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瘟疫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瘟疫

    作品:《炼神领域

        算上铁步营,城外一共有超过五万名人类士兵的尸体,全部被甲魔给吃掉了,但这些甲魔似乎又陷入了饥饿疯狂的状态,让林沐雨说不出的心寒,这足以证明甲魔的数量已经至少是第一天的十倍以上了,现在围着冬霜城的甲魔不说二十万,至少也有十万之众了吧。

        ……

        “小心。”

        秦岩大声喊着,但已经來不及了,“噗嗤”一声,一名圣殿营士兵被城下甲魔投掷的铁矛穿透了身躯,力道太大,铁矛穿心而过,当他倒下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这是甲魔最为凌厉也是唯一的远程攻击方式,虽然他们投掷的准度很差,但一旦命中几乎是必死的,城上一具具帝**人的尸体也正是这样造就的。

        林沐雨旁若无人的将一枚枚箭矢连续射下城墙,星辰诀第一式,星芒初现的玄力贯注在箭矢之中,几乎是一箭一个的解决着甲魔,直让不远处的闵战、王希等人叹为观止,这便是圣殿中人的修为。

        于是,林沐雨前方的城墙下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甲魔尸体,也吸引來更多的甲魔,不断以铁矛投射,空中“嗖嗖”的电射着一枚枚长达三米的铁矛,十分骇人,好在林沐雨根本不畏惧这样的攻击,身周金色光芒浮现,葫芦壁足以抵御了,更何况体表还有一层厚厚的斗铠,这些甲魔想伤害他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甲魔攻城足足持续到了近晚上,它们终于潮水般的退去了。

        一名行军参事走了过來,惊愕的看了一眼城外堆积的尸体,抱拳恭敬道:“大执事,这些甲魔都是您一个人射杀的。”

        “不,是我和大家一起射杀的。”林沐雨道。

        行军参事目瞪口呆,道:“大执事之勇武,或可超越杜海上将军了。”

        林沐雨神色一黯:“可惜,上将军还是死在了雷冲的手里了。”

        一旁,秦岩笑着说:“参事大人,你们不是负责收录头颅等來记战功的吗,我大哥今天一人就至少射杀;了上百名甲魔,这战功应该怎么算。”

        行军参事恭敬抱拳道:“小王爷,以大执事之功,甲首百魔,可擢升万夫长,不过大执事是圣殿大执事,或可擢升统领也说不定。”

        秦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那回到帝都之后你可要为我大哥正名,哼,如此功勋卓著的人居然受到排挤,无法进入帝**制,简直是毫无天理。”

        参事身躯一颤,笑道:“这些事情……末将只是军中小吏,不知这许多……”

        “哼,你如实以告便是了。”

        “是,只要末将活着回到兰雁城,必然如实上报大执事此战的功勋。”

        “好,一言为定。”

        打发了行军参事之后,神威侯闵禹林在一群将领的簇拥下走上了城墙,看着城外的一片苍茫与城墙走道上的帝国士兵尸体,他皱了皱眉头道:“魔族的进攻愈发凶猛了,似乎他们也感觉到我们的粮草已经严重不足了。”

        林沐雨说:“君侯,如果他们真的想让我们活活饿死在城内就沒有必要这样强行攻城了,死掉的甲魔也只是白白损耗了而已。”

        “少将军是认为其中有诈。”闵禹林讶然问道。

        “嗯,至少这不寻常。”林沐雨平静道。

        “如此……”闵禹林道:“我们也无计可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尽量的拖延魔族攻城的力度了,但愿援军早一日到來。”

        “是。”

        “甲魔们已经走了,开城门去拔箭吧,否则城内的箭矢两天就消耗光了。”

        “是。”

        ……

        闵禹林走后,林沐雨带着秦岩、沈寒等人出城拔箭,守城那么多天,拔箭似乎已经是日常该做的事情了,除了他们,闵战、徐鹰、柴洪等统领级将领也相继带人出城拔箭,只不过带的人并不多,以防魔族卷土重來折损太多。

        “噗……”

        秦岩将一枚白钻箭从一名魔族的口腔内拔出的时候,迸溅出一缕缕绿色的鲜血汁液,他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说:“什么鬼东西,这个魔族的血怎么是绿色的。”

        另外一边,沈寒也点头道:“这里的也是,今天的甲魔居然是绿色血液,怎么回事。”

        林沐雨说:“反正都是一些怪物,管它呢,收拾一下箭矢,不要用手去触碰,以防感染,回营之后记得用滚烫的开水洗濯箭头,不然就不能再用,都明白了吗。”

        “是。”

        沈寒虽然点头领命,不过却诧异的问道:“大执事,为什么要用开水洗濯呢,属下那么多年可沒有见过这么奇怪的方法,难道这样能让箭矢更加锋利不成。”

        “不是。”林沐雨简单解释道:“我只是担心甲魔的身上有病毒,我们承受不了这种病菌毒素,所以需要消毒,反正……多谨慎一些总是好的,这种开水灼烧的方法叫做‘消毒’,不过说了你们多半也完全不明白。”

