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受尽委屈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受尽委屈

    作品:《炼神领域

        “來人。”

        唐澜目光冰冷,淡淡道:“林沐雨殿前袭杀重臣,当死罪,拔掉他的大执事徽章,打入死牢,明天正午处斩。”

        秦茵急忙道:“澜公,我是帝君,这件事必须由我來决定。”

        唐澜抱拳,道:“殿下,不论林沐雨跟你如何亲近,也不论林沐雨是什么人,但他在泽天殿上公然杀人,这足以证明他的不臣之心,还望殿下能秉公处理,不要让在列的群臣寒了心,帝国虽然是秦家的天下,但却是列位用命换來的。”

        瞬间,唐庐、唐天等一群重臣尽数跪下:“恳请殿下处死林沐雨。”

        “你们。”

        秦茵咬着红唇,目光无助的看向了苏牧云,却只看到苏牧云颔首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这时,风继行、卫仇一起跪下了,风继行道:“殿下,林沐雨虽然杀了石霍,但依我看石霍确实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他胆敢私自打开冬霜城的大门就是投敌,阿雨杀他也不为过,还请殿下赦免阿雨的罪。”

        秦岩跪下道:“堂姐,大哥他在冬霜城一战战功赫赫,一个人便杀死数百甲魔,这样的功勋谁也比不上,不能杀功臣啊,对了……君侯在最后一战之前给了信物,让大哥带给殿下的。”

        秦茵一喜:“阿雨哥哥,是什么。”

        林沐雨伸手在乾坤袋里掏出了闵禹林的布帛,交给了秦茵,秦茵展开一看,上面是用鲜血书写的“不负君恩”。

        一瞬间,秦茵一双美目中泪水回旋,道:“威侯……战死冬霜城,太可惜了……”

        唐澜跪地不起,抱拳道:“恳请殿下严惩林沐雨。”

        林沐雨一样单膝跪地,低声道:“恳请小茵马上发兵增援稻江支流,抵挡魔族大军。”

        ……

        人群中,忽然一人冲天哈哈大笑起來,笑声狂妄无比。

        众人一起看过去,却发现是一个身穿武将袍的人,肩膀上佩戴着三颗金色六芒星,上将军职衔,目光中更是无比的冷峻。

        “靖海侯尧渊,你笑什么。”苏牧云淡淡道。

        尧渊兀自哈哈大笑着,甚至眼泪都快掉出來了,说:“云公啊云公,难道你沒有看到吗,大殿之上,一个人要求杀人,一个人要求殿下派兵增援边境,谁是佞臣,谁是忠臣不是一眼可见吗。”

        “尧渊。”

        唐澜目光冰冷的回眸问道:“你是在说我是佞臣吗。”

        “不敢。”

        尧渊一抱拳,笑道:“澜公救国有功,末将怎敢说你是佞臣,只不过……林沐雨有投敌的理由吗,我实在想不出來……”

        唐澜冷冷哼了一声,沒有再说话。

        秦茵则柔声道:“澜公,您看……并沒有绝对有利的证据证明阿雨哥哥通敌,而且石霍杀也杀了,阿雨哥哥是父皇的义子,难道他的性命也抵不上一个万夫长吗。”

        “殿下这话说得并不在理。”

        唐澜道:“别说石霍是一个万夫长,哪怕他只是一个普通帝国士兵,但只要他为帝国流过血汗,便谁也不能轻易夺去他的生命,林沐雨虽是先帝义子,但毕竟只是一个义子,他并不是秦家人。”

        “你说什么。”秦岩怒道:“大哥他为帝国出生入死,又是先帝义子,凭什么说他不是秦家人,。”

        唐澜冷冷的看着,沒有说话,身后的唐庐则冷笑一声,说:“义子算什么,林沐雨和陛下并无血脉联系,和女帝殿下也沒有任何血脉联系,凭什么说他是秦家人,既然不是秦家人,就沒有理由赦免他的任何罪行了。”

        秦茵咬着红唇:“你们,,……你们这样违抗我的旨意,算不算是犯上作乱,只要我一天还站在这王位上,我便是大秦之主,唐澜,你二公之一,为何屡屡顶撞帝君却不自知。”

        唐澜一愣,从來沒有想到过秦茵会这样说话,急忙跪下,顿时大殿之上群臣跪成了一片。

        这时,林沐雨目光冰冷的看向了唐澜、唐庐等人,说:“你们到底想纠缠什么,只是想杀我吗,或者,我证明自己的血脉之后,你们就不会再纠缠了吗,你们知道此时此刻岭冬行省境内的帝国子民正在被魔族屠杀吗,你们在纠缠什么。”

        愤怒在心底不断升腾起來,身周的斗气飞速旋转,将附近的人逼得连连后退。

        一道金光破地而出,不是金葫,而是一条流光璀璨的金色缚神锁,就这么横在空气中,紧接着是第二条缚神锁出现在林沐雨身周,很快的,八条金光粼粼的缚神锁充满威严的萦绕在林沐雨身周,斗气激荡出一道道能量冲击着四周,让人几乎无法睁开双眼。

        “缚……缚神锁……”唐澜瞬间心底一片彻寒。

        风继行也睁大眼睛:“缚神锁……阿雨怎么会拥有缚神锁。”

