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炼神领域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心神不宁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心神不宁

    作品:《炼神领域

        热门推荐:、 、 、 、 、 、 、

        转眼十天过去。

        十万支箭矢已经全部淬炼成了白钻箭头,交给罗坚送上龙岩山去了,而林沐雨对七曜玄力的理解也加深到了第六曜的境界,这些天來他不断在意海之中“偷吃”七曜魔帝栽种的灵田,灵魄强度的提升速度极快,已经可以轻松驾驭第五曜的五曜八荒灭之力,甚至强行催谷斗气,可以勉强使用六曜天地劫的玄力,唯独第七曜,这一式至强的七曜星辰变始终无法初窥门径,以至于沒少被七曜魔帝骂他是一只弱鸡。

        而事实上,这“弱小如鸡”的家伙以区区天境第二重天的修为就能用出六曜天地劫,这已经让七曜魔帝赞叹不已了,只不过七曜魔帝生性好强、狂妄,在骂人之外都是惜字如金的,所以更加不会夸赞林沐雨哪怕一个字了。

        ……

        清晨,天冲军团五万大军聚集在兰雁城外,护送帝君与迹宁王的“东行巡猎”,林沐雨、风继行、楚怀渑等重要将领自然也是要送行的,城外的丛林间起着厚厚的雾气,雾气化为一缕缕的露水落在身上,沾湿了秦茵的发梢,甚至她眨了眨眼睛,都有细细的露珠顺着修长的睫毛往下滑曳着。

        战鼓声轰鸣,这次东巡就像是一场出征一般。

        秦靳一袭金色甲胄,腰间佩戴着象征着皇权的荒寂剑,脸上满是笑意,与迹宁王秦徊谈笑风生,而秦茵的漂亮脸蛋上则带着不舍与担忧。

        “小茵,不要那么愁眉不展的,父皇又不是不回來了。”

        秦靳一脸溺爱的看着女儿,说:“父皇东巡期间,你要虚心一些的打理政务,记住,遇事不决便询问屈老、雷洪、右相,他们都是帝国股肱之臣,能为你提出正确的见解,军务上也不能懈怠,风继行、楚怀渑、秦雷掌控着帝都守御的所有军队,需要多多督促。”

        “是,父皇,我知道啦,你一路上也要小心,照顾好自己。”

        “放心吧…”

        秦靳笑着点头,随后目光深深的看向了林沐雨,道:“阿雨,保护你小茵妹妹,等待父皇东巡归來,知道了吗?”

        林沐雨在马上一抱拳,说:“放心吧父皇,我一定力保小茵的安全。”

        “嗯,那我就放心了。”

        秦靳微微一笑,大声道:“东巡,出发…”

        战鼓声再次轰鸣起來,前军重骑兵出发,天冲军团一共九万人,但重骑兵却只有三万不到,足可见骑兵的可贵之处,这次骑兵尽数出征东巡去了,而中军则是盾牌兵、长矛兵守护,后军由弓箭兵殿后,五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出发,离开了兰雁城。

        ……

        秦茵看着东巡军的背影,目光中若有所失,一旁,唐小汐道:“小茵,我们也回去吧,外面有点冷,别冻坏了身体。”

        “嗯。”

        秦茵点点头,秀眉轻蹙道:“小汐,我……我总觉得心头有些不安,真希望父皇能取消这次东巡。”

        “为什么,担心镇南王秦毅吗?”唐小汐笑问。

        “嗯。”秦茵颔首,道:“秦毅王叔已经许多年沒有來帝都觐见父皇了,而且听说他在岭南积极练兵,十年前岭南就有雄兵二十万了,如今却又不知道有多少了,帝都派去岭南的密探回报,如今的岭南至少拥兵五十万,五十万啊……”

        唐小汐轻笑:“放心吧,你别忘了,这五十万兵力未必都对镇南王归心,毕竟还有夕阳伯满宁、禹城上将军林禹这些人在呢,况且秦岭以北,几乎每隔十里就有帝国的驻兵营地,只要岭南的雄兵出关北进,第一时间就会被发现,可以说,镇南王如果真的要反,一点胜算都沒有。”

        “希望如此吧……”

        秦茵依旧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转脸看看林沐雨,却发现这家伙正手里掂量着一个黑漆漆的圆球,跟楚怀渑聊着天。

        “楚大哥,这就是传说中的玲珑珠?”

        “是,怎么啦,不玲珑小巧吗?”楚怀渑瞪眼道。

        “靠,跟个鸭蛋差不多大,你敢说很玲珑吗?”林沐雨也瞪眼道:“再说了,上面雕刻的这个是什么东西啊……看起來像是一条大黄狗哎……楚瑶姐的生日礼物你就送这玩意啊?”

