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四百四十章 蓄势待发
  • 第四百四十章 蓄势待发

    作品:《炼神领域

        傍晚时分,魔族又攻城了一次,丢下数百具甲魔的尸体之后逃之夭夭了,似乎浅风并不打算强行攻打城池的样子,又或者,他有别的打算。

        魔族大营内,一群高级将领目光冷峻,等待着训话。

        浅风将手掌覆盖在一盏茶上,轻轻感受到蒸气,头也不抬的问道:“有两位殿下的消息了沒有。”

        “暂时还沒有。”

        炼硎抱拳道:“殿下是被帝国的水师战船所掳走的,那战船在稻江上航行,我们的翼人追踪到战船的时候,船上已经沒有人了。”

        “哼。”

        浅风轻轻一掌落在桌案上,道:“如果找不回两位殿下,我们就等着一起掉脑袋吧,还有,鲎人军团什么时候能到。”

        “那群水鬼。”炼硎的神情有些不屑,道:“鲎人天生愚蠢,不谙通信之道,所以暂时还沒有他们的消息,不过两个月前他们就已经抵达岭冬行省的东部浅海区域了,按理说如果沒有迷路的话……他们现在已经进入苍南行省境内的稻江流域了。”

        “打磨精锐锋利的小型兵刃。”

        “统领,用这些做什么。”

        “配备给鲎人军团。”浅风淡淡道:“林沐雨开始挖掘稻江水域了,不用想,他得知我们筑城便已经放弃了陆地撤退的方式,所以打算从稻江里,撤退……嘿嘿,如果他真的想从水路走,那便是自己在找死,鲎人军团能够轻松的凿穿每一艘帝国,我要让林沐雨在稻江之上身败名裂,你速速去安排铸造兵刃,以及联系鲎人,让鲎人们给我憋住气,不准露头,否则林沐雨的耳目一定能感知到他们。”

        “是。”

        (注:鲎读hou,水底剑尾目生物)

        ……

        五谷城西城,“吱呀”一声,平铺在地面上的一扇巨大铁门缓缓开启,带着浓浓的尘埃,火把光芒照耀下,林沐雨一脸平静的在卫仇、司徒森、司徒雪等人保护下一步步的踏入地下,而五谷城原属的千夫长赵日天则举着火把,恭敬道:“这座造船厂早在三百年前就建好了,因为藏在地下,所以除了总督之外很少有人知道,我们也是最近偶尔发现的。”

        地下的空间十分宽敞,远远的,一艘艘战船搁浅在地面上,地下船厂的水早就干涸了。

        “什么时候发现的。”林沐雨问道。

        “就是今天早上,几个孩童玩耍的时候无意发现了这里,属下对这里保护得十分周到,微丝未动。”

        “是吗。”

        林沐雨看着一艘战船脚板上的脚印,禁不住暗暗一笑,说:“走,我们上船上看看去。”

        等到众人登上这第一艘战船的时候,却发现上面堆满了一个个箱子,卫仇走上前撬开第一个箱子,里面金光璀璨,居然全部都是金茵币。

        “天……”司徒雪一双美目快要飞出金光了。

        赵日天道:“这些战船都是胡铁宁的。”

        “这样啊……”

        林沐雨微微一笑:“应该是胡铁宁原本打算用战船运送金币离开五谷城,结果沒有來得及离开就被父皇密令人射杀掉了,点算一下,这里一共有多少金茵币。”

        卫仇默默的数了数,道:“大人,这些战船上满满的都是金茵币,看数量的话……至少在两千万金茵币以上。”

        司徒雪忍不住的笑了出來:“哇哦,这次是真的发财了啊……”

        林沐雨道:“这些都是胡铁宁当初私自开采金矿铸币的非法所得,我们不能动,卫仇,派人下來把所有金币都搬下船,我们要用这些船逃生,带不了这许多的金茵币。”

        “啊,统领,不要嘛,这钱难道不要啦。”司徒雪有些不高兴了。

        林沐雨禁不住笑着看她:“雪将军不要着急,只是暂时不要,等到击败魔族之后,这里自然还是我们的地盘,再回來搬也不迟。”

        卫仇深吸一口气,道:“大人,恕我直言,这五谷城原本是项彧所统治的城池,也等同于是澜公的地盘,不过项彧和澜公的守将基本上全部都战死了,如果我们离开的话,最好留下一些人马镇守五谷城,这样击败魔族之后五谷城便是我们的,姓秦而不姓唐。”

        “我正有此意。”林沐雨点点头:“从龙胆营的千夫长里选出一人來担任五谷城的军队统制,赵日天任命为副统制,再选出十个百夫长担任五谷城千夫长,把五谷城内的守城军、治安军全部整合起來,这支军队以后只听命于我和女帝陛下。”

