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活着的人(第四更)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活着的人(第四更)

    作品:《炼神领域

        布谷城的夜晚,星光满天,远方的丛林里传來昆虫的叫声,十分静谧。

        龙胆营的营盘设立在城内的南城空地上,一匹匹战马正在咀嚼着草料,士兵们则趁着夜色正在训练着冲杀与盾阵防御。

        中军帐内,烛火微光照射在林沐雨略带疲倦的脸庞上,一旁,卫仇恭敬的手捧着卷宗,道:“今日一战,我们战死316人,重伤748人,斩杀2174名甲魔,沒有活口,所耗费的箭箱钢箭与白钻箭基本上已经全部拔回來了,失踪300多枚白钻箭。”

        林沐雨抬头问:“这些白钻箭去哪儿了,拔不回來了。”

        “应该是拔不回來了。”

        卫仇有些尴尬的一笑:“这些白钻箭大部分都还插在逃走的甲魔身上呢……”

        “那算了……”林沐雨有些无语。

        这时,风溪进了营帐,道:“统领,布谷城城主王举求见。”

        “哦,请进來。”

        “是。”

        未几,一名身穿文职官员服饰的中年人走了进來,是个很肥胖的人,脖颈间佩戴着两颗星的徽记,神色十分谄媚,上前躬身一笑道:“小的王举拜见雨统领。”

        林沐雨站起身,笑道:“王举大人客气了,这么晚來龙胆营,有什么事情吗。”

        王举道:“雨统领今日大显神威,击溃了这支横扫义和国叛军的魔族军队,让我等大开眼界,帝国有雨统领这等名将在,必然能收复失地,一统大陆。”

        林沐雨听着这种恭维的话顿觉反感,道:“大人到底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是这样的……”王举谄媚一笑,说:“这一整日龙胆营的兄弟们都辛苦了,甚至有的还负伤了,龙胆营身为茵殿下所亲自统御的军队,能为我们小小的布谷城流血流汗,所以布谷城的同僚们十分感恩,便尽心尽力的准备了一些食物、兵刃与女人送了过來,统领请放心,这些女人都很干净,有的甚至还是处子之身,若是她们的身子能让龙胆营的将军们为之欢愉,这都是我等之幸。”

        “这些女人是怎么來的。”林沐雨问。

        王举一愣,恭敬道:“都是战乱之后从兰雁城逃过來的难民,以及一些本地的卖身为奴的女子,來路十分干净,请雨统领放心。”

        林沐雨不禁一笑,说:“多谢城主大人的美意,只不过龙胆营不收留任何一个营姬,这是我们的规矩,还望大人能够见谅,这些女人我们一个不能要,至于大人送來的食物、兵刃等,我代表龙胆营和女帝殿下多谢大人,这些我们都要。”

        王举怔了怔:“雨统领,龙胆营的将士大部分都是正值壮年的男子,真的会不需要女人吗。”

        “不需要。”

        林沐雨摇摇头,说:“龙胆营的士兵们每个月都可以领到一定的军饷,斩杀甲魔之后更有厚赏,而且我每个月都会放他们几天假,他们有需要可以去花楼解决,就不劳烦城主大人了。”

        “既然如此……下官也明白了,雨统领治军严格,让人敬佩。”

        “沒有什么事的话,城主大人就请回吧,我还要处理一些军务,城主大人的美意林沐雨心领了,等我们击退地星行省内的魔族之后,我会向殿下进言,说明王举大人对龙胆营的支持与厚待。”

        “那……那真是多谢雨统领了。”

        王举一激动,竟然双膝下跪了下來,他和林沐雨都是帝国重臣,原本根本不需要这种礼数,这大约也只能说明王举的激动,毕竟布谷城只是边远行省的一座小城,他这一生都未必有一次见到女帝的机会,如今林沐雨说会为他在秦茵面前美言两句,简直形同再造了。

        看着王举唯唯诺诺的退下之后,林沐雨马上低下头,继续看桌案上的卷宗与地图。

        卫仇则目送王举远去,笑道:“真有意思,这些官啊……”

        林沐雨不禁一笑:“官不都是这样吗,沒事,只要这些人不破坏我们的行动就好了。”

        “是。”

        卫仇的脸上掠过一丝敬意,抱拳道:“统领,秦岩大人已经带人去七丈林挖掘陷坑去了,一夜之后就能完工,我们真的明天一早就继续去挑战吗。”

        “嗯。”

        林沐雨点头笑道:“魔族这一战折损了近四分之一的人马,肯定非常懊恼,一雪前耻的心情十分迫切,但偏偏这一万人的魔族甲魔军团里沒有什么智将,都是一群笨蛋,只要我们明天挑衅他们就一定会上当,不过明天不要去攻打墨松关,我们去挑战嘉苑关,嘉苑关里大约有近3000名甲魔守备,灭掉这三千人就差不多能打通去往义和国的道路了。”

