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叛乱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叛乱

    作品:《炼神领域

        “笃笃笃……”

        马蹄声急促,传令兵手持信件迅速进入了城北飞骑营的营盘之中,将信件呈递上去,道:“统领,圣殿林沐雨大人的來信。”

        “哦,阿雨的信。”

        楚怀渑微微一笑,拆开信件一看,上面写着并不算好看的一行字,。

        近日來我心神不宁,恐怕帝国将会有变,大哥身为飞骑营统领,应当多派一些斥候在岭北行省周围巡查,保持帝都的耳聪目明,,,阿雨,敬上。

        “统领,林沐雨将军什么事。”一名骑都尉问道。

        楚怀渑眉头紧锁,道:“阿雨说他有不详的预感,帝国会出事,來人啊,东巡的队伍传回消息沒有,陛下现在情况如何。”

        一名偏将抱拳道:“昨天晚上刚刚传回过羽书,一切安全,陛下已经见到镇南王秦毅了,三兄弟如今应该正在仙女湖畔享受垂钓之乐呢。”

        “那就好。”

        楚怀渑深吸一口气,说:“厉都尉,从飞骑营里挑出500人,每5人为一队,带上干粮,分为一百支进入地星行省、岭北行省、苍南行省一带巡查,一旦有什么异动马上信鸟回报给我,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了,务必办好。”

        “是,统领大人。”那骑都尉一抱拳,马上转身而去。

        楚怀渑就着油灯的光芒,愁眉紧锁,又抬头看了看诸位将领,道:“往七海行省、云中行省去的信件有回应了沒有,澜公、云公答应出兵弥补帝都兵力空虚了沒有。”

        一名骑都尉上前一步,恭敬道:“云公回书了,说是正在筹办粮草和战马,不日将会派遣一支三万人的铁骑來帝都保护茵殿下,澜公那边暂时还沒有消息,大约澜公还在为林沐雨少将军杀死唐斌的事情而耿耿于怀吧。”

        楚怀渑轻轻一拳落在桌案上,道:“唐澜啊唐澜……你别忘了小汐还在兰雁城里,如果兰雁城出了什么事,难道小汐还能置身事外吗。”

        骑都尉道:“统领,关于巡视这件事,要不要知会一声风继行统领。”

        “嗯。”

        楚怀渑点点头,道:“明天一早我亲自去一趟禁军大营,现在帝都的防护实在是太空虚了,只有区区五万多人马,一旦有什么异动,这五万人恐怕根本就守不住偌大的兰雁城啊。”

        一旁,一名参军笑了:“统领大人不必如此担忧,帝国版图内四海升平,再说镇南王殿下与陛下正在仙女湖巡猎,南北两大掌控兵权的人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异变呢。”

        楚怀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林沐雨,这个人你见过吗。”

        “属下沒有。”

        “那你可以认识一下,阿雨行事往往出人意料,他的预测多半不会出错,不行,我现在就要去禁军大营,带上五百人跟我一起去。”

        “是。”

        ……

        禁军大营,枯黄的灯光下,风继行浑身裹着被褥,手捧着项闻天的胜兵七卷,仔细研读,动辄阿嚏一声,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统领大人,飞骑营楚统领求见。”大帐外,一名亲卫恭敬道。

        “让他进來吧,看茶。”

        “是。”

        楚怀渑带着两名骑都尉进入营帐的时候不由得一愣:“风继行,你这是……生病了。”

        “偶感风寒罢了,小病。”

        风继行微微一笑,说:“我会运功把寒毒逼出体外的……”

        “你有这等好功夫还要医官有什么用。”楚怀渑坐下來,将火盆移动到风继行前方,道:“以你风继行的修行,居然还染上了风寒,也真是不容易。”

        “哈哈,老楚你那么晚來我禁军大营不至于是想请我喝酒吧。”

        “自然不是。”

        楚怀渑端坐下來,道:“这些天來,陛下去了天枢行省,殿下理政……难道风继行你就沒有隐隐感到有些不安吗。”

        “有。”风继行正色道:“酒坊茵花酿的价格居高不下、怡红院的女子越來越丑、帝都米行的糯米里总是搀着黏米,户部的那群混蛋还总是拖欠军饷,这种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我每天都感到不安。”

        “靠。”楚怀渑站起身:“你给我严肃点,不然我走了。”

        风继行哈哈一笑:“好了好了,不玩笑了,你说吧,到底什么事。”

        楚怀渑道:“七天内,兰雁城的火雀司沒有受理到一件关于秦岭中山贼劫掠的案件,秦岭附近的猎户都怨声载道,说山中的猎物突然之间就全部都消失了,杳无音讯,就仿佛都被斩杀掉了一般,另外,兰雁城外,数百个村镇之中的驿馆、客栈几乎全部住满了,甚至还要到兰雁城内购买食粮,这一切都那么的不寻常啊。”

        “这个……”

        风继行一双清澈的眸子看向楚怀渑,道:“有人浑水摸鱼进了帝都境内了,是吗。”

