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一个不留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一个不留

    作品:《炼神领域

        星绝城富庶,房屋很多,而且都沒有被魔族焚烧,所以龙胆营的近5000人就在城内的圣殿、灵药司、铁器铺等建筑内休息了,埋锅做饭,吃了丰盛的一顿饭之后都各自休息去了,而星绝城里灵药司的医官也赶了过來照料伤兵,夜晚一片静谧,唯有雨声与伤兵的呼痛声。

        林沐雨住在圣殿里,星绝城分殿的主事腾出了自己的房间给这位圣殿大执事居住,在圣殿中人的眼里,林沐雨的身份实在是太尊贵了,不单单是一支帝**的统领,更是威武无敌的大执事。

        怀抱着长剑,林沐雨靠在床头缓缓的进入了睡眠,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地外面传來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大执事睡了多久了。”

        外面的龙胆营侍卫道:“两个时辰了,姑娘,你有事吗。”

        “沒事,主事大人命令我伺候大执事起床洗漱,那我……就等在这里吧。”

        “好的。”

        林沐雨悠悠的睁开眼睛,经过四个小时的睡眠,体内的斗气已经接近巅峰的充盈,而且整个人的精神也十分饱满,修为越高,甚至连休息的时间都可以缩短了,他将长剑放在了一旁,说道:“侍卫,掌灯,让这姑娘进來吧。”

        “是,统领。”

        侍卫捧着一盏灯推门走了进來,而一名身穿黄衫的少女也一起走了进來,手里端着一盆水,道:“大执事,紫萝伺候您洗漱。”

        “不必了。”林沐雨站起身來,道:“我自己來就行了。”

        他一边抄水洗脸,一边问道:“紫萝,你也是圣殿的人吗。”

        “是啊。”

        紫萝恭敬道:“启禀大执事,紫萝两年前父母双亡,所以圣殿的主事大人收留了紫萝,让我就在圣殿里做一些琐碎杂事。”

        林沐雨皱了皱眉头,说:“据我所知,帝国圣殿的规矩有一条是圣殿不收女人。”

        紫萝惊慌道:“紫萝自己要求进的圣殿,苦苦相求之下主事大人才应允,还请大执事不要责怪主事大人……”

        “别怕,我不会责怪他。”林沐雨擦拭了一下脸庞,道:“岭南的所有城池都归义和国统治,事实上岭南的圣殿也已经不再由我督管了,纵然岭南的圣殿有什么新的规矩,我也无权过问,我明白这一点的,放心吧。”

        紫萝道:“大执事……您,您真好……”

        “哈。”

        林沐雨洗漱完毕之后,穿上衣甲,抬手拾起龙灵剑,笑着说:“走了。”

        “大执事去哪儿。”紫萝愕然。

        “军营。”

        林沐雨也沒有多说,只留给她一个俊逸的背影。

        紫萝站在原地,咬着红唇,默默的看着林沐雨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心头小鹿乱撞,对于许多少女來说,这位“兰雁四杰”之一的林沐雨堪称是梦中情人的典范,但偏偏他连正眼都沒有看自己的一眼,紫萝心底也并不奢求什么,或许能见他一面就已经天赐的恩典了。

        或许这个背影,她会记得一辈子吧。

        ……

        圣殿的广场上,龙胆营的士兵正在整备,四周炊烟袅袅,灵火司的士兵正在做饭,一股浓郁的肉汤香味氤氲在周围,卫仇、风溪两个人迎了上來,恭敬抱拳道:“统领。”

        “嗯。”

        林沐雨点点头,笑道:“今天的饭一定好吃。”

        “那是一定的,昨晚太守府送來了不少牛羊肉呢,不过……”风溪神色一窒,道:“根据斥候來报,星绝城的正南方出现了一支军队,似乎是來自钢铁护墙的义和**队,距离星绝城大约还有一个时辰的行程。”

        “哦,多少人。”

        “大约3000人,都是义和国的重骑兵。”卫仇嘴角一扬,笑道:“他们的目标正是星绝城,來者不善,这股兵力,我们吃得下吗。”

        “为什么吃不下。”林沐雨淡淡一笑,道:“传令下去,快点吃饭,准备集结迎战。”

        “是。”

        不久之后,饭毕,林沐雨率领卫仇等人沿着城内街道策马疾驰出城,如果对手仅仅只有三千人的话,那根本就不足为虑了。

        大雨已经停息,空气里弥漫着泥土与秋叶的气息,林沐雨带着数十名龙胆营高级将领來到了城外的土坡上,远远看去,灵脉术能够感受到大地传來的脉动,对方的骑兵越來越近了,并且空中还有一只只白色飞鸟,应该是义和国的侦查信鸟。

        卫仇立刻擎起长弓,“嗖”一箭将其射杀掉。

        “怎么办。”秦岩有些兴奋的握着长矛,道:“大哥,我们是依托城池守御,还是……直接率领龙胆营出城,跟他们在野外作战。”

        “先等等,打听到來人是谁再说。”

        “是。”

        再不久后,一名龙胆营的轻骑斥候疾驰而來,恭敬抱拳道:“大人,属下看清了,他们打着义和国叛贼吕昭的旗号,是吕昭麾下的一名将领,名叫熊超。”

        “熊超。”林沐雨皱眉道:“你们谁认识这个人。”

        风溪道:“我知道,熊超这个人虽然无谋,但骁勇善战,据说在兰雁城之战中,熊超的部下参与过对飞骑营、御林军的战斗,并且最后也参与了屠城,据称熊超此人残暴不仁,一柄钢刀就在兰雁城砍下过上千颗人头,被称为夕阳城的杀神。”

