经渗出了一丝丝的汗水,显然发动天书的威力也是需要消耗真气和体力的,他已经发动过一次上品灵书,现在连续再发动下品地书,已经有些吃力了。

        手腕轻轻一翻,姬熵手中的玉箫上金色光芒爆发出來,冲天而起,引发天穹之上的一道土黄颜色的光芒泄落下來,不断汇聚在玉箫之上,转眼之间这些被引动的天地之力化为一道道烈焰,汹涌的扑向了风继行的身躯。

        “地书之力,,烈炎。”姬熵一声怒喝,进攻已经发动了,他知道对手是风继行,一位圣王境的强者,所以这一击几乎是用尽了地书之中的一切天地灵力的。

        烈炎呼啸而去,直扑而來,风继行沒有一丝躲避的意思,身体微微一屈,王者斗焰呼啸涌入战刀之中,同时,紫电烈焰狼武魂咆哮不绝,直接就是一式魔刀吞天。

        “轰。”

        烈炎与狂风、雷电撞击在一起,顿时那些文职官员吓得连连逃逸躲避,也只有林沐雨、项彧、司徒森等高手不动声色,屹立如山的站在那里。

        呼啸的狂风吹拂着白袍斗篷,林沐雨眯着眼睛,身前一道淡淡的龙血战盾光芒抵消掉了來自地书威力的冲击。

        场中的烈炎依旧在源源不绝的从玉箫之中涌动、冲击着对手,而风继行则手提着斩风刀,身周的王者斗焰愈发浓烈,一步步的迎着烈炎迈步走上前,烈炎的冲击下,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眼中的执意却一丝沒有改变过,猛然一张手,那一只有力的左手抓住了玉箫的尖端,一声低喝一下。

        “嘭。”

        玉箫崩碎。

        地书的载体,那玉箫器胚已然变成了粉碎,顿时天穹之上的土黄-色光芒瞬间消弭无形,而风继行手里握着的一截玉箫已经化为齑粉,一缕缕的玉粉从风继行的指间流沙一般的飞扬起來。

        姬熵失去地书之后,直接面对风继行的威压,顿时浑身动惮不得,脸上满是潺潺汗水。

        风继行缓缓的将玉箫的粉末撒尽,笑道:“看來,天书取代圣殿的日子,还早着呢……”

        直到风继行的威压弥散了之后,姬熵才深深的吸一口气,连退数步,脸色苍白,刚才的处境犹如在十八层地狱走了一遭一般。

        项彧嘴角上扬,淡淡一笑,但沒有说话。

        倒是林沐雨的灵脉术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风继行的王者斗焰至少比之前弱了两成,区区一本下品地书居然耗掉了他两成力,如果按照这种法则的话,五本下品地书恐怕就能耗尽风继行的力量了,看來天书在大陆上盛极一时也是不无理由的。

        当风继行俊逸的脸庞上渗出少许汗水站到林沐雨身边的时候,他低声说了句:“乖乖,天书果然厉害……要命。”

        林沐雨点头一笑:“谁让你逞能的。”

        “我还不是担心你这个沒良心的小子会丢人,你是圣殿大执事,帝国武者心目中的神,你自然不能败在天书之下了,而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禁军统领,输了也不丢人。”风继行振振有词。

        林沐雨知道他在想什么,咧嘴一笑:“行啦,这次算我的,欠你一个人情。”

        “嘿,这还差不多。”

        ……

        地书的被毁,多少让天书阁掌事姬林有些面子上挂不住,好在风继行会做人会办事,远远的抱拳拱手、满怀歉意的说道:“刀剑无眼,风继行不小心损毁了地书,还请掌事大人见谅,但我是不会赔的,一本地书价值连城,我风继行为官清廉,可沒有那么多的钱赔你。”

        众人哄堂大笑。

        姬林倒也洒然,抱拳道:“风统领说哪里话,较量本來就是刀剑无眼,您沒有伤及姬熵,老朽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说着,姬林目光中透着一缕寒意,道:“只不过,天御之门重新开启沒有多久,不少神文都已经遗失在大陆之上,天地之力重新汇聚也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暂时天书阁还沒有人能写出天书,如果写出天书的话,还请风统领再來一试天书的锋芒。”

        这无疑是一种挑衅,同时也是捍卫天书阁的一种方式。

        风继行沒有说话,心里暗骂一声:姬林你这老狐狸,想用天书折磨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若是在战场上,老子早就飞刀夺你小命了,还会给你引动天地之力的机会吗,哼,幼稚……

        ……

        不久之后,午宴开始了,剑拔弩张的氛围也缓解了许多。

        宴会开始沒多久,一个熟悉悦耳的声音从外面传來,是唐小汐來了。

        “汐郡主到。”门人大声喊着。

        众人纷纷看去,许多人都是最近才來到兰雁城,尚未见过这个传说中的天下第二美人,在众人的目光下,唐小汐身穿红色绒毛软甲、下身白色兽皮短裙,脚踏金色云靴走了进來,手里提着一条火光灿灿的镇国鞭,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笑意,瞬间就让这个枯燥无味的宴会变得光芒四射起來。

        “小汐见过爷爷。”唐小汐冲着唐澜行了个淑女礼。

        唐澜的脸上满是溺爱:“小汐來啦,好好,入座吧。”

        “嗯。”

        唐小汐却沒有坐在唐澜身边,而是席地而坐在林沐雨的桌案一旁,笑着说:“我來晚啦……天书大会怎么样啊,见识过天书的威力沒有。”

        “见识过……真TMD厉害……”林沐雨压低声音道。

        唐小汐扑哧一笑:“沐沐,我也要学习天书刻文。”

        “哦。”

        不远处,一个贵公子抬起头來,脸上堆满了笑容:“如果汐郡主想学习天书刻文的话,我欧阳豹倒是愿意僭越,当郡主暂时的老师。”

        是欧阳世家的三公子,据说欧阳豹已经写出了两本灵书了,也算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

        不过唐小汐沒有买账,粉嘟嘟的小嘴上扬起來,说:“沐沐,你跟我一起学天书刻文吧,反正修炼那么枯燥,对不对。”

        她居然完全沒有一丝要理欧阳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