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丈夫有所为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丈夫有所为

    作品:《炼神领域

        三天后,盛夏里的兰雁城格外静谧,清风摇曳着城外的柳树林,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城外商旅行人络绎不绝,兰雁城不同于五谷城,即使是被屠城之后也依旧十分繁盛,再则从云中行省、七海行省迁來大批人口,也让这座帝都不失往日的繁盛。

        林沐雨、秦岩两人身穿衣甲策马进城的时候就已经被拦下,值守百夫长把他们带到章炜面前的事情,章炜已经惊呆了。

        “大人……你们终于回來了。”

        章炜一蹦起來,直接抱住了林沐雨,哈哈大笑道:“老章一直担心你们会被魔族杀掉了呢。”

        林沐雨急忙推开他,问:“章炜大人,我们从苍南行省回來的羽书收到了。”

        “嗯,早就收到了,走吧,我们这就去泽天殿,现在正是下午议事的时间。”

        “好。”

        虽然项彧派來的随行充满敌意,但奈何章炜身为禁军副统领他们也违拗不得,只好跟着一起上殿去了。

        ……

        甚至就连满是血迹的衣甲都沒有來得及换,林沐雨就走上了泽天殿,泽天殿上官员不多,但全都是手握大权的重臣,苏牧云、唐澜、薛翎、唐庐、唐天、苏妤等人都在,另外还有尚书令、户部尚书等一大群文臣武将。

        “圣殿大执事林沐雨觐见。”

        侍臣的喊声不断:“秦岩小王爷觐见,章炜大人觐见。”

        帝君宝座上,秦茵身穿着绣着金色紫茵花的长袍,猛然坐起身,一条条深蓝色流苏垂挂在裙边,她手扶着紫茵剑的剑柄遥遥看着远方,忽地实在忍不住了,踏步走下了王阶。

        “殿下。”

        苏牧云咳嗽了一声,道:“请保持威仪。”

        秦茵一下止步站在那里,相距林沐雨大约数米之遥,一双星眸满是眷念的看着他,嚅动了一下娇艳欲滴的红唇,喃喃道:“阿雨哥哥,你沒事吧。”

        林沐雨上前一步,沉身单膝跪在秦茵前方,低声道:“林沐雨参见女帝殿下,小茵,我沒事,只不过,扬威军团除了我和阿岩逃出來之外,就已经全军覆灭了。”

        “嗯,快平身……”

        林沐雨站起身,环视一周之后才现气氛有点不太对劲的样子,风继行、卫仇等人看着自己,目光中满是焦灼,而唐澜、苏牧云、唐庐等人的眼里却带着嘲笑。

        “闵禹林战死了,是不是,大执事。”唐庐忽地笑着问道。

        “是。”

        “威侯闵禹林坐拥五万精兵都战死于冬霜城中了,为何大执事却能全身而退回到兰雁城,难道真的如同项彧來的羽书所说一般,大执事是临阵脱逃,放弃了帝**人的尊严,抛弃了闵禹林等人。”唐庐眼中满是狠戾,低喝一声问道:“林沐雨,你身为圣殿大执事,难道忘记了身为帝**人的尊严了吗。”

        “我沒有临阵脱逃。”林沐雨淡淡的看着他,说:“项彧是你们的人,不必这么一唱一和的來给我泼脏水,我要是想逃早就逃了,何必等到冬霜城破城那一刻。”

        “是吗。”

        唐庐眼中掠过一丝得意之色,说:“就知道你会矢口否认,好在我们还有人证,來人啊,把人证带到泽天殿上來。”

        林沐雨目光冷峻,平静的看着唐庐,倒是不知道他所谓的人证是什么东西,秦岩则气愤无比,咬牙切齿。

        秦茵有些不悦,秀眉轻蹙道:“岭北侯,你明知道林沐雨是我的义兄,何必这样刁难他。”

        唐庐抱拳恭敬道:“殿下,末将不是想刁难,而是事实如此,殿下看着便是了,很快真相就会水落石出的。”

        “哦。”

        秦茵嘴角一扬,淡淡道:“岭北侯,如果你沒有充分的证据说林沐雨临阵脱逃,那就别怪我夺了你的名爵。”

        唐庐一愣,身边的唐澜皱了皱眉,沒有说话,唐澜身为帝国二公之一,手握半壁江山,不知何时已经开始隐藏在幕后,所有的意旨都由唐庐、唐天來完成了。

        ……

        几分钟后,在一群泽天殿武士的守护下,一名身穿破残铠甲的将领走上了大殿,当他來到林沐雨、秦岩面前的时候,林沐雨差点咬碎了钢牙。

        “石霍,。”

        “林沐雨。”

        石霍的脸上满是怒意,道:“你沒有想到我还能活着从岭冬行省里杀出來吧,你这不敢与魔族交锋的胆小鼠辈,还有脸回到兰雁城吗。”