        苏牧云眉头紧锁:“缚神锁……那可是秦氏血脉的专属武魂啊……”

        ……

        林沐雨目光灼灼的看着众人,一声低喝之后缚神锁武魂尽数消散沁入身体之中,他淡淡道:“看到了沒有,我算不算是秦家人。”

        他抬手拔出龙灵剑,目光中满是失望的看着众人,道:“你们想杀人,想夺权,随便,但不要欺我太甚,否则,别怪我干出什么疯狂的事,唐澜、苏牧云,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们,告诉你们,别再逼我了,否则你们就算是千军万马保护,我一样会砍下你们的头颅祭奠枉死的人。”

        说着,他迈步走出了泽天殿,外面,天空不知何时已经一片黑暗,电闪雷鸣,一场暴雨即将降临。

        唐澜、苏牧云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谁也不会想到林沐雨会说出这许多大逆不道的话。

        ……

        硕大的雨滴就像是珍珠一般噼里啪啦的落在身上,林沐雨快步疾行在泽天殿的大道之上,心脏仿佛被千万刀剑撕碎了一般,他不明白世人到底怎么了,他们在追求着什么,前方,一棵矮树在泽天殿院墙下的风雨中疯狂摇曳着,仿佛随时都会被连根拔起一样。

        林沐雨缓缓的坐在院墙下,任由挥洒在身上,抱着双腿坐在那里,忽地呜咽哭泣起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雨声不断,但雨水却沒有再落在他的身上。

        “阿雨哥哥……”

        秦茵举着青色小伞为他遮挡着风雨,缓缓沉下身,伸出手臂拥住他。

        林沐雨仿佛受惊一般的抬起脸:“小茵,我……”

        “沒事了,沒事了。”

        秦茵紧紧抱住他,泪水夺眶而出,说:“都怪我……都怪我那么沒用才会让你受尽委屈,都怪小茵不能左右政务才会让你尝尽所有的不公,我……”

        “小茵,沒事的。”林沐雨跪坐下來,把秦茵抱在怀里,接过她手里的雨伞,却看到秦茵身后雍容华贵的深蓝色的长裙拖曳在泥水之中,暴雨太急,就算是打着伞还是全身湿透了。

        远处,宫女、侍卫影影绰绰的远远守候着,想必是秦茵不让他们接近,而在雨幕中他们也看不清这里发生了什么。

        秦茵依偎在他怀里,断断续续的说着话。

        “你去岭冬之后,我每天都很想你。”

        “担心你遇到危险,担心你吃不好穿不暖。”

        “外公和澜公步步紧逼,架空了所有政务与兵权,让我像是一只傀儡。”

        “我想你,你一离开,我就一直很心慌。”

        “小茵好爱你,你知道的。”

        ……

        秦茵一双柔软的手臂环住林沐雨的脖颈,芳泽无加的绝美脸蛋不断靠近他,红唇轻轻印在林沐雨的唇上。

        这一吻像是一场梦一般,至少对林沐雨來说是这样。

        当秦茵的唇离开他的唇边时,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充斥着整个心扉。

        “嘻……”

        秦茵看着他的神态忽地一笑,再次靠近,第二次吻在他的唇上,这次连秦茵自己也羞红了脸蛋,浑身滚烫,仿佛想要整个人都融化进林沐雨的身体之中一般。

        听着她急促的呼吸,林沐雨不禁一笑,说:“小茵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主动了。”

        秦茵脸蛋更红了,粉拳轻轻锤了下他的胸口,说:“还不是为了安慰你。”

        “……”

        抱着秦茵坐在雨中,林沐雨倒觉得这场雨远远要比冬霜城的那场大雨來得美妙得多了,这一场雨中只有幸福与眷念,而那一场雨里只有死亡与恐惧,这或许也算是对自己逃生出來的一种嘉许吧。

        “小茵。”

        “嗯。”

        “魔族真的很强,他们的十万兵力就足以击溃帝国的所有军队了,必须早作防备,不然岭北其余的六大行省片刻间就会荡然无存了。”

        “我知道。”秦茵依旧抱着他,仰起脸蛋冲他甜甜一笑:“风统领刚才跟我说,要在稻江支流的西岸上筑起七座要塞,每百里一座,囤积重兵來抵挡魔族的入侵,又能相互拱护,这样的话……魔族想染指帝国领土也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嗯。”

        “阿雨哥哥比我们所有人都更加了解魔族,所以……我决定力排众议,让阿雨哥哥重新成为帝**制中的高级将领,阿雨哥哥认为呢。”

        林沐雨目光坚毅,说:“小茵需要我的时候我就绝不会退却,这样吧,你只需要给我一个军衔,至于所有的军队,我自己來筹建,我相信澜公和云公也不会舍得把自己的军队交给我指挥的。”

        秦茵欣喜不已的说道:“阿雨哥哥最好了。”

        ……

        就在这时,一人举着雨伞缓缓走來,一袭战袍随着狂风而摇摆不定,他嘴角一扬,笑道:“我说二位,所有人都看着呢……殿下,带阿雨回泽天殿偏殿吧,云公同意从云中行省出兵、抵挡魔族了。”

        “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