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圣者领域(第三更)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圣者领域(第三更)

    作品:《炼神领域

        “吼吼吼……”

        三名壮硕彪悍的甲魔挥舞战斧猛砍城门,其中一名在的脑门上连续中了四支白钻箭矢,血流满面,大约是大脑受到了重创,浑身抽搐着跌倒在地,但依旧似乎还想握住战斧继续劈砍城门,而身后,更多的甲魔挥舞钝重兵刃拥挤向了城门下。

        魔族的战斧虽然铸造工艺并不精良,甚至已经锈迹斑斑,但一柄战斧之上近两百斤重,一次次的落在城门上已经让布谷城的城门外表铁皮全部翻起,劈得木屑四溅,转眼之间轰然倒塌下來,谁也沒有想到布谷城的防御居然会这样脆弱,短短不到二十分钟就被攻破了城门。

        “轰。”

        大门倒塌下來之际,一群甲魔双眼血红、近乎于疯狂的挥舞兵刃直冲进去,然而他们尚未完全冲进去,一股强横斗气扑面而來。

        “嘭。”

        长矛化为点点星芒刺透了数名甲魔的身躯,将他们的身躯笔直的轰出城门,守门者正是龙胆营的副统领,,秦岩,如今秦岩修为精进,早就已经踏入了天境第二重天巅峰境界,长矛之上斗气浑厚,加上年轻力壮,这一击之威自然不能小觑。

        但甲魔数量庞大,并且一个个陷入了疯狂的战斗状态,怒吼一声一股脑的冲向了秦岩。

        “守住大门。”

        秦岩低喝一声,身边一大群手持重盾的龙胆营士兵将盾牌高高举起,守住门洞,而秦岩则提着长枪飞掠上前,一夫当关的守在众人前方,身周一道道龙气飞掠而过,凝聚为暗金色的龙鳞甲武魂形态,岩壁、盾甲、刺甲等武魂技能一一加持,长矛一横,迎着五名甲魔的劈斩而去。

        “蓬……”

        气劲爆发开來,龙鳞甲光芒大振,好一个秦岩,硬生生的以龙鳞甲的强大防御力将五名甲魔一起震退,长矛一送,“噗嗤”一声刺透了一名甲魔的脖颈,这柄长矛是圣器,并且林沐雨另外给枪头淬炼了白钻,刺透甲魔的硬甲自然是小菜一碟了。

        “吼吼吼……”

        秦岩的逞威却让甲魔们更加愤怒,上百名甲魔不顾一切的冲了过來,许多甚至直接扬起长矛就投掷了出去。

        “当当当……”

        长矛不断撞击在盾墙与龙鳞甲上,甲魔天生神力,投掷出的长矛力度可想而知,秦岩力保龙鳞甲不破,但脸色却愈发的苍白了,而身边不断有龙胆营士兵把持不住盾牌,被长矛所射杀掉,惨叫声迭起,战况便愈发的激烈了。

        ……

        “下面什么情况。”

        林沐雨守在城墙上,身边一名龙胆营士兵被一枚甲魔投掷的战斧劈掉了半个脑袋,血浆与**混合迸溅开來,溅在林沐雨的衣甲上,他咬牙切齿,开始提升体内斗气,抬手拔出剑刃,甲魔的攻势太猛烈了,龙胆营布谷城的城墙守御优势居然沒有占到绝对上风,这绝对是不行的。

        城门外“嘭”的一声,金光四射,并且传來了秦岩的怒吼声,一名手持至少300斤战斧的甲魔被龙鳞甲震得连连飞退,但脸上满是狰狞而轻蔑的笑意,显然他的这一击已经让秦岩有些承受不住了,并且,这个甲魔胸前佩戴着高级将领的徽记,应该是甲魔军团中至少千夫长级别的人物,甚至有可能是万夫长了,必须先解决掉这个甲魔将领,不然城门就危险了。

        “当。”

        林沐雨拔出了龙灵剑,身周斗气回旋凝聚为圣域的旋烈斗芒。

        卫仇大惊,急忙道:“统制……你是布谷城的三军统帅,是智将不是斗将,可千万不能亲身上阵啊,属下恳求统领千万不要去。”

        “沒事。”

        林沐雨胸有成竹的一笑,道:“我天境的时候就能与甲魔搏杀,现在圣域了,他们更加奈何不了我,放心,我不会恋战,只是为阿岩争取一点优势,你们守住城上,箭箱不要间断攻击。”

        “是。”

        在卫仇担忧的眼神中,林沐雨翻身飞下來城墙,身体被乳白色敦厚的斗铠所包裹着,长剑凌空落下,犹如一道星辰坠落人界一般。

        “轰。”

        一剑之威犹如天神下凡,剑光中,三名甲魔的身躯被撕成了一堆碎肉,一股腥臭的气息四溢起來,普通甲魔是挡不住林沐雨的星辰诀第一式一击的。

        剑光泄落在地,拖曳成一道长长的沟壑,直抵那名甲魔将领的脚边,他抬头看着林沐雨,一双猩红的眼睛里满是狰狞与愤怒,手中战斧猛然一旋,怒吼一声:“茶巴哈。”