        “杀神……”

        林沐雨的眼神满是平静,淡淡道:“传令龙胆营出城,我们在半路以逸待劳阻击他们,全部给我上白钻箭,我要两军接近之前就让他们死伤三成。”

        “是,统领。”

        卫仇点头,开始为信鸟书写羽书,同时又问道:“我们要拆掉箭箱携带出城吗。”

        “不,别让他们看到箭箱。”

        “是。”

        ……

        不久之后,龙胆营4700多名精锐骑兵纷纷出现在山坡后方,浩浩荡荡,林沐雨看了看众人,道:“我率领一千七百人正面迎战,卫仇率领一千人迂回到右翼进攻,风溪率领一千人迂回到左翼进攻,秦岩和许剑韬率领一千人绕过那片林子,大战发动时迂回到他们的后方进攻,形成夹击之势,我要这群义和国的人一个都走不掉。”

        “是。”众将齐齐抱拳,迅速带领部下离去。

        林沐雨则深吸一口气,看着身后浩浩荡荡的一千多重骑兵,心里波涛万丈,终于再次直面攻占兰雁城的宿敌了,心里百味杂陈,但他身为一军统帅,必须按捺住愤怒,保持冷静。

        大军齐集在山坡上,几十分钟后,前方的丛林开阔地上马蹄声浓烈,打着义和国旗号的三千铁骑迎风而來,大军正前方,一名黑脸猛将手里提着钢刀,将长刀飞速扬起,看着前方山坡上的林沐雨,哈哈大笑道:“兄弟们,即刻进攻,击溃他们。”

        果然是悍将,就连阵型都不打算重整,就这么发动冲锋了。

        林沐雨缓缓扬起梨花枪,道:“开战。”

        踏雪一声长嘶,带着主人冲下了山坡,身后已经组成战阵的龙胆营骑兵也纷纷跟着冲了下去,遥遥的一个个张开弓箭,“刷刷刷”的一阵乱射,白钻箭头无坚不摧,血花迸溅,就如同林沐雨预料中的一样,尚未接触就射杀掉数百人了。

        同时两翼丛林里传來杀声,卫仇、风溪所率领的人马迅速形成夹攻之势。

        “嘭嘭嘭……”

        正面冲击下,龙胆营完全的优势,特别是前排的锥盾重骑,几乎碾压性优势的将对手撞得人仰马翻,林沐雨则提着长枪冲在最前方,一次次的抖动枪杆,将一个个义和国的士兵刺落马下。

        “杀掉林沐雨。”

        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数十名义勇兵一起围了过來。

        林沐雨杀意正盛,长枪横扫一周,忽地暴喝一声,八道金色缚神锁在四周地面上破土而出形成了实质性攻击,将这些义勇兵连人带马一起刺透。

        鲜血横流,完全是一场一面倒的杀戮,再过不久之后,秦岩、许剑韬率领一千人从后方掩杀过來,义和国的这支骑兵就已经宣告败了。

        ……

        “混账。”

        熊超挥舞战刀重重的劈砍在一面锥盾上,却奈何不得,身后一股寒意袭來,他急忙转身就是一刀,但迎接着他的却是林沐雨一双无情的眼睛,以及张开手心的能量冲击,,星芒初现。

        “砰……”

        熊超的战刀直接被星芒初现被震碎了,林沐雨错身而过之际悍然一掌落在熊超的胸脯上,顿时铠甲崩碎,熊超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金色葫芦藤从地底升起,迅速缠绕住熊超,林沐雨抬手把他抓起來横在马上,大声道:“熊超已经被擒,你们还要反抗吗。”

        熊超脸色铁青,吐血不止,大声道:“我们败了……我们败了,放弃抵抗吧。”

        一群义和国士兵目瞪口呆,一个个手里的兵刃缓缓掉落在地,成为了俘虏。

        这一战十分迅速,短短二十分钟就已经结束了。

        卫仇握着骑枪,目光淡然道:“全部缴械,绑了之后押回星绝城。”

        ……

        星绝城,大批义和国俘虏进入城池,全部被龙胆营围在城南广场上,而林沐雨就站在南城墙上,目光平静的看着这群俘虏,熊超也在其中,口中鲜血依旧在流淌,抬头看着林沐雨,大声喝道:“林沐雨,帝国从來不杀俘虏,我们既然已经缴械了,你就不能杀我们,只要你和吕昭元帅交涉,他会用大量的金茵币换我们这条命的,你是一位仁将,你不能杀我们。”

        林沐雨转过身,沒有再看熊超。

        一旁,卫仇恭敬道:“统领,我们……我们真的不适合在这里杀义和国的战俘,毕竟那么多的星绝城百姓都在看着,这群战俘里或许就有星绝城的人。”

        风溪也说:“统领,反正他们缴械了,确实沒有必要杀他们。”

        林沐雨低下头,沉默不语。

        “统领,您……”卫仇看出他的不平静,不禁有些担忧。

        当林沐雨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眼圈通红,喃喃道:“卫仇你知道吗,这群人参加过对飞骑营的战斗,他们或许就是杀死楚大哥的人之一。”

        “大人,他们……”

        “你知道吗。”林沐雨的眼眶里盈满泪水,失魂落魄的说道:“楚怀渑大哥被誉为兰雁城最完美的男人,可是……可是他死前身体被刺入多少把兵刃你知道吗,他……他体内那么多沾满鲜血的兵刃,把他的身体都撑得鼓胀起來了,你知道吗。”

        说着,林沐雨仰头看着天空,泪水夺眶而出,手掌轻轻的向下一落。

        “杀,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