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七十章 情感的律动
  • 第三百七十章 情感的律动

    作品:《炼神领域

        夜晚,星光洒落在独角兽林里,一片静谧。

        中军大帐内烛火摇曳,秦茵的漂亮脸蛋上满是平静,手里捧着拟写圣诏的金色卷轴,抬头看看帐内的一群大臣,道:“风继行、林沐雨、项彧三位统帅都已经身负重伤了,魔族那边也不知道具体动静,议一议接下來怎么办吧。”

        苏牧云刚刚从兰雁城赶來,脸上还有风尘仆仆之色,抱拳道:“殿下,老臣认为我们应当效仿义和国抵挡魔族的策略。”

        “什么策略。”秦茵讶然。

        “龙千林率领二十万义和**队镇守秦岭的同时,秦毅下令其余的主帅征调民夫,在百岭城外的沿线筑城,修建一座连绵千里,名为‘钢铁护墙’的城墙,倚仗这座护墙來抵御魔族,毕竟我们所有人都知道,魔族不善于攻城。”

        “钢铁护墙……钢铁护墙……”

        秦茵秀眉轻蹙的念叨了两遍,眨了眨眼睛,看着苏牧云问道:“外公,你是说我们可以在稻江沿岸也筑起钢铁护墙,连接七大要塞來抵御魔族的入侵,是吗。”

        “是。”

        苏牧云点头:“殿下果然冰雪聪明,一点就透。”

        唐澜则眉头紧锁道:“殿下,钢铁护墙固然有必要筑起,但是……毕竟帝国这三年经历了义和国之乱、冬霜城之战等,国力早就下降到光明王时期的一半了,千里护墙的建设将会消耗掉我们极大部分的国力与民力。”

        苏牧云道:“殿下,老臣已经让户部官员预算过了,筑起八百里长的钢铁护墙,大约需要消耗掉五亿金茵币,这诚然是一个大数字,不过……众所周知,七海行省、云中行省数十年沒有经历战事,非常富庶,各地府库里的资金也十分充裕,所以老臣认为七海行省、云中行省各支出两亿金茵币,兰雁城的国库里再支出一亿,征调民夫,修筑钢铁护墙应当不是什么问題。”

        秦茵点点头,脸上带着沁人心脾的笑容,抬头看着唐澜,道:“澜公,帝国生死存亡之际,容不得那么多的顾虑,相信澜公也不会吝啬吧。”

        唐澜抱拳:“殿下如果决定修筑钢铁护墙,老臣自然不会反对,两亿金茵币将会在殿下需要的时候运抵帝都。”

        “嗯。”

        秦茵微微一笑,说:“那就这么定了,我即刻拟写诏书,号召帝国子民积极参与修筑钢铁护墙,至于资金与更多的细节,就交给外公和澜公一起负责吧。”

        两位大公齐齐躬身行礼:“老臣遵旨。”

        “那好。”

        秦茵站起身來,系好胸前的女帝斗篷系带,说:“晚上风大,两位大公不要着凉了,我去看看受伤的阿雨哥哥了。”

        “恭送女帝殿下。”

        ……

        章炜、卫仇等人亲自带人跟随秦茵保护在左右,抵达林沐雨的营帐外时,秦茵止步了,转身看着众人,说:“你们就守在外面,沒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进來。”

        卫仇抱拳恭敬道:“是,谨遵圣命。”

        章炜则说:“殿下,夜里风急,营帐里的声响外面也听不真切,殿下不必担忧。”

        秦茵禁不住的俏脸一红,说:“章炜大人,你想继续从伍长干起吗。”

        章炜急忙道:“末将不敢,末将再也不多嘴了,末将去巡夜了,这里的安全就交给卫仇大人了,嘿嘿嘿嘿……”

        秦茵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章炜就是这么一个人,耿直得要人老命,但却也是忠诚无比的一位将领,从兰雁城之乱到现在,已经证明了一切。

        掀开帐门,秦茵迈步走了进去,回身把帐门封好,以免夜里的凉风吹了进來。

        林沐雨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体各处几乎都有伤痕,浅风的风系法则武学乎寻常,太强了,能在那场风暴下捡回一条小命就已经是万幸了。

        灵药司的人已经为他敷药包扎完毕了,此时,林沐雨正酣睡着,但一双剑眉轻轻皱着,也不知道梦里见到了什么。

        秦茵甜甜一笑,轻轻握着他的手,仿佛只要他在身边自己的内心就能十分平静一般。

        不多久之后,秦茵伏在床边睡着了。

        林沐雨醒來的时候就看到秦茵趴在身边,一张绝色脸蛋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却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丝掠过脸颊,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

