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三百零一章 帝国悲歌
  • 第三百零一章 帝国悲歌

    作品:《炼神领域

        “轰。”

        又是一截城墙崩塌下來,义勇兵蜂拥而入,别说是东城门,就连眼前的北城门也岌岌可危了,屈楚、秦雷一起保护秦茵撤离泽天殿,兰雁城败局已定了,大秦帝国历经七千多年,终于在这一天,这古老帝国的气数走到了尽头。

        ……

        战鼓声轰鸣,一个个脸上满是鲜血的禁军将战鼓扛上了城墙,奋力擂动战鼓,为鱼贯出城的飞骑营呐喊助威着。

        楚怀渑的战甲上染满了鲜血,脸上也带着疲色,这时,晨曦的光芒落在他的脸上,格外的俊逸,手按着剑柄,楚怀渑走在飞骑营的最前方,眉宇间带着目空一切的傲然,远远的看着正在兰雁城北城外列阵的义勇兵。

        这支义勇兵的前身是镇南王秦毅的私军,來自帝国七大名城,,百岭城的精锐大军,此时一共还剩下十五万之众,也正是因为这支军队的存在才导致了兰雁城的败亡。

        飞骑营,硕果仅存的帝国兵团之一,此时还剩下五千多人,而且这支飞骑营的前统领就是龙千林,此时的龙千林却成为眼前这支义勇兵的统帅,历史一次次的重演着,就像是一个轮回一般。

        龙千林深知战阵之术,只是派出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五万人列阵于平原之上,清一色的枪盾兵,层层叠叠的摆成了七个圆形战阵,相互拱卫,长矛刺出盾牌缝隙外,这是专门为对付骑兵而创造的战法。

        人群中,龙千林策马而出,脸上带着少许的飞扬之色,抱拳道:“楚怀渑统领,你是兰雁四杰之一,也是林沐雨的兄弟,千林在此有礼了,如果楚统领愿意归降,以你之能,镇南王殿下至少会给你一个伯侯当当,又何必为昏朽无情的帝国而卖命呢。”

        楚怀渑缓缓拔出利剑,淡淡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秦靳陛下给了我楚怀渑荣宠,今日,楚怀渑就当用生命來保护他的女儿,以及保护身后兰雁城内的五百万百姓。”

        “哼。”

        龙千林冷笑一声:“那就來吧。”

        楚怀渑策马转身,看着身后的飞骑营,大声道:“我知道,你们都曾经是五谷城的军队,也是龙千林的军队,但今天,你们是帝**人,保家卫国是军人的天职,为了身后兰雁城的五百万百姓,跟我一起杀过去,哪怕是我们的尸骨长埋于地下,脚下的土壤会记住我们,这悠悠山河会记住我们,杀。”

        飞骑营的铁骑们纷纷举起了兵刃,一个个脸上满是仇恨与愤怒,马蹄声缓缓激烈起來,五千人铁骑像是一柄利刃般的撞击在盾阵外,瞬间血肉模糊成了一片。

        晨曦在楚怀渑的脸上映照出一些血色,但他身后的斗篷飞扬起來,仿佛越飞越高,就像是他的梦想一样。

        “阿瑶……”

        楚怀渑的长剑撕碎一名义勇兵脖颈的那一刻,笑了:“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但我是一个称职的帝**人,为哥哥自豪吧……”

        ……

        主战场之外,一缕缕的义勇兵已经从东门、北门杀入城中,依照岭南元帅姬耀的命令,,屠城,这些义勇兵进城之后见人就杀,一个个仿佛猛兽一般的吞食着兰雁城中的生命,而此时,忙碌奔逃的百姓中,却只见一名怀抱竖琴的少女以及她的一名侍女,还有几个身穿神威营军装的侍卫,在人群中逆流而上,直奔北城墙。

        章炜提着长刀策马在人群中指挥禁军撤退,目光一扫而过,急忙飞掠过去,恭敬道:“甑湘小姐,城门以及被攻破,您还來这里做什么,快点走吧,跟着流亡的百姓一起出城去,那里是唯一的希望。”

        甑湘怀抱竖琴,却笑着摇头,道:“章炜将军,您快点走吧,我要在这破碎的城池上与他走完最后的一段路。”

        章炜浑身一颤,眼睛通红,抱拳道:“帝国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他。”

        甑湘笑了:“多谢将军理解,快去吧,救更多的人。”

        “是。”

        章炜策马而去,甑湘则抱着竖琴踏着满是鲜血的石阶,一步步的來到了破残不堪的城墙上,就在一片雉堞坠落的断墙上将竖琴缓缓放下,跪坐在血水弥漫的城墙上,遥遥的看着远方大地上正在厮杀的飞骑营与义勇兵,她知道,心爱的人就在人群中尽忠职守着。

        “小玉,为我点燃麒麟香,然后你也逃吧。”甑湘喃喃道。

        侍女一愣,泪水夺眶而出:“小姐,小姐,小玉不走,小玉要跟你死在一起。”

        “不。”

        甑湘转身看着她,脸上满是轻柔,道:“你还年轻,你还沒有遇到值得你爱的人,你的人生还很长,而我……我所爱的人就在那里,我的爱会随着他一起灰飞烟灭,楚怀渑一死,甑湘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是吗。”

