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血债血还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血债血还

    作品:《炼神领域

        星光洒落在大地之上,兰雁城与苍南行省的官道之上马蹄声密集,月光下,帝国战旗的金色紫茵花飘荡在空中,十分明艳。

        秦茵一袭深紫色公主斗篷,重新踏上这片遗落的土地,百感交集,但更多的是对逝者的眷念,她远远的看着月光下的兰雁城,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一想到林沐雨在兰雁城的南门战死殉国,秦茵的心口便犹如万箭穿心一般的痛。

        “外公,我想从南门入城。”她轻声道。

        苏牧云心疼的看着她,点点头:“嗯,都听小茵的。”

        一旁,苏妤转身命令道:“传令三军,在城北、城东待命,前军随殿下绕行至南门入城,所有人不得与七海城军队发生冲突,否则军**处。”

        众人齐齐点头。

        卫仇、楚瑶、秦岩则紧跟在秦茵身后,他们也都知道秦茵走南门的原因。

        ……

        夜晚,寒风冽冽,秦茵裹紧了胸前的衣襟,一双美目看向了刚刚修缮好的南城门,那里的墙体依旧浮现着断裂的巨大裂纹与刚刚垒砌的痕迹,甚至就连城门都是七拼八凑组成的,防御力可谓不堪一击,但城墙上摇曳不定的紫茵花战旗却像是一根根铁索一般将这座摇摇欲坠的大厦给稳固在一起。

        城上,火把晃了晃,唐镇目光凛然,道:“是秦茵殿下的人马吗。”

        卫仇飞掠上前,抬头道:“唐镇将军,你不认识我卫仇了吗。”

        唐镇百感交集:“是卫仇大人啊,末将自然认识,茵殿下……茵殿下她在哪儿,汐郡主想看一眼茵殿下,可以吗。”

        人群中,苏妤提着钢刀保护在秦茵面前,道:“盾牌阵,保护殿下。”

        “是。”

        一群人紧紧护卫在左右,倒是秦茵微微一笑,说:“不必了,散开,这世上任何人都可能害我,但惟独小汐绝不会。”

        她策马缓缓走出了人群,一缕缕金色缚神锁萦绕在身边,抬头看着城上,道:“小汐,是我啊……”

        城墙上,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唐小汐无法控制情绪的情况下化身为九尾妖狐,九条火红的尾巴缓缓摆动,一纵身就从城池上跳了下來,力量掌控下,徐徐落下,抬起头來的时候已然泪水满眶,哭着说:“小茵,沐沐死了……”

        秦茵幽幽的看着她,泪水横流:“小汐,小汐……”

        两姐妹相拥在一起,悲恸大哭,她们都明白失去一个挚爱之人的感受,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就像是一间烈火熊熊的房子,看着它的灰墙断壁,明知道那是家,但再也回不去了。

        马蹄声缓缓靠近,楚瑶翻身上马,手掌扶在唐小汐和秦茵的香肩之上,说:“小茵和小汐都别哭了,阿雨如果在天有灵,他一定会更希望看到你们的笑容,而不是你们为他这么悲痛,我们认识的阿雨,不是一直都用笑容面对任何人吗。”

        “嗯……”

        秦茵点点头,擦拭了一下泪水,道:“我知道……我知道……”

        说着,她深深的看向了唐小汐,握着她的手,说:“小汐,你受苦了……若是沒有你,恐怕帝国真会万劫不复了。”

        唐小汐喃喃道:“我以为我能救得了沐沐,但是我沒有,我真沒用……”

        “不。”

        秦茵轻声道:“你已经尽力了,沒用的人是我才对,一直都需要别人的保护,却帮不了任何人,我……我才是一个累赘。”

        “小茵别那么说,你是帝国唯一的希望,只有你才能让这片分崩离析的大陆重新一统啊。”

        就在这时,苏牧云、苏妤策马而來,苏牧云抱拳道:“老臣苏牧云,参见汐郡主。”

        唐小汐急忙惶恐道:“云公太客气了,我只是一个晚辈,不能受云公这样的大礼,唐小汐参见云公。”

        “哈哈哈哈……”

        苏牧云大笑了一声,说:“听说唐小汐郡主守在兰雁城中,甚至不允许七海城的军队进入城池,独独的在等待着小茵,这份情谊与忠诚,实在是让老臣感动,既然如此,那我们暮雨城的大军也便不再进入兰雁城了。”

        唐小汐微微一笑,说:“兰雁城已是战火累累,如果云公不嫌弃的话,那就在城外驻守吧,重建兰雁城的重任也需要更多的兵力,云公所率领的二十万大军刚好能帮上忙呢。”

        “好。”

        苏牧云一抱拳,道:“暮雨城大军听候茵殿下和汐郡主的调遣,那么……我们入城,听说澜公也在城外,快快派人请入泽天殿中。”

        “是。”

