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梼杌肉的神效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梼杌肉的神效

    作品:《炼神领域

        “算了……”

        尉迟才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其实……其实我早应该想到,在兰雁城的圣殿内也有一个人曾经化名叫做林炙,我早就应该猜到就是他……”

        犁长老一愣:“少主是说,刚才那个小子就是兰雁四杰、风雨雷电之一的林沐雨。”

        “沒错。”

        尉迟才的脸上掠过一丝黯然,道:“否则又是什么人能有这个能耐,在一万多人的修炼者中夺取神兵,杀死梼杌凶兽呢。”

        犁长老的眼中带着些许寒意:“少主,我们有近三百人,其中不乏修为不凡的高手,如果我们动武的话,这林沐雨双拳难敌四手,恐怕也会落于下风,只要我们夺下那柄神器,定然能让家族重新崛起,只要少主一声令下了。”

        “算了……”尉迟才目光冷峻道:“难道长老看不出來吗,林沐雨收敛了自身的气息,据说他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跻身于圣域强者之列了,以他的天赋,恐怕如今应该已经领悟王者斗焰踏入圣王境了吧,我们人虽多,但真的能敌得过一个拥有双武魂的圣王吗,何况……长老现沒有,林沐雨对身后的两名绝色美女毕恭毕敬,全天下还有谁能让云翎侯林沐雨那么恭敬。”

        犁长老惊住了:“难道少主认为……那两个女孩是亲茵殿下和唐小汐郡主。”

        “除了她们二人,又有谁有这般的绝代姿容与旷世气质呢。”尉迟才叹息一声,道:“林沐雨这种人……注定是人中之龙,我们又何必跟这样的人为敌,算了算了,家族尉迟天和尉迟宴还在兰雁城苟延残喘,女帝殿下既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得下我们尉迟家,我们就不能再自己滋事了。”

        “那现在我们何去何从。”

        “去云岭,再找找,看看有沒有什么收获。”

        “是。”

        ……

        战马疾驰到了半夜,却一路上沒有看到客栈,沒有办法只能露宿了,林沐雨牵着马,分辨了一下方便,带着两个美女进入寻龙林,就在一处峭壁下寻个干燥的地方搭建起一座简略帐篷來,帐篷是草绿色的,这样也不容易被人现。

        深秋夜冷,寒风呜呜的拂过丛林,远方传來一阵阵迅狼的嚎叫声。

        林沐雨抱來一堆干柴,燃起了篝火,随后在乾坤袋里找到了一张行军锅,倒上水之后加入油盐酱醋,然后再洗干净一些梼杌的腿肉,按照常识,这应该是梼杌身上最好吃的肉了,把一块块的肉切碎之后下锅,烹煮了一会之后,居然能看到一道道湛蓝色的灵力光芒从锅内沁入沁出的样子,果然正如传说中的一样,梼杌的上古异兽,它的肉算得上是“灵肉”,吃了之后是可以增进修炼者的功力增长的。

        林沐雨暗暗欣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的乾坤袋和秦茵、唐小汐加起來的梼杌肉足够三个人吃半年的,反正肉存放在异空间里不会腐坏,这半年内勤加修炼,或许自己能踏入圣元境吧,再不济也至少是圣迹境,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好香啊……”秦茵依偎在他的身边,笑吟吟的说道。

        林沐雨点点头:“嗯,一会吃了肉汤之后,小茵你反复运转斩龙诀心法,看看修炼效果和平时有什么区别。”

        “嗯。”

        溺爱的轻抚着秦茵的香肩,林沐雨又看向了醋兮兮的唐小汐,禁不住一笑,说:“小汐的二位火狐也需要灵力來增进修炼,所以一会也多吃一点,我希望我们三个人都能一起踏入神境,甚至修炼到最终都能跻身神帝之列,这样我才能有机会使用斗转轮回之力带着你们一起回我的家乡,感受一下那里的生活。”

        唐小汐扑哧一笑,放下手里切肉的小刀,双膝跪在地上,顺着草地风姿绰约的爬了过來,双手攀着林沐雨的膝盖,不动声色的将衣襟下的波澜轻轻压在他的腿上,笑吟吟问道:“沐沐,你家乡是什么样子的,先给我和小茵描绘一下吧。”

        “我的家乡啊……”

        林沐雨沉吟一声,道:“在那里,我所在的国度叫做‘中国’,而我家乡所在的城市叫做‘上海’,那是一座美丽的城市,道路特别宽阔,楼层非常高,路上奔跑的铁驴子也十分炫,在我们那里,有许多许多的小伙伴,还有我的爸爸和哥哥,只不过……”

        他神色一黯,道:“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居然來到了这个世界,而我在另一个世界的躯体应该还在沉睡之中吧,又或者,我的躯体也一起消失了,那爸爸和哥哥该有多么着急啊……”

        “沒关系的啦。”

        秦茵将脸蛋伏在他的怀里,柔声道:“如果我们拥有斗转轮回之力,完全可以逆转时光回到你消失的那一刻,而且,我们拥有永恒的生命了,沒关系的。”

        林沐雨看着天空中的繁星,一手握着秦茵的手,一手握着唐小汐的手,感慨的说道:“在我的世界里,一个男人在一个时间内只能喜欢一个女人,不过……如果我们真的拥有永恒的生命,那么一千年后、一万年后,你们两个还会陪着我吗。”

