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第一个不服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第一个不服

    作品:《炼神领域

        “小棠。”林沐雨踏步而入。

        “阿雨哥哥。”金小棠欣喜不已,转身扑进林沐雨的怀里,像是一个妹妹一般的撒着娇:“你说过这次回來要陪我吃一次牛肉粉的,哼,到现在也沒有兑现就又要出征了。”

        “忙嘛……”林沐雨轻笑道:“商会的生意怎么样了。”

        “一切良好,对了,一定是有事要我帮你办吧。”

        “嗯。”

        林沐雨点点头,说:“这次我手下有五万人,箭矢严重短缺,所以你需要帮我赶工铸造一大批箭矢出來,有问題吗。”

        “沒问題。”金小棠眨了眨眼睛,得意洋洋的笑道:“我们紫茵花商会的旗下现在一共有十个铁器铺,三天内停工只铸造箭簇的话,应该能给你二十万左右的箭簇。”

        “太好了。”

        林沐雨欣喜笑道:“还有,还有别的兵器也需要,总之……最近要用全商会的资金來供给铁器铺,另外,米行开了沒有。”

        “早就开啦,莫非阿雨哥哥还需要小棠为你筹备粮草。”

        “嗯,能筹备最好,我担心……”

        金小棠冰雪聪明,笑道:“我知道啦,哥哥在朝野一向不被待见,很多事情只能靠自己,不过你现在可以放心,你还有我,除了雇佣人力要花点钱之外也沒有什么,兰雁城多的就是人口,放心吧,一切有我。”

        “嗯。”

        ……

        晚上,林沐雨请金小棠、楚瑶两个美女一起吃了顿饭,算是出征之前的一聚,虽然说楚瑶这个灵药司大执事要负责战争所需的药剂,但毕竟稻江防线数百里,想见到她一面也沒有那么容易,况且一旦真的魔族渡江而战,林沐雨也会忙成一团。

        次日,大军开拔出发。

        清晨,雾气萦绕在丛林之间,林沐雨骑乘着踏雪,缓缓随着第四军团的大军缓缓前行,同时也任命了五名万夫长,分别是卫仇、秦岩、风溪、唐任、张枫五个人,唐任是唐镇的堂弟,张枫则是暮雨城的一名新兵万夫长,为人耿直。

        秦岩将火蛇矛悬挂在马背上,展开一张地图看了又看,道:“按照我们的行军速度,至少要半个月才能抵达枫林渡口,大哥,会不会太晚了。”

        林沐雨点点头:“确实有点晚,不过我们第四军团五万人,足足有近四万人都是重骑兵,沒有关系,如果枫林渡口发生战事,我们随时都能快马加鞭的赶过來,现在别急,一天前帝国水师就已经抵达稻江了,有他们在,魔族渡不了江的。”

        “是。”

        林沐雨又看看周围,方圆几里地内都是第四军团的人,而自己就是这支军队的最高统帅,顿时心底忍不住的有些自豪,冬霜城之战自己手里沒有多少兵权,而这次自己则是执掌大权,是时候跟魔族好好的周旋一番了,也好歹让魔族见识一下人类军队的厉害。

        ……

        九天后,大军途径五谷城。

        官道两旁居然有不计其数的五谷城百姓在夹道欢送,秦岩、卫仇等人不禁笑了,谁说帝**不得人心,此时帝**开赴前线却受到百姓这样的爱戴,一时间,路边的百姓为将士们送水、送番薯、送干粮、送鸡蛋等等。

        林沐雨看得有些头皮发麻,顿时有种Red军出征的即视感,其实百姓是最实在的,你为百姓冲锋陷阵,百姓自然会支持你,你若是为自己的江山地位冲锋陷阵,又与百姓何干。

        除了百姓之外,还有一批來自五谷城的军人,他们押运着粮草和兵刃等在这里为沿途路过的军队补给。

        远远的一人策马而來,道:“第四军团的林统领在哪儿。”

        林沐雨飞速策马出列,道:“我在,你是谁。”

        他佩戴着万夫长的军衔,恭敬抱拳道:“属下五谷城守军将领张豹在此恭候第四军团,我们从昨天晚上就在这里等候了,喏,统领请看,这些都是五谷城为第四军团准备的供给,其中钢剑2000柄、长矛10000柄、盾牌5000面、箭矢40000支,粮草两千车,还望统领大人不要嫌少,五谷城也只能提供那么多了。”

        “嗯,多谢你们,辛苦了。”

        林沐雨向他行了个十分标准的帝**礼,神态俊逸,加上一身的统领衣甲,佩戴宝剑,胯下踏雪战马,一时间惹得一群五谷城的少女纷纷奔跑过來,一个个的脸上满是花痴神色,。

        “哇,那个统领好帅啊。”

        “他谁啊。”

        “好像就是先帝册封的兰雁四杰之一耶。”

        “对啦,这是第四军团,他就是兰雁四杰排名第二的林沐雨,比风继行统领还要俊呢。”

