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冲锋陷阵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冲锋陷阵

    作品:《炼神领域

        “小心箭阵。”

        楚怀渑猛然一拉缰绳,带着骑兵阵侧方向冲了出去,众人纷纷将盾牌举起,正北方,数千弓箭手在黑暗中“嗖嗖”的射出密密麻麻的箭矢,但重装骑兵的强悍就在这里,承受了一轮箭矢之后,只是些许几个人受了轻伤罢了,竟无一人阵亡。

        “咻。”

        无形利刃在人群中穿梭着,魔音刀在林沐雨的驾驭下迅速袭杀十多人,随着主人的背影而去,一路如影随形,但义勇兵却沒有一个人能够看到这柄利刃是如何杀人的,天穹兽的炼魂不断发出怒吼声,摄人心魄。

        龙灵剑带着金葫的光泽飞了出去,“噗”一声穿透多重重盾,迅速绞杀爆炸开來,斗气化为冲击波将七八人震荡开來,也迅速撕碎了这群义勇兵所组成的防御阵,再往前方,依旧还是重重叠叠的阵线壁垒在等着飞骑营。

        龙千林早有防备,与其说林沐雨、楚怀渑是在夜袭,不如说是自投罗网,似乎龙千林也猜到了帝**终会发动着鱼死网破一战,所以在营盘里安排了十几重盾阵与弓箭阵,而在这后方更是更加可怕的长矛阵,那才是重骑兵最为恐惧的战法。

        “小心了。”

        楚怀渑策马提剑冲在最前方,猛然剑光一闪磕碰开几把长矛的尖端,策马就撞击进入长矛阵之中,挥剑乱杀一气,身后,阵容严整的飞骑营随之一起猛冲,冲散长矛阵的同时,也有不少飞骑营士兵被长矛刺透了身躯,惨嚎声不绝于耳。

        林沐雨提着长剑与楚怀渑并肩冲杀,龙灵剑削铁如泥,只是一剑就将一片长矛削断,掌心一扬,第一曜玄力发动,,一曜苍生乱。

        无数苍生星象在人群中涌动肆虐着,转眼之间近二十名义勇兵沦为了尸体,浑身满是鲜血,在七曜玄力的冲击下,他们几乎是血脉翻涌、爆体而亡。

        此时的林沐雨,心底只有一个字,,杀,所有的仁义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何况这群义勇兵也不是什么好人,大多数都是镇南王秦毅的私军了,而并非是为国而战的帝**。

        与之相比,倒是飞骑营这支帝**犹自在为保护帝都城不被屠城而战,却要伟大多了。

        ……

        “阿雨。”

        楚怀渑转身看向林沐雨,道:“节省一些,不要用武魂和斗气了,这是战争,这场战斗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你要保持绝对的体力与玄力。”

        林沐雨一点头:“知道了,楚大哥。”

        诚如楚怀渑所言,飞骑营在营盘中冲杀了足足半小时依旧沒有冲出去,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杀透重围,而且战争原本就是一门艺术,这场仗更像是一场消耗,谁能撑到最后谁就是胜利的一方,楚怀渑十分聪明,明白以最小的力气杀最多的人的道理。

        林沐雨缓缓的收敛真气与武魂,仅凭强悍的体魄來杀敌,倒也不差,龙灵剑锋利,绝地战马则浑身披甲,带着林沐雨一路冲杀,死在龙灵剑下的义勇兵也并未减少太多。

        风继行说过,战争中,绝对的力量也并不是绝对的,战争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再强的人也会在战争中失去力气与生命,一个天境强者相当于百人兵力,一个圣域强者相当于千人兵力,一个神境强者相当于万人,一旦杀人超出这个数目,恐怕力气就会耗尽,一个斗气耗尽的圣域、神境,与凡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飞骑营在林沐雨、楚怀渑的率领下割麦子一般的向前冲杀,死在飞骑营铁蹄下的义勇兵已然多不胜数了,但是这些义勇兵仿佛就像是杀不完一样,越來越多,远方更是汇聚着越來越多的火把,显然飞骑营已经引起了义勇兵的注意,他们开始增兵了。

        “统领。”

        一名飞骑营骑都尉将满是鲜血的长矛从尸体中拔出,迸溅了一脸,却也不去管,脸色苍白的说:“我们冲不出去了,义勇兵不断增兵,至少超过十五万兵力从四周涌向我们,如果现在不撤退的话,恐怕就沒有机会了。”

        楚怀渑抬头看了看天上繁星,道:“还沒到三更天,继续往前冲。”

        “是。”

        林沐雨默不作声,在他身后,70名鹰巢营的御林卫也加入了飞骑营的战阵,一个个挥舞兵刃砍杀着义勇兵,但两侧流矢不断,众人许多都已经受伤了,甚至就连卫仇的胸口也戳着一枚箭矢,流血不断,飞骑营杀敌固然多,但自身的折损也不少。

        但这就是战争,飞骑营此行也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义勇兵兵力汇聚过來,继而为龙胆营争取最佳火烧岭南粮草的时间。

