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兵器司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兵器司

    作品:《炼神领域

        午后,秦茵安排屈楚的住处去了,屈楚身为女帝太傅住在泽天殿也是名正言顺,而且还能保护秦茵的安全。

        林沐雨返回了圣殿,面对着大执事办公室一大堆卷宗立刻目瞪口呆了。

        “怎么了,大执事。”戈羊笑吟吟的站在一旁说道。

        林沐雨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说:“戈羊爷爷,圣殿确实应该聘用几个文职官员了,这些卷宗里有许多根本就不需要我亲自批阅,这样反倒是浪费了我的时间。”

        戈羊捋着胡须笑道:“老朽知道了,稍后一些就让郑执事去挑选资历足够的文职官员,不过圣殿里大部分都是武者,认字的倒是不多。”

        “总会有的。”

        “是。”

        林沐雨静了静心,坐下之后一本本的翻动、批阅卷宗,依旧还是一些关于帝国各个圣殿人员选拔、资金调用等等,十分繁琐无趣,比起修炼要无聊多了,好在林沐雨可以默默的在体内修炼煅龙骨残卷,也不至于浪费了大好光阴。

        日头西下,尚未黄昏的时候,忽然外面的圣殿守卫恭敬道:“大执事,禁军统领风继行求见。”

        “哦,让他进來。”

        “是。”

        风继行风尘仆仆的进了办公室,老实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大执事办公桌的一角,笑道:“哟,大执事又在批阅奏章。”

        “只是卷宗,皇帝的才叫奏章。”林沐雨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不是约好晚上才去喝酒吗,风大哥怎么來得那么早。”

        “哈哈。”风继行朗声一笑:“喝酒之前想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工部,兵器司。”

        “哦,兵器司。”

        “对啊,走吧,放下你的这些卷宗,那里的宝贝可比这些卷宗要厉害多了。”

        “嗯好。”

        出了圣殿,林沐雨翻身上马,骑乘着踏雪与风继行一前一后的疾驰向帝国工部去了,两个人都沒有带侍卫,根本沒有必要,帝国两大圣域,谁敢打他们的主意。

        战马脚力快,进入工部之后,一路上都是各种监造工艺的场面,当风继行带着林沐雨进入工部深处的时候,远远的终于看到了一座十分庄严的建筑伫立在那里,并且外面重兵把守,至少超过200名守卫严整的围在周围戒备着。

        看來,这里面确实藏着秘密。

        “还记得秦子陵吗。”风继行问道。

        “记得,子陵怎么了。”

        “沒有得到你的许可,我直接代工部尚书欧阳鹤把这个人要走了,秦子陵制造的猎兽连弩非常精良,所以工部的能工巧匠以他的图纸重新改良,你很快就能看到了。”

        “嗯。”

        两人來到兵器司的大门处,顿时守卫的士兵恭敬抱拳:“风统领、雨统领。”

        风继行点点头:“带我们进去,我和雨统领要见识一下箭箱的威力。”

        “是。”

        一名百夫长恭敬的带着两人进入了兵器司,不多久之后,一名身穿文职官服的官员迎上前,大约50岁上下,但满面苍颜,皱纹很深,抱拳笑道:“欧阳鹤参见风统领、雨统领。”

        风继行微微一笑:“欧阳大人不必客气,我带雨统领來看看我们的新兵器。”

        “是,雨统领这边请。”

        林沐雨一头雾水,心道这箭箱到底是什么,是连续发射、类似连弩的新装备吗,如果是的话,自己其实早就见识过了,只是不会造,不明白原理而已。

        欧阳鹤带着两人一路來到兵器司靶场上,不远处,一群身穿工部文职官服的人正在摆弄着一台黑色的箱子,箱子上满是密密麻麻的箭头透出洞孔,果然是传说中的箭箱,这群文职官员的其中一个就是秦子陵,看到林沐雨來了急忙站起身,恭敬道:“子陵参见大执事。”

        林沐雨一眼便看到秦子陵的军衔已经升级到了千夫长了,身在兵器司,看來也是编入帝**队编制的,便点头一笑道:“子陵不必客气。”

        秦子陵有些羞愧的说道:“沒有得到大执事的允可,子陵便加入了兵器司,实在是……对不起大执事,还请大执事见谅。”

        林沐雨不禁失笑,轻轻一拍秦子陵的肩膀,道:“傻小子说什么傻话,在兵器司你的才能有了用武之地,我为你高兴都來不及呢。”

        “大执事真的为子陵高兴。”

        “嗯,带我见识一下你们研制的兵器吧。”

        “是。”

        秦子陵一声令下,两名士兵推动着箭箱缓缓移动,瞄准了远处的靶子,这靶子很远,大约在200米之外,已经是弓箭的射程上限了,而且靶子是一块块非常厚重的木头,目测都有近半米厚度的样子,林沐雨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向了箱子里的箭矢上。

        欧阳鹤微微一笑,从一旁的桌案上取过一枚箭矢,只见箭矢的头部满是火焰光泽,他笑着说道:“这种箭矢是特制的,淬炼了火毒,这种火毒以南天竹、商陆草两种毒草的毒液,见血封喉,及时是甲魔的强大生命力也无法抗衡这种毒素。”