        ……

        林沐雨听得哭笑不得,不知道风继行听到这个话之后会不会暴走呢。

        结果,少女们的簇拥与赞扬,也惹來了不少怨言,特别是那些五谷城的守军,他们原本也可以上前线去与魔族决战,结果女帝沒有调用他们,所以他们也只能负责粮草的运送了。

        “凭什么只有帝都的军队才能上前线,。”

        “我们五谷城的人难道就活该整天和谷物、秸秆打交道吗。”

        “是,凭什么只有他们能去与魔族交战,凭什么我们不行。”

        “就是,他们沒有比我多一只眼、多一条腿,凭什么,我赵日天第一个不服。”

        卫仇马上提着佩剑直奔上前,目光一扬叱呵道:“吵什么吵什么,你们以为和魔族作战是儿戏吗,如果真的上了前线,或许你们早就吓尿了。”

        人群中,那个佩戴百夫长军衔、名叫“赵日天”的人看到卫仇过來之后,连退数步,卫仇则长剑一指,说:“赵日天,你给我小心点,约束一下你的部下,再在这里鼓噪的话,休怪我卫仇剑下无情。”

        赵日天急忙恭敬抱拳道:“大人息怒,末将知错了。”

        他急忙转身,对着一群部下低喝道:“都给我闭嘴,不要再说了,就当是给我赵日天一个面子。”

        众人噤若寒蝉,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林沐雨沒有停留,继续提着梨花枪一路缓缓随着大军行走,同时派了一支骑兵队去把五谷城送來的补给全部带走,在战争中这些都是好东西,林沐雨经过了冬霜城那犹如噩梦一般的残酷战争之后,已然认识到补给是多么的重要,“军以粮为本”,诸葛亮的《兵法二十四篇》里这句话对军队來说简直就是真理。

        ……

        就在这时,忽然五谷城的人群中有人大喊着:“林炙大人,林炙大人。”

        “嗯。”

        林沐雨一愣神,这声音好耳熟,而且知道自己真名的人似乎不多是,是谁,他急忙转身,在人群中看到一个佩戴百夫长军衔的人挤开人群走了过來,赫然是许久不见的秦子陵,曾经的圣殿铜星陪练师,如今怎么会在这里。

        心底一喜,林沐雨急忙翻身下马走上前,猛然抱住秦子陵,哈哈大笑道:“子陵,你从圣殿消失之后我还以为你战死了,沒有想到在这里竟会见到你。”

        秦子陵也狂喜不已:“兰雁城之战圣殿被攻破之后,我和几个圣殿的陪练师兄弟被义和**队追杀,流落在难民中,最后辗转來到五谷城,自觉沒有脸面回圣殿,所以就在五谷城参军了,林炙大人,您现在已经是一军统领啦。”

        林沐雨尴尬一笑:“是啊。”

        “你们这是要去稻江支流吗。”秦子陵问道。

        “嗯。”

        秦子陵眼中掠过一丝渴望,说:“你一定要小心点,听说魔族一个个都凶残无比,而且实力强横,闵禹林君侯十万大军都葬送在了冬霜城了,说实在的……我们都很害怕,怕稻江守不住,到时候五谷城恐怕又要变成一座死城了。”

        林沐雨目光灼灼,笑道:“何止是五谷城,如果魔族真的胜了,整个人类都会灭绝,话说子陵,难道你不想跟我一起出征吗。”

        “我……我自然是想的,只是现在我身为五谷城的军制的军人……”

        “沒关系,你属于谁的麾下。”

        “万夫长张豹。”

        “哦,是他啊,沒关系,我写一封信让人转交给他,你直接跟我的第四军团走吧。”

        “好。”秦子陵兴奋不已。

        林沐雨当即写了简短的书信让人转交张豹,大略意思非常清晰,强势要人,其实秦子陵的修为非常低微,比普通士兵也强不到哪儿去,想必张豹也不会不给人。

        进入第四军团的编制之后,林沐雨依旧让秦子陵担任百夫长,与秦岩、卫仇、风溪等人认识了之后,彼此很快就相处熟稔了。

        ……

        五天后,抵达守御地点,,枫林渡口。

        原本这里只是一个简单的渡口,但如今却已经建成了一片营地,在第四军团抵达之前就已经开始修筑城池了,城池距离稻江水岸只有不到一百米远,城墙高度约为二十米高,如今已经筑起了大约十米,但还远远不够。

        此时的渡口却刚好成为帝国水师的停泊处,一共二十艘战船整齐的排列在岸边,当林沐雨带着卫仇、秦岩等万夫长抵达渡口的时候,战船上的水军也迅速下了战船,一名佩戴万夫长军衔的大胡子将领恭敬抱拳道:“末将司徒烈奉百里沧统领的命令在这里恭候林统领多时了。”

        林沐雨微微一笑,上前扶起司徒烈,道:“将军太客气了,这些天來对面可有异动。”

        “有。”

        司徒烈沉声道:“魔族大军已经在对岸扎营,据我观察,他们至少在对岸有一万人马,其中大部分是传说中的‘蟑虫’。”

        “甲魔吗。”

        “是。”

        “知道了。”林沐雨看向一旁的卫仇,道:“派人沿岸扎营,每10里一座营地,南北各五个营地,派出轻骑兵來回斥候,随时观察魔族的动向。”

        “是,统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