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零五章 秋雁谣
  • 第三百零五章 秋雁谣

    作品:《炼神领域

        林沐雨拔掉秦雷手臂上的箭矢,拥着他,颤声说:“沒事,沒事的秦雷大哥……我会代替你保护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秦雷沒有说话,身体渐渐冰冷,生命最后的力量缓缓逝去了。

        卫仇、夏侯桑等御林卫悉数翻身下马,跪坐在地,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來。

        大秦帝国御林卫、御林军统领,,秦雷,殉国了。

        ……

        “上马,去找茵殿下。”

        林沐雨翻身上马,擦拭掉脸上的泪水,他原以为自己不过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可在今天,再也不是了。

        路边,一股股难民从兰雁城中逃了出來,但等待他们的是越來越多的猎杀队伍。

        林沐雨提着龙灵剑,策马带着卫仇、夏侯桑等人來回游弋,但并未杀人,正前方,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一看到他们这群身穿义和**装的人马上吓得魂飞魄散,但他们已经跑不动了,只是坐在林间,抱头痛哭起來。

        林沐雨深吸一口气,策马上前道:“别哭了,我们不是义和国的人,我问你们,你们谁知道秦茵殿下在哪儿。”

        “你……你不是义和国的人。”一个大约20岁上下的少女哭着问道。

        “嗯,不是,我们是帝**,只不过是换了义和国的衣服。”

        “那你们……”少女忽地大哭起來,冲上前就挥舞拳头打着林沐雨,大哭着说:“你们这些废物……说什么帝**,居然让义和国的狗贼杀死我们那么多无辜平民,你们不是帝**人,你们不过是一群废物,一群沒用的废物。”

        林沐雨承受着她的捶打,一言不发,这或许是自己活该承受的,兰雁城被破,每一个帝**人都有不可推辞的责任。

        一旁,卫仇目光冰冷,低喝道:“够了,你以为我们不想战斗吗,你以为我们死的人少吗,你知不知道飞骑营一万七千人已经全军覆灭了,你们知不知道为了救你们,龙胆营两万帝国勇士只剩下一千人了,你们知不知道御林军统领秦雷、飞骑营统领楚怀渑都已经殉国了,你们知不知道你正在打的这个人手刃了数百义和国士兵,是啊,你们是平民,你们可以不参与战争,但是……兰雁城是我们所有人的家园,家园被破,沒有谁能推卸责任,我们是军人,为国而战是我们的职责,但……请不要再羞辱我们身为军人的尊严了。”

        少女呆呆的站在那里,过了半晌,哭泣着说:“我们……我们以后还能回家吗。”

        “会的。”

        林沐雨柔声道:“兰雁城必然会光复,不会太久的,你们快点逃吧,越远越好,等到听到兰雁城收复的消息之后就可以回家了。”

        “谢谢你,大人。”

        “快走吧。”

        一群百姓纷纷站起身离去,就在这时,一个手握马头琴的老人走了过來,道:“大人,你们想要找的秦茵殿下……老头子不认识,但是刚才我看到一群人,其中有一名女子气度不凡,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女子,而且怀里还抱着一个看起來非常名贵的瑶琴……”

        “瑶琴。”

        林沐雨一愣,道:“她在哪儿。”

        “就在正东边的丛林里,几分钟前的事情。”

        “好,谢谢你了,老人家。”

        林沐雨目光一扫卫仇等人,道:“全速前进,找到小茵了。”

        “嗯。”

        ……

        十几人穿过了一片丛林,再往前,果然是一支难民队伍,大约有200人上下的样子,一个个步履蹒跚,兰雁城版图那么大,他们逃出兰雁城的那一刻就已经精疲力尽了,却还要遭受着无数义和国骑兵队的追杀。

        一名老妪转身看到了林沐雨等人,马上魂飞魄散的大叫起來:“不好了……不好了,义和国的恶魔又來了,他们又來了。”

        但众人似乎谁都跑不动了的样子,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擎着一把铁铲,道:“跟他们拼了。”

        “是啊,跟他们拼了。”

        林沐雨疾驰而來,这手持铁铲的男子猛然一弯腰,铁铲扫向了绝地的前蹄,但绝地是产自无尽森林的良驹,纵身而起避过,林沐雨急速回头,低声道:“别动手,我们不是义勇兵。”

        身后,却传來一声剑刃出鞘的声音,林沐雨猛然一回头,就看到金色缚神锁武魂萦绕在剑刃周围,他急忙掀起斗篷,大声道:“小茵,是我。”

        “啊……”

        秦茵猛然一声惊呼,手中紫茵剑和瑶琴一起坠落在地,她纵身一跃就扑进了林沐雨的怀里,嚎啕大哭着,却一句话都沒有说。

        林沐雨抱着秦茵,轻抚着她的后背,足足过了近十分钟,秦茵终于抬起头,说:“兰雁城破了……帝国不复存在了……”

        “不,帝国会重建,家园也可以重建,但我们不能失去信心。”林沐雨深深的看着她,说:“小茵你要坚强,我们所有人都在等着你带领大家重建帝国。”

        秦茵呜呜的应了声,泪水止不住的落下,说:“兰雁城……怎么样了。”

        “四面城墙都被破了。”

        林沐雨颤声道:“楚怀渑殉国了……秦雷也殉国了……”

        “啊……”

        秦茵的身躯微微一颤,泪眼朦胧的看着兰雁城的方向,说:“帝国这是怎么了……阿雨哥哥,你有风继行统领的消息吗。”