        楚怀渑瞪眼道:“阿瑶让我在玲珑珠的四面都镂刻上人物,刚好,这一面的人物就是你,这是你的样子,不是大黄狗啊阿雨。”

        林沐雨继续瞪大眼:“明明就是一条大尾巴狗,你居然说像我,楚大哥我们做人不能这么不讲道理,风大哥你说这个像我吗?”

        风继行抓着缰绳,正仰头喝着葫芦里的美酒,伸头看看之后,说:“嘿,楚怀渑这家伙的雕工果然很不凡啊,这不是你还会是谁…阿雨你别怪我,谁让这壶酒是楚怀渑请我的……”

        林沐雨瞪眼道:“我们一群人就数你最沒原则了…”

        秦茵一阵无语,咳了咳,道:“宪兵营早就下了无数次通告,任务期间不得饮酒,风统领,你身为禁军统领却在执行任务期间喝酒,该当何罪?”

        “啪”一声,风继行将手里的葫芦狠狠摔落在地,溅得一地酒味,他神情愤怒之极:“是谁把这葫芦塞到我手上的,还骗我说是水,人与人之间一点信任都沒有,简直无耻之尤…”

        唐小汐一头黑线:“也不知道是谁无耻之尤呢……”

        ……

        数日后的夜晚。

        林沐雨兀自对着漫天的星光,寂寥的站在圣殿内殿之中,仰头看着星辰,掌心里玄力涌动,但始终无法幻化出星辰力量,似乎这七曜星辰变与自己的身体绝缘了一般。

        “哎……”

        他提气了好一会,斗气迅速涣散掉,一声长叹,微微有些失望。

        意海中,传來七曜魔帝的声音:“七曜星辰变是我花了整整三千年才领悟出來的绝学,你以为有那么好学吗?星辰之力乃是宇宙中最为玄奇的力量,以普通人类的身躯根本就无法承受,而你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凡人,所以不用气馁,慢慢來吧。”

        林沐雨道:“魔帝,你作为一个神,是什么样的感觉?”

        “神?”

        七曜魔帝一愣,笑了笑说:“这又能有什么感觉?唯独独尊、天下无敌吧,任何人都怕我、敬我,对我唯命是从,此外,便是寂寞,无尽的寂寞。”

        “寂寞……”

        林沐雨笑了:“说起來我现在也好寂寞……”

        七曜魔帝不禁哈哈大笑:“你小子寂寞是因为想女人了,我寂寞是因为无敌了,难道你不觉得很可耻吗?”

        “谁说的,我沒有想女人……”

        “呸,我就住在你的意海里,你想什么我还会不知道?”七曜魔帝戏谑笑道:“弱鸡,我知道你心里满是那秦茵殿下,而且……说实话,秦茵着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本大帝纵横星宙数十万年沒有见过几个姿容比得上她的女人,难得秦屹这条奇丑如狗的狗贼居然能有这么绝美的后代,我若是你就趁着皇帝不在家,去泽天殿睡了公主,嘿嘿嘿……”

        林沐雨瞪眼道:“所以你被称为魔帝,人人叫打…”

        “哈哈,臭小子,你不叫我一声老师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嘲讽我,有你这样的弟子吗?早知道当初我就应该把七曜的口诀倒着教给你,这样弄你一个乾坤逆转、生不如死,嘿嘿…”

        林沐雨禁不住一阵心寒:“你可别吓我,话说回來,魔帝,我这些天一直觉得心神不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什么不祥之兆?”

        七曜魔帝淡淡笑道:“不祥之兆?你别忘了,你的体内有我的一缕神力,既然你觉得心神不宁,那肯定不只是预兆那么简单,更可能是真的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的神力比我更强,你应该更能感应到有事情会发生吧?”

        “不,关心则乱,这大陆上的事情与我无关,谁生谁死都不打紧,所以我不会有什么心神不宁。”魔帝说得非常平静,事实上他确实不关心这些。

        林沐雨深吸一口气,转身看向了身后的一名圣殿守卫,道:“去把龙胆营的罗坚叫來。”

        “是…”

        沒多久,罗坚策马进入了圣殿,翻身下马之后问道:“大人,怎么了,有事吗?”

        “暂时沒事。”

        林沐雨淡淡道:“你亲自去龙岩山传令,让龙胆营保持戒备,做好随时出征的准备,所有的训练都不要怠慢了,随时等待我的命令。”

        “是,大人…”

        这下子,算是稍微心安了一些,有龙胆营在,至少任何情况都不会措不及防。

        ……

        数千里外,秦岭。

        春季來临,此时正是梅雨季节,空中飘飘洒洒的落下绵绵细雨,而且这场雨一下就是连续三天,仿佛不会停息的样子。

        夜色中,一群身穿青色蓑衣的人牵着披着青草的马匹缓缓行走在山道之上,晨光从东方天空射出一丝光亮,映照在山脉之上,顿时可见山脉间无数个这样身穿青蓑的人牵着马匹,握着兵刃悄然翻过了秦岭。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