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铁步营被灭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铁步营被灭

    作品:《炼神领域

        城内,火光通明,到处都是笑声与骂声,广场上,堆积着不计其数的人头,火把下军队里的文职人员们正在记录着士兵所斩获的人头数,这些都是军功,回到兰雁城之后都是需要兑现的,就譬如杜海,以他的战功就足以擢升统领了。

        “少将军。”

        人群中,徐鹰已经看到了林沐雨,笑着走來说道:“少将军沒有出城追杀吗。”

        “沒有。”

        林沐雨摇摇头,说:“徐老将军,铁步营的人还沒有回來。”

        “可能是追得比较深吧。”

        徐鹰微微一笑:“放心吧,铁步营两万精锐,堪称是天下第一步兵,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大地上沒有人是铁步营的对手。”

        “或许吧,我想去觐见君侯。”

        “嗯,老将陪您一起去。”

        “好。”

        当林沐雨、徐鹰來到城主大厅的时候,闵战、王希、苏问天等人也在,众人正在欢饮庆功,甚至就连闵禹林都已经喝了一些酒,脸色透着醉意,抬头看到林沐雨來了,马上笑着说道:“少将军如今还有什么话说……虽然你在兰雁城与龙千林一战确实算是战功卓著,但今日冬霜城之功又如何,少将军还会为那些‘怪物’担心吗。”

        林沐雨皱了皱眉,说:“君侯您喝醉了……属下來是为了说一件事,铁步营还沒有回來。”

        “哦。”

        闵禹林一愣,酒也醒了几分,问道:“车铁风为什么还沒有回來。”

        闵战抱拳道:“父亲,车统为了斩首更多义和国的叛贼,率领铁步营追得太深了吧,这夜深地滑的,或许铁步营就驻扎在外面了。”

        “不。”

        闵禹林的脸上掠过一丝慎重之色,道:“如果在外驻扎就一定会羽书回报给我,但是他们沒有,必有蹊跷,闵战,马上派出天骑军的斥候出城去寻找铁步营,一旦找到马上回报于我,明白了吗。”

        闵战点头:“我马上去办。”

        “大执事。”

        闵禹林依旧红光满面,笑着说:“坐下喝一杯吧,虽是初夏,但这岭冬行省境内也太冷了,喝一杯暖暖身子如何。”

        林沐雨沒有推辞,坐下喝了几杯酒之后便站起身,说:“君侯,今天当值,这就去带着圣殿营继续巡城了。”

        “嗯,铁步营一旦有消息,我马上派人告诉你。”

        “多谢君侯。”

        林沐雨走后,王希目光一寒,道:“君侯,这林沐雨不过是仗着茵殿下信赖他才如此猖狂,哼……今日临阵时都不敢出城的人,真是丢人,先帝怎么会这等胆小如鼠的义子。”

        闵禹林一摆手,笑道:“并非如此,王将军应该也能看到此人的心思无比缜密,在扬威军团里恐怕也只有他一直在注意着铁步营沒有回來……唉,车铁风这个家伙便是太贪功了,大约不到明天早上也是看不到铁步营回來了。”

        “嗯。”王希沉吟一声,又问:“君侯,那些义和国叛贼的头颅怎么处理。”

        “全部挂在城墙上,让冬霜城的百姓看看屈服于义和国是什么样的下场。”

        “是。”

        ……

        夜风寒冷,后半夜的时候林沐雨就抱着龙灵剑坐在城墙雉堞下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有人叫醒他:“大哥,醒一醒。”

        “怎么了。”林沐雨睁开眼,发现头顶上搭起了一个简略的帐篷,周围已经下雨了,雨水“噼噼啪啪”的落在地上,冲刷着一缕缕的血迹。

        秦岩道:“天亮了,但是铁步营还是沒有回來。”

        “还沒回來。”

        林沐雨皱了皱眉,问:“有羽书飞回來吗。”

        “沒有。”

        “奇怪了,按理说每千人就配备一只信鸟,铁步营一万多人难道一只信鸟都沒有飞回來吗。”

        “可能是因为下雨了,所以信鸟翅膀打湿了无法飞行。”

        “这样啊……”

        就在这时,忽然远方一骑而來,一名传令兵大声呼喊着:“君侯,远方有人來了,说是要给君侯献上一件礼物。”

        闵禹林身披着一件纯黑色的斗篷,站在城墙上,目光冰冷的问道:“多少人,什么礼物。”

        “只有一个人,至于是什么礼物,属下不知。”

        “让他过來。”

        “是。”

        细雨中,一人策马而來,身上披着蓑衣,手里捧着一个漆黑的盒子,也不进城,就在城外下马,恭敬的将盒子摆放在地上,随后抬头冲着闵禹林微微一笑,他的容颜十分俊朗,目光中充满了讥讽与轻蔑,翻身上马就已经疾驰而去了。