        林沐雨哪儿知道他在说什么,但一定是在骂自己,也不留情,左手轻轻一张,一道七色星河的绸带缓缓凝聚而成,正是星辰诀第二式的星辰锁链,纵身疾奔而去,掌心一扬,绸带迅速包裹住空中袭來的这名甲魔将领。

        “吼。”

        甲魔将领怒吼不绝,对于自身力量的自信让他变得十分狂妄,认为自己的战斧能够劈砍天地间的一切,可惜,这一斧头在星辰锁链的束缚下居然犹如泥牛入海,根本就使不出一丁点的力气來,这星辰锁链就像是一道绳索一般越捆越紧,甚至勒得他双臂之中传來骨骼的爆裂声,惨叫不绝。

        “死。”

        林沐雨急冲上前,战靴猛然踏在这名甲魔将领的胸前铠甲上,龙灵剑一旋,带着灼烈的真龙元火对着甲魔的脖颈就刺了下去,自上而下,直透心脏,在甲魔将领轰然跌倒的过程中拔出带着鲜血的长剑,纵身一跃飘然落地,白色长袍随风飘扬,格外俊逸。

        “吼吼。”

        周围,近百名原本围攻城门的甲魔目瞪口呆,一个个脸上又是愤怒又是惊恐,最终,纷纷投掷出兵刃來,直奔林沐雨。

        林沐雨目光一寒,低喝一声,金色葫芦壁破体而出萦绕在周围,顿时将一柄柄战斧、长矛纷纷弹射开去,周围,一群赤手空拳的甲魔大声咆哮而來,统帅被杀死,他们也已经失去了理智,不把林沐雨搏杀在城下似乎也不会放弃进攻了。

        面对着黑压压的一群甲魔,林沐雨并未惊慌,一股雄浑斗气直冲意海而去,下一刻,斗气能量化为精神力量,强大的圣者领域铺天盖地落下,并且领域场中还氤氲着一道道金色缚神锁的光泽,林沐雨的领域威压是加持了缚神锁神力的,远远不是普通圣域强者所能相比。

        “嘭嘭嘭……”

        一个个原本杀气腾腾的甲魔只觉得浑身都受到了禁锢一般,不少甲魔居然双膝一软就那么跪倒在地,在强大的圣域威压下,他们完全沒有反抗之力。

        剑光闪烁而过,林沐雨像是一个收割者一般将一颗颗甲魔的头颅斩落下來,转眼之间砍下近50颗甲魔的人头,体内的斗气终于不足以继续维持领域了,当领域解除的那一刻,一个个甲魔站起身就向回跑,他们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个强大的人类并不是自己能够战胜的了。

        远方,传來甲魔特有的尖利螺号声,他们在下令撤退了。

        城下,依旧还有不少甲魔在强攻城池,但迎接他们的是无情白钻箭头的洗礼,甲魔的反抗越來越微弱,直至最后演变成了一场逃逸,数以千计的甲魔凌乱的逃向了墨松关,放弃了对布谷城的进攻。

        ……

        林沐雨重回城内,战袍上沾满了鲜血。

        秦岩则手臂上缠着纱布,似乎受了一点轻伤,一脸兴奋的说道:“大哥,我们进攻吧,趁着这群蟑虫仓皇而逃的时候。”

        “不。”

        林沐雨摇摇头:“穷寇莫追,何况甲魔的数量依旧不少,一旦在外面野战,我们失去了城池的拱护,恐怕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其实,更重要的是林沐雨利用圣域威压杀了不少甲魔,但至少耗费了体内近半的斗气,再去追杀恐怕有所不妥,这些甲魔太过于强悍,要击败他们,代价不菲。

        一旁,风溪道:“大人说的是,甲魔强横、力道无穷,一旦逼急了他们在野外跟我们拼命,恐怕龙胆营至少要付出对方数量三倍以上的代价才能全歼他们,太不值得了。”

        “嗯。”

        林沐雨点点头,说:“派人出城拔箭,但凡鲜血不是红色的甲魔就不要去拔箭了,拔出箭头之后把这些甲魔的数量点算一下,挖个大坑全部埋了,埋得深一点,甲魔身上细菌多,别生出瘟疫來。”

        “是。”

        秦岩一抱拳,恭敬笑道:“大哥,我们出征之前女帝殿下为军制改革添加了一条对魔族战斗的奖赏条例,要求但凡击杀甲魔之后,可以敲下甲魔的两颗獠牙作为凭证,我们是否敲下这些战死甲魔的獠牙。”

        “好,去吧。”

        “是。”

        帝**的旧制中,一旦击退敌军,奖赏士兵的方式一般都是营姬、屠城、掠夺城内财物等,但林沐雨的龙胆营里早就废除了这些规矩,所以让他们去敲掉甲魔的獠牙,这是最佳的奖励了。

        ……

        看着城外无数甲魔的尸体,林沐雨心里踌躇满志,这是第一次对甲魔军团取得绝对性的胜利,还需要再接再厉,继续寻找甲魔的弱点,以报冬霜城之败的耻辱,也能为闵禹林、闵战、徐鹰等战死的将领们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