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江心之战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江心之战

    作品:《炼神领域

        夜晚,第四军团营地内灯火通明。

        唐澜身为帝国二公之一,身份尊贵,营帐就被安排在靠近女帝秦茵的旁边。

        烛火微微摇曳了下,唐澜收起手里的卷轴,转身看向刚刚进入营帐的项彧,道:“你來了。”

        项彧一脸恭敬:“澜公。”

        “这里四周都已经换上了我们的人,说吧,沒事的。”

        “是。”项彧道:“澜公对明天交换俘虏的事情怎么看,属下应当怎么办才能救回两位少主。”

        唐澜满面苍颜的吁了口气,说:“只恨小汐是女儿身,不能承载我唐家的数百年基业……实在是可惜可叹,唐庐、唐天两个人又太沉迷于嬉戏玩乐,不成器。”

        项彧微微一笑道:“澜公多虑了,两位少主尚且年轻,等他们玩够了就能平心静气的修炼,继而成为帝国栋梁了。”

        “是吗。”

        唐澜看了他一眼,说:“风继行、林沐雨一样年轻,但他们却为何沒有沉迷于嬉戏玩乐,天资和潜质早就已经定格了,这些事情我明白,为今之计只能期望他们能够活着回來,为唐家生出一星半点的骨血,也不至于……”

        “他们,似乎早就有孩子了。”

        “那些都是私生子,名不正言不顺。”

        “是,属下明白。”

        唐澜缓缓坐下,将暖炉捧在手里,说:“项彧,明天将会在江水之上一战,你若是对上浅风,能有多少胜算。”

        项彧一愣,想了想说道:“不知道,或许是五成吧。”

        “你也沒有胜算吗。”

        “属下从未与高等魔族交锋过,所以不知深浅。”

        “也是。”

        唐澜眯着眼睛说道:“但是浅风能够一回合就击败了唐庐,足可见实力有多可怕,我要你明天避开浅风,让风继行和林沐雨去面对浅风,而你只需要击败另外两个其中的一个,把唐庐、唐天活着救出來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项彧嚅动了一下嘴唇,抱拳道:“明白了,澜公的意思是……最好浅风能杀掉风继行、林沐雨中的一个,是吗。”

        “对,最好两个一起杀掉。”唐澜眼里掠过一丝狠戾,道:“只要风继行、林沐雨还活着,他们就会不断壮大女帝执掌的兵权,迟早会有一天我们七海城便退出了兰雁城的势力角逐。”

        “是,属下明白了,澜公放心吧。”

        “嗯,今夜早些休息,去吧。”

        “是。”

        ……

        相隔不远处,另一个营帐内,烛火十分柔和的映照在大帐的周围,这是林沐雨的统帅营帐,由于秦茵的到來,烛火仿佛都变得温暖起來。

        林沐雨斜斜的倚靠在床边,双臂抱怀,闭着眼眸,一道道星辰力量在他的双臂间缓缓的流转,而一枚來自于一名三星魔宗的魔灵珠则萦绕在胸前,正在被他缓缓的炼化掉,魔灵珠的力量十分强横,也是魔族最大的缺点,高等魔族的魔灵珠可以被人类所炼化,这似乎注定了如果不是魔族灭掉人类,那一定是人类灭掉魔族了。

        秦茵坐在床边,女帝衣袍散落在床上,她正把林沐雨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腿上,笑吟吟的帮修炼中的林沐雨捶腿,恐怕全天下也只有林沐雨能有这份殊遇了。

        过了半晌,林沐雨缓缓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肉眼可见,魔灵珠化为的血色气浪在周围回旋着沁入了林沐雨的体内,转眼之间这些魔灵珠的灵气就被成功炼化为纯白斗气,为他所用了,一时间周身都传來了一场舒爽的感觉,体内的力量也日益充溢了起來。

        “怎么样。”秦茵笑着问道。

        “十分顺利。”林沐雨道:“小茵你也应该试着炼化这些魔灵珠,这会让你的修为进境速度大幅度提升。”

        “可是……”

        秦茵眨了眨眼睛,说:“炼化魔族的魔灵珠,这跟吃人有什么区别。”

        “这世界本來就是这样,魔族在冬霜城也吃掉了我们十万扬威军团的尸体,战争是无情的,毫无怜悯可言啊。”

        “我知道……可是我。”秦茵依旧难以接受这种修炼方式。

        林沐雨不禁失笑,坐起身來拥着她的香肩,说:“沒关系,小茵不想炼化魔灵珠就不炼化吧,这种事情让我一个人來做就可以了。”

        “嗯。”

        秦茵柔柔的点头,说:“阿雨,明天就要对决浅风了,你有把握吗。”

        “沒有。”

        林沐雨摇摇头,说:“小茵,你还记得雷冲吗,魔族第二军团的统帅。”

        “我知道。”