        秦岩和沈寒一齐点头道:“确实是一点都不明白……”

        “我就知道。”

        夜晚,回营之后浑身疲乏,所能得到的晚餐也只是半张行军大饼而已,林沐雨坐在圣殿营营盘边的磨盘上,远远的看着沈寒等人消毒箭头,同时手捧着菜汤,一口口的嚼着面饼,这时秦岩走了过來,手里攥着两张厚实的大饼递给了林沐雨,笑着说:“大哥,多吃点才有力气杀敌。”

        “哪儿來的。”林沐雨诧异问。

        秦岩微微一笑:“灵火司的人都是我们的人,想多弄两张饼还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林沐雨伸手一推,把大饼还给了秦岩,说:“阿岩你吃吧,我够了。”

        “大哥不要骗人,你是青壮之身,这半张饼连一两都不到怎么可能吃饱,你是我们圣殿营的主帅,若是你都沒有力气杀敌了,将士们怎么办。”秦岩面红耳赤的样子,他依旧还是太年轻稚嫩了,虽然修为惊人,但依旧像是一个孩子般。

        林沐雨不禁失笑,说:“那好吧,我们一人一半的分了。”

        “好,这才对嘛。”

        秦岩将长矛放在一旁,端起菜汤闻了闻,笑道:“以前喝着肉汤都觉得太腻了,如今吃着这菜汤居然觉得津津有味,嘿,有意思。”

        林沐雨有些黯然,说:“阿岩,都怪我把你们带进了这个绝地,你们都还年轻,本來不应该战死在这里的,不过你们放心,我会竭尽全力带着你们活着回兰雁城的。”

        秦岩一愣,眼圈有些泛红,说:“大哥,你说哪里话,自从我哥战死之后,阿岩早就把你当成唯一的亲人了,你林沐雨是我秦岩的大哥,永远都是,如果真的我们都战死在这里,阿岩也绝对不会后悔,只是大哥……你不一样,女帝殿下和汐郡主都那么爱你,你们原本应该幸福快乐的一起生活的,而不是屈辱的死在这个鬼地方……”

        林沐雨不禁失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兄弟,一定不会的,我们能活着走出岭冬。”

        “嗯。”

        ……

        次日清晨,林沐雨悠悠醒來,体内的七曜玄力、星辰之力缓缓回旋,居然有种相互辉映的感觉,这两股力量倒是互相并不冲突,好事一件。

        “大执事,您醒了吗。”帐外传來沈寒的声音。

        林沐雨起床披上衣甲,道:“醒了,怎么了。”

        “发生大事了。”

        “哦,什么事。”

        “今天一早,不少兄弟都生病了,头痛发热,不少人的眼睛里都是血水,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执事您快來看看吧。”

        “嗯。”

        林沐雨急忙出了营帐,秦岩、沈寒等人都在等候了,前往伤兵营,遥遥的就看到了地面躺着一个个生病的士兵,几乎所有人的症状都是一样的,脸色赤红,脑门高热,并且眼圈里透着血红色,浑身无力,高烧不退。

        “怎么回事。”林沐雨问。

        “从昨天夜里开始就有人生这种怪病了。”一名灵药司的医官恭敬道:“大人,我们无法诊断出他们的病是什么,并不是热毒,也不是普通的高烧,并且这些病员送來之后,居然感染得我们这里原有的伤兵也一起高烧不退起來。”

        “把所有高烧不退的人隔离起來。”林沐雨淡淡道:“不要让他们接触任何人,以防再发生感染。”

        “是。”

        林沐雨看向了秦岩,道:“阿岩,查一查生病的士兵都属于哪个军队,又做过什么相同的事情。”

        秦岩点头:“是。”

        不久之后,秦岩去而复返,道:“大哥,查出來了,这些士兵几乎每个人都参与过昨天战后‘拔箭’的任务。”

        “那些魔族果然……”

        林沐雨咬牙切齿,一拳轰在一旁的石柱上,怒道:“我们上当了,昨天攻城的甲魔都是一些原本就染病的甲魔,魔族好狠,这是想要瘟疫送进冬霜城里啊。”

        “那……这些生病的兄弟怎么办。”秦岩问道。

        “我也不知道,等候君侯來了再说吧。”

        “嗯。”

        不久之后,闵禹林策马來到了伤兵营,林沐雨马上简略的说了一下情况,闵禹林的神色十分凝重,沉默不语。

        “君侯,到底该怎么办,感染瘟疫的人越來越多了。”苏问天急切道:“就连我部下的几个千夫长都一起感染瘟疫了。”

        “魔族是想把我们赶尽杀绝啊……”

        闵禹林痛苦的闭上眼睛,眼睑不断的颤抖着,喃喃道:“封锁伤兵营,任何人不得接近,立刻掩埋所有感染瘟疫的人,任何人不得违逆。”

        “活……活埋帝**人吗,。”苏问天一脸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