        曾经她是秦靳的掌上明珠,受尽万千宠爱,而如今,她却要肩负起着天下最沉重的重担,帝国四分五裂之时秦茵登上了王位,很快的就迎來了数万年的劫数,,魔族从天而降,真不知道是上天宠爱秦茵,还是在虐待她。

        林沐雨有些心疼的轻轻触摸她的脸蛋,顿时秦茵悠悠的醒來了,睁开一双明眸看着林沐雨,笑道:“你醒啦。”

        “是啊。”

        林沐雨轻笑:“你怎么就这么睡着了,要是困的话,就回去睡。”

        “不,我要守在这里。”秦茵撅着小嘴说。

        “好,那就陪在这里。”

        林沐雨舒展了一下手臂,感觉到浑身的伤口正在迅愈合着,这应该是玄灵尺的愈合神力在起作用,毕竟再好的药剂也不会有这种惊人的愈合度。

        “小茵,魔族那边有什么消息沒有。”

        “沒有,暂时还不知道浅风死了沒有。”

        “他不会死的。”林沐雨微微一笑,目光看着大帐的顶部,说:“我的七曜星辰变还不足以杀掉他,不过让他在床上躺个七八天还是可以的。”

        他昏厥之前看到浅风的惨状了,无数道星辰轰在浅风的身躯之上,不死也能要他半条命,假如自己有七曜魔帝的哪怕两成神力的话,那使出來的七曜星辰变就完全是另一个境界的威力了,浅风完整的吃一套七曜星辰变几乎是必死的。

        秦茵抿抿红唇,说:“也不知道这场劫数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外公建议沿着稻江修建钢铁护墙來保护帝国领土,我已经答应了,大约会消耗五亿金茵币的样子。”

        “嗯,也好。”

        林沐雨一双眸子里透出一丝灼热。

        “阿雨,你在想什么。”秦茵笑着问道。

        林沐雨错愕了一下,深深的看着她,说:“我在想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不那么被动,可以重新杀回岭冬行省和通天行省,去把魔族占领我们的土地重新收复回來。”

        “这个……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吧……”

        “嗯。”林沐雨点点头:“甲魔军团的战力太强了,我们无法在阵地战、野战里战胜他们的话,几乎是不可能收复东方两大行省了,对了,义和国那边有消息沒有,龙千林和魔族的战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尚无结果,秦岭的战事很胶着,魔族无法翻越秦岭,龙千林也攻不破魔族大营,不过据说岭南义和国的兵力折损十分严重,秦毅那个所谓的大都统正在放诏书在岭南各地征募新兵,看起來秦毅对魔族也是十分的忌惮。”

        “那是自然的,魔族凶猛,义和国的人毕竟也是人。”

        林沐雨看着美美的女帝,禁不住心猿意马,笑问:“你过來我这边,有多少人知道。”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卫仇在营帐外守着呢,我说过了,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來。”

        “这样啊……”

        林沐雨笑了笑:“那小茵把靴子脱了,到我身边來。”

        “嗯……”

        秦茵俏脸通红,脱去小蛮靴之后解下女帝长袍,只穿着一身单薄的长裙坐在林沐雨面前,脸蛋红红的问道:“然后呢。”

        林沐雨的心跳快要报表了,忍不住的胡言乱语道:“怎么有种小情侣偷偷开房的感觉,我一定是脑袋烧坏了……”

        秦茵扑哧一笑:“那个……‘开房’是什么意思。”

        “就是,怎么说呢……”林沐雨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解释这件让人挺害羞的事情,过了半晌,说:“就是一对恋人在一起,感受彼此的呼吸与心跳,随着情感的律动而感受对方的欢愉,把爱意完全释放的一种健康而快乐的表达方式。”

        说完,他忍不住的暗暗赞叹:“mlgbd,把啪啪啪这种事情说得那么诗情画意,我果然是个天才。”

        秦茵却听得一头雾水,不过还是羞红了脸蛋,说:“那……那我们试一试吧,怎么感受呼吸与心跳,怎么让情感律动,要……要祭出武魂吗。”

        “别……”

        林沐雨急忙说:“别用武魂,我这张行军床可是从苍南行省高价运來的……用了武魂之后估计也就散架了……”

        秦茵扑哧一笑,张开双臂拥住了心爱的人,将脸蛋贴在林沐雨的胸口,说:“答应小茵,永远都不要离开小茵,好不好。”

        “嗯,谨遵圣命……”林沐雨笑着看她。

        秦茵一张绝美的脸蛋越红润迷人,她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缓缓的仰起脸蛋,红唇深深印在林沐雨的唇上。

        而拥着秦茵娇软滚烫的身躯,林沐雨只觉得自己这一刻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

        “咚咚咚咚……”

        战鼓声忽然从外面传來,正热吻中的林沐雨和秦茵为之一惊,不舍的分开之后,秦茵眨了眨眼睛,问道:“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