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收回印绶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收回印绶

    作品:《炼神领域

        热门推荐:、 、 、 、 、 、 、

        终于,在这一刻林沐雨才明白七曜魔帝的良苦用心。

        200年前十七层炼狱中一战,大秦帝国开国皇帝秦屹战死,武魂力量蕴藏在断剑内却被七曜魔帝给“顺手牵羊”了,七曜魔帝一直保存着这一枚残剑,就是为了炼化出缚神锁武魂吧,可最后他改变主意了,决定把缚神锁当做礼物送给了林沐雨。

        ……

        跪在地上,感受着缚神锁中蕴含的强绝力量,林沐雨轻轻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的宁静,终于,出去主修防御的葫芦武魂之外,林沐雨获得了天下至强攻击的缚神锁武魂了,虽然只是第一层的缚神锁武魂,但至少能提升林沐雨一成左右的攻击能力…

        那么接下來就是去寻龙林里寻找合适的灵兽,帮助缚神锁升到第八层一等武魂,林沐雨的身拥天帝修为,也足够承载第八层武魂力量了。

        缓缓将缚神锁武魂收入体内,林沐雨心里也非常明白,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不能让缚神锁展露于人前,毕竟世人皆知缚神锁是秦家独门武魂,就连秦屹和上上代帝君都沒有领悟,而秦雷一死之后,这世上唯一拥有缚神锁的人就是秦茵了,如果众人知道林沐雨也拥有缚神锁,这带來的影响可想而知。

        虽然不知道带來的影响是好是坏,但林沐雨很明确的知道,一旦自己展现缚神锁,唐澜、苏牧云一定会想法设法杀掉自己,自古帝位传男不传女,如果世人知道林沐雨也拥有缚神锁便会推测他也是秦靳的血脉,那样的话就可能就会导致帝位易主了。

        苏牧云不会让一个外人多了孙女的帝位,唐澜也不会眼看着别人把自己辛苦经营起來的半壁江山给一手毁掉…

        深吸一口气,林沐雨悠悠的笑了,不论如何,自己如今身拥双武魂,这是天大的好事…再说了,低调也是有限度的,一旦生命危急的时候,八个武魂都照样拉出來一起招呼…

        不过让林沐雨非常诧异的是,缚神锁居然并不排斥金葫,看來它也已经承认金葫的地位了,更在另一个方面显示着一个信息……金葫的等级并不比第一等武魂的缚神锁逊色多少…或许,在默默的修炼中,金葫早就已经拥有与第一等武魂分庭抗礼的实力等级了吧…

        这时,终于感受到疲倦了,他步入了办公室之中,轻轻一叩门,对外面的圣殿守卫说道:“我要睡觉了,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是,大执事,可是……您真的要在办公室里睡吗?”

        “嗯,别打扰我了。”

        “是,属下遵命…”

        ……

        就在办公室一旁的躺椅内休息下來,这一睡就是足足的三天三夜…

        当林沐雨醒來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肚子饿得咕咕响,直接打开门后说道:“去准备一桌好吃的,我要……吃一桌…”

        一旁传來“噗嗤”的一笑,却是楚瑶一身少女服饰的坐在那里,正在看着兰雁城的晨报,转头一笑道:“阿雨,我等你等了两个时辰了…”

        “哈,楚瑶姐來了,我修炼太久,所以也睡了太久,刚好一会一起吃饭吧。”

        “嗯嗯。”

        圣殿伙房的效率好,七八个人一起忙碌,三两下准备好一桌丰盛的饭菜,林沐雨带着楚瑶一起用餐,连续吃了两只烧鸡和一条鹿腿之后才感觉到七分饱,拍拍肚子,打个饱嗝之后笑道:“楚瑶姐无事不登三宝殿,一定是有事吧?”

        “嗯。”

        楚瑶轻笑道:“是这样的,灵药司最近招募了不少新的炼药师,超额完成了兵部分配给我们的药剂任务,还剩余了上万瓶珍贵的药剂,又听说你和金小棠合作开了紫茵花商会,所以打算把这些药剂处理给你们,你们出售之后扣除手续费,其余的收入充实灵药司的金库,怎么样啊?”

        “哦,你这是來跟我谈分成比例的吗?”林沐雨轻笑。

        “是啊是啊,我的好阿雨,快说你要抽取多少?寻龙商会、万胜商会太黑心了,都要抽取三成的销售额度呢…”

        “这样啊……”林沐雨颔首道:“那就跟小棠说一声,紫茵花商会只抽取一成销售额就好了,毕竟我们刚刚新开,先把盘子给做大才是硬道理,楚瑶姐你觉得怎么样,抽取一成?”

        楚瑶欣然道:“嗯,成交…这件事我这个灵药司大执事可以一手定夺。”

        “那就好。”

        林沐雨抓起第三只烧鸡,说:“权力滋生**,你可要小心咯,小茵最近可是派遣风继行严查帝国各司的**情况的,你可别被抓住了把柄……”

        楚瑶扑哧一笑:“臭小子,有你这样咒我的么,别吃太多了,小心撑着……”

        “沒事,我胃口大,给我牵一头牛过來撒点孜然我都能活吃了。”

        “……”

        ……

        休息一夜之后,次日,朝会,林沐雨也收到了來自泽天殿的召见,他也是要参加这次朝会的。

        一大早,洗漱干净,翻身上马,独自一人前往泽天殿,身后背负着龙灵剑,如今已经换上了一条崭新的大执事衣甲,与原來的沒有太大区别,只是铠甲周围镶嵌了不少浮力宝石,以至于铠甲的分量会减轻了不少,但防御力却并未减少。

        泽天殿前方,章炜率领一群禁军正在戒备,遥遥的抱拳一笑道:“林沐雨大人,您來早朝啦?”

