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乾坤战法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乾坤战法

    作品:《炼神领域

        “來了。”

        大地之上传來了淡淡的脉动声音,风继行猛然睁开眼睛,望着远方根本无法看透的迷雾,道:“战鼓,入阵式。”

        “咚咚咚……”

        帝国的厌牛皮战鼓急速回响起來,而那12个乾坤战阵的6W帝国步兵在辽阔的丛林地带里迅速变幻阵型,纷纷的将长矛指向了外围,盾牌突起,一个个眯着眼睛,脸上满是战意。

        ……

        秦茵的手不自觉的握在了佩剑剑柄之上,一双星眸看着远方,灵觉里传來了一缕缕的脉动,真龙缚神锁辉映的盘旋在手臂周围,她似乎更加能够感应到甲魔的行动与到來。

        屈楚沉吟一声,道:“战斗开始了。”

        远方,迷雾中传來密集的嘶吼声,一个个提着战斧、长矛、巨刀的甲魔从迷雾中冲了过來,怒吼着冲向了人群,但眼前的敌人却像是一个乌龟壳一般的难以下口,当一个个甲魔大吼着冲上前的时候,却只撞击在一面面盾牌上,紧接着被十人乃至二十人合力用盾牌与长矛推开。

        “嘭嘭嘭……”

        响声不绝,潮水般的甲魔不断的冲击着乾坤战阵。

        风继行眯着眼睛,道:“击鼓,旋阵式。”

        “咚咚,,,咚咚,,,咚咚。”

        战鼓开始有节奏的敲击着,顿时远方的十二个战阵纷纷开始旋转起來,士兵相互交替承受甲魔的冲击,也使得战阵能够始终如一的保持在原地,长矛肆意突刺,将一个个甲魔刺透,转眼之间甲魔就已经损失无数了。

        但远方魔族的战鼓声也愈发密集起來,原來越多的甲魔冲进了战阵,开始振动翅膀飞起來扑入阵中,瞬间十二个乾坤战阵里都产生了一些小小的涟漪与波动。

        风继行看得真切,手按刀柄,继续下令道:“击鼓,进击式。”

        战鼓声变得无比密集起來。

        远方十二战阵中的战将听得很清晰,立刻下令,顿时一个个乾坤战阵停止了旋转,有规律的向着某一个方向推进着,后者用盾牌抵着前者的后背,如此一一相互拱卫,形成了十人、百人、千人的力量叠加,竟将一群甲魔推得连连后退。

        “轰轰轰……”

        铺满丛林绿叶的大地忽然裂开,是陷阱,一个个甲魔掉入了深坑之中,也不知道是谁从战阵里扔出一个火把,顿时深坑里的乌榉油燃烧起來,下一刻,甲魔们被乾坤战阵推搡得就像是下饺子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掉入满是烈焰的深坑之中。

        惨叫声此起彼伏,乾坤战阵两两之间居然还有一个个的深坑陷阱,这是浅风决计不会想到的。

        超过三十个深坑中的烈焰冲天而起,火光照耀着战阵中士兵们手持的盾牌,甲魔的惨叫声似乎也呼应着曾经他们的杀戮。

        就在这时,忽然一群甲魔从战阵正中心冲了过來,势不可挡。

        “他们闯中宫了。”章炜咬牙道。

        “沒关系。”

        风继行剑眉一扬,道:“一旦他们进入射程,箭箱营就开始发动攻击。”

        “是,统领。”

        不出所料,就在甲魔冲进了中军大约200米的时候,箭箱齐齐的发动,无数箭矢密集如雨的飞出,800个箭箱一起发动,瞬间挥洒出数万枚箭矢,这种力度何其的恐怖,只是一轮爆射,近千个甲魔全部都变成了刺猬躺在了帝国中军观战台的前方了。

        远方,烈焰依旧在熊熊燃烧,乾坤战阵不断的飞旋,抵挡着甲魔的进攻。

        这震撼人心的战争直看得众人目瞪口呆,唐天看得心惊胆寒,禁不住的喃喃道:“风继行……真乃帝国虎将也……”

        秦茵一样欣慰无比,道:“魔族从通天峡出现之后,野战一直无敌,今天风统领大约要破掉这个惯例了,帝国有风统领在,是一种福祉。”

        风继行却剑眉紧锁道:“殿下,这事情……言之过早,乾坤战阵虽然厉害,但也有致命性的弱点。”

        “是什么。”秦茵问道。

        “体力。”一旁的项彧接上这句问话,道:“乾坤战阵对士兵的体力要求实在是太大了,不停的变换战阵,能让一个士兵在一个时辰内就耗尽全身的力量,而魔族的进攻源源不绝,所以乾坤战阵只能阻延片刻,却无法一直将魔族阻挡在独角兽林中。”

        风继行点头道:“正如平南侯所言,时间仓促,末将也只能训练出这六万人组成乾坤战阵,等到他们体力耗尽之后,乾坤战阵大约也就无法再用了,末将会派出铁骑周旋,以阿雨留下的白钻箭远程射杀甲魔,配合箭箱、弩车继续消耗魔族的兵力,能拖延多久算多久,尽量为龙胆营争取一些时间。”

