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战破敌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战破敌

    作品:《炼神领域

        “刃舞。”

        长刀在空中急旋,密不透风的防御将浅风的剑气悉数格挡开來,风继行一身浩荡的旋烈斗芒,披风凌空飞扬,宛若天神一般,但脸上的神态实在不算是太好,脸色十分苍白,斗气虚耗太多了,并且还受了伤,手臂上血流不止。

        浅风手里的长剑犹如死神一般,连续几道烈芒在项彧的肩膀上绽放出一个个伤口,如果不是有斗铠护体的话,恐怕项彧的身躯就已经被劈碎了。

        “死。”

        浅风的长剑化为暴风,席卷而下,直奔项彧的身躯。

        这一瞬间,项彧这个号称帝国骄子的名将之后居然眼中掠过一丝恐惧,但半秒钟后这恐惧就化为了愤怒,喋血枪一扬,周身斗气提升到了巅峰状态,空间也仿佛完全扭曲了一般,一道道混沌色上古符文萦绕在身体周围,喋血枪泛起冲天光芒,暴喝道:“第七式,,天道轮回。”

        “轰。”

        江心水面完全爆炸开來,岸边的秦茵等人看得目瞪口呆,这哪儿还是人类的战斗,简直就像是神魔之间的战斗一般,而江对岸,一群畏水的甲魔一个个瞪圆眼珠子看着江面上的战斗,嗷嗷的长嘶不已,仿佛在为元帅浅风鼓劲一般。

        项彧纵然是炼成了混沌九击的第七式却依旧抵不过浅风的绝对力量,一开始的相持不下到落于下风,狂风席卷着项彧的身躯直接轰向了江底,而浅风则擎着长剑劈向了项彧的脑门。

        “当。”

        剑刃劈砍在嗜血枪的长柄上,宗师魔劲狂涌,凛冽气劲硬生生的逼开了所有的江水,把项彧一剑轰在了江底的烂泥之中。

        “畜生,你敢杀皇子殿下,我就要了你的狗命。”

        浅风一脸杀意,正要一剑解决项彧的时候,忽然身后凛冽刀劲袭來,是风继行的战刀,并且这一次风继行沒有用魔刀吞天,而是用了两年前火獾谷埋骨时领域的一式狂刀,,恨天道。

        刀意化为一柄愤怒的冲天狂刀,风继行这一刀已经赌上了毕生的修为,如果这一刀还不能击败浅风的话,这一次江心之战恐怕就功败垂成了。

        “嗯。”

        浅风目光一寒,心底忍不住的颤抖,急忙一旋身放弃了项彧,提着长剑就冲向了风继行,嘴角一扬,哈哈大笑道:“今天我浅风若是能将人类的巅峰强者一一击退,便算是大功一件,风继行,虽然你很强,但还是准备迎接失败吧。”

        说着,浅风怒吼一声鼓荡周身宗师魔劲,顿时江水疯狂急旋着,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柱风暴,宗师魔劲蕴含在其中,这一击的力量堪称恐怖之极。

        “嘭。”

        恨天道一刀与浅风的力量碰撞在一起,瞬间天地间都黯淡起來,一震之威就已经让风继行吐血从空中跌落了,再无战斗之力。

        “你可以死了。”

        浅风身在半空中忽地身体微微一屈,骤然将长剑投掷出去,这是想隔空取了风继行的性命。

        漫天的江水化为暴雨落下,风继行的力量几乎跌到了最谷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柄剑飞向了自己的心脏,连躲避的力量都沒有了。

        乾坤一发之际,不远处一道金光飞梭而來,是龙灵剑。

        “当。”

        两柄剑凌空碰撞在一起,直接把浅风的长剑给撞得歪斜了,风继行一声长叹:“好险,幸好有阿雨在……我的天,这浅风也太强了……”

        林沐雨踏着水面直奔浅风,右手张开,周围水面上一缕缕的江水升腾而起,化为一柄柄锋利的剑刃,正是以水御剑的心诀。

        浅风手里沒有了剑,冷笑一声,双臂张开微微一震,宗师魔劲狂涌在身周,低喝道:“林沐雨,來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能在雷冲的战锤下逃生,还能杀死我的右将军。”

        林沐雨猛然手掌一张,顿时千万道水剑冲向了浅风。

        宗师魔劲吐开,恍若一道天幕般,千万水剑却也未能突破,但就在水剑纷纷迸溅为水花时,浅风目光一寒,只见一截剑刃刺透了宗师魔劲的盾墙,直奔双目而來。

        “來得好。”

        浅风暴喝一声,双臂一起上扬,一道道血色气旋犹如棉花一般的缠绕住了龙灵剑,他用力猛烈撕扯,顿时龙灵剑失去了准头,同时也带着林沐雨的身躯扑杀而來。

        湛蓝色星光冲天而起,林沐雨放开剑柄,左手蓄满了五岳天降的力量对着浅风的面门就轰了过去。

        “吓,。”

        浅风急忙后退一步,抬手來抓林沐雨的拳头,宗师魔劲狂涌。

        “嘭。”