        卫仇笑着点头:“属下马上去照办。”

        ……

        深夜后,地下船坞一片热闹非凡的场面,龙胆营的众人飞快的搬运着一箱箱的金茵币,并且从稻江引水下來,将船坞内的近50艘战船全部下水,就只等着林沐雨一声令下而撤出五谷城这个绝地,毕竟谁也不愿意留在这里等死。

        帅帐内,司徒雪亲自捧着一盏烛火,跟在林沐雨身后照亮着沙盘上的地形。

        而林沐雨看了又看,最终目光落在五谷城、烈城之间的一片盆地平原之上,他深处食指按在上面,问道:“这是哪里。”

        一名五谷城的军事参谋抱拳道:“启禀统领大人,这片盆地叫野火原。”

        “海拔高度多少。”

        “1025米。”

        “稻江水面的海拔是多少。”

        “1023米,按照现在的季节來算,应该是1024米。”

        “太低了。”林沐雨皱了皱眉头,说:“稻江两岸的堤坝,海拔有多高。”

        “比水面高出百米,那是光明王二十年前下令修筑的堤坝。”

        “哦……”

        林沐雨禁不住的心情激荡起來,仰头看看天空,道:“父皇又帮了我一次。”

        “统领,您的意思是。”司徒雪一脸茫然。

        林沐雨笑了笑,沒有说什么,继续问道:“参事,野火原的面积多大,比之稻江的蓄水量如何。”

        参事眉头紧锁,道:“这个……需要具体测绘,否则属下不敢妄言。”

        “沒有时间去测绘了,说说你心里认为最正确的比例。”

        “是。”

        参事抱拳道:“统领,稻江主流域的水域十分宽广、湍急,按照野火原的面积來算,想要在野火原里积水一米,至少要稻江流域的水源三米,浇灌半个时辰之久,而按照统领大人的兵略,想要实施的话至少要在野火原蓄水五米,所以需要稻江流域水高三米,流速湍急的情况下浇灌一个半时辰,而且这只是乐观估计而已。”

        “我知道了。”

        林沐雨赞许的点点头:“辛苦你了,这件事你不能对任何人说,一旦成功,你就立了大功了。”

        “小人多谢统领栽培。”

        林沐雨又再次看看沙盘上的地形,这参事微微一笑,伸手一指稻江流域上的一点,道:“这里,距离风继行统领驻守的烈城只有五里之遥,这里曾经有个截断江水的坝,叫做‘烈城水坝’,后來被推掉了,但还保留了不少土坯,动用十万兵力、民夫,三日内就当就能筑起水坝蓄水了。”

        “好。”

        林沐雨一拍桌案,道:“取纸笔,我要给风大哥写信。”

        司徒雪听得一脸茫然,道:“是。”

        “还有,传令下去,在五谷城内寻找轻木,每个龙胆营将士都必须携带一块轻木,木头大小的标准是足够带着人体浮在水面上。”

        “是。”

        ……

        次日清晨,信鸟小白扑打着翅膀落在了烈城一座小院的窗台上,唧唧的叫了几声。

        一名灵药司女职员轻轻将小白抱起,敲门道:“大执事,信鸟來了。”

        “真的。”

        楚瑶翻身而起,一脸兴奋的从女职员手中接过信鸟,上面清晰可见林沐雨的字迹,虽然这封信是给风继行的。

        “走,随我去见风统领。”

        “是。”

        披上灵药司大执事的斗篷,快马加鞭直奔烈城南方而去。

        伤兵营内,不少与魔族作战中受伤的士兵在这里养伤,而风继行则在靶场内视察训练,当楚瑶來的时候,风继行马上转身道:“阿瑶,怎么了。”

        “阿雨來信了。”

        “快给我看。”

        “嗯。”

        风继行展开信笺仔细看了每个字之后,脸上禁不住的飞起了兴奋的神采。

        “阿雨说了什么,风统领。”

        “哈哈哈……”风继行笑了起來,眼中尽是战意,道:“这世上恐怕也只有阿雨能想出这么疯狂的战略……來人,立刻搜集全城的布袋、麻袋,把所有的布帛都给我拿出來制作成沙袋,装上沙土备用,动用我们能动用的所有人力,立刻去办,这是烈城乃至帝国最高的指令。”

        “是,统领。”

        风继行看向了南方五谷城的方向,道:“希望这次能成功,只要成功了……阿雨立下的便是旷世奇功啊。”

        “到底是什么……”楚瑶有些不乐意的问道。

        风继行溺爱的看了她一眼,笑道:“军事机密,不能告诉你,等我们成功了,阿瑶自然就明白了。”

        楚瑶是楚怀渑的妹妹,而风继行则是楚怀渑的挚友,或许在无形中,风继行已经把楚瑶当成亲妹妹一样的看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