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爱你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爱你

    作品:《炼神领域

        “天瀮山……天瀮山……”

        风继行手握着信纸,眉头紧锁道:“天瀮山是一座孤峰,一旦被围住也就下不來了,如果沒有兵力里应外合的话,那里就是一处绝地。”

        说着,风继行一抱拳,道:“茵殿下,风继行请求率领禁军前往救驾。”

        “不,不行。”

        反对的人是屈楚,他一脸肃然,道:“这封羽书是真是假姑且不论,即便陛下真的被围在了天瀮山,禁军也绝不能离开兰雁城,兰雁城内就只有这点兵力了,禁军一走,就只有四五万的人马,如何能挡得住义和国的三十万大军。”

        风继行抬头看着屈楚,道:“屈老,陛下才是这个天下的主宰,我等身为人臣,怎能不救,退一万步,陛下是小茵的父亲,待我们如同子侄,阿雨,难道你觉得不该去营救陛下吗。”

        林沐雨沉默了几秒钟,说:“该救……不如这样,我羽书命令龙胆营去营救陛下,禁军继续留在兰雁城里,风大哥觉得呢。”

        风继行脸上有些苍白,沒有说话。

        林沐雨看透了他的心思:“风大哥是……信不过龙胆营。”

        “是。”

        风继行提着斩风刀,眼中透着决然,道:“这一次,陛下绝不能再出任何的意外了,我意已决,风继行将率领禁军三万人杀出重围,去天瀮山营救陛下,请求茵殿下恩准。”

        秦茵点头:“嗯,准。”

        她心系着秦靳的生死,心意比风继行更加决绝。

        林沐雨一声轻叹,沒有再说什么,只是道:“既然这样,我率领鹰巢营为风大哥开道吧……”

        “不。”

        风继行摇摇头,道:“阿雨,你不能留在兰雁城。”

        “为什么。”

        “你要去一趟龙岩山,亲自统御龙胆营,杀回兰雁城,龙胆营入驻的兰雁城才能有可能守得住。”风继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风大哥去保护陛下,你來保护小茵,好不好,不管我们谁能活下來,都要继续把这条路走下去。”

        林沐雨鼻子一酸,忍不住转过脸去,说:“林沐雨听从调遣……”

        风继行拍拍他的肩膀,满是血迹的脸上挤出一丝并不好看的笑容,说:“一个时辰之后出发,这段时间里你好好陪陪小茵吧。”

        “嗯。”

        林沐雨心底一沉,知道风继行的意思,杀出重围,再杀回來,谈何容易,这是一条死亡相伴的路,能不能回來只能看天意了。

        ……

        秦茵站起身,牵着林沐雨的手,说:“我们再去看一眼父皇的厨房吧。”

        “嗯。”

        两人进了后殿,一群侍从并未跟随,只是一个个脸上带着悲戚的留在原地,谁都能感觉到,七海城、暮雨城拒绝出兵,这可能是帝国最后存在于大陆上的几天了。

        后殿内,秦靳使用过的一应厨具整齐的摆放在那里,秦茵拉着林沐雨的手來到偏殿的窗台下,轩窗下,一面铜镜磨得锃亮,秦茵缓缓坐下,拿起一把梳子,笑着说:“阿雨哥哥,为小茵梳一次头吧,以前,都是父皇为我梳头的。”

        林沐雨心头有些苦涩,接过梳子,轻轻的将秦茵盘发上的金色公主桂冠摘了下來放在一旁,瞬间秦茵一头如水的秀发洒落下來,林沐雨轻轻抚弄着她的长发,一次次的梳理着,抬头看看镜子里秦茵绝美的容颜,她也正看着自己。

        秦茵看着镜子,一言不发,泪水夺眶而出。

        “别哭,一切都会好起來的。”林沐雨喃喃道。

        秦茵却抬手握住林沐雨的手,将脸蛋埋在他的胸前,哭着说:“不,这个国家真的已经崩碎了,就像是大陆的名字一样,九鼎已经破碎,再无帝王家了。”

        林沐雨平静的轻抚着秦茵的侧脸,说:“小茵不哭,小茵不哭……”

        秦茵却哭得更凶了,回转身整个人抱住林沐雨,颤声道:“我可以不要帝国,但我想要这个家,我想要父皇能回來,我想要阿雨哥哥能在身边,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承受这些。”

        林沐雨微微一笑:“小茵,沒事的,我和父皇都会回來的。”

        “不……”

        秦茵咬着红唇,泪水盈满了眼眶:“我这些天每天晚上都做着同一个梦,梦到父皇他对我说,让我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我知道……父皇可能真的已经不在了,但我必须让风继行去天瀮山一趟,阿雨哥哥原谅我……原谅小茵这一次的任性……”

        “嗯,我都知道。”

        林沐雨的身躯微微颤抖,手臂上的伤口传來一阵钻心疼痛,他低头看着秦茵,说:“都会好起來的,小茵擦干眼泪,我还沒有为你梳完头发。”

        “嗯。”

