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救星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救星

    作品:《炼神领域

        清晨,浓雾笼罩在整个稻江两岸,甚至完全看不到对岸的魔族在做什么,唯一能感受到的是天空传來拍打翅膀的声音,翼人,那是魔族的斥候军队。

        ……

        “拿我的弓來。”

        要塞外的小道上,秦茵身着笔挺的深蓝色女性帝**装,身后披着蓝色紫茵花女帝长袍,从侍从手里接过了一张弓,美目中神光流转,猛然拉开战弓瞄准天际,雾气中什么都看不到,她只能听声辩位,“嗖”一声箭矢离弦而去,下一刻,空中一名翼人应声惨叫,落在了前方的丛林中。

        “殿下好箭法。”风继行忍不住赞叹道。

        秦茵则有些狐疑的站在那里,似乎修炼了斩龙诀之后,整个人的灵觉都清晰多了。

        一旁的屈楚骑乘在战马上,捻须笑道:“殿下无须怀疑,斩龙诀的玄力源自龙族,上古的神圣龙族对气息的敏感远胜于人类,所以殿下对气息、灵觉的感知能力或许已经和修炼灵脉术的阿雨相当了,不过……殿下的箭法着实了得。”

        秦茵眼圈一红:“这箭法是父皇教我的……”

        屈楚、风继行沉默了一会。

        众人徐徐走在小道之上,一共五千名禁军铁骑护佑在左右,再加上屈楚、风继行、秦岩三名高手,恐怕纵然是洛岚亲临也不能奈何秦茵了。

        江水滔滔不绝的流淌而去,秦茵策马而行,一道道化为龙形的缚神锁氤氲在身周,满是威仪,以至于一群禁军士兵甚至不敢抬头去看这位美貌卓绝的女帝殿下。

        秦茵忽地下了马,小蛮靴踩在将水边的草地里,牵马而行,马儿想吃草,她偏偏不让,牵着它一路走,逗得风继行也为之莞尔。

        “哗哗……”

        忽地,女帝长靴下迸溅出一道道的水花,秦茵禁不住的“咦”了一声,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若有所思的样子。

        “怎么了,殿下。”风继行问道。

        秦茵皱眉道:“昨天我走过这里的时候,稻江水位还沒到这里,今天就到了,水位至少上升了一米,这……春天水涨也不至于会这么快吧。”

        “确实沒有这么快。”风继行微微一笑:“但是……殿下想到什么了。”

        “嗯。”

        秦茵秀眉轻蹙,道:“风统领,我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情况……你说,魔族会不会填平稻江,试图一马平川的用辎重器械攻打钢铁护墙,如果真的水位提升了话,恐怕他们已经在这么做了。”

        “这……”

        风继行浑身一颤,脸色苍白:“來人,立刻快马加鞭沿岸往下流搜索过去,一旦魔族有什么异动马上回报给我。”

        “是,统领。”

        一群禁军铁骑飞驰而去。

        下游截断河流,上游水位提高,这是基本常识,风继行和秦茵的心底一片彻寒,不能小瞧了浅风,千万不能小瞧了这位魔族统帅的智谋,否则换來的一定是灭顶之灾。

        ……

        烈阳驱散迷雾,正午时分,一名飞驰在江边的禁军铁骑目瞪口呆的看着对岸,在那里,一大批甲魔正在來來往往的十分匆忙,他们肩膀上扛着数百斤装满泥土的麻袋,飞速疾驰,将麻袋丢在了江水之中,魔族果然在填平江水。

        江流已经被截断到了一半,这禁军铁骑脸色苍白的连连后退,策马大喝道:“快点发羽书给风统领,魔族在山林镇渡口的西方二十里外填江了。”

        晌午之后,大批人类军队齐聚在江边。

        秦茵、风继行、项彧亲自督战,手持重盾的帝国士兵在江边布成了一道防线,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填江。

        “不行,不能任由他们作为。”风继行神色一寒,道:“殿下,请出动水师吧,命令百里沧出战,摧毁魔族筑起的大堤,否则大堤一成,便是我们的劫难到了。”

        “嗯。”

        秦茵转身道:“百里沧,立刻率领水师出战,利用弩车、弓箭逼迫扰乱魔族的筑堤计划。”

        “是,殿下。”

        战鼓声隆隆作响,停靠在岸边的数十艘水师战船缓缓驶向了堤坝周围,甲板上满是手持长弓的弓箭手,相距堤坝大约50米外听闻,万箭齐发,一时间射得堤坝上的甲魔不断落水,而那强横的弩车钢箭更是能穿透魔族的甲壳,直接击杀。

        堤坝上的甲魔一片混乱,就在这时,一名浑身氤氲着血煞魔息的高等魔族将领策马而來,高举着长剑,大声喝着魔族语,很快的,一个个甲魔从身后拾起了一面面在阳光下泛光的盾牌挡在堤坝周围,顿时箭矢“砰砰砰砰”的大部分被弹射开來,而魔族的麻袋依旧“嘭嘭嘭”的置入水中,不断的截断着这条奔流不息的稻江支流。