        “魔族三皇子说浅风的实力不在雷冲之下,而我在冬霜城与雷冲交过手,毫无胜算,非要勉强说胜算的话,我和雷冲一对一,连两成的胜算都沒有,不过明天还有风大哥和项彧,三个人联手的话就难说了。”

        “我不觉得项彧会和你们联手。”

        秦茵目光如水的看着他,说:“反正,你明天要小心一点,唐庐唐天可以死,但你不能有一点点事。”

        “这可不像是女帝殿下会说的话。”

        “我现在是以小茵的身份跟你说话……”秦茵一双美目深深的看着他,说:“总之,我不希望你有事,一定要平安回來。”

        “放心吧。”

        林沐雨点点头:“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好。”

        于是,把秦茵送回女帝大帐之后林沐雨返回了自己的营房,他与秦茵的爱情仿佛并沒有太多的**,只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也并不是他不想要秦茵,而是不是时候,他不想因为这些事情种种而乱了心境,毕竟第二天还有一场生死之战在等着他。

        ……

        次日,正午时分。

        秦茵一袭深蓝色斗篷來到了江岸边,群臣拱护,斗篷微微飞扬起來,上面绣着的金色边纹像是即将翩翩起舞的金色蝴蝶一般。

        唐澜站在秦茵身边,道:“殿下,都是老臣之过……”

        秦茵抿嘴一笑:“澜公不要再自责啦,不然真让我不知道再说什么好,现在我们只能为雨统领、风统领和项彧统领祈福了。”

        “嗯。”

        卫仇脸色平静,手握着长弓,率领一群龙胆营士兵悄然进入了船舱之中,抬头看了一眼甲板上的林沐雨,道:“统制,需要我们动手的时候记得给我暗号。”

        “不用暗号。”林沐雨笑道:“一旦开打起來,恐怕这艘船就保不住了,你和大家都小心点,落水之后用白钻箭增援我们就行。”

        “是,属下知道了。”

        甲板上,林沐雨、风继行、项彧并肩而立,林沐雨和风继行披着御林白袍,而项彧则披着黑色的帝国统领斗篷,手握嗜血枪。

        “殿下,我们去了。”风继行一躬身行礼道。

        林沐雨、项彧也缓缓行礼。

        秦茵上前一步,俏生生的站在岸边,冲着三人行了个帝国淑女礼,笑道:“我在这里预祝三位将军顺利凯旋。”

        “多谢殿下,开船。”

        风继行一声命令下,船桨缓缓摇曳,战船迅速离开了港口,直奔对岸而去,战鼓声隆隆作响,而对岸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也弄到了一艘船,只不过是一艘中型的渔船,撑死了也装不下30人的样子。

        远远的,浅风手握佩剑站在船头之上,目光凛然,身后两名身穿黑色软甲的魔族高手护卫在旁,他们的胸口镶嵌着暗金色星宗徽记,每个人都是四枚星宗,四星魔宗级别的强者,想必也比三星魔宗级别的封海要强多了。

        项彧紧握着嗜血枪,眯着眼睛笑道:“这浅风果然一派宗师风范,是个不可忽视的强者。”

        风继行微微一笑:“项彧大人被誉为帝国当代军神,号称战无不胜,这个浅风就交给你來应付了,另外两个四星魔宗交给我和雨统领。”

        “风统领此言差矣。”项彧笑道:“谁都知道风统领踏入了圣域,并且重铸斩风刀,现在可谓是利刃发于硎,而雨统领却又是身拥金葫、缚神锁双武魂的旷世奇才,这浅风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我项彧來迎战吧。”

        风继行一声冷笑,就知道项彧不会去挑战浅风,即便他心里再高傲也总不会吃这种哑巴亏。

        “那好吧……”

        风继行淡淡道:“一会我和雨统领挑战浅风,项彧统领只要救走唐家的两位少主就可以了。”

        “是,属下遵命。”

        项彧一抱拳,做出一副听命行事的样子。

        林沐雨只是暗暗冷笑,这项彧根本就沒有打算在这里杀浅风,他所想的无非是让自己和风继行折损一个,或者两个一起战死江心吧。

        好在,船舱里还有一百名龙胆营精锐,到时候万箭齐发应该不至于会落败。

        ……

        手掌轻轻按在腰间的佩剑上,林沐雨轻声道:“马上就要到了。”

        “嗯。”

        江心处,战船停在了原地,而远处,浅风的中型渔船也缓缓摇摆而來,他一脸笑意的看着这边,道:“风继行统领,我们再次见面了。”

        风继行抱拳一笑:“浅风元帅,我们的两位少主呢。”

        “來人,把他们带上來。”

        浅风一声命令后,两名魔族战士就把唐庐、唐天推了出來,看起來养得白白胖胖,沒有受苦。

        “现在,我们的三皇子殿下呢。”浅风道。

        “來人,带上來。”

        两名龙胆营士兵把封海给带了上來,他的身后还捆着石锁,一时间也难以脱困。

        ……

        浅风的手掌握住剑柄,轻轻滑动,剑刃出鞘的声音十分清亮,他微微笑道:“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动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