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四百零七章 气海被破
  • 第四百零七章 气海被破

    作品:《炼神领域

        “呃……”

        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嚎之后,林沐雨连退数步,腹部传來一阵剧痛,是气海,这一箭居然射穿了腹部气海的外层斗铠。

        斗气源源不断的向外流溢着,他的脸色瞬间铁青,抬手拔掉箭矢,五指一张,斗气化为玄冰,“沙沙”的硬生生将伤口给冻结住了,同时腹部乃至胸前、双腿都几乎失去了知觉,拄着龙灵剑连连后退,扬起一双剑眉怒吼道:“你们是什么人。”

        人群中,那千夫长缓缓拔出马背上的阔刀,冷峻的脸上满是无情,道:“苍南军团前锋营统制唐祚,率领前锋营在这里恭候许久了,來人,林沐雨叛国投敌,已经成了义和国反贼的爪牙,给我杀,砍下他的头颅者,赏金十万。”

        一群苍南军团的士兵纷纷拔出马刀、长矛等兵刃,缓缓策动战马提速冲了过來。

        ……

        “嗡嗡……”

        林沐雨的脑海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铮鸣一般,那是斗气快速流失的后果吗,紧握着龙灵剑,他的心里满是恨意,能在墨松关前截杀自己的还会有谁呢,想必,这个唐祚是项彧派來的吧。

        不,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秦茵和风继行、卫仇他们一定已经在寻找自己了,说不定就在附近。

        “刷刷。”

        金色缚神锁涌动,萦绕在长剑周围,林沐雨原地巍然而立,龙灵剑在以火御剑的驾驭下直飞出去,“噗噗噗”的连杀数名苍南铁骑,紧接着他战靴一跺地面,无数道金色葫芦藤破土而出,将狂奔中的骑兵缠绕住。

        魔音刀。

        无形刀刃在空中飞过,林沐雨此时已经把魔音刀修炼到可以用御剑术的心法來掌控魔音刀了,完全不需要用魔音拳去驱策魔音刀的飞行轨迹,只见那无形的飞轮刀刃在空中不断回旋,刹那间连杀十多人,骇得唐祚等人目瞪口呆。

        “换弓箭。”唐祚远远的坐在马上,淡淡说了一句。

        一群骑兵纷纷换上了弓矢,下一刻利箭袭來,而林沐雨气海被破,身体凝滞几乎无法移动,只能立于原地以葫芦壁來抵御箭矢,金色葫芦壁固然坚固,但对斗气的消耗也十分巨大,转眼之间斗气的流失速度就更加疯狂了。

        “啊……”

        林沐雨惨哼一声,额头上满是汗水,难道今天就只能憋屈的死在这种小人手里了吗。

        “冲。”

        远方,唐祚等人发动冲锋的时候,林沐雨几乎快要睁不开眼睛了,体内的力量快要随着气海的宣泄流失光了,随之而來的是一种可怕的空虚感,几乎快要占据他的整个身体。

        “当。”

        唐祚的骑枪分离突刺在葫芦壁上,金色葫芦壁瞬间破碎,林沐雨的身躯晃了晃,在昏厥之前奋力一剑送了出去。

        “噗”的一声,唐祚的战马被杀死,连人带马滚翻在地,狼狈不堪,而身后的骑兵则一个个扬起长剑冲向了林沐雨,作势要将他砍杀掉,但也就在这时,恍若战神一般的林沐雨轰然倒下,终于,伤上加伤,他达到了体能与意志的极限了。

        “娘的。”

        唐祚从泥泞之中爬了起來,怒喝道:“杀了他。”

        “是。”

        一名副将下了马,提起马刀直奔林沐雨而去。

        ……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柄阔刀破天而來。

        “噗。”

        刀刃飞过,直接将副将的头颅给砍飞了,紧接着周围紫色雷电光芒氤氲,一名猛将几乎从天而降,抓住刀柄之后横扫一圈,又是五颗人头飞起,肩膀上的紫电烈焰狼光芒暴涨,他将利刀横在胸前,目光横扫周围,脸上满是愤怒:“一群畜生。”

        唐祚等人目瞪口呆,一名百夫长更是认出了眼前这人,马上下跪在地,颤声道:“参见……参见风继行统领。”

        唐祚也缓缓跪在地上,手里拄着长刀,道:“末将唐祚,参见风将军。”

        风继行低头看看昏厥在地的林沐雨,以及系在他腰间的秦雷头颅,禁不住的心疼不已,咬牙切齿道:“你们……你们等着。”

        说着,他单膝跪在地上,扶起了林沐雨,急切问道:“阿雨……阿雨。”

        但林沐雨双眉紧皱,昏厥不醒。

        身后方,密集的马蹄声传來,禁军、龙胆营的旗帜交织,至少超过五千名铁骑一起过來了,骑兵阵前方,秦茵一袭长袍的策马而來,当她远远看到林沐雨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时候,心如刀绞,翻身踉踉跄跄的走了过來,一双美目看着林沐雨的一身伤痕,喃喃道:“阿雨哥哥……”