        说着,石霍猛然转身对着秦茵一抱拳,道:“殿下,八月十二日,冬霜城被魔族攻破,十万甲魔围攻扬威军团,君侯下令我等死战,却不想林沐雨率领部众早早的撤退离开了冬霜城,趁着我们与魔族厮杀的时候逃之夭夭,甚至传言他与魔族领有所勾结,还请殿下明察。”

        “你胡说。”

        秦茵的目光犹如利剑一般:“阿雨哥哥不是那种人,來人,把石霍拖下去砍了。”

        唐庐急忙道:“殿下,石霍将军有理有据,并非胡说,石霍,还不快点把你的证据拿出來。”

        石霍咬牙切齿的看着林沐雨,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破残的战旗,上面隐隐有个“闵”字,另外则解下了腰间的佩剑,用战旗裹着佩剑道:“殿下,这是闵禹林君侯战死之前交托给末将转呈殿下的,另外,君侯还有一些话让我转告殿下。”

        “说。”秦茵淡淡道。

        石霍道:“君侯说了,林沐雨擅自募兵,在军中十分专权,早有不臣之心,并且,扬威军团的粮道一直由林沐雨亲自制定,但却轻易遭到了魔族甲魔的袭击而断了粮食,一定是有人告密,七月三十日,林沐雨带人出城拔出魔族身上的毒箭,将瘟疫带进了冬霜城,杀死数万帝**队,八月九日,柴洪统领挖掘地道也被魔族现,知道的人只有几大统领与林沐雨,一定还是有人告密,几大统领都已经战死,唯独林沐雨还活着,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证明,林沐雨通敌,早就与魔族领勾结,殿下,你不能因为他是义兄就姑息他,否则”

        秦岩气急,手指着石霍,大喝道:“你血口喷人,你这个畜生,血口喷人。”

        秦茵的目光落在林沐雨身上,柔声道:“阿雨哥哥,告诉我他说的都是假的。”

        林沐雨的心底百味杂陈,满是苦,但说不出,抱拳道:“殿下,他说的有一部分是真的,但是他也有一部分沒有说。”

        “嗯,阿雨哥哥你说。”

        林沐雨转身看向了石霍,道:“冬霜城破城的前一天,石霍与部下挖出战死的帝国士兵的尸体煮食被我现,君侯即将问罪的时候石霍叛国,率领所属的七海城五千人马私自开了冬霜城南城门意图离开,这直接导致了冬霜城被破。”

        石霍身体抖,手指着他:“你……你血口喷人。”

        林沐雨目光一寒,低喝道:“石霍,冬霜城四面被围,数万甲魔的战力你知道,我也知道,我九死一生才带着阿岩冲杀出來,凭你的那点能耐你怎么可能出得來,况且你手握君侯的佩剑和战旗,那只有一个解释,你归降了魔族,答应为奴,所以他们才放你回兰雁城,以你为内应來击破兰雁城,不是吗。”

        “你。”

        石霍脸色通红,怒道:“你不要如此妖言惑众栽赃我。”

        石霍的身后,唐庐也脸色铁青道:“林沐雨,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你狡辩,你就是临阵不战而逃了,难道你还不承认吗,石霍是我们七海城的勇将,从來都是冲杀在全军最前方的猛士,他是不会说谎的,我以性命担保。”

        “那你的性命也未免太不值钱了。”

        林沐雨冷笑的看着唐庐,忽地拔出腰间龙灵剑,“噗嗤”一声,剑刃直透石霍的后背而出,一剑穿心,、

        “天啊。”

        所有人都震惊了,沒有一个人想到林沐雨会突然出手杀了石霍。

        “林沐雨。”

        唐庐看着倒下的石霍,脸色苍白:“你疯了……你这个疯子……你竟敢在泽天殿上杀人,你眼中可还有女帝殿下了,你……”

        “阿雨哥哥,你……”秦茵也不解的看着他。

        ……

        “铿。”

        龙灵剑猛然刺入殿前的玉砖内,林沐雨仰头看着王阶上的秦茵,喃喃道:“小茵,魔族大军入侵已经迫在眉睫了,他们一旦越过稻江就能一马平川的灭掉大秦帝国,这江山即将不复存在了,我不想浪费任何一秒钟在这里跟这些佞臣争论,石霍真那么勇猛的话就不会被我杀掉,时间会证明一切,要怎么惩罚我我也认了,但……必须尽快派兵增援五谷城、神影城,在稻江支流沿岸布防,否则魔族一旦过江就说什么都晚了。”

        风继行喃喃道:“阿雨,魔族真有那么厉害。”

        “嗯。”

        林沐雨轻轻点头,道:“风大哥,一旦对上魔族要务必小心,他们拥有至少十万甲魔军团,一个甲魔的战力能抵得上二十名帝国精锐士兵。”

        “什么,。”风继行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