        “是啊……”

        林沐雨问道:“风大哥已经在泽天殿了?”

        “是,去找他吧,老章巡查一圈就过來。”

        “好…”

        踏入泽天殿内,林沐雨几乎难以找到自己的位置,因为自己并沒有军衔,只是圣殿大执事而已,而这个职位并不列入帝国之中,略显尴尬。

        “阿雨,这边來。”所幸,风继行远远的招呼,就让他站在身边,大执事的职位大约与统领也差不了许多。

        风继行看着林沐雨,目光中掠过一丝讶然,说:“阿雨整个人的气势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了。”

        林沐雨一惊,难道风继行看出自己获得缚神锁了,又或者是看出自己领悟星辰诀第二重天了?

        “怎么了?”

        “就是有点不一样了,说不出來,哈哈……”风继行大咧咧的一摆手:“不管这些了,我有件事想跟你说呢…”

        “哦,风大哥有什么事?”

        “想向你借个人。”

        “谁?”

        风继行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说:“你看,我们禁军除了我之外,尽是章炜、夏侯桑这种粗人,十分粗鲁,要多粗就有多粗的人,就沒有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但禁军浩浩荡荡两万人,必须有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谋将,所以,风大哥想向你借龙胆营的一名将领。”

        林沐雨一听就知道大事不好了:“靠,你不会是顶上罗羽了吧?”

        “哈哈,就是罗羽…”

        风继行亲热的搂着林沐雨的肩膀,笑道:“咱们两兄弟还分什么彼此,你看,龙胆营现在只有一千人,短时期内也不能扩充,而且龙胆营现在有风溪、秦岩两个人,又有卫仇这个文武双全的统领了不是?你可怜可怜你风大哥,我手底下的人实在是不好用……要不这样,你把罗羽借给我,我把家里窖藏的一坛好酒送给你,怎么样?”

        一旁,罗羽也在听着,瞪眼道:“大人,您可千万不要啊……”

        林沐雨也知道风继行缺人,而且罗羽在禁军确实能够一展手脚,不过心里又十分舍不得:“一坛酒就想收买我?”

        “两坛…”风继行壮士断腕般的痛惜道:“不能再多了,我也只有两坛上好的茵花酿了……”

        “那好吧……”林沐雨点头一笑:“罗羽,你去禁军当个副统领好了,好歹能指挥上万人,至少比现在在龙胆营更有出息一点。”

        罗羽眼泪都快掉下來了:“大人不要啊,别人两坛酒就把我换走啦?”

        “沒关系,你也听到风大哥说的,只是借……以后龙胆营需要你的时候我会把你收回來的。”

        “那好吧……”罗羽挺不是滋味的。

        ……

        就在这时,侍臣们簇拥着秦茵走上了大殿,一个大嗓门的大声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马上,人群中唐庐站了出來,道:“殿下,微臣有本。”

        “嗯,岭北侯请说。”秦茵点头一笑。

        唐庐再次行礼,这才说:“殿下登基以來国泰民安,所有兵权、军职都已经重新改制,而之前军官的军衔也都全部收回重新授予,唯独林沐雨大人重新回到兰雁城之后,他的护国将军印绶还沒有收回兵部,所以微臣认为,此事应该一视同仁,不能因为谁而坏了规矩,请林沐雨大人马上将护国将军印绶交还兵部尚书府。”

        风继行剑眉一扬,道:“岭北侯不惦记着岭冬行省内的数万义和**队,却在惦记着林沐雨手里的这一枚将军印绶,嘿……岭北侯果然志在天下、忧国忧民啊…”

        唐庐脸色铁青,被嘲讽得有些尴尬,竟沒有说话。

        秦茵抿着红唇,过了几秒钟才说:“护国将军印绶是父皇赐予阿雨哥哥的,我认为……”

        “殿下…”

        苏牧云打断了秦茵的话,道:“请殿下遵从规矩办事。”

        林沐雨目光一寒,苏牧云已经狂妄到敢打断秦茵的说话了吗?

        他迈步走上前,从乾坤袋里掏出了护国将军的印绶,捧着递给了兵部尚书薛翎,转身之间目光如剑的看向了苏牧云,道:“云公果然是一位令人尊重的忠烈老臣,忠言直谏到打断殿下说话的地步,若不是我们知道您是云公,还真的以为您不是臣子,而是太上皇呢…”

        苏牧云寒着脸:“林沐雨,你这是在讥讽我?”

        “不敢。”

        林沐雨一抱拳,道:“云公是三代勋臣,帝国的股肱之臣,对您我只有敬畏,沒有别的意思。”

        苏牧云气得脸色发紫,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唐澜一抱拳,道:“殿下,老臣认为应该精简朝会的参与人数,但凡政务、军务无关的大臣便不必参与朝会了。”

        “澜公这是要赶我离开朝会吗?”

        林沐雨微微一笑,说:“我是圣殿大执事,又是先帝秦靳的义子,除了秦靳与女帝殿下之外,沒人有资格让我离开泽天殿。”

        唐澜目光平静的回望着他,沒有多说什么。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