        林沐雨讶然,问道:“这种毒素在甲魔身上试验过了吗。”

        “嗯。”欧阳鹤点点头:“多亏雨统领从稻江阵地上带回來几个活着的甲魔,我们才能得以试验,可惜这些甲魔不禁毒,都死了。”

        “嘿。”

        “好了,准备放箭。”

        “是。”

        一名士兵拉动着扳手,忽地猛然扳动,顿时箭箱内传來机簧绞动的声音,紧接着“嗖嗖嗖”的连续射箭,几乎瞬间就把近40枚箭矢射得一干二净,而远方如同墙壁一般的靶子上则“啪啪啪”的钻入无数箭矢,力道惊人,震得靶子尘土飞扬起來。

        “我们过去看看吧。”风继行道。

        “嗯。”

        林沐雨踏步而去,來到靶子前方,轻轻拔出一枚箭矢,这箭矢通体都是钢铁铸造的,箭头十分锋利,直接刺入了木头箭靶大约20公分深度,欧阳鹤在旁颇有些得意的笑着说:“帝**里最优秀的弓手大约也就只有这份能耐而已。”

        “不一定。”

        林沐雨见识过卫仇的箭术,200米外,卫仇一定能一箭穿透这种箭靶,他轻轻抬手拔出了龙灵剑,沉吟一声,默运斗气劈出了一剑,顿时剑刃周围旋烈斗芒璀璨舞动,“嘭”一声就在一块木头箭靶上劈进去约40公分的缺口。

        “雨统领,您这是在。”欧阳鹤一脸惊奇。

        林沐雨道:“我和甲魔面对面的战斗过,所以知道他们体表甲壳的硬度与韧度,大约就是这个力道才能劈开甲魔的硬甲,所以欧阳大人,除非您的箭箱能够射入箭靶40公分深,否则就无法洞穿甲魔的甲壳,更别提射入甲魔体内使其中毒身亡了。”

        欧阳鹤皱眉道:“这个有点难办了……”

        这时,身后的秦子陵则说:“欧阳大人,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属下有信心继续改良箭箱,让它达到雨统领的要求,而且……我们的箭矢锻造也还有改良的余地,只要聘用足够优秀的匠师,相信就能射穿甲魔的硬甲。”

        欧阳鹤欣喜道:“子陵真能办到。”

        “属下会全力以赴。”秦子陵诚诚道。

        林沐雨也是一笑,说:“如果子陵真的能改良箭箱让它成为射杀甲魔的利器,那我就向秦茵殿下举荐你位兵器司主管。”

        秦子陵欣喜道:“多谢雨统领,子陵必当竭尽全力。”

        这时,欧阳鹤又说:“除去箭箱之外,我们还研究了弩车和弩炮,风统领、雨统领随下官过去看看吧。”

        “好的,欧阳大人请带路。”

        “嗯。”

        秦子陵绘画图纸去了,而工部尚书欧阳鹤则兴奋不已,兵器司,一直都是帝国各大部最不被看好的部门,因为大秦帝国原本就疏于对兵器的研究,帝国尚武,秦靳一直都是鼓励子民练习武技与箭术的,却从來沒有鼓励过研究兵器。

        这次风继行、林沐雨这两个手握大权的帝国统领对兵器司如此器重,已经足以让欧阳鹤受宠若惊了,推荐新兵器自然也更加的卖力。

        弩车,分为单弩车和连弩车,相比箭箱的缺点是发射数量少,优点则是携带轻便,远远不像箭箱那样的沉重。

        欧阳鹤得意洋洋道:“这种弩车就能一箭射穿50公分的木头,距离够近的就能足以洞穿甲魔的身躯,但是对准头的要求太大了。”

        林沐雨点点头,沒有说话。

        欧阳鹤又指了指一旁的一个大约两人高的机具,道:“这是传说中的弩炮,可以投射巨石与巨箭,力道雄浑,需要十人以上一起操控,无法无法发射,而且也十分的沉重,不太适合作战。”

        风继行舔了舔嘴唇,仰头看着,笑道:“看起來倒是挺威武的。”

        林沐雨则眼睛一亮,说:“如果这种弩炮上装备尖利的石头,是不是就能射穿普通战船的侧板了。”

        “能,一定能。”欧阳鹤兴奋道:“雨统领的意思是。”

        “稍微改良缩小一些,就能装备在帝国水师的战船上了。”

        林沐雨踌躇满志道:“魔族不是傻子,迟早会跟我们在稻江水面上决一死战的,而且义和国也迟早跟我们有一战,不研制水上兵器就难以制服他们。”

        欧阳鹤满面红光:“下官明白了,只是……兵器司申请的金茵币一直迟迟批不下來,澜公、云公对兵器研制都沒有什么兴趣,所以卷宗一直压在泽天殿的前殿到不了女帝殿下那里。”

        “把卷宗给我吧,我直接呈递给殿下。”林沐雨笑道。

        欧阳鹤狂喜不已:“好……好……多谢雨统领。”

        风继行也在旁微微一笑:“阿雨,我们晚上还喝酒吗。”

        “见过小茵再去喝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