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双重佯攻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双重佯攻

    作品:《炼神领域

        “写的什么。”风继行问。

        林沐雨递了过去,风继行看了一眼,顿时头皮发麻,咬牙道:“卑鄙,实在是太卑鄙了,这是在分化兰雁城内的人心吗,。”

        “这才是龙千林最厉害的地方吧……”林沐雨慨叹道。

        风继行问道:“城内还有多少这样的风筝。”

        御林军甲士回道:“不计其数,平民们相互传阅,已然不可遏制了。”

        “糟了……”

        风继行眉头紧锁:“这该怎么办……原本城池内粮草吃紧,如果百姓们一闹,恐怕兰雁城就要不攻自破了。”

        章炜道:“这有什么,那些刁民胆敢闹事就一刀剁了他们便是了。”

        “不可鲁莽。”

        风继行看向林沐雨,问道:“阿雨,你有什么主意沒有。”

        “有。”

        林沐雨看着城外铺天盖地的义勇兵,淡淡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吧,让尚书府的人立刻书写十万封羽书,装作是从五谷城传过來的羽书,就说义勇兵十分虚伪,已经把五谷城给屠城了,城上挂满了人头,投降也只是一死,把这些羽书散发在兰雁城里,或许能够遏制住他们的攻心之计。”

        “好。”

        风继行眼睛一亮,笑道:“还是你有办法,來人,照办。”

        “是,将军。”

        林沐雨倚靠在血迹斑斑的城墙上,心里却又说不出的难受,义和国宣扬人人平等,并且采取均田制來安抚人心,这是一种远远高于帝制之上的文明程度,自己却在这里充当着他们口中的“帝国鹰犬”,这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不过,看着城下那些天冲军、龙泉军化为灰烬的战旗之后,林沐雨心里却释然了几分,什么人人平等,什么均田制,不过是篡夺天下的伎俩罢了,如果真的是人人平等,龙泉军、天冲军的士兵们也有父母妻儿,他们的平等何在。

        这天下换个主人,也不过是换个人奴役百姓。

        固守,唯一的生存希望就是固守,等待援军。

        ……

        转眼三天过去,依旧沒有看到援军的身影,而城内的百姓已经闹了多处了,甚至就连都城府库都被砸抢了两次。

        泽天殿内,群臣一筹莫展。

        一缕青烟萦绕在香炉上方,秦茵美丽的双眸通红,得知东巡军败亡的消息之后,她已经连续哭了三天了,自小便在父亲膝下成长的她与秦靳的亲情自然不同一般,如今秦靳大半是已经战死在仙女湖,秦茵的整个世界便已经崩塌了一半,还有一半,是林沐雨。

        “义勇兵的情况如何了。”秦茵抬起头來,问向众人。

        楚怀渑抱拳道:“他们不再蛮横攻城,却只是用投石机具不断的破坏城墙,墙体已经多处损坏,如果一直下去的话,恐怕兰雁城支撑不了太久就要被破了。”

        “还有一个更加紧迫的问題。”风继行道。

        秦茵愕然:“风统领,什么问題。”

        “战马粮草不够了。”

        风继行道:“禁军有一万骑兵,飞骑营的一万七千人也都是骑兵,加上御林军的4000匹战马以及城内其余战马的供需,兰雁城内一共有超过三万匹战马需要喂养,但是兰雁城周围一共19个草料场都在城外,已经被义勇兵给占据了,明天天亮之前,我们的草料将会全部耗光,也就是说,明天之后,我们城内就沒有骑兵了。”

        “怎么办……”秦茵有些焦急,道:“若是沒有了骑兵,我们就连反扑的力量都沒有了。”

        风继行淡淡道:“沒错。”

        说着,他忽地一笑。

        “你笑什么,风统领。”秦茵问道。

        风继续写抱拳道:“我在笑,我们的粮草并不充裕,但义勇兵的粮草一样不充裕,据我所知,他们一共动用了35W人围住了兰雁城,这35W一天的口粮就已经相当的巨大,地星行省距离这里山高水远,未必能运得过來,所以这三十五万义勇兵的粮草都是來自于苍南行省的,根据情报,义勇兵粮草大部分囤积在兰雁城东方三十里外的秋风镇里,只要我们烧掉秋风镇的粮草,恐怕义勇兵就不攻自破了。”

        秦茵抿了抿红唇,道:“如何烧掉秋风镇的粮草,这才是问題的关键,风统领,你可有良策。”

        风继行淡淡一笑:“可以尝试,但代价一定不会小,并且需要阿雨的协助。”

        林沐雨在旁笑了笑:“风大哥说的是声东击西吧。”

        “是。”

        风继行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道:“我今天巡查过兰雁城四面义勇兵的情况,北城墙外聚集的人马最多,东城外最少,最多只有三万步军在守御,依我之见,我们可以派遣一支骑兵去夜袭东门外的义勇兵。”

        “不。”

        楚怀渑剑眉一横,道:“我也仔细查探过,东门外虽然只有三万义勇兵,但远方的丛林里鸟儿不断惊飞,一定有伏兵,那只是龙千林给我们下的一个套而已。”

        “我知道。”