        岩石与星尘瞬间激荡爆开,震得浅风和林沐雨同时后退数步,但一击之后,林沐雨的左臂竟血管迸裂开來,一道道鲜血洒落在江面上。

        宗师魔劲太强了,以林沐雨目前驾驭的星辰诀力量根本就不是对手,难怪项彧、风继行两个圣域强者也会败得那么惨。

        但浅风连战三名高手,也好不到哪儿去,脸色苍白得可怕,目光看着林沐雨受伤的左臂,忍不住嘴角一扬,笑道:“你若是魔族,我们必然是挚友。”

        林沐雨目光平静,冷冷道:“你不配。”

        “那我只能送你去死了。”

        浅风哈哈大笑,双手自然低垂,掌心里一道道雄浑的宗师魔劲涌动,道:“这一式已经好久沒有用了,难得你能逼我用出绝学。”

        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浅风身后涌现出一道雄浑的冲天风暴。

        人力能胜天吗。

        很多人说不能,但浅风似乎能,他正在操控着一道强绝天地间的超级风暴,纯能量所驾驭着的风暴,肉眼可见风暴内肆虐的血煞魔息力量,这一击如果席卷而來,恐怕不但是林沐雨,就连身后的秦茵、风继行等人也会受到波及。

        “你疯了。”

        林沐雨怒吼道:“这只是我们之间的战斗,你为什么要杀其余的人。”

        浅风笑了:“非我族类,杀了又能怎样,何况我们两军交锋,原本就是你死我活,即便我连同岸边的人类军队一起杀了,也不算是过分吧。”

        “好,很好……”

        林沐雨咬牙切齿,眼中无边怒意,原本不想用那虚耗生命的一招,但不得不用了,一瞬间,他抬头看向了开始变得漆黑的天空,这明明是正午,却似乎已经出现了星辰,万千天界的星辰光芒汇聚在他的身上,体内七曜玄力和星辰诀的力量一起疯狂欢跃着。

        星辰诀带來万千星辰之力,七曜玄力带來毁灭,融合在一起,便是七曜魔帝最为得意的一式,,七曜星辰变。

        林沐雨站在水面上,手掌轻轻后扬,天空中一缕缕的星辰坠入手心里,转眼像是凝聚出一轮星河,当浅风挥动风暴的时候,林沐雨也一起挥出了这强绝的一式。

        七曜星辰变。

        “嘭,嘭,嘭。”

        爆鸣声回荡在天地之间,一颗颗璀璨星辰穿透了风暴,猛砸在浅风的宗师魔劲气墙上,继而穿透气墙,直接轰在对岸的甲魔群中,同时这拼命的也一招也让林沐雨很不好受,风暴碎片席卷而來,犹如利刃一般的在他的身躯上隔开一个个血口,一时间全身的甲胄都已经破残不堪了。

        “轰。”

        七曜星辰变的力量完全在对岸爆发开來,带着缚神锁的力量源泉,竟把对岸的近百米水岸轰成了水洼,无论是甲魔还是土地和森林都化为乌有了,仿佛被人间蒸发了一般。

        ……

        “呜哇……”

        浅风最为正面的承受了七曜星辰变至强的力量,终于抵挡不住,口吐鲜血,身体断线风筝一般的飞向了对岸,他终于败了。

        林沐雨的身躯摇摇晃晃的跌坐在水中,不断下沉,七曜星辰变的力量反噬加上身上的伤势,已经差不多夺走他的大半条性命了。

        岸边,秦茵一双美目蒙上了一层水雾,猛然拔出紫茵剑,道:“快去救人。”

        卫仇、秦岩等人急忙重新返回江水里,和秦茵一起冲进水里救人。

        风继行跌跌爬爬的來到了岸边,脸色苍白,一屁股坐在泥浆里,咧嘴笑了:“这一战……真是痛快之极啊,痛快……痛快……”

        唐澜脸色惨白:“來人,快点去水底救项彧将军上來。”

        “是。”

        一群唐门将士纷纷冲进水中,游到江水最深处,在泥浆里拽着项彧的战袍把他从泥土深处挖掘了出來,好在,项彧是一位圣域强者,对空气的需求不像是平常人那么强烈,憋气几分钟总是沒有问題的。

        ……

        秦岩亲手抱着林沐雨的身体从水里爬出來,秦茵守在一旁,脸上满是急切的神色,紧抓着林沐雨布满伤口的手掌:“阿雨哥哥,你沒事吧,快点睁开眼看看我……”

        在她的晃动下,林沐雨缓缓张开眼,感受到身体孱弱之极,微微一笑道:“小茵,我沒事,不用担心,我沒事。”

        “嗯。”秦茵用力的点点头。

        林沐雨抬头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人,忍不住说:“擦,阿岩是你在抱着我,快点放下來,使不得……我们都是男人,不能这样……”

        秦岩急得眼睛都红了:“大哥,你别开玩笑了。”

        看着林沐雨还能开玩笑,看來是真的沒事了,秦茵在旁扑哧一笑,娇羞的美态百媚横生,把一群大臣将领都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