        风继行抬头道:“殿下,唐祚等人在此截杀阿雨……只要殿下一声命令,末将立刻率领禁军杀光这群违抗女帝谕令的叛贼。”

        唐祚急忙磕头道:“风将军饶命,我们……我们也是听命行事啊。”

        “听了谁的命令。”

        秦茵拥住林沐雨,将手掌轻轻放在他的气海上,周身飞翔着缚神锁的力量,而那一条条缚神锁居然凭空幻化为一条条金色游龙,萦绕在林沐雨的气海伤口处,仿佛在治愈着伤势一般,而林沐雨气海中的缚神锁居然也有了一缕缕的回应,与秦茵的缚神锁相互辉映,似乎本源的缚神锁之间也有着一些微妙的维系。

        “启禀殿下,我们……”唐祚的额头上满是汗水,道:“我们……并沒有收到关于林沐雨统领的任何事情,只是得到确切情报,他投诚义和国了,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遇到他之后加以猎杀。”

        “放肆。”

        秦茵的一双星眸中满是嗔怒:“你们截杀雨统领,这岂是一句不知道所能掩盖得了的。”

        唐祚急忙求饶:“殿下,我们真的不知道啊……我……我是澜公的旁系血亲,请殿下看在澜公的面子上,饶小的一命啊……”

        “别说了。”秦茵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道:“风统领,把这群人全部押回墨松关,我们……我们现在带阿雨哥哥回墨松关疗伤,羽书通传屈楚大人,让他快点过來,看看如何治愈阿雨哥哥的伤势。”

        “是。”

        风继行一挥手掌,顿时卫仇、章炜等人马上率领龙胆营、禁军将这里的数百苍南军团骑兵围了起來,一个个下了兵刃,用绳索绑缚了双手,马缰绳一一相连,全部带回墨松关去。

        ……

        一辆战车之上,林沐雨静静的躺在里面,秦茵拥着他的脖颈,静静的坐在一旁,而风继行则解开了那黑色布帛,露出里面被玄冰封住的秦雷头颅,顿时他们明白了一切。

        秦茵的泪水在眼眶里盘旋着,鼻子一酸,拼命的忍着不哭,喃喃道:“为了带秦雷统领回家……阿雨哥哥几乎死在了义和国……”

        风继行眼睛通红:“嗯,帝**中,再沒有任何一人有这样的魄力与勇气了,阿雨他是好样的……”

        一旁的战马上,秦岩的泪水夺眶而出,泣不成声。

        山中,一骑飞掠而來,白袍飞扬,是屈楚。

        “阿雨怎么了,。”

        屈楚旋身落在战车之上,看着林沐雨浑身的伤势,一时间整个人都震惊了,低声道:“到底……到底是什么人……竟会这样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杀阿雨……”

        风继行抬头道:“应当是岭南义和国的圣域强者,否则……阿雨恐怕也不会浑身都是伤口,屈老,您快看看阿雨的气海,被唐祚这个小人用弓箭给射穿了。”

        “嗯。”

        屈楚深吸一口气,将手掌覆盖在林沐雨的气海之上,一道道圣天境斗气氤氲进伤口之中,他皱了皱眉,说:“还好,阿雨用冰系法则封住了气海的伤口,保住了武魂力量的源泉,小茵,你也用斩龙诀为他治疗过了吧。”

        秦茵点头:“嗯。”

        “幸好。”屈楚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是你保住了阿雨的修为,否则就一切都晚了。”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救回阿雨哥哥,他现在……现在昏厥不醒……”秦茵一张绝美的脸蛋上满是担忧。

        “沒事。”

        屈楚微微一笑:“也是造化,阿雨当初淬炼完璧药剂为小汐郡主觉醒火狐印,这完璧药剂我恰巧还有一些,用完璧药剂就能修复阿雨的气海损伤。”

        “嗯,那快点。”

        “好。”

        屈楚从乾坤袋掏出一堆瓶瓶罐罐,从中找到了完璧药剂,给林沐雨喝下。

        战车轻轻颠簸,但林沐雨依旧并未醒來,秦茵更加着急了:“为什么阿雨哥哥还是人事不省。”

        “殿下别急啊……”

        屈楚也有些无奈,道:“他浑身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胸前还被箭矢射穿过……普通人如他这样的伤势早就死了七八次了,阿雨能撑到现在也着实不容易,回到墨松关之后让他好好的静养一番,这个伤势,应该足够他养上一整个冬季了。”

        风继行也笑道:“殿下别急,阿雨多半要明天才能醒來,他的体能已经完全耗尽了,一会回去给他强行喂一点清粥帮他恢复体力。”

        “怎么强行喂粥。”秦茵抬头看向风继行。

        风继行摸摸鼻子:“这个……要看殿下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