        “是,而且人数不少。”楚怀渑淡淡道:“我派人查过,以口粮來计算,至少超过二十万的人口涌入了帝都的版图内,这实在太不寻常了。”

        “但是往來的巡逻队伍却沒有查出过一点点的线索,是不是。”

        “嗯,你怎么知道。”

        “因为禁军也派出了不少斥候啊。”风继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你以为只有你和阿雨感到不安吗,我的预感更加的强烈,这场暴风雨终于要降临帝国上空了。”

        “到底会是什么人。”楚怀渑紧握拳头道:“我们难道就一点点办法都沒有吗。”

        “有。”

        风继行微微一笑,说:“明天就去请茵殿下发布公告,岭北行省内戒严,來往客商必须仔细盘查,一旦发现铁质兵刃就必须拿下,怎么样。”

        “帝国尚武,这也太兴师动众了,要拿下多少人啊。”

        “这是沒有办法的办法。”

        “那好吧……”

        ……

        同一时刻,五谷城。

        一行人身披黑色斗篷进入了总督府内,由一名家臣带着进了议事厅,总督司空凡一身黑色甲胄,腰间佩戴剑刃,身后跟着一群亲信将领,抱拳一笑道:“司空凡见过姬耀上将军,却不知上将军深夜造访,有何见教。”

        來人掀开斗篷,露出一张狞笑着的脸庞,正是姬耀,他轻轻一抱拳,道:“司空总督难道还沒有发觉,一场风暴已经來临了吗。”

        “哦。”

        司空凡冷笑一声:“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风暴,难道还会颠覆我大秦帝国不成,倒是将军,你身为岭南重镇的将领,沒有陛下的圣诏就私自來到岭南,难道不知其罪吗。”

        “罪。”

        姬耀笑了,伸手一指南方,道:“你可知,在南方丛林里一共有二十万岭南精兵正在等候我的命令,一举夷平这座城池。”

        “你。”

        司空凡大怒,伸手拔出剑刃,低喝道:“姬耀,你身为帝国七神将之一,难道你想造反吗。”

        “造反。”

        姬耀哈哈大笑:“我不过是顺天意、得民心罢了……秦靳这个昏君不知治国,却只知诗画烹饪,如此昏君怎配成为这片大陆的主宰,司空凡,你给我听着,岭南四大行省已经结成盟约,共约推翻帝制,建立一个全新的义和国,我们信奉不是君权至上,而是以人为仁、众生平等,你虽然身为帝国走狗之一,但终究是一位名将,你若归顺,自然还是五谷城之主,否则休怪我们无情了。”

        “找死。”

        司空凡挥剑就劈了过去,但就在剑刃即将落在姬耀头颅上的时候,忽地全身动弹不得,一阵无形气浪在周围吹拂着,姬耀身后,两个身穿黑袍的强者一脸狞笑,均是圣域强者。

        “冥顽不灵,这是你自己找死。”

        姬耀哈哈大笑,腰间佩剑出鞘一闪而过,可怜司空凡的人头顺势落下。

        身后一群将领目瞪口呆。

        姬耀拾起司空凡的人头,低喝道:“帝国走狗,人人得而诛之,本帅身后是两位圣域修为的尊者,你们不想死的话就乖乖臣服于我,我尚且能保你们家小不死。”

        一群将领纷纷放下握剑的手,一个个面无死灰,这已经不是一场简单的兵变了,而是一场叛乱,一场举国叛乱。

        ……

        清晨,五谷城南方城墙,守军们昏昏欲睡,一名老兵坐在城楼下,正啪嗒啪嗒的抽着旱烟,一边眯着眼睛看着远方,道:“你们这些偷懒的小兔崽子,值夜也敢睡觉,你们的力量难道全都落在**的肚皮上了吗。”

        空中洋洋洒洒的飘着细雨,老兵将蓑笠拉了拉,遮住烟斗,一边老眼昏花的看着远方,忽地,似乎产生了一些错觉一般,那片青色的丛林似乎在缓缓移动一样。

        他眯着眼睛,又仔细看了看,沒错,真的在移动。

        急忙一拍掌,道:“李二狗、张全蛋、刘敏、赵日天,你们几个给我醒醒,快点,再睡的话老子一刀劈了你们。”

        几名士兵纷纷拉着帽檐站起身,嘟囔着埋怨道:“老鬼,你在干什么,鬼叫鬼叫的……”

        老兵伸手指着城下,手臂有些颤抖,道:“你们快看,那片丛林是不是在动。”

        几个年轻士兵看着远方,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一个个脸色苍白,道:“不……不是丛林在动,而是披着青蓑的人在……在逼近城池……”

        “天啊,快点击鼓。”

        “是。”

        就在这时,一名千夫长提着长矛走上前城池,脸色平静,淡淡道:“不必击鼓示警了,给我下去,打开城门,迎接贵客。”

        “贵客。”老兵目瞪口呆:“赵将军,迎接什么贵客。”

        “岭南义和国的义勇兵。”

        “这……我是在叛国啊……”

        长刀一闪而过,老兵立刻倒在了血泊之中,千夫长脸色狠毒:“还不去开城门,。”

        “是。”

        一群士兵战栗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