        小玉哭得梨花带雨:“小姐,小姐……”

        “点香吧,然后离去,听话。”

        “是,小姐……”

        小玉点燃了一盏香炉,那紫色的熏香十分奇异,一缕缕的萦绕在甑湘身周,而小玉则哭得更凶了:“小姐,我……”

        甑湘轻轻拉紧了琴弦,一根根的整理着,低着头,泪水一滴滴的落在琴身上,忍着泣声,道:“生要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甑湘生得所爱,死亦无憾。”

        小玉哭着退后数步,道:“若有來世,愿小姐能与楚统领相互厮守一生,再也不受这等天地相隔之苦,小玉去了。”

        说着,小玉纵身一跃,恍若朝霞般的落在满是乱石的城下,悄无声息。

        几个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抱拳告退。

        甑湘忍着泪水,遥遥的看着城下厮杀的人群,她看到了楚怀渑的声音,看到了那一道道的摘星指在人群中爆发出的璀璨光芒。

        再锋利的剑,也斩不断相爱之心。

        琴声起,满是萧杀之音,这是甑湘第一次奏鸣这曲《将军奏》,琴音杀伐果断,隐隐透着金戈铁马之声,仿佛与城下的厮杀相互辉映着。

        战阵中,楚怀渑满身伤痕,就连胯下的战马被被箭矢射得满是伤口,但战马在奔跑,楚怀渑也一次次的扬起利剑,将剑刃劈入义勇兵的身躯之中,这仿佛就像是一场宿命一般,楚怀渑与龙千林之战是宿命,与甑湘的一场眷恋亦是宿命。

        指尖上的音律不断的颤抖着,甑湘遥望着深爱之人,脸色愈发的苍白,一缕缕鲜血从她的鼻孔、嘴角溢出,琴音也仿佛因为生命的逝去而不断的减弱着,她用力的睁开眼睛,想多看楚怀渑一眼,但视线却越发的模糊。

        “啊……”

        人群中,楚怀渑怒吼着,就像是垂死野兽的悲鸣一般,身边已经沒有几个飞骑营士兵了,飞骑营已经成为了历史,就像是楚怀渑一般。

        “嘭。”

        斗气光芒暴涨起來,楚怀渑的摘星指再度爆发出來,将一群义勇兵轰成了一堆血肉,但与此同时,一枚利箭“噗”的一声钻入他的胸腔之中,楚怀渑一声哀嚎,紧紧的抓住缰绳,但那伤痕累累的战马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缓缓的跪倒下來。

        楚怀渑挣扎着抓起长剑,目光看向城墙的方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缓缓趴在了瑶琴之上。

        “啊啊啊……”

        血水顺着额头落下,流淌进眼睛里,这位骁勇无敌的帝国统领悲鸣着,泪水与血水混在了一起,再想看时,却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挥剑在人群中乱砍。

        “噗噗噗……”

        一枚枚长矛刺入了楚怀渑的身躯,他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疯狂的长剑挥出,带起一整片的人头,直骇得一群义勇兵纷纷后退,谁也不敢再上前了,这位以才学著称,位列兰雁四杰之一的统帅,就像是发狂的野兽一般。

        义勇兵将楚怀渑围成一个圈,却沒有人敢杀上前。

        楚怀渑的身躯被长矛抵着,兀自跪在那里,泪水与血水不断的溅落在黄土之中,忽地,他探手入怀,用生命最后的力量掏出了一个染满鲜血的圆球,口中声如蚊蚋的说道:“阿瑶,哥哥……哥哥走了……”

        ……

        战阵之外,龙千林骑乘在战马之上,身躯微微一颤,俯首对着楚怀渑的方向行了个标准的帝**礼,道:“谁也不准动楚怀渑的尸身,明白了吗。”

        “是,将军……”一群战将纷纷抱拳。

        就在这时,忽地一名传令官疾驰而來,大声道:“上将军,大事不好了,林沐雨率领龙胆营的人已经杀到了,最多五分钟就能抵达战场。”

        “他终于來了……”

        龙千林微微一抬手,道:“两万人堵住兰雁城北城门,其余十万多人让林沐雨和龙胆营进來,围住他们,这是一场歼灭战。”

        一名战将问道:“上将军,您要杀林沐雨。”

        龙千林目光闪烁,道:“如果你杀一个人的兄长,而他有能力杀你,你会留他一命吗。”

        “属下明白了。”

        ……

        义勇兵的人群缓缓散开,龙胆营飞驰而入。

        林沐雨骑乘着绝地,沒有去搭理两旁正在合围的义勇兵,一路直奔战场核心,远远的却看到了无数尸骸,帝国紫茵花战旗洒落一地,尸体堆积最多的地方,一人跪坐在那里,已被鲜血染红的统领斗篷随风轻轻摇曳着。

        那是……楚怀渑。

        林沐雨的心仿佛瞬间被万箭穿透一般的疼痛,身躯在马上一晃,颓然坠落在地,连滚带爬的站起身,一路跌跌撞撞的來到楚怀渑的尸体旁,抱着他已经冰冷的身躯,他几乎哭不出來,泪水滚滚落下,紧紧的抱着楚怀渑的身躯,口中“啊啊啊”的悲鸣着,仿佛失去至亲的野兽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