        ……

        自南门下穿行而过,秦茵抬头看着城墙上巨大的坑洼,禁不住的眼圈一红:“阿雨哥哥……他就在那里吗。”

        唐小汐点点头,带着泣声说:“嗯……据说沐沐被洛岚杀死的时候,赤晶龙护主,幻化出许多龙晶保护住了沐沐的尸体,但这龙晶被义和国的畜生们偷偷运走了,沒有人知道沐沐的尸体在哪儿,我派出了许多人去寻找,但都沒有消息。”

        秦茵一双美眸中透着恨意,道:“这笔账,一定要义和国血债血还……另外,多加派人手,一定要找到阿雨哥哥的尸身。”

        苏妤一抱拳:“属下知道了,一定会派出更多好手去寻找。”

        “嗯,多谢妤姨。”

        “殿下客气了,这是苏妤应尽之事。”

        帝都内的一切似乎都遭到了破坏,但却又依稀保留着原來的模样,途径圣殿、灵药司时,两座圣堂都已经被大火夺去了原來的模样,但那坚实的墙壁与石头建筑依旧还在,地上,一个巨大的坑洼正在被填平着,众人纷纷策马绕行。

        秦茵不禁多看了一眼。

        唐小汐幽幽道:“雷洪大执事就是在这里被神尊洛岚所杀死的。”

        “雷洪爷爷……”

        秦茵目光黯淡,道:“秦雷哥哥又是怎么死的。”

        唐小汐神色一黯,说:“秦雷统领被姬耀率领的弓骑兵围住射杀而死,浑身中了上百箭,最后……他的头颅被吕昭砍掉了,据说吕昭将秦雷统领的头颅浸泡在药水瓶中,送回岭南去了。”

        “畜生……”

        秦茵紧握着粉拳,眼中带着泪光:“义和国之仇,必须用鲜血來偿还。”

        “嗯。”

        秦茵接着又说:“圣殿和灵药司、火雀司这三司都是帝国中流砥柱,必须快速重建起來,灵药司损毁严重,便从七海城、暮雨城调遣资质不错的炼药师來帝都吧。”

        苏牧云抱拳:“是,此事老臣去办便可。”

        秦茵点点头:“谢谢外公,另外,灵药司需要一个炼药术、医术都非常高明的人來主持大局,楚瑶姐,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灵药司大执事,你可愿意吗。”

        楚瑶一愣,点点头:“楚瑶遵命。”

        “嗯,谢谢楚瑶姐了。”

        “谢什么。”楚瑶愕然。

        秦茵微微笑道:“为了保护帝都,楚怀渑大人天纵之才亦战死于城外,楚瑶姐身为一名灵药司职员,却在龙岩山守护我多时……帝国欠楚家的,我都明白。”

        楚瑶神色一黯,淡淡道:“如果这么说,帝国真正亏欠的人是阿雨,还有风继行统领。”

        “风统领……”秦茵怔了怔,说:“风统领如今在哪儿。”

        苏妤抱拳道:“启禀殿下,风继行统领率领三万大军在天瀮山下三战叛军,最终被三十万义勇兵围住,龙千林欺骗了风统领,害得三万禁军被坑杀于火獾谷之中,如今的风继行已经不是当初的风继行了,他已失去斗志,每日在火獾谷中挖掘墓穴埋葬那些腐烂的禁军尸体,人不人鬼不鬼,我派去前往请他回來主持军务的人都被他轰回來了。”

        一旁,苏牧云道:“小茵,风继行是一位当世名将,论领兵作战的能力丝毫不逊色于龙千林,只不过他太善良了,如今帝国正是用人之际,外公认为……小茵你应该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亲自去一趟火獾谷,将风继行请回兰雁城來,重新任命为禁军,让他从兰雁城数百万城民中重新招募,组建一支战无不胜的禁军。”

        “嗯,我会的。”

        秦茵抿了抿红唇,问道:“有屈老的消息吗。”

        “沒有。”苏牧云摇摇头,说:“不过有流言说,有人看到屈楚在北城外遭遇了洛岚,那一夜北城外火光冲天,许多人怀疑……屈楚也已经殉国了,毕竟,一个圣尊绝不会是一个神尊的对手。”

        “知道了……”秦茵眼睛一红,说:“义和国之乱,让我们失去了至亲至爱之人,这笔血仇我们必须永生铭记。”

        “是。”苏妤点头。

        秦茵道:“外公,小茵还有一件事想求你。”

        “小茵说吧。”

        “在秦家皇陵比肩之地,修筑阵亡将士的碑冢,命名为镇国碑,但凡能够记住姓名的阵亡将士都必须在镇国碑上留名,可以吗。”

        苏牧云一愣,道:“可是……非贵胄之后是沒有资格进入秦家皇陵的。”

        “不,现在我说可以,那便可以。”

        “是,老臣遵命,殿下放心吧,稍后老臣便与群臣拟出镇国碑的名单來……”

        “嗯,多谢外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