        “沒有。”

        林沐雨摇摇头,说:“小茵,有屈老和雷洪大执事的消息沒,还有……楚瑶的消息,你知道吗。”

        秦茵道:“屈老原本跟我们在一起,但为了引开义勇兵的注意力所以跟我们走散了,雷洪大执事护送灵药司的医官们在圣殿避难,楚瑶姐姐就在其中,但是……但是我听说那个神境强者洛岚已经去圣殿了,恐怕……恐怕……”

        “楚瑶姐不会有事的……”林沐雨茫然的说了一声,但这句话甚至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就在这时,卫仇忽然低声道:“统制,有人过來了,是义和国的人,至少上千人的骑兵队,怎么办,我们若是走了,恐怕茵殿下与百姓们会……”

        “不走。”

        林沐雨淡淡道:“就算是死,也要护住这群百姓,但不要轻易动手,我们拼不过千人骑兵队的。”

        “是。”

        ……

        林沐雨策马转身,迎着赶來的义和国士兵就走了过來,这群人里有个万夫长,眼睛非常亮堂的看到林沐雨的军衔,马上抱拳笑道:“原來是将军在这里啊,属下是夕阳城的万夫长丁奚,不知道将军在这里……跟一群帝国贼子在一起是何故。”

        “原來是丁奚将军啊。”

        林沐雨笑笑,说:“这些天來一直征战不断,身体有些乏了,刚刚追到这里,发现人群里有个会弹奏曲子的琴女,所以……嘿,留下來听她弹几首曲子罢了。”

        丁奚目光一扫人群中的秦茵,脸上掠过一丝惊愕,随后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将军真是好眼光,元帅已经下令屠城了,将军若是喜欢这个女子就可以自行带走,嘿……至于这群帝国贼子,属下为将军收拾了。”

        “不必。”

        林沐雨一抬手,说:“不要让血污坏了兴致,丁将军自己去吧,这群人……之后我会自己料理了的,放心吧。”

        “是,将军,那末将……嘿,末将也留下,跟将军听完一曲再踏上征程也罢。”

        “好。”

        林沐雨盘膝坐了下來,卫仇、夏侯桑等人也跟着一起坐下,在林沐雨的目光示意下,秦茵将斗篷掀起罩住脸蛋,默默的盘膝坐在草地上,将瑶琴的琴弦拉直之后,缓缓弹奏起來,红唇轻启,和着曲子唱出了大秦帝国的战歌《秋雁谣》,字字如同细雨一般落在每一个帝**人的心田之中,。

        天地茫茫,山河泱泱

        冰冷月光照进战场

        稻江苍苍,清风扬扬

        帝国勇士共赴国殇

        杀尽豺狼,一生轻狂

        谁來抚慰我的伤

        回家的路已经无法再望

        望眼欲穿只叹山高水长

        纵横四方,永守国邦

        魂归天涯又何妨

        战袍破碎勇士何处安葬

        秋雁请带吾魂回去故乡

        ……

        曲毕之时,卫仇、夏侯桑等人都已经眼里噙着热泪了,林沐雨也是鼻尖一酸,想起楚怀渑、秦雷等人的战死,或许,秦茵的这一曲能够慰藉这些亡魂,以及自己与卫仇这些帝国遗留下來的军人吧。

        丁奚也是眼睛一红,翻身上马,抱拳道:“将军,末将走了……还望将军珍重,只要留有一线希望,未來便一切可期。”

        林沐雨一愣,莫非这丁奚已经看出抚琴少女就是秦茵了,。

        一定是,只不过丁奚居然放过了自己这一行人。

        丁奚率部走了沒有多久,东方再次传來马蹄声,一大群人冲出了丛林,手中举着的居然是龙胆营的战旗,并且这群人虽然看起來狼狈不堪,但在晨光下,每个人胸前的帝**徽却泛着那般迷人的光泽,是罗羽等人來了。

        “大人。”

        罗羽也认出了林沐雨等人,马上翻身下马跪下道:“我们……我们沒有找到茵殿下……”

        “沒事,我找到了。”

        林沐雨伸手往后一指,道:“快來见过茵殿下。”

        顿时,一千多名龙胆营佣兵悉数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大礼,道:“属下参见茵殿下。”

        秦茵心里感动,一抬手:“都起身吧。”

        林沐雨则说:“时间紧急,不要耽误了,卫仇、罗羽,你们兵合一处,护送茵殿下离开兰雁城。”

        “大人,我们去哪儿。”罗羽问道。

        “龙岩山吧……”

        林沐雨想了想,说:“与云中行省取得联系之后就护送殿下去暮雨城,无论如何云公是殿下的外公,会保护她的。”

        “是。”

        看着林沐雨翻身上马的样子,罗羽一愣,道:“大人,您要去哪儿。”

        “我……我去寻找楚瑶。”

        林沐雨神色一黯,道:“楚怀渑大哥一死,我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必须找到楚瑶,不然我就对不起楚大哥的在天之灵。”

        “属下跟您一起去。”

        “别胡闹,你们护送殿下离开,我一个人好來好去,你们跟着我也只是累赘。”

        “是,大人……”

        “阿雨。”秦茵忽地轻唤了一声。

        “怎么了,小茵。”林沐雨笑着问道。

        秦茵虽然心底满是不安,却微微一笑,把自己最好的样子留给他,说道:“山长水远,有缘再见。”

        “嗯,会再见的。”

        林沐雨点头,策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