        秦茵轻轻抽泣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与林沐雨,多像是一个哥哥再为妹妹梳妆,等待着妹妹出嫁一般啊,可是这一幕却仿佛就要破碎了一般,这是最后仅有的一次了。

        梳好头,秦茵自己盘好了长发,重新插上金色的精致冠冕,重新恢复了几分公主的姿态,她站起身,转身看着林沐雨,说:“不论成败与否,你要活着回來见我。”

        “放心吧,一定会的。”

        林沐雨转身看向门外,道:“时间不多了,我要出发了。”

        “嗯。”

        目送林沐雨迈步走出了偏殿,秦茵不禁再次低低呜咽起來,声如蚊蚋的说道:“我爱你,你知道的,一定要活着回來见我……”

        ……

        大殿外,卫仇、夏侯桑率领一群御林卫、御林军已经在等待林沐雨的命令了,他们彻夜未眠,但战意依旧高昂。

        “统制,我们出发了吗。”卫仇问道。

        林沐雨点点头:“嗯,不过这次……我不再保证一定能带着你们活着回來了。”

        卫仇笑了:“统制放心,我们自己能回來。”

        “那就好,出发吧。”

        “是。”

        北城墙,城墙正在经受着一次次投石车的重击,一大片城墙已经坍塌了,章炜正率领众人在抢修,同时城池大道上密密麻麻的满是禁军的重骑兵和盾兵、长矛兵、弓箭兵等,这些天來禁军战死了超过一万人,但风继行东拼西凑依旧弄出了一支三万大军來,确实有本事。

        “阿雨,你來啦。”风继行提着斩风刀,笑吟吟的策马而來,道:“这群浑蛋义勇兵又把城墙轰塌了一段,真是该死,嘿……我们准备出发了。”

        林沐雨看着城内稀少的守军,说:“风大哥,把章炜和一千禁军留下來吧,我担心城池会真的破了,小茵身边的人就太少太少了……”

        “嗯,好吧。”

        风继行转身,道:“章炜,你率领第一营的兄弟留下守城。”

        章炜抱拳:“是,统领。”

        “开城门,出击。”

        铁门缓缓开启,三万禁军迎着枪林剑雨冲向了城外密密麻麻的义勇兵,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对手,却沒有任何一人露出一丝畏惧之色。

        ……

        此时,七海城。

        公爵府深处的一个精致秀雅的别院房间中,“嘭”一声,门上被打出了一个洞,唐小汐漂亮的脸蛋凑在洞孔后方说道:“放我出去,爷爷,你不能这样。”

        唐澜手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转身看着唐小汐,道:“小汐,你怎么就是不明白爷爷的苦心呢。”

        “什么苦心。”

        唐小汐忿忿的说道:“明明就是贪生怕死,你是帝国重臣,是一方诸侯,居然贪生怕死的不敢出兵,哼,我看透了,爷爷根本就不是当初那个追随先帝南征北战的大将唐澜了。”

        “你说什么。”

        唐澜微微动怒,道:“你还不明白吗,这是秦靳与秦毅的兄弟之争,我们七海城最好不要卷入其中的好,而且……秦靳义子林沐雨杀死了你的哥哥唐斌,这个仇我永远铭记,你也应该记住,林沐雨是唐家的仇人,我们不该去救他。”

        “他是为了救我才杀死堂哥,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唐小汐泪眼朦胧的看着他,道:“爷爷,我不管你那些韬光养晦之术,小汐只是知道,小茵和沐沐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能失去他们,爷爷不去救他们,小汐自己去。”

        “你疯了,小汐。”一名中年男子呵斥道:“有你这样跟爷爷说话的吗。”

        “哼,二叔,你也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罢了。”

        唐小汐忽地笑了,哭着说:“帝都城被围,禁军和飞骑营奋死战斗,他们只有几万人而已,我们七海城拥有近二十万大军却作壁上观,呵呵……七海城还是秦帝国的城池吗,你们不去,我唐小汐一个人去好了。”

        唐澜大声道:“小汐,你发什么疯呢。”

        却就在这时,忽然小屋中烈焰冲天而起,唐小汐咬着银牙,身后张开了九条舞动的焰尾,道:“你们困不住我。”

        “轰。”

        镇魂印冲天而起,轰碎了屋顶,唐小汐纵身而起,像是一条漂亮小狐般的伏在屋顶上,一个纵身之后就消失在唐澜的视野之中。

        ……

        “天,这疯丫头。”

        唐澜咬牙切齿:“立刻派人去找小汐,一定要把她带回來。”

        “是。”

        中年男子道:“可是父亲,义和国的使节还在客厅里等候,怎么办。”

        唐澜淡淡道:“让他走吧,叫他告诉秦毅,七海行省与义和国必有一战,让秦毅洗干净脖子,等着七海城的屠刀吧,对了,那个人……找到了沒有。”

        “找到了,已经安排在城中驿馆内。”

        “暂时保密,好生招待,不要怠慢了他,他可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绝世将才啊。”

        “是,父亲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