        秦茵轻轻点头:“那……有劳风统领了。”

        战鼓声越发的密集,战斗也似乎更加惨烈起來。

        近一个时辰的时间,也不知道有多少甲魔葬身于火海之中了,但甲魔军团仿佛杀之不尽一般,继续冲击着乾坤战阵,不少甲魔飞跃而起落入阵中,挥舞战刃大开大合的开始着杀戮,而体力已经不支的士兵们只能抵死反抗。

        十几个战阵纷纷都开始有些动摇的时候,风继行的俊逸脸庞上更是浮现出一层汗水,手臂轻轻颤抖着,目光如炬道:“击鼓,撤阵式,骑兵,准备冲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战鼓三声一响,顿时十二个已经开始动摇崩溃的乾坤战阵迅速变幻,每个战阵都分解为十几个小型战阵,一一提着盾牌迎向敌人的方向,但脚步后移,一步步的撤出了战场,这大约也是最能降低撤退折损的方式,那项闻天身为开国功臣,所著作的阵法如此精妙。

        “上马。”

        秦岩翻身骑乘上战马,提着铁枪,在马上抱拳道:“殿下,我率军冲杀去了。”

        风继行一样提着战刀走上前,从侍从手里接过战马,道:“我也去了,殿下保重。”

        秦茵睁大明眸看着二人:“你们都要小心,活着回來。”

        “是。”

        战鼓声响起,帝国驻守钢铁护墙所剩下的不到4W的重骑兵纷纷上马,分为多股发动了对甲魔军团的冲击,掩护乾坤战阵组成步兵的撤退。

        远远的便是一轮白钻箭射杀,一大片甲魔倒在血泊之中,但更多的甲魔张牙舞爪的冲了过來,风继行马上策马向回飞奔,利用距离优势继续弓骑战术射杀甲魔,而当甲魔们接近箭箱射程之后,马上便是一顿暴虐的射杀。

        丛林里满满的充溢着浓浓血腥气味,谁也不知道这一战到底折损了多少人、多少魔族,只知道地上到处都是尸体,还有那些在深坑中被焚烧的甲魔尸体,已经化为一片片微小的黑色尘埃飘散在风中了。

        ……

        战阵的另一方,甲魔临时大营。

        浅风端坐在帅位之上,手扶着剑柄看着远方的厮杀场面,脸色铁青。

        “元帅,人类已经快要穷途末路了。”一名万夫长级别的高等魔族笑着说道。

        “穷途末路。”

        浅风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冷峻道:“人类之中人才辈出,这……这个风继行如此擅长战阵之术怎能容他存活于世,一旦有机会,必须杀掉风继行,龙千林在岭南一战杀了雷冲两万多甲魔军队,已经是神族的耻辱了,今天……风继行再次让我浅风也尝到这种失败的耻辱感,必须要用风继行的鲜血來洗刷我的耻辱,命令,翼人军团飞过他们的战阵,沿途之上烧掉人类军队的粮食补给,沒有了粮草,我倒看看这风继行还怎么跟我打。”

        “是,属下明白了。”

        万夫长笑了笑,又说:“元帅,看來大秦帝国已经打算跟我们在独角兽林里决战了,这一战我们必然会大胜,斩首无数,要不要……属下派人去麓湖,把长公主和小公主接过來,她们看到元帅立下赫赫战功之后一定会在圣皇陛下面前为元帅多多美言的,甚至元帅兴许还有机会迎娶二位公主中的一位呢。”

        “不必了。”

        浅风皱了皱眉头,说:“秦帝国的水师战船,有动向沒有。”

        “沒有,我们派去的翼人斥候还沒有回报。”

        浅风猛然心头一惊,道:“笨蛋,速速派遣一支精锐的高等魔族军队回麓湖保护二位公主殿下,我的天……我怎么会那么糊涂……”

        “啊,元帅的意思是。”

        “风继行完全可以派遣水师战船绕过我们的视线去偷袭我们后方的粮草和两位公主殿下,难道你们都沒有想到吗。”

        “我们……”

        一群佩戴高级军官军衔的高等魔族目瞪口呆。

        ……

        夜幕中,麓湖北岸火光冲天,一群人类铁骑飞掠而过,手中的火折子不断的打火扔进魔族的粮草堆里,一堆堆的粮草迅速引燃,而甲魔们根本就不敢浇水,甲魔的翅膀易燃,而体内的油脂更是极好的引火之物,他们天生怕火又怎么敢去灭火。

        “副统领,前方有人拦截我们,是……高等魔族,不过数量不多。”

        “干掉他们。”罗羽拔出佩剑,一脸杀意。

        数千名铁骑横冲直撞,火光中,罗羽却隐约看到魔族的人群中还有两名手提着佩剑的少女,当即下令道:“那两个女性魔族别杀,我要活的,其余的砍光了。”

        数十名高等魔族,却又怎么能抵挡得住数千人类铁骑的冲击。

        ……

        那两个紫色眼眸的少女握着细剑的手有些颤抖,年龄较小的一个声音极其温婉,喃喃道:“姐姐,我们……我们即将战死在这里了吗。”

        “战死沙场是神族的骄傲,宁儿别怕,我和你在一起。”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