        风继行笑道:“由我率领禁军的一万重骑兵冲出东门,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楚怀渑你则可以率领一万七千名飞骑营从南门杀出去,大军直奔秋风镇。”

        楚怀渑眯着眼睛:“我们的对手是龙千林啊,机关算尽的他会不派伏兵截杀飞骑营吗。”

        “会,而且是一定会。”

        风继行笑道:“不过我们手里还有一张牌。”

        林沐雨在旁一笑:“我知道……龙胆营。”

        “对。”风继行哈哈大笑:“真正的杀手锏便是龙胆营,禁军和飞骑营均是佯攻,火烧义勇兵粮草的重任要由龙胆营來完成,龙千林固然是机关算尽,但绝不会料到我们在穷途末路之时还敢用这双重声东击西之策。”

        雷洪禁不住拊掌笑道:“后生可畏啊,帝国能有风继行、楚怀渑、阿雨这样的将领,实在是国之大幸。”

        秦茵欣然道:“那便好,夜袭之事就全权交给风统领來指挥了。”

        “是,末将绝不辜负殿下厚望。”

        秦茵看了一眼群臣,道:“这次行动十分机密,所以在场的官员谁也不能离开泽天殿,等到明天再各自回府吧。”

        “是,殿下。”

        ……

        午后,林沐雨给龙岩山发去了羽书,而且用的是一种高空飞行的信鸟,这是兰雁城的驯兽师们特地驯养的鸟儿,在空中飞过绝不会成为敌人弓箭手的靶子。

        黄昏时分,收到羽书回信,罗羽的亲笔信,表明已经准备引火之物,谨遵林沐雨的命令,三更天两万龙胆营精锐直奔秋风镇,不会有任何耽搁。

        夜幕降临,兰雁城四面城墙上传來轰鸣的投石机声音,内外对射着巨石,一枚枚巨岩落入城中,砸死砸伤无数人,城内惨嚎声不绝于耳,但这就是战争,谁也改变不了。

        入夜时分,城内街道上一片寂静,一万名禁军重骑兵严阵以待,风继行一身铁甲,手握斩风刀,缓缓的头盔戴上,脸上透着淡淡笑意,冲着林沐雨、楚怀渑笑道:“我去了,一个时辰之后,你们带着飞骑营冲出西门,记住了,不要恋战,吸引到足够多义勇兵之后就冲杀回城,杜海将军会在西城外率领天冲军接应你们。”

        “嗯,知道了。”林沐雨笑着说道。

        风继行却深深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似有些不忍,过了几秒钟,道:“你们两个臭小子都给我活着回來,我风继行一辈子也就只有你们几个兄弟……”

        楚怀渑握拳道:“放心吧,我们的命很硬的。”

        林沐雨笑道:“风大哥,你也要活着回來,等着我们回來喝这个庆功酒。”

        “好。”

        城门缓缓升起,东城墙下一共8个城门,悉数升起了,密密麻麻的禁军铁骑马上冲了出去,几乎每个人都配备着长矛、圆盾,战马也是帝国境内最好的骏马,战力不容小觑。

        ……

        目送风继行走远之后,林沐雨道:“大哥,我们也出发吧,你去……看过楚瑶姐沒有。”

        楚怀渑笑了:“臭小子,你是担心我们沒命回來吗。”

        “嗯。”林沐雨点头了:“我确实担心。”

        “放心吧,会回來的,走吧,别让阿瑶担心了,她跟着灵药司的人在伤兵营治伤救人呢。”

        “好。”

        不久之后,东城外杀声冲天,风继行的禁军已经与义勇兵冲击在一起了,四面八方的义勇兵马上蜂拥而去,似乎想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一万禁军重骑兵撕成碎片,再过一会,西城门的八个城门尽数升起,近两万名飞骑营重骑兵涌出城池,直奔西门外的义勇兵而去。

        马蹄声震撼着天地,似乎整个兰雁城都为这场战斗而颤抖着。

        林沐雨手握龙灵剑,胯下的宝马绝地一直喷着鼻息,迅速带着主人冲到了骑兵战阵的最前方,与楚怀渑并肩而行,月光下,义勇兵的营盘已经依稀可见,远远的,一顿举着盾牌的义勇兵纷纷大吼着:“帝国鹰犬们來了,准备战斗。”

        “驾。”

        林沐雨策马走得更快,猛然一扬手,金色葫芦壁透体而出,挡在身后的飞骑营冲阵前方,“啪啪啪”的将义勇兵投射的长矛格挡开去,战马猛然一声嘶鸣,纵身冲第一道盾阵上空掠过,而林沐雨一回身,长剑扫过,剑光平过,将一群义勇兵的身躯与盾牌一起斩碎。

        鲜血迅速弥漫在空气中,周围到处都是“嘭嘭嘭”的剧烈撞击声,高速移动的重骑兵撞击在盾阵上,后果可想而知,义勇兵的盾阵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崩碎了,训练有素的飞骑营急速挥舞兵刃劈斩,劈波斩浪的直接杀入营盘之中。

        “咔。”

        龙灵剑光芒闪过,一名义勇兵目瞪口呆的站立在原地,一秒后才发现右臂连同铁枪一起飞了出去,顿时一声惨嚎,再下一刻,就已经被战马铁蹄踏成了一堆肉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