        秦茵和唐小汐同时抬头看着他,两双美目中透着眷念情意,秦茵笑着说道:“一千年后、一万年后,谁知道呢,即便我们不能陪着你,但我们会一直喜欢你,爱你不变。”

        “一万年,好长。”

        唐小汐的目光有些迷离,忽地低下头,用脸蛋,摩挲着林沐雨的手背,轻声道:“自从我们银杉城的见面,小汐就喜欢你,我毫不掩饰的喜欢着你,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便是喜欢你,谁也不能改变,这是我的人生啊,我怎么能被别人左右。”

        林沐雨心里感动不已,用力的握了握两个女孩的手,说:“那我们就约定了,一千年、一万年之后,依旧要在一起。”

        “嗯。”两个女孩同时用力点头,目光中满是认真。

        ……

        这时,汤锅里肉香四溢起來,梼杌的身躯虽然十分巨大,但肌肉纹理却非常精细,这肉质自然也不是一般的好吃,林沐雨取出碗來,一人一碗肉,两个少女细嚼慢咽的吃着,林沐雨则一连三碗,管它梼杌肉蕴含多少灵力,对林沐雨來说先这是一种肉,补充体力的东西。

        很快的,一锅肉全部都解决掉了,喝了点水之后也已经是深夜,三匹战马在不远处的山谷里吃草,该睡了。

        这顶帐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林沐雨躺下之后,心里直打鼓,虽然秦茵和唐小汐也都是和衣而睡,但毕竟跟两个绝色美女躺在一起,说一点都不心动是假的。

        于是,做起來运功修炼。

        煅龙骨残卷一次次的锻造着新的功力与血脉,当林沐雨运行一周天之后,就感觉一股玄奇的灵力从身体深处涌现出來,正是梼杌的肉所提供的灵力,煅龙骨残卷心法运行第二周天之后,气海中的斗气强度也似乎强横了不少,气海容量更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增容了不少,果然,食用梼杌的肉之后修炼效果简直是平时的4-5倍之多啊。

        狂喜不已,林沐雨默运功力,一次次的修炼着,而一旁,秦茵在闭目静修着斩龙诀,唐小汐则依偎在被子边,不知何时睡着了,只是肩膀上的二尾火狐不断的跳跃着,似乎在主人睡着的时候也能汲取梼杌肉提供的灵力,那火狐的尾巴渐渐的生长茁壮起來,也意味着唐小汐的武魂力量也越的强悍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沐雨缓缓睁开眼睛,气海中的王者斗焰变得愈的雄浑,修炼效果十分显著,但就在这时,一股极其奇怪的燥热感从心底深处升起,让他几乎无法闭上眼睛,浑身也满是虚汗,体内的热量不吐不快,更奇怪的是,灵智仿佛也迅的不受控制一般。

        “小茵……”

        他蜷缩在被子里,拼命的用王者斗焰压抑着体内的躁动。

        “怎么了,阿雨。”秦茵低头看看他,俯下身來,将脸蛋贴近。

        这更加不得了,一股自心底的躁动让林沐雨彻底无法冷静下來,飞快的将秦茵抱入怀中,吻在她的红唇之上,手掌攀上让人神往的圣洁山峰,而秦茵则呜呜的叫了声,轻轻推开他,问:“阿雨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林沐雨有些尴尬,脸色通红:“感觉像是被下了药一样……”

        秦茵皱眉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吃的东西都一样啊……”

        林沐雨呜咽一声,更是滚烫难耐,就在这时,唐小汐一个侧身躺在了他的怀里,简直就像是久旱逢甘露一般的将她用力抱住,唐小汐在睡梦中感觉自己被抱住,急忙睁开眼,看到是林沐雨之后虚惊一场,正打算继续睡时,但林沐雨灼热的鼻息就喷在脸蛋上,有些不正常。

        “啊。”

        唐小汐睁开眼,看着林沐雨隐隐泛红的气海,道:“我的天……沐沐的气海在膨胀。”

        “为什么,小汐。”秦茵急忙问道。

        “我也不知道,难道是因为梼杌肉。”唐小汐睁大明眸,道:“一定是了,据说梼杌肉属火,而且十分狂躁,女子吃了之后纯阴之身可以抵挡,但男子就沒有办法了,所以吃了梼杌肉的男子都是要很快寻找一个女人,那个……那个的……”

        她脸蛋通红,说不下去了。

        秦茵看着林沐雨难受的样子,也瞬间脸蛋红了:“那怎么办,小汐,我们……我,或者是你……总要帮帮他……”

        唐小汐沒好气的看了一眼好闺蜜,笑道:“好啦,小茵你别想太多了,这种火热气息虽然那个办法可以宣泄,但还有一万种别的办法也能宣泄,所以……可能让你失望咯,嘻嘻……”

        看着坏笑着的唐小汐,秦茵不禁莞尔:“还有什么办法,你快试试,阿雨哥哥好难受的样子……”

        “嗯。”

        唐小汐坐起身,扶起了林沐雨,单手一轮,顿时一道靛青色符印出现在掌心里,对着林沐雨的气海就按了下去,,清心咒。

        ……

        “又來……”

        林沐雨的灵台瞬间清明,睁开眼睛之后,幽幽说道。

        秦茵看到他沒事之后也放下心來,还沒來得及喜悦,便心头一乱,问:“为什么会说‘又’呢。”

        “啊,这个……”

        林沐雨、唐小汐一起沉默了,一起扭过头去,像是做错事的猫头鹰一样瞪着帐篷外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