        一边冲杀,一边抬头看向正东方,那里一片黑暗,林沐雨心底一阵忐忑,不知道龙胆营出发了沒有,以龙胆营的精锐程度,只要守御粮仓的义勇兵低于5W之众,相信他们都能袭击成功,一切就看罗羽和风溪的了。

        也不知道來回冲杀了多久,义勇兵却越杀越多,林沐雨的白色战袍已然被鲜血染红了,楚怀渑也差不了多少,甚至楚怀渑的肩膀上受创了,是一名投矛手的杰作,那枚长矛刺透了楚怀渑脆弱的斗铠,直接重创。

        看看天空星辰掐算了时间,林沐雨道:“差不多了,向回突围吧。”

        “嗯。”

        楚怀渑一点头,策马提剑杀了出去,大声喊道:“转弯。”

        整个骑兵队的阵型迅速扭头,朝着义勇兵的枪阵冲了过去,但空中一片黑影迅速袭來,是投矛手的长矛,这些长矛十分锋利,瞬间刺透了不少飞骑营士兵的身躯,人与战马扭曲在一起,相互践踏,惨不忍睹,但林沐雨、楚怀渑等人沒有一丝犹豫,继续率领活着的人向前冲杀。

        “哗。”

        斗气再次肆虐起來,林沐雨张开手,金葫武魂光芒冲天,一条条金色葫芦藤“嗖嗖”的穿透了人群缝隙,猛然将长枪阵的义勇兵向两侧分开,为飞骑营开道。

        “干得好。”

        楚怀渑哈哈大笑,长剑一挥将一名义勇兵的头颅砍飞,大声喝道:“飞骑营的兄弟们,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该回家了。”

        但注定许多人回不了家了,义勇兵蜂拥而來,将后方的骑兵分散成了一个个小块,彻底将后部切割分离,随后长矛肆意突刺,将骁勇的重骑兵连同战马一起刺成刺猬,短短不到十分钟便至少有上千名飞骑营将鲜血洒在了这片土地上。

        林沐雨忍不住的回望了一眼,心里满是不忍,但这就是战争,磨砺着他的意志,促成他的成长与改变,时势造英雄,或许说的就是眼前的这一刻。

        “杀。”

        他的眼中杀意更浓,右手猛然一方,龙灵剑在以火御剑的能量下飞梭杀了出去,抬手从乾坤袋中擎出光芒璀璨的梨花枪,猛然一抖,枪头钻入了一名义勇兵盾兵的腹部,将其直接挑飞猛砸在另一群人中,同时枪魂骤然发动,一头冰霜麒麟吼叫着冲入了人群,将一群义勇兵冻结为冰霜,继而踏碎。

        梨花枪一出,果然吓得不少义勇兵连连后退,而这时楚怀渑也不再节省斗气了,肩膀上,紫貂武魂光芒冲天,左手一抬便是一道残月能量从天而落轰在人群中,紧接着便是点点星芒刺透了义勇兵的身躯,摘星指虽然招式雅淡,但杀起人來却毫不逊色。

        返身杀回到城池下大约200米外的时候,城门前已经被黑压压的义勇兵所包围住了,一群长矛兵蜂拥而來,其中一名佩戴着千夫长军衔的猛将大声喝道:“截断他们的退路,出來容易,想回城,做梦。”

        林沐雨毫不犹豫:“杀。”

        就在这时,城门忽然开启,一个熟悉的声音怒吼起來:“帝都的勇士们,杀出去,接应飞骑营的兄弟,城上的弓箭手给我放箭,射杀那些南蛮长矛兵。”

        是杜海,帝国第一勇士率领天冲军的人冲杀出城,迅速击穿了这群长矛兵所组成的方阵,而林沐雨、楚怀渑也趁势率领飞骑营杀回城池内去,沒有恋战,在城外的每一刻都有飞骑营的士兵战死,兰雁城实在无法承受更多的折损了。

        不知不觉,飞骑营已经在外面杀了两个多时辰,东方天际也已经泛白了。

        ……

        城下,杜海惊天两刀吓退了义和国大军,重回城内,查看飞骑营的战损情况。

        林沐雨回眸一望,卫仇、夏侯桑等人的身上都有伤,而自己的手臂上也中了一箭,这一箭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中的。

        “统制,你受伤了。”卫仇急忙道。

        “沒事。”

        林沐雨伸手忍痛拔掉箭头,问:“鹰巢营情况怎么样了。”

        卫仇一脸黯然,道:“战死17名御林卫和300多名御林军。”

        “哦……”

        林沐雨淡淡的应了一声,却心痛不已。

        飞骑营的队列缓缓在城池大道上行进着,两侧火把林立,不少百姓在两旁围观着,但百姓们眼中的光芒分明透着的是冷漠,这更让林沐雨感到心疼不已,飞骑营这一战一万七千人出城,回來的不足五千人,死掉那么多人,却不知道到底是为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