        “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天骑军马上派出十个人去拿住这个人。”

        “是。”

        一名都尉迈步上前,打开盒子的瞬间猛然脸色铁青的后退数步,浑身颤抖的看向城池上:“君……君侯……是……”

        “到底是什么。”闵禹林声音中满是威严。

        都尉颤声道:“是车铁风统领……”

        “什么,。”

        闵禹林大惊失色,纵身就从城池上跃下,周身斗气氤氲的飘然落地,看向盒子里,果然是车铁风的头颅就躺在盒子内。

        “完了……完了……”闵禹林连退数步,口中喃喃道:“铁步营完了……”

        “父亲。”

        闵战策马疾驰而來,道:“父亲,您沒事吧。”

        “我沒事。”

        闵禹林捧起盒子,淡淡道:“是我太大意了……立刻传令下去,封锁冬霜城所有城池,任何人不得进出,我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灭了老子的铁步营。”

        “是。”

        战鼓声隆隆作响,城门纷纷关闭。

        闵禹林捧着盒子缓缓走上城池,路过林沐雨身边时多看了他一眼,但沒有说话,铁步营两万人是他的心头肉,车铁风死了,铁步营多半也沒了,闵禹林心乱如麻,更多想到的是到底是什么人能有这种能耐,一夜之间杀光两万铁步营猛士。

        林沐雨张开灵脉术,闭上眼睛,不久之后,几公里外一缕缕强横的气息出现了,他不由得身躯一颤,道:“來了……”

        “什么來了,大哥……”秦岩问道。

        林沐雨道:“那些怪物來了,准备迎战……阿岩,去城下把我们的箱子搬上來,圣殿营每人都配备上白钻箭,节省一点用。”

        “是。”

        说着,林沐雨飞奔向闵禹林的方向,追上之后恭敬道:“君侯。”

        “大执事,有事吗。”闵禹林的神色苍老了许多。

        “他们來了。”林沐雨低声道。

        “我知道……义和国的真正精兵來了……”闵禹林咬牙说道。

        “不,不是义和国的人,是那群怪物來了。”林沐雨低声道。

        “怪物。”王希忍不住一笑:“大执事还是坚持自己的怪物之说吗,莫非你认为灭掉铁步营的人是那些怪物。”

        林沐雨点头:“正是。”

        王希还要再说什么,闵禹林却一抬手,道:“传令下去,全城戒备,准备迎战,沒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城。”

        “是。”

        ……

        细雨越发的稠密,远方影影绰绰的出现了一片片黑影,但分辨不清,直到这场雨停息的时候,云开见日,城池上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远方大地上密密麻麻的站着一群人类,或者说并不算是人类,这些人形容丑陋,浑身遍布着硬甲,手掌呈现三道带着毛刺的利爪形态,身后有甲壳与翅膀,并且右手握着兵刃,左手便提着一颗人头,几乎每个怪物的手里都提着一颗人头。

        “这些是什么东西,。”闵战咬牙切齿的问道:“就是这些东西灭了铁步营吗。”

        说着,闵战走到林沐雨面前,恭敬道:“大执事,这些就是你所说的怪物。”

        “嗯,跟我那天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林沐雨点头。

        王希眯着眼睛,说:“看起來也不过5000人之众而已,我们不必惧怕。”

        杜海一抱拳,道:“君侯,给我一万人马,末将愿意出城迎战这群像是蟑虫一样的东西。”

        闵禹林看了一眼杜海,问:“上将军想在野外与这群不知深浅的怪物决战。”

        “若是等他们攻城时,恐怕我们就落于被动了。”

        “也好。”

        闵禹林坐在座椅之上,远远看着城外的怪物军团,淡淡道:“王希将军、苏问天将军,各自拨出你们的一万人马,由杜海上将军率领出城迎战,此外……林沐雨大执事率领一千圣殿营一起出城,为上将军助阵殿后。”

        杜海、林沐雨一起抱拳:“是。”

        军令如山,无法违抗,纵然林沐雨再不愿意出城去迎战那些被杜海称之为“蟑虫”的怪物。

        ……

        北城门迅速打开,帝**再次出了城池,杜海一身金甲,威风凛凛的走在队列的最前方,44岁的他正值壮年,而且踏入圣域之后更是实力倍增,正值人生巅峰的他却迎來了这莫名的一战。

        战马与步兵的践踏让雨后的地面成了一团烂泥,林沐雨缓缓策马而行,带着圣殿营的士兵断后,秦岩、沈寒紧随其后,脸上都带着一些兴奋,他们沒有灵脉术,更沒有正面与这些蟑虫交锋过,自然不会明白林沐雨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