        “不妙了……”

        项彧咬牙切齿道:“魔族居然想出这等卑劣的方法,实在是可恶。”

        风继续剑眉紧锁道:“传令下去,让水师用投石车把装满乌榉油的油桶丢到堤坝上,然后射入火箭,我倒看看这些甲魔能不能在火焰中继续筑坝。”

        “是。”

        不久之后,以弹射方式的投石车在战船上不断射出,一桶桶装满乌榉油的木桶掉入堤坝、水中,掉入堤坝中的全部破碎流溢开來,水中的则居然浮动在水面上,并未破损,下一刻,数十艘战船万箭齐发,顿时堤坝上的甲魔们陷入火海中,惨叫声连成一片。

        “吼。”

        一名甲魔猛然从水中捞起了一桶乌榉油,身体微微弯曲,猛然将油桶给扔了出去,“嘭”一声砸碎在战船甲板上,而那高等魔族将领举起长弓,一枚火箭准确的落在了战船之上,一时间引燃了堆积的乌榉油,轰然炸开,整艘战船满是烈焰,水兵们纷纷掉下水,一艘船也就这么毁了。

        秦茵秀眉轻蹙,沉默不语,心里愈发的沉重,魔族填江的战术几乎是无解的,一旦让他们得逞,就真的只能依靠钢铁护墙來拱护帝都了。

        “他们停止筑坝了。”苏牧云眯着眼睛说道:“不过,只是暂时的。”

        苏妤道:“殿下,我们该如何。”

        “乌榉油烧不了太久的。”

        秦茵轻叹一声,道:“传令下去,在钢铁护墙上大量囤积箭矢、石头等防御器械,准备依托钢铁护墙來守御魔族吧,水师战船即刻全部离开稻江支流,去稻江主流上待命,否则一旦江水被阻断,我们的战船就会尽数落入魔族手中。”

        “是,殿下。”百里沧抱拳恭敬道。

        秦茵又看向了风继行,道:“风统领,水师也听从你的调遣,寻找机会,一旦魔族有所疏忽,水师战船可以直接停靠在东岸,派出军队去烧魔族的粮仓,粮食一断,魔族决计支撑不了太久。”

        “是,殿下,末将遵命。”

        风继行深深的看了一眼奔流不息的稻江。

        ……

        帝国西境,无尽森林,盘龙谷。

        一群蛮荒族勇士簇拥着大蛮荒神缓缓走出了山谷,这是战争发动之后第一次正式的会晤交谈,战鼓非常的轻缓,显示着双方讲和之心。

        林沐雨下了马,带着唐小汐、唐镇、卫仇等人迎上前,双方就在林间空地上站定。

        “久违了,族长大人。”林沐雨抱拳一笑道。

        大蛮荒神仿佛老了许多岁一般,神情有些颓然,笑着说道:“林沐雨统领,大蛮荒族永远不会被征服,但是今天,我们却可以在这里缔结两族的友情与盟约。”

        “那是自然。”

        林沐雨笑道:“大蛮荒族与人族虽然种族不同,但都是人,系出一脉,大蛮荒族有难,人类帝国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谢谢统领美意。”大蛮荒神微微一笑,说:“统领的意思是……我们蛮荒族的族人可以留在无尽森林里休养生息,前提是为你提供优秀的战士,是吗。”

        “是。”

        “蛮荒族战士都是上古蛮神的后裔,我们的血脉非常精纯,每一位蛮荒族战士的生命都十分的珍贵,这一点……统领大人应该明白吧。”

        “我知道,我会尽力保证他们的安全,一旦有蛮荒族战士殉国,我自然会补贴给你们足够的金币。”

        “按照人类帝国的金茵币,一个蛮荒族战士战死之后,会补贴多少金茵币给我们。”

        “一百枚。”林沐雨道。

        “一百。”大蛮荒神皱了皱眉头,道:“父生母养,他们都是鲜活的生命,原本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难道就只值一百枚金茵币吗。”

        林沐雨道:“帝国正值战事,经济也十分不景气,我这已经足够多了,帝**人战死的抚恤只有五十金茵币而已啊。”

        “可是,蛮荒族的总人口已经从当初的一千多万人缩小到了不足百万人,我们承受不起更多的损失了,况且,这是人类与魔族之间的战争,与我们大蛮荒族根本沒有任何关系。”

        族长像足了一只老狐狸,一点点的剥削着林沐雨这位可怜的“征服者”。

        “这样吧,一百五十金茵币,绝对不能再多了。”林沐雨颔首道。

        “统领大人仁慈。”

        族长继续道:“大蛮荒族传承自上古蛮神,我们拥有令人骄傲的血统,绝不会向任何帝国称臣,这个……统领大人应该明白吧。”

        “我知道。”

        林沐雨拱手道:“放心,大蛮荒族迁居无尽森林的南方,分给你们土地,独立成国,您依旧是大蛮荒国的国主,沒有任何人可以命令您,而您与我的关系也只是朋友而已。”

        族长绽开笑颜:“统领大人,您果真是我们大蛮荒族的救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