        卫仇一惊:“统领,你……你想去义和国。”

        “是啊……”

        林沐雨双眼看着卷宗,身周斗气氤氲,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但声音却十分平静,淡淡道:“秦雷大哥的头颅被砍下泡在药瓶里,还在岭南呢……”

        说着,他抬头看向卫仇,一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恨意,喃喃道:“我沒有一个晚上不做噩梦,我沒有一天不想杀往岭南,夺回大哥的头颅,把他安葬在镇国碑下。”

        卫仇为之一动,眼睛通红的抱拳道:“无论统领大人打算怎么做,卫仇一定誓死追随,永生不悔。”

        “嗯,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夺回失地什么的,我再也不能让大家陷入险境了。”林沐雨低头继续看着地图,问道:“岭南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消息吗。”

        “听说魔族的雷冲元帅率领十七万甲魔军团在岭南的几十座大小城池内大开杀戒,血流千里,而义和国的叛军根本不做抵抗,一路退回到钢铁护墙了,岭南如今已经是一片血海,虚伪的义和国不但保护不了平民的安全,更是置之不顾,天下人如今应当也看清了秦毅的虚伪面目了。”

        “我知道了。”林沐雨有些疲倦的用手掌揉了揉太阳穴,说:“龙千林的军队呢,也都撤退了吗。”

        “是的。”

        卫仇道:“龙千林当初从兰雁城撤军,带走了五万岭南铁骑,如今这五万骑兵的兵权被秦毅封给了龙千林,经过三年多的磨砺,这支五万人铁骑也成为岭南义和国最为强横的一支战力,被岭南诸侯称之为‘龙骑军’,装备精良,战法高明,不过……魔族入侵岭南之后,龙骑军一直避而不战,不知道这个龙千林到底在想什么。”

        “龙骑军。”

        林沐雨不禁一笑,眼睛看着桌案上的纹路,忽然之间一股杀意氤氲而生。

        “统领,你……”卫仇一愣,道:“你在想什么。”

        “沒,沒什么……”

        林沐雨摇摇头,说:“我有一种预感,我们龙胆营与龙骑军必有一战,等着瞧吧……卫仇,继续加强训练龙胆营,终有一天,我要龙胆营把龙千林的龙骑军杀个片甲不留,以告慰楚怀渑的在天之灵。”

        “是,属下会的。”卫仇重重一抱拳,他关切的看了看林沐雨,道:“大人,白天里的一战您也倦了,早点休息吧,剩下的事情,卫仇和风溪、秦岩两位将军自然会做好。”

        “嗯,知道了。”

        林沐雨站起身,披上乳白色的战袍,说:“叫人给我烧一盆热水來,我要泡个脚。”

        “是,统领。”

        ……

        岭南行省,一道浇筑着铁皮的钢铁护墙横穿大陆,十分威严,也正是这一道钢铁护墙保护着义和国不被魔族甲魔大军所冲散。

        护墙上,一名年轻将领披着统帅斗篷,巍然的看着远方零星火光的城池,眼中透着寒意与愤怒,道:“那是哪座城池。”

        “启禀龙帅,从方位上判断,是七元城,城内有大约十万人口,现在……已经沦为魔族的领地了。”一旁,一名万夫长神色漠然的说道。

        龙千林一声慨叹,道:“十万人口,就这么葬送在魔族的手里了……我们都是罪人,都是义和国和人类的罪人……”

        万夫长咬着牙齿,道:“彼强我弱,这是沒有办法的办法,龙帅也不必过于自责了。”

        “铁索连环阵训练得怎么样了。”

        “尚在训练之中。”万夫长有些哑然,小心翼翼的问道:“龙帅,我们真的要用铁索连环阵迎战魔族雷冲军团吗,如果……如果我们败了,那五万龙骑军就沒了,义和国最精锐的王者之师就沒了啊。”

        龙千林眼中射出一道精光,依旧看着钢铁护墙的北方,道:“龙骑军是王者之师,如果不能为大都统击溃眼前强敌的话,还算什么王者之师,听我命令便是了,三日后,龙骑军从侧方关口出钢铁护墙,避开主力迎战雷冲军团的偏师,我会亲自出战,试一试铁索连环阵的威力。”

        “是。”

        寒风吹得龙千林身体微微一颤,他忽地问道:“秦岭落入魔族的手中,帝国有什么举动。”

        “项彧、林沐雨各自率领部众抵达秦岭,战况不知如何。”

        “林沐雨也來了啊……”

        龙千林的脸上满是痛苦,淡淡道:“夜深了,我去睡了。”

        “是,龙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