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四百三十章 破城之战
  • 第四百三十章 破城之战

    作品:《炼神领域

        细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春天的雨总是淫绵不绝,雨丝顺着秦茵的精致的五官缓缓落下,她眨了眨眼睛,低头擦拭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继续看着远方不断升起的魔族高墙,一旁,屈楚、风继行、项彧、苏妤等人守在一旁。√∟頂點說,..

        “殿下。”

        苏妤抱拳道:“浅风的主力都在我们的前方,似乎浅风有意想在我们的最强防御击溃我们。”

        “这个狂傲的魔族元帅……”项彧咬牙道。

        秦茵眯着一双美目,道:“我们当务之急是要知道浅风的心思,他筑起这道高墙是为了什么?澜公、外公,你们能猜测到吗?”

        唐澜手扶着雉堞,雨水顺着衰老的手掌缓缓流淌,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远方,道:“魔族的攻城器械并不精良,这也是他们的攻城云梯、攻城楼车迟迟无法攻破钢铁护墙的原因,如果他们在攻城楼车外铸造上一层钢甲的话,相信钢铁护墙早就被破了,以老朽之见,浅风筑起高墙无非是为了跟我们分庭抗礼,提升投石车的射程,能把石头石头投掷到护墙上来而已。”

        秦茵的香肩微微一颤,道:“这么……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这时,苏牧云忽地一个趔趄,脸色剧变。

        “怎么了,外公?”秦茵急忙道。

        苏妤也扶住了父亲,问道:“爹,怎么了?”

        苏牧云手掌微微颤抖,直指着远方的魔族土墙,道:“你们……你们可否想到,如果魔族的投石车上投过来的不少巨石,那会如何?”

        “不是巨石,那是什么?”风继行一愣。

        秦茵冰雪聪明,已然想到,神色一怔,道:“他们会投掷活物过来……”

        “活物?”项彧愣了愣。

        苏牧云头:“如果他们投掷的是活着甲魔,万千甲魔从天而降,落在钢铁护墙的内侧,我们该拿什么来阻挡?”

        “天……”风继行猛然一握刀柄,道:“浅风……浅风这厮不会真的想到了这个办法吧?”

        “一定是了。”

        唐澜一脸苍然,看着远方不断筑起的土墙,道:“他们的墙壁已经足足有近二十米高了,钢铁护墙的墙高是四十五米,加上他们投石车的投射能力……应该是时候了,我们需要早做决断,不然的话……恐怕会措不及防啊!”

        “知道了。”

        秦茵目光幽幽道:“钢铁护墙已经不安全了,外公、澜公,我这就派人送你们离开钢铁护墙,你们先行回帝都吧!”

        苏牧云骇然:“茵,你……”

        “外公,您都那么大年纪了,应该有个善终,而不该在战场上……”秦茵双眸一红,幽幽的看着苏牧云,道:“外公,茵没有什么亲人了,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

        苏牧云浑身颤抖,老泪纵横,低声道:“苏妤,暮雨城的所有兵力现在交由你指挥了,务必保护好茵,守住钢铁护墙。”

        “是,父亲!”

        随后,苏牧云、唐澜两位大公在近卫骑的护送下离开了钢铁护墙,消失在绵绵雨幕之中。

        ……

        “殿下,您为什么不走?”风继行皱眉道:“战死沙场是我们军人的宿命,而您是女帝,实在不应该留在这里。”

        “不,如果我走了,军心会乱,我不走,屈老会在这里保护着我。”

        “那好吧……”

        风继行再抬头时,就看到远方的魔族土墙上“吱呀吱呀”的发出响声,果然,一架巨型投石车已经被推上了土墙了,紧接着便是第二个、第三个,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一片。

        项彧微微一愣:“现在怎么办?我们只能这样坐以待毙吗?”

        秦茵淡淡道:“帝国所有兵权全部交由风继行指挥,现在,风统领你是前线最高统帅,由你来指挥这场战争了。”

        风继行不禁苦笑一声:“殿下真是为难我风继行了,临危受命……这危机也太大了。”

        着,风继行转身看向一群将领,道:“命令所有士兵都换上盾牌,将盾牌高举过形成一面巨盾,当魔族落下来的时候,利用盾牌把他们重新丢下钢铁护墙去,盾牌不够用的话,一应长矛抵住地面,直对着魔族投射的方向,他们敢落下就让他们变成烤串!”

        “是,统领!”

        所有人纷纷头。

        风继行又看看身后,问道:“章炜,我们还有多少乌榉油?”

        “大约一万多桶,统领,怎么了?”

        “把乌榉油倾倒在城内的沟渠里,再派人挖掘更多的沟渠,保证每三米区域都有一条沟,并且已经倾洒上了乌榉油,搜出钢铁护墙内的所有引火之物,雨一停就全部铺开。”

        “是!”章炜脸上一片苍白,道:“统领,您这是要?”

        风继行紧握铁拳,淡淡道:“钢铁护墙花了帝国五亿金茵币,就算是毁了,也一定要毁得有价值,立刻去办吧!另外,把城池上的所有箭箱、弩车全部撤下,送到钢铁护墙外的独角兽林里妥善安置,准备跟魔族决一死战吧。”

        “是!”

        ……

        “蓬!”

        一声巨响,一架投石车猛然巨响,投射出的不是巨岩,而是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正是一只浑身佝偻着的甲魔,就像是一只甲虫一般的身体蜷缩成一团,依靠背部的硬甲来保护脆弱的部分,以一个十分怪异的曲线落向了钢铁护墙之上。

        “当!”

        风继行长刀出鞘,凌空一道挥过,顿时这个投掷过来的甲魔在空中就被肢解了,众人纷纷大笑喝彩。

        不过,投石车的声音不断响起,空中也越来越多的甲魔投射而来,很快的,城池上的守军只能疲于应付了,而地面上,一架架攻城楼车再次来了,简直是雪上加霜!

        “挡住,一定要给我挡住!”

        风继行脸色森寒,提着斩风刀在人群中不断冲杀着,将一个个甲魔劈成一堆烂肉,而项彧则聚起混沌之力,嗜血枪连连发动穿透性的圣域攻杀,将一个个落在城池上的甲魔刺透,无数甲魔从天而降,“噼噼啪啪”的砸落在城池上士兵的盾牌上,或者撞击在突起的长矛上,巨大的撞击力下被刺成了一串,但更多的则是滚落在城池上,或者是城内,肆意砍杀起来。

        “哈哈……”

        城池下,传来一个熟悉的笑声,不知何时一个身穿金色铠甲的魔族出现了,正是浅风,怒吼一声,剑刃之上的宗师魔劲狂涌而出,对着钢铁护墙的铁门就是一次轰击!

        “嘭!”

        城墙都在疯狂颤抖着,那铁门竟然承受不了浅风的一击,直接被洞穿了!

        浅风纵身一跃,带着一群高等魔族战士出现在云梯上,遥遥冲着城墙上的秦茵微微一笑:“秦茵殿下,我们又见面了!”

        “吼!”

        一名四星魔宗强者提着战斧冲了过来,怒吼声中斧头一旋劈向了秦茵的肩膀。

        “嘭!”

        战斧骤然被弹开,一面龙形能量晶盾出现在秦茵侧方,是斩龙诀第三式的圣龙盾,秦茵手中的紫茵剑快若闪电的递出,带着真龙缚神锁的力量直透这名魔宗强者的肩膀,“噗”一声鲜血飞溅,但他身体周围的护身罡气也十分浓烈,否则恐怕就要被紫茵剑完全洞穿了。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柔弱绝美的女帝居然还有这样的修为,这个四星魔宗强者连退数步,脚踏气旋短暂的停留在半空中,身后传来浅风的吼声:“笨蛋,你以为秦茵那么好杀吗?给我滚回来!”

        这四星魔宗强者急忙后退,但秦茵身形骤起,长剑从天而降,化为星雨。

        “想杀老子?来吧!”

        他瞬间狂态毕露,周身满是血煞魔息衍生的气旋,一道道气旋裹住紫茵剑,拖拽着秦茵的身躯坠落下城池,但秦茵哪儿有那么容易上单,手掌轻轻一振,漂亮脸蛋上满是杀意,一道缚神锁凌空出现,“噗嗤”一声穿透了这个魔宗强者的大腿。

        “殿下,危险!”

        屈楚踏着圣天境的领域力量凌空落下,猛然抓住秦茵的香肩将其丢向城上,自身则急追而下,掌心一张,低喝道:“死!”

        “嗡!”

        火鼎张开,武魂光芒四溅,烈焰瞬间将那四星魔宗强者轰成了粉碎!

        “混账!”

        浅风大怒,手臂周围满是宗师魔劲,血红色的瞳孔里布满了愤怒,长剑带着无尽的魔劲笔直的轰向了屈楚的后背!

        屈楚何等修为,空中猛然一弹身居然滞住身形,火鼎笼罩住身躯,双掌齐齐推出,烈焰冲天而起,与浅风这一击撼动在一起!

        “嘭!”

        能量风暴轰然炸开,身后的城砖悉数化为齑粉,居然将钢铁护墙的中部给轰碎了,这护墙是肯定保不住了。

        浅风旋身飞退,体内魔劲汹涌澎湃,气血激荡,目光凛然道:“火鼎屈楚,果然名不虚传!”

        屈楚傲然立于风中,袍袖迎风摇摆,淡淡道:“魔族妖孽,不过如此!”

        “哼!”

        浅风缓缓后退,剑锋直指着钢铁护墙,道:“今日,